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八十章被打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八十章被打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設施要搞得完備些。兩位前輩受了這麼多年苦,也該讓他們適當的舒服一些了。

不過,朱真真要搬過來,你還得安排一些住處給她。估計她是不肯離開木樓的。

所以,木樓可以適當的建得高些。比如,搞個三層吧。反正千生缽也不小,往高處發展對它也沒多大的影響。」葉凡講道。

「這些請先生放心,我們請了專人過來設計的,絕對完備著。」吳俊講道。

「唉,這些也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一旦能解決問題,讓兩位前輩徹底脫困就好了。」葉凡嘆了口氣。

「他們所要求的假肢要求很高,目前根本上就找不到能承受他們跳躍或練功所用的假肢。如果只是走走路的假肢倒是好辦得多。」吳俊說道。

「嗯,一般的假腳給他們折騰兩下子就壞了。至少要用特製的合金鋼打制的假肢才行。這些都是後面的問題了,目前就是安全的把他們移過來,如果能適應環境就行了。」葉凡說道。

晚上的時候葉凡去了費家莊,而a組挑選來的弟子也全都到位了。

幸好葉凡運氣好,大家看在張無塵還叫葉凡師弟的面子上都答應可以臨時頭收個徒弟。

女隊員就拜女子為師了,當然,有二個女隊員也倒霉。因為,她們臨時頭的師傅是尼姑,為了不被日本神道組懷疑,只好剃掉了那一頭的秀髮。

而男隊員中也有兩位拜和尚為師的,臨時頭也剃了光頭還打了戒疤。

而從朱家要來的兩個保安被葉凡送給了龔開河。龔老頭當然是樂得呵呵直樂,大誇葉凡會辦事,隨時會想到組裡。是組裡最大功臣什麼滴屁話嗦了一大堆。

深夜了,葉凡跟喬圓圓親熱過後繼續到樹林子里練習鬼蓮花。發現這兩朵花可開可合,拆解都十分的方便。跟血滴子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而且,這東西的旋轉能力特別的強,旋轉能力就像是電鋸一般。你直接用斧頭砍樹未必好砍。但如果改用鋸子那速度就快得多了。

出發前一天的晚上,葉凡匆匆進了費家莊。

「有新情況。」掃了廳中眾人一眼,葉凡講道。

「是不是那邊又有高手加入了?」知足問道。

「空澤家的空澤本秀進了橫斷家,估計也會跟著過來。」。葉凡講道。

「據說空澤本秀是半先天大圓滿強者,有他加入倒是增加了麻煩。」一葉師太皺了皺眉頭。

「我是擔心還有半先天大圓滿者加入就更麻煩了,我跟空澤本秀交過手,那一次去日本。因為一件私事。想不到站在他身邊一個神秘的黑衣人居然跟他身手差不多。就怕是空澤本秀來了,那人也跟著來了。」葉凡講道。

