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八十一章賽前嘴斗熱身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八十一章賽前嘴斗熱身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雙方人馬終於正式見面了。

橫斷家也來了幾十號人,而且,好像各種膚色的都有。看來,他們這次請人的範圍真的很廣。

葉凡意外的發現,前次跟橫斷家比試之時向自己挑釁的那個英國佬也來了。

此人叫依彼帝德,據說是來自英國的依彼家族。其祖上就是當年世界十大高手中的依血鞭英嬌嬌。

此人當年揚言只要三年內葉凡敢應該戰,可以賠一個小島給他,算作賭資。

葉凡往他身旁看去,發現有個蒙著面紗的人。看裝束貌似女子一般,因為蒙面人穿著的是裙子。

「師伯,那個身後之人會不會就是當年世間十大高手之一的依血鞭英嬌嬌。

因為她是坐在依彼帝德身旁,很可能是他的家裡人,如果真是依血鞭的話,那她就是對方請來的先天高手之一了。

此人幾十年前就能入選世間十大高手。而十大高手咱們見過兩個人了。

一個就是鼓血,還有一個就是雪丫丫。兩位都進入了先天。我想,當年的世間十大高手,如果沒死的話任何一人都是先天強者。

而且,他們的功力都比師叔要高上一些。對方已知的高手還有橫斷天河。

咱們這邊好像也不佔多少優勢。而且,對方還有什麼高手咱們也不清楚。

這次的事,來覺得勝算很大,現在看來,也有些飄渺了。橫斷家還真有些能耐,居然能請到依血鞭。」費青山皺緊了眉頭。

「鼓血不是世間十大高手,他是比十大高手層次更高的那11個人。

而且。當年那11個人中還有一個我也見過了。他叫紅邪,屬於三邪之一。

這些傢伙估計都是先天大圓滿強者。跟我師兄張無塵權天道長這些人有得一比。」葉凡說道。

「也不一定,那11個人雖說成名早一點。但範圍卻是局限於咱們華夏之內。而當年世間10大高手卻是世界範圍內的。」費青山講道。

此刻,雙方都在觀察著對方人馬。橫斷家那邊也是在交頭結耳著。估計也在評判費青山這邊的人。

不過,幸好葉凡這次沒打藥水。而改變臉型用的是旦非子教的縮骨功使臉很自然的變形。不然的話,估計早給依彼帝德發現了。

葉凡還故意的盯著依彼帝德看了一陣子,這傢伙除了覺得好奇以外,並沒有開口講什麼。

「費青山,當年那個打斷橫斷家人腿的年青人怎麼沒來。是不是看見人在這裡嚇得藏起來啦?」依彼帝德終於忍不住了。也許這次依家會來估計就是沖著三年前的葉凡而來的。

「呵呵呵。他臨時頭有事。如果來得及會來的。相信能見到依彼帝德先生,他會很高興的。」費青山一臉淡然,笑答。

「縮頭了還敢講再來,如果比賽結束前他都不來的話。你傳個話給他,叫他到我們依彼家族來叩九個響頭。登報承認自己輸了就是了。」依彼帝德很是囂張。

「那得看你們英國依彼帝家族有沒這事叫他如此了。」張無塵哼了一聲。

他也聽說過葉凡跟依彼帝德家族的事了。自然心裡不爽,因為葉凡是他的師弟嘛。

「你是誰,一點規矩不懂,閉嘴。」依彼帝德這次來就是囂張給大家看的,以顯示依彼帝家族那高貴的血脈。

啪地一聲震響,全場震驚。

因為,空中突然傳出內氣震爆的聲響來。內氣震響后的餘波捲起一陣狂風。吹得沒人坐的椅子都七翻八倒的。

而張無塵跟依彼帝德旁邊坐著的女子腰都閃了閃,在場的哪人還不明白。兩人是將遇良才半斤八輛。

而在內氣掀起之時,葉凡鷹眼在哪女子蒙巾被吹起的一瞬間看到了一張50歲女子那標準的英國女人臉。

長得還相當的不錯,葉凡可以肯定。此人真還是依血鞭英嬌嬌了。至於依彼帝德此人,早嚇得臉色白了白,退到蒙面女子身後去了。

而全場眼光都集中在了這兩人身上。

閣下很精純的功力,想必在華夏也不是無名之輩吧?」蒙面女子問道。

「張無塵。」張無塵說道。

「是武當的那位張大師嗎?」蒙面人問道。

「正是。」張無塵答話很簡短。葉凡好笑的發現。依彼帝德此刻臉騰地就紅了,眼中閃過一絲驚懼。

