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八十二章氣歪了鼻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八十二章氣歪了鼻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可說不準。」葉凡還是一臉淡搖頭。

就在這時候,秋子的掌刀之氣砍在了費一度肩膀上。費一度連退了五大步歪斜著往地下摔去。

「好……」橫斷家人大聲叫好了起來,用英語叫的人也有。

「看到沒?」知足有些不屑的瞄了葉老大一眼。

就在這時候,即將摔倒的費一度在摔倒前一掌劈向秋子小說章節。這一掌發出一點力度都沒有。

而費一度扭身之後身子還是無法控制著,只不過向後摔變成了往前摔,似乎是撲向秋子方向摔倒了。

秋子一看費一度這掌劈得真是一點勁氣都沒有。估計是在前摔之時一個動作罷了,秋子真是有些輕敵了,隨手居然往後一扯,想幫助費一度一把一帶想讓這傢伙來個瀟洒的狗啃泥。

就在費一度快撲倒在秋子胸前之時,這不帶掌勁的一掌終於劈到了秋子身上。

「礙…」場上傳來秋子一聲失口慘叫,整個人往後飛到十幾米開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下。

而且,在地下又滑行了十幾米,直到把那硬實的純木用屁股坐出一條痕來才停了下來。

而秋子嘴突然張開,噴出一股鮮血。整個人好像受傷極重,掙扎了兩下站不起來了。

「好哇好哇,一度神威1費家這邊大聲叫好了起來。

「看到了沒有大師?」葉凡似笑非笑的看著知足,假和尚那臉騰地一下就紅了。

不過,這傢伙嘴裡說道,「你厲害,我走眼了。不過,我不明白,八段的秋子怎麼會敗得如此之慘,僅一掌埃」

「因為。一度那一掌是我教的。叫開碑之手,發出之前沒有力勁,而內勁都貯存在掌之中。

一旦接近目標,全力發出,這才是最厲害的。往往這一掌出來都會讓對方輕敵的。

這才是最妙的地方。而秋子,我可以斷定,她肯定沒達到八段位。其人的段位跟一度差不多。」葉凡說道。

「那為什麼看上去像是內氣溢出?」峨嵋來的一葉師太也忍不住問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秋子施展的就是橫斷家最厲害的秘術之一,他們叫『斷背山』。

