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貓膩太大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貓膩太大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於教授,如果採用水利改造。有一個最大的問題,這紅谷寨本身就缺水,平時喝的吃的用的水都不夠,往往都要到十幾里遠的地方用馬托水回來,哪還有多餘的水用來改造農田?這法子根本就行不通。」這時,三叔公問道。

「用水來改造成本是最低的,見效也是相當快的。沒有水也得想辦法弄到水才行。

你們以前不是講過了,以前的谷溪的水量還不小,為什麼不想辦法恢復谷溪的水量。

把這些水抽到山上,可以建灌溉設施把水從山上往下引。這樣就能對土壤進行很好的改良而且,這次財政部的領導專家彳川下來,正好是個機會。」於道成講道。

「沒錯,三叔公,這次一定要紅谷電站把水還給我們。」馬校長說道。

「砸了紅谷電站,他側全亂來,強佔了我們的水,這還要不要人活下去。老少爺們,明天早上咱們就去紅谷電站,不給水咱們就砸電站。嗎的,太欺負人了。,、這時,人群中有人罵了起來。

頓時,紅谷寨的寨民們有些蠢蠢欲動了口議論聲跟罵聲嘈雜了起來。

「回民兄弟們,安靜安靜,咱們不正討論解決的辦法嗎?這樣吵吵哄哄的能解決問題嗎?」葉凡站了起來,雙手往下按著要求大家安靜。

「好了,領導們都在這裡,砸了紅谷電站有用嗎?既然領導們都在,還是要求領導們出面解決為好。如果紅谷電站一意孤行的話,咱們沒有了活路只能幹了。不過,咱們現在還是聽葉書記講講怎麼樣處理這事。」馬校長也說道。

「這紅谷電站到底怎麼回事,誰知道它的具體情況。古良同志,你們紅嶺縣分管水利電力的負責同志來了沒有?」葉凡直接點名問道。

「葉書記,紅嶺縣電力公司總經理莫林同志沒來。不過,分管電力水利一塊的副縣長汪明東同志在。這事,就由他來講講。」古良站起來回答道。

「葉書記,紅谷電站建於,氂年,到現在已經整整舊年了。當時為了解決縣彷織廠下崗職工分流問題。

所以口就把縣彷織廠廠房拍賣得到的,び萬,縣財政又擠了二千多萬出來,銀行又貸二千萬,共計貝。多萬建的。

聽說當初為了急於解決縣彷織廠,び多名下崗職工安置問題,從而忽視了紅谷寨子回民群眾們的用水問題。

這項目匆匆就上馬了。因為,當時彷織廠的職工已經安置下去了び多名,而這邊願意拿錢走人的也有3田多名。

不過,剩下的び名職工折騰得厲害。而當時向市裡爭取工作崗位以及資金時市裡也有困難,而市裡給的命令就是必須在二年內解決縣仿織廠職工問題。

因此,縣裡必須拿出安置他們的方案來。結果,這電站就建起來了。

而彷織廠剩下的職工全部經過重新培訓后也獲得了重新上崗的機全成了電站的職工。」汪明東講道。

「你胡說,當初你們建電站時我們寨子里聽說過後就強烈的反對過。

三叔公帶著幾個小夥子還到縣領導哪裡打過地鋪。可是你們沒人管,後來見三叔公帶著人硬賴著不走,還派了公安人員來抓人。

三叔公還被按上了個妨礙國家工作人員正常工作,到縣政府蓄意鬧事等罪名關了幾天。

後來見我們紅谷寨寨民來了一百多人你們才放了人。沒辦法,我們只好組織人到紅谷電站建設現場去阻攔。

結果你們派出公安武警來攔著,不聽話就抓人口後來我們寨子人怒了,來了上千人。

你們才有所妥協口當時答應我們說是會保證我們的用水,電站建成后還可以安排我們寨中一百多名小夥子姑娘上崗。

而且,會分流水出來,谷溪的水僅小一點點。你們還騙我們講你們紅谷電站的主要水源是雪溪。

我們當時也去看過,發現雪溪的確很大,咱們的谷溪跟他們它顯得很校

所以就相信了你們。想不到電站建成后,你們沒向我們寨子招一個小夥子姑娘進電站。

而且,谷溪的水全部被你們攔截了。到現在,谷溪基本上空了,成了一小溝,連頭豬都淹不死。

而且,更詭異的就是。電站建成才幾年,你們居然給賣掉了口說什麼安置平體職工完全是騙人的。

現在的電站早變成私人的了,我們去找他們要水,這些人凶啊口居然還叫了社會上的一群牛氓打我們。

寨民們被傷了好多個。寨里馬三公的兒子馬樹林現在還被打得癱瘓在床上。而且,他們還恐嚇我們。」馬校長一臉憤怒的講道。

「賣掉,賣給誰了?什麼時候賣的?」葉凡冷冷的問汪副縣長道。

「z功年賣的,葉書記,當時縣裡有考慮,所以才賣掉的。結果來了幾個公司都想買,最後縣裡經過考量,跟龍江市過來的『萬勝集團,簽定了買賣合同。」汪明東講道。

「考量,什麼考量?」葉凡問道。

「當時縣裡考慮到想投一個更大的項目,也就是紅嶺縣秋山電站。秋山電站預計總投資將達到三個億。縣裡也想合股,不過,縣裡又拿不出錢來。所以只能轉了個法子。」汪明東說道,臉色有些變了。