「礙…」就連橫斷家一方有相當多年輕人忍不住失口叫了一聲。看來,張大師的威名還真不是蓋的。連日國術界年青之輩都聽說過。

「帝德,向張大師敬禮,道歉1蒙面女子說道。

「這個,我並沒有做錯什麼。」依彼帝德覺得這個也太丟臉了,不想道歉。

叭地一聲清脆的耳光聲響起,依彼帝德被蒙面女子一巴掌甩得從後面扯著摔在了前面空地上,嘴角全是鮮血。

「我的話你都不聽啦?」蒙面女子冷哼。

「張大師,對不起。」依彼帝德不敢再嗦,跳了起來行了個紳士見長輩禮。爾後默默退到了蒙面人身手。

「後輩不懂禮數,不過,人不明白,帝德問的是三年前賭約的事,這個,跟張大師有什麼關係嗎?」蒙面人問道。

「閣下還沒告訴人你的名字,能跟人旗鼓相當之輩,相信在英國也定不是無名之輩吧?」張無塵反問道。

「咯咯咯,當年有人唱『太極張無塵』。當然,更早前也有人唱『依血鞭英嬌嬌』。人你叫依血鞭就是了。」依血鞭笑道,笑聲震得周遭空氣瑟瑟直響。

「礙…」又是驚叫聲傳來,這次是華夏跟橫斷家兩方都有叫了出來。

因為,十大高手也是響噹噹,神仙一般的存在。

「幸會。」張無塵抱了抱拳,而依血鞭也是見了見禮。

「費大師,還是請公證方宣布一下切磋規則怎麼樣?」這時,橫斷家掌舵人橫斷鶴九問道。

「請智野大師和秋山林一夫大師出常」費青山說道。

兩位大師緩步到了空地中央,向四周見過禮。

「承蒙華夏費家跟日橫斷家邀請,添為次費橫兩家比武切磋的公證人,老納非常榮幸……」智野大師跟秋山林一夫都嗦了幾句。

「次切磋以促進武學技巧進步,交流武學技能技巧……為主,切磋不能致人死亡。

當然,傷殘再所難免,如果傷殘,各方自己負責。這裡還有一個補充說明,如果雙方都同意簽定生死切磋協議的話當場再次簽定,生死由比賽雙方自行負責。

比賽以百里內的峽谷為範圍,兩邊山壁以及中間的河灘河流都可以作為比賽場地。

而山壁兩邊範圍定在100千米以內,超出這個範圍定為自行認輸。

切磋手段可以多樣,但絕不能用熱兵器……出場以抽籤為主。爾後出場以勝者一方為主。

敗者方先確定出場人,爾後勝者方再決定出場人員,依此類推,除第一場以外,後邊的全是如此。

比賽共計10常」智野大師跟秋山林一夫同時宣布了這個比賽規則。

爾後就是抽籤,費家運氣不怎麼好。最關鍵的第一場居然抽輸,這第一場肯定得正宗的費家人出馬了。

費一度昂然站了出來。

在兩堆人馬中央還設有一個擂台,方圓約有百米範圍,只是簡單的在岩石上鋪上了防震的純木罷了。以方便有些人喜歡在擂台上表演的同志。

估計層次較低的出場人員喜歡在擂台上表演了,功境高的當然喜歡以天地為席了。畢竟,擂台束縛了他們的手腳。

橫斷家出場的居然是個女子,叫橫斷秋子。據介紹說是橫斷鶴九的親孫女。反正橫斷家也是大家族,像這種孫子輩人物至少一個整編排人數。

女子跟費一度差不多年紀,一身日寬鬆武士裝束。也是施施然走到了擂台上。

雙方見禮後進入攻擊狀態。

女子突然出掌,一掌以砍山姿勢一躍到了空中。從空中往下以掌刀形勢往費一度腦袋瓜上砍了下來。

掌刀很有力度,掌刀前形成一些淡淡的刀氣之類的東西。

「糟糕,這女子掌刀前居然能形成刀氣。這刀氣的形成至少得八段位及以上強者才能完成。」知足假和尚臉色有點陰沉。

因為,刀氣就是內氣的表現。能溢出內氣的最低標準就是八段位。

而且,八段位者溢出的內氣是最低層次,僅有一絲絲。但總算是能把內氣從體內逼到體外了,這對於練功者來講也是一個里程碑式的表現,具有重大意義。」

「唉,一度僅有七段身手,是溢不出內氣的。」費青山當然明白知足所講的意思,「必敗了。」

「唉,這是頭抄…」知足氣得一拳砸到自己腳上,假和尚是一臉的喪氣。

「別急,我看秋子這掌刀有點問題。也許並不是內氣,而是一種假現象。」葉凡鷹眼瞧了瞧,說道。

「假內氣,這內氣還有假的不成。年輕人,你這講話可是一點根據都沒有。七段跟八段相差太大了,一度,唉……」知足斜瞄了葉凡一眼,頗為有些不滿。

「呵呵呵,咱們看結果就是了。」葉凡居然笑了笑。

「哼,你必錯1知足冷哼了一聲,一股大師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