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八十四章空澤本秀的窘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八十四章空澤本秀的窘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就差掏出本本要個葉老大的簽名了。

「不好意思,他這兩條腿兒好像要幾年才能恢復了。唉,剛才下手太猛了一點,還是沒有控制好力度埃」葉凡聳了聳肩,朝著一臉烏色的橫斷家人講道,「麻煩,你們背他走吧。」

默默過來幾個橫斷家人抬著單架把空澤本秀就要抬走,這時,葉凡一掌拍在空澤本秀身上。

老傢伙『哈哈』突然笑了兩聲,一看眾人神情,頓時,那臉,不曉得怎麼紅了小說章節。

因為,葉凡早發現這傢伙醒了。不過,只是在裝暈罷了。這醒來多尷尬啊,丟人唄。

「還敢再戰第五場嗎?」這時,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隨著聲音站出來一個全身黑衣,戴著面具的傢伙。

「你是?」葉凡問道。

「他們都叫我『黑巴』。黑巴話一出,全場轟動。這個在國際上臭名遠揚的殺手之王的確太有名氣了。

而且,此人很神秘。要的都是天價,殺人的最低價是500萬美金。當然,他殺的人也是夠份量的人。

「不行,他已經連戰兩場了。」費青山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太無恥了,還黑巴,黑球還差不多。這簡直是敗壞國際殺星的名聲。」費家這邊人起鬨了。

「行,我可以不向他挑戰。不過,第五場,橫斷家我出常你們,誰上?」黑巴在壓力下不得不改口了。

「我來吧。」知足說道。

「知足,還是我上吧。」費青山眉頭緊鎖,黑巴在空澤本秀失敗后還敢向葉凡挑戰。這傢伙實力如果沒到先天的話至少也是半先天中強者。

而且黑巴作為國際殺星,殺人經驗豐富,知足12段的身手肯定不是黑巴的對手。

而自己也不過12段頂階,跟黑巴相鬥,勝算幾乎為零。如果是費家這邊的三位先天強者上,費青山不甘心。這樣子過早暴了實力。以後橫斷家高手出場怎麼辦?

所以,與其讓知足受辱,不如自己上去。

「我來。」這時,南雲天眉站了起來。

「你,呵呵,不行。本人雖說殺人無數。但是,我可是很喜歡美人絞被倭四鬮銥腔嶁奶鄣摹2⑶遙本人雖說愛美人兒,但格鬥時是不會留情的。」黑巴斜瞄了南雲天眉一眼,臉上肯定有著猥瑣之笑。

「本姑娘更是厭惡殺人為樂的人。也許,今天還有為民除害。」南雲天眉冷冷哼道。

「你有此雄心那就怪不得黑巴我了。」黑巴那話一完,一拳猛烈的攻擊向了南雲天眉。這傢伙還真是不講禮數,說打就打。

南雲天眉有著蝠王的蝠功,輕身功夫了得。一個滑展往河灘上落去。

「好,本人就喜歡野戰。」黑巴緊追其上,兩條人影幾竄就到了石壁上。在石壁中你來我往打鬥了起來。

一條五色彩鞭從樹林中彈出抽向黑巴,不過,這傢伙也絕不是浪得虛名。不然他早死了。

隨機的往下一降,五色彩鞭抽斷了十幾條雜木棍子。而黑巴早失去了人影。作為殺手,善於隱藏也是保命之本。

岩壁上不斷的傳來爆米花般的聲音,不斷的有樹木倒飛向了河裡、而碎裂開的岩石像下雨一般不斷的滾落下來。砸進河裡發出叭叭的嚇人聲音來。

而黑巴跟南雲天眉的身影時隱時現,這場格鬥持續時間很長。費青山十分的擔心,問道:「天眉姑娘如果是半先天,估計內勁跟格鬥經驗沒有黑巴深厚。這一場如果必敗的話早點認輸為好。別傷著她了。畢竟她是客人。而且,費家跟她也並不熟悉。」

「不一定。」葉凡鷹眼之下,還是能較清楚的看到格鬥現場的。因為。掃描過後,兩人的身影會反射在生物雷達波上。

足足二個小時,啪啪兩聲,兩條身影在氣波爆動作砸到了河灘上。

葉凡發現,兩人都累得不行了。全身挂彩不說,好像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想不到華夏還有如此要強的姑娘,我黑巴今天算是碰上了。平手怎麼樣?」黑巴全身汗濕透,說道。