「或者更上一個層次,咱們這邊有張大師,權天大師,還有費棟大師,三位高手倒也不怕他們。

一個先天可以抵得上五個半先天甚至更多。不過。現在情況不明,誰也不敢保證他們那邊除了橫斷天河以外就沒有了先天強者。

這次橫斷家是全面撒網,誓必以血前恥。而對於咱們華夏,其它國家的高手一直下來都頗為有些不服氣。

有些高手這次即便是橫斷家不出錢,他們也會來淌這趟渾水的。

所以,再請到兩到三位先天強者,他們完全有可能。當年世間十大高手的家族。這些人如果沒死的話基本上都是先天強者了。」費青山一臉凝重。

「這樣,半先天我再去說說,沒準兒她肯來。」葉凡講道。

「小友講的是誰?」知足笑道。

「暫時保密,如果來了再說。」葉凡神秘一笑。

一出來后直接打了電話給南雲天眉。

「對於這些無聊的爭鬥,我沒興趣。」南雲天眉聽葉凡講過後馬上就回絕了。

「姑娘,你也是華夏人。費家跟橫斷家的格鬥,已經超出了家族之間的私鬥範圍。上升到兩個國家高手之間的格鬥。不管怎麼講,你也是華夏人是不是?」葉凡說道。

「那又怎麼樣。贏了又如何,輸了又怎麼樣。就能代表華夏厲害啦,我看未必。還不是你們這些人吃飽飯沒事幹,講白了,無非就是為了一個面子罷了。」南雲天眉冷冷哼道。

「你還真是冷酷,你空學來這一身武功拿來幹什麼?」葉凡生氣了。

「那是本姑娘的事,跟你何甘。你葉凡是我什麼人。憑什麼如此的評判我。

倒是你自己,管好自己就是了。別在我面前講什麼民族大義,正人君子。

好像你們一伙人都是正人君子,是英雄。是愛國者。我看。全是你們往自個兒臉上貼金罷了。

比如你,就憑著一點身手。在女子面前炫耀,還不是想勾引她們投懷送抱。

真給你玩膩了的命運就是一塊破抹布的命了。你葉老大是威風,少年英雄。

不過,別以為天下女子都是你的玩物。至少,本姑娘很不屑你這一點。

你就是一個有文化,有武功沒道德的牛氓罷了。」南雲天眉一席話,葉老大差點要甩話筒了。

「你就清高吧,老子更不屑。娘門就是娘們,這眼小的比針眼還細。」葉凡哼著就要掛電話,這貨真給氣著了。

「本姑娘就是小心眼,你又怎麼樣?不過嘛,你這大英雄可以向我這小心眼求就是了。你求我啊,你叫我一聲眉姐姐,請我出馬啊?」南雲天眉翹皮得很。

「姐姐,你給老子提鞋都不配,我呸1葉凡氣得給掛了電話。

2006年10月8號早上。

費家請來的高手加上族人以及a組這些假弟子以及費家的幫手們加在一起足有五六十號人馬。

眾人分坐幾輛車就要出發了。

這時,葉凡發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不是南雲天眉還有誰。其人今天一身花襯衫外加花褲子,褲管很大的那種。葉老大差點暈倒。

就這身打扮,完全是村姑相。昔日清高如此的南雲天眉今天難道轉性了,『玩村姑』啦?

「葉凡,既然你一直在求著我。我想了想,來湊湊熱鬧吧。」南雲天眉一邊笑盈盈的沖葉老大講著。一邊緩步過來了。

「我啥時求過你了?」葉老大差點要抓狂了。

「求就求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南雲天眉笑眯眯道。

「我沒有,真沒有,各位,你們別被她騙了。」葉凡一看各位那種相當曖昧的眼神,趕緊說道。

「葉凡,她是你姐姐。求就求了有什麼。都是姐弟,別不好意思。不過,葉凡,你還沒介紹一下你這干姐是誰,來自哪裡。」費青山一臉笑眯眯上來說道。

「我真沒求她,她更不是我的干姐。」葉凡差點被噎著了。

「好了好了。沒求就沒求。不過,她是來幫忙的,你先介紹一下。是不是就是昨天你講的那位高人?」費青山問道。

「金陵來的,南雲天眉。」葉凡知道,越解釋越亂,乾脆不講了。只能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想不到這女子居然會搞出這噱頭來。

不過。對於葉凡的瞪眼,南雲天眉回以的是淺淺一笑,一臉淡然,笑道,「南雲天眉見過各位前輩。」

「好,好,師弟請來的高手居然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姑娘。既然姑娘是師弟的干姐,那我託大點。你叫我一聲師兄就是了。」想不到張無塵這極少開口之人今天興緻也很高。

「張師兄,你可得好好管管你這師弟了。盡欺負咱們這些小女子。」南雲天眉此刻又是一臉的楚楚可憐相。

「不會吧,師弟?」張無塵看了葉凡一眼,貌似有點相信架勢。

「你可能不知道,他這人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南雲天眉一臉正經講道。

「行了沒有我的姑奶奶,咱們要出發了。別再嗦了,有話咱們回房間兩個人慢慢說。」葉凡轉爾卻是一臉笑呵呵的說道。這最後一句話可是相當的曖昧,南雲天眉那有聽不出來的。

因為,在場的各位『同志』可是充分理解到了,這曖昧全對準了南雲天眉。

「好滴好滴。回房就你們倆個慢慢談心。哈哈哈……」知足這傢伙還插了一句,把曖昧推向了高潮。

「中中1葉凡一聽,來了,緊追上話,要扳回面子了。

「哪個有興趣跟你聊,你還是去找你家妹妹吧。費前輩,能不能給介紹一下對手情況。」南雲天眉馬上轉移話題,這女子還真是厲害著

雄谷,正如費青山所描述的那樣,一條小河流過,兩邊都是陡峻的山崖。

岸邊地勢相對較高的一片岩石地帶被費家人整理了出來,岩石上已經搭起了幾個簡易的木樓。

簡易雖說簡易,但也像模像樣的。費家也頗為下了一費功夫,因為,切磋不曉得要幾天才能完成。所以,還安排得有休息室以及就餐的地方。

而另外幾座木樓也仿照日本樓屋建造的,當然是給對方用的。這是費家充分尊重對方的表現。

而日本橫斷家族也早就派有人過來打理,連廚師都是他們自已帶的。

估計是請了別國的高手的緣故,這廚師也請了不少。倒是費家這邊還單純一些,因為全是華夏人,倒也好安排一些。

兩邊木樓相距約有百米距離,但看還是能看到對方的木鹵然也是考慮到隱秘性。

而a組請人出面,把百里範圍都圈了起來。說是要搞軍演,免得不小心給民眾們看見這些『大家』的高絕身手會嚇壞人的。

當天晚上大家倒是沒再商量什麼,因為商量也沒用。就得看明天臨場對應了。

第二天早上8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