據說此功施展開來有斷山壁石之威。當然,以秋子的實力是施展不了斷背山。

而秋子並沒有達到八段位而施展此功估計也是橫斷家經過改變之後才能用的。

當然。威力也是大打折扣了。如果秋子有著八段位施展此功,一度早就噴血摔倒在場外了。

橫斷家也是頗為用心了,他們也研究過費家,知道費家第一個出場者只能是費一度了。

因為,費家年輕人一輩人中僅有費一度功力最高了,想不到最後棋差一著,呵呵。」葉凡神秘一笑。

「小兄弟,我今天算是服氣了。你還有多少神秘沒擺出來,先擱出來讓老哥我聽聽。不然。這心裡痒痒著難受埃」知足笑道。

「這是秘密。」葉凡斜瞄了這傢伙一眼。

「扯1知足不滿的哼了一聲,但也莫可奈何的看了看葉凡。

「老朋友,各人都有秘密。咱們何必硬要知道,就像是你。是不是也有秘密。何必糾結於此事上傷身不說還傷心了。」費青山和稀泥。

「算啦,沒勁1知足搖了搖頭。

「下一場由橫斷家先安排人員出常」秋山林一夫一臉嚴肅的宣佈道。

出來的是一個小鬍子的傢伙,叫橫斷二郎。據介紹說是橫斷天河的關門弟子。是橫斷家堂孫一脈。

因為,有規定。比賽前兩場必須要雙方家族正宗的族人出常其它外人不能不能代替。而雙方族人必須達到五人。當然,後邊三人可以任選場次出常

費家頭大了,如果叫費青山出常那可就是大炮打蚊子了。先出場的族人肯定功力不是很高的,看頭都在後邊。而且,橫斷二郎跟費青山根本就不是同輩份的。費青山出場可就掉價了。

而橫斷二郎作為橫斷天河的關門弟子,肯定不是弱手。不過,如此的年輕,功力也絕對不會超過費青山的。

當然,除了葉凡這個變態沒法比,按常規的確如此。

「叫蝶舞上吧,表演一下就下常」費棟一臉凝重,說道。

費蝶舞抱著自己的仿焦尾琴上場了。

「唉,可惜她沒有六指琴魔的威力。」一葉大師嘆了口氣,明顯的有些鬱悶。

見一女子上場,橫斷二郎明顯的表情是輕視。

這傢伙狂妄的叫囂道:「我橫斷二郎這場比試就用一人手,三招之內解決。」

當然,換來的是費家人的一頓噓聲。

不過,氣人的就是橫斷二郎頭仰得更高。表情更為狂妄,真是氣煞了費家人。

這一局的確沒有可比性,費蝶舞儘管琴音如刀,但奈何功力相差了足有兩個大檔次。

最後,僅僅第二招被橫斷二郎掌力一掃。最後是琴斷人傷退出了比賽。

「沒事吧蝶舞?」葉凡探出一聽手給她檢查了一下,發現內傷頗重。

「你這是何苦,不是早交待你一見他出掌就閃。」葉凡嘆了口氣,輸出內氣為他療傷。

「我是費家人。」費蝶舞一張口就溢血了,葉凡不好再講了。

「第三場由費家先安排人上常」智野大師宣佈道。

「大師,稍等一下。我……」橫斷二郎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掃了眾人一圈。

這貨居然狂笑道,「這第三場我還要打,我要向費家一方30歲以下的所有年青人挑戰。

只要你年齡沒到30歲都可以應戰。剛才那位雖說長得漂亮,但也太次了。

不經打啊,我還沒熱身呢?如果費家都是這種次等貨色,咱們橫斷家還真是看重他們了。」

「下來二郎。」橫斷鶴九臉一板叫道。

「家主,您就讓二郎再來一常我不相信費家一方還能挑出一個30歲以下的11段位高手來敗了我二郎。

我二郎不敢自詡為天下唯一的奇才,但也可以狂妄的說,天下還要找出比我二郎更厲害的天才,絕不下三個。

如果真遇上如此之人,我二郎輸得不冤。」橫斷二朗真是狂妄到沒邊的地步了。

而費青山請來的朋友的弟子們中雖說也有不少30歲以下的,但最高功力者也突破10段位。自然,雖說心裡憤怒到了極點,但知道上去也是受辱的份頭。

橫斷鶴九還想說,這時,橫斷天河睜開了眼,說道:「就讓二郎再戰一場吧。

我橫斷天河也想見見華夏國是否有如二郎一樣的天才弟子。二郎經我手親手培養了整整25年,我橫斷天河不相信。

華夏還能找出這種天才弟子來。當然,我橫斷天河也相信。費家絕對不會派出一個30歲以上的年青人來湊數的。」

「師伯,我來試試吧。」葉凡知道不出場是不行了,於是一個抱拳禮向費青山行了行。

本來是想把葉凡留在後頭對付像空澤本秀這種高手的,現在形勢逼人,費青山也很無奈的點了點頭。

於是,葉凡一臉淡然的走向了場中央,看了橫斷二郎一眼,「你自詡為日本國的天才,而且,狂妄的吹噓自己是天下天才不下其三。

連橫斷天河前輩都如此的狂妄。呵呵呵,本人葉凡,是費家費方成的弟子,費青山是我的師伯。

今天我代表費家狂妄一回,我只出一根指頭,解決你橫斷二郎。」

「吁……」葉老大的話音一落地,自然是遭來橫斷家一片噓聲。

「不對啊,前次比賽不是也有個叫葉凡的費家徒弟。你們倆個?」這時,依彼帝德叫了起來。

「此葉非彼葉也,你看我像是前次那位葉凡嗎?」葉凡一臉淡笑,伸直了身子。

依彼帝德左看右觀,最後相當喪氣,搖了搖頭,說,「的確不是同一個人。

不過,你的師傅會收兩個葉凡,也著實奇怪了。費青山一聽差點笑出聲來,知道葉凡用了縮骨功,跟前次用a組的藥水改變臉型辦法是不一樣的。

旦非子的縮骨功叫千幻抽骨法。不但可以任意的拆解骨頭,還可以拉長皮膚,讓身體暫時高一些。

所以,即便是依彼帝德這等高手也認不出來。這就是旦非子的厲害之處。

「呵呵,我師傅就是喜歡如此。本來是想整一對雙胞胎的,後來沒成功,就選了兩個同名的人認作弟子了。這個,當師傅的硬要如此,我們當徒弟的還能講什麼是不是?」葉凡笑道。

「毛玻」依彼帝德哼了一聲,覺得相當的鬱悶。

「小夥子,我看你已經狂妄到沒邊的地步。居然敢說用一根指頭解決掉我橫斷天河的關門弟子。我橫斷天河並不是一個擺設。我的弟子,更不是泥捏的,用你們華夏人所講的就是『泥菩薩』。」橫斷天河可是相當的惱火了。

「在我面前,他跟那個差不多。」葉凡繼續狂妄。

「好好,我橫斷天河很佩服你的大氣魄。不過,這大氣魄是需要能力支撐的。開始吧,二郎,下手不必留情。對於某些狂妄之輩,我們橫斷家族將以實力告訴他,什麼叫狂妄,什麼叫實力。」橫斷天河說。

「呵呵,多謝前輩幫費家講出了這話來。」費青山插了一句,差點氣歪了橫斷天河的鼻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