「那就平吧。」南雲天眉艱難的張嘴說道。

「第五局和局。」智野跟秋山林一夫同時出聲喊道,葉凡趕緊一個飛騰把南雲天眉給抱了回來。

「放開我。」南雲天眉的臉兒紅了,掙扎著,葉凡趕緊把交給了費家的女人照顧。

「你辛苦了天眉姑娘,青山感謝你了。」費青山一臉莊重,說道。

「沒事,都是華夏人。只可惜黑巴太厲害,我無法打敗他。讓你們失望了。」南雲天眉相當失落。

「和局已經是我們最大的收穫了,謝謝1費棟開口了,南雲天眉一愣,臉微微一紅由人扶著坐在了椅子上。

第六場依彼帝德出場,而一葉大師站了出來。最後,居然又是個平局。

「哈哈哈,坐地老虎費青山,咱們過幾手。」橫斷鶴九發出了挑戰。

他是橫斷家的代表,而費青山是費家代表,兩位代表人終於站在了擂台上。

「鶴九大師的輕身功夫揚名海外,費某請教。」費青山一抱拳,大師風範彰顯。

「講得好。」橫斷鶴九伸手一展,真像是一隻老鶴揚臂而去,幾個滑落就到了岩壁上,站在一樹枝上一顫一顫的好不洒脫。

不過,當他轉身一看,頓時老臉微紅。因為,人家費青山也早就氣定神閑的站在了另一枝更細的樹枝上。

「好身手1橫斷鶴九贊道。

「彼此彼此。」費青山含笑說道。

橫斷鶴九突然雙掌擊了過來,費青山也是揮掌相抗。兩人掌力在空中居然膠著在了一起,比拚起內力來了。

因為是站在樹枝上,所以,既要保持身體平衡,又要抗拒對方的剛猛內氣,十分的不易。

十幾分鐘過後,雙方都是汗如雨下了。

而腳下的樹枝還在瑟瑟直顫慄。

再不久,樹枝狂亂的擺動了起來。哪個的樹枝先斷了落地,估計就輸了。

啦差一聲,費青山的樹枝短小一些,居然斷了直往下落去。費家人都失口叫了起來。

好個費青山,在緊急之下一動。樹枝居然一頭往下一載,下邊插進了岩壁里。而人還是站在樹枝上。

不久,橫斷鶴九的樹枝也斷了。這傢伙如法炮製也想學費青山的法子。

不過,費青山早有準備。還沒等他的樹枝往岩壁里插時猛力一擊。

一道狂風卷過,如風刀一般根本就沒攻擊向橫斷鶴九而是一把就把他腳下的樹枝削成了指頭大一截一截的。

橫斷鶴九失雲枝條支撐想換個支撐點。不過,費青山此刻臉上居然掛出了詭異的微笑。

等他身子一騰挪在空中無法借力之瞬間雙掌賣力一出,啪地一聲,橫斷鶴九畢竟腳底下空了。

而費青山是雙腳彈岩壁上的,因為,樹枝已經被他踩進岩壁里。

橫斷鶴九整個人被拍得砸進了河裡,彈起了十幾米高的水花。費青山當仁不讓頭下腳上,雙掌往水中的橫斷鶴九猛擊,狂擊。連續十幾下下來,橫斷鶴九一冒頭就會被費青山拍進河裡,這樣子下來,橫斷鶴九終於支撐不祝

畢竟,給水嗆了十幾口之後再加上河裡憋得難受。最後只好屈辱的喊出了認輸兩個字來。

「承讓1費青山發力一扯就把橫斷鶴九扯上了河灘,一抱拳落在了擂台上。

頓時迎來一陣子如潮般的掌聲,橫斷家一方,自然是鐵青著臉了。

葉凡的賊耳朵聽見橫斷天河哼了一聲『沒用的東西』。

「哈哈哈,讓本人來會會費家的高人。」英嬌嬌依血鞭身子一彈,瞬間就落在了擂台中央。

指名費家,費棟只好出場了。

啪……

一道鞭響起震天而來,好像是從天際突然划空而來似的。眾人只看見空中似乎是一條彩虹從上而下划來。

僅僅兩秒鐘,費棟閃避之時,還是著了一鞭。整條右臂全是鮮血。

全場震驚,這當年的世界十大高手果然不凡。一鞭子就傷了費棟。緊接著第二彩虹又出現,費棟雙掌一絞。

不過,還是沒辦法抗衡住這彩虹之鞭,右臂又是鮮血一片、兩臂都軟癱了下去。

費棟還想拚命,不過,費青山大叫道:「這場我們認輸1

「咯咯咯,費家高人,也不過如此。」依血鞭放肆的尖笑了兩聲,勢氣高昂。

「讓權天來會會你。」權天道長可還是費棟的師叔,自然心裡不痛快了,彈身就到了擂台中央。

一道彩虹從天際又划來了,權天可不是費棟,雙手鈴鈴一向,手臂上突然冒出十幾個銀色圈子來。噹噹當,彩虹跟銀環化作的環氣在空中像游龍一樣絞在了一起。

第三道彩虹到來,擂台那堅硬的岩石直接被抽出了一道深及二米,寬達兩尺的縫隙來。硬生生的把費橫兩家分成了兩邊。中間是一條大縫。

兩人彈到空中,從擂台打到河灘,從河灘要到峽谷兩邊。在兩邊空中騰挪著,看得人眼花繚亂,功力低些的a組隊員早看傻眼了,閉了下目才不致於暈倒。

最後還在繼續。

「哈哈哈1橫斷天河狂笑幾聲,說,「兩位公證人,今天天色已晚,明天再繼續怎麼樣?」

最後,宣布休戰。

吃過晚飯過,費家這邊人聚在大堂喝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