「葉書記,汪副縣長根本就是在騙人。聽說這其中有貓膩?秋山電站是動工了,不過,縣裡並沒有投多少錢。而且,就是這紅谷電站賣掉其中的貓膩也相當的多。」這時,一個戴著眼鏡,長相較斯文的回民小夥子喊道。

「小夥子,話可不能亂講,是要負責任的。」紅嶺縣縣長曲新白同志臉一正,哼聲道。

「負責就負責!我賀言雖說是同嶺日報記者,也不是回族人,但我賀言卻是吃這谷溪的水長大的。

是紅谷寨土生土長的寨民。三叔公他們待我比親兒子還要好口這些年下來,看到你們亂來,我賀言心在滴血。

別以為大家都是傻瓜,今天這記者不當了我也得講講。」賀言乾脆走到了前面,挺了挺胸,看了葉凡一行人講道,「各位領導,當初這紅谷電站的事我參加工作后就暗中在關注著調查著。

他們抓起來過口你們可能還不清楚,三叔公今年都七十幾了,年輕時還當過游擊隊干過革命,救過老紅軍。

後來解放后三叔公還是想著家鄉的紅谷寨子。硬是拋棄了在縣公安局工作的美差回到了紅谷寨子。

他一輩子為了寨子付出了一生,沒做過一回違法亂紀的事,結果居然因為正當要求被抓去坐了幾年『班房」

我再也看不過去了,經過調查。很明顯的一個問題。舊污年時紅谷電站建站時總投資互田多萬,裝機容量按這個檔次,以及地理原因等最多只能裝的刀千瓦的機組。

可是紅谷電站卻是裝了兩台的凶千瓦的機組,總裝機容量達到了口功千瓦。

後來我猜測,是不是原本的計劃並沒有把谷溪的水計算進去,只是利用雪溪的水發電。

結果某些同志為了利潤,為了政績。把谷溪的水也給包括了進去,所以,裝機容量大了起來。

而把谷每的水引入紅谷電站的貯水壩投資並不需要多少,只要建一個小壩子再加上不長的引水渠道就夠了。

幾年下來,到z田年時紅谷電站其實並沒有賺到多少錢。因為職工太多了,一個小電站居然有上千號人。

光是管理層的幹部就達一百多人。像紅谷電站一個辦公室主任就分管著舊個手下,這些人拿來千什麼?

後來經過了解,都是些關係戶硬塞進去的。像紅嶺縣許多官員的家屬沒工作,就安排進了電站。

其實,這些幹部家屬一天班都沒去上。但每個月的工資照樣子打進他們銀行賬號。

實際上在紅谷電站上班的就一半左右職工。而且汪副縣長說是為了安排縣坊織廠的下崗職工也只是個幌子。

據查,縣彷織廠因為經營不善倒閉了,有一千號職工。拿錢走人的有三成,分流上崗的也有三成,還有二百來人其實當初在拍賣掉廠房後補貼了一點錢就沒動靜了。

他們也吵過,不過,硬是被縣裡彈壓了下來。結果,有關係的安排了幾十個。

還有二百號人現在都只能靠自己賺錢。而紅谷電站的人馬卻是沒少過。

因為人太多,再加上大手大腳的,結果反倒是縣裡背上了包袱,每年還得給紅谷電站補貼幾百萬的款子發工資才能渡過去。

不過,因為裡頭大部分職工都是關係戶。所以,貼就貼了,反正總有一些錢落自己親戚朋友口袋,這個又是國家的錢,也就沒人管了。不過,從實際上來看,紅谷電站實際上是賺到了錢的。這錢去啥地方了,就搞不清楚了。

而且」氂年總投資接近び。萬的紅谷電站到z田年時其資產總價值已經增漲到了二個億左右。

為此我還偷偷地拿著資料去問過在省電力企業工作的一個老同學。他可以肯定的說這電站值兩個億。

可笑的就是,這二個億的電站賣掉了,在物價飛速高漲,房子污年以二十萬買來2000年能賣到50萬的今天。

這二個億的電站賣給了省城龍江市萬勝集團,結果拿了多少錢。王四萬。

縣裡給的說法是機器折舊,廠房折舊,再加上要在條款里紅谷電站的新東家龍江萬勝集團要吞下原本一千號職工中的一百名。

所以,縣裡也給了一定的補助。這是個什麼概念,想必在坐的各位領導都明白,我就不講了。」賀言有字有證的講著。

而且,居然還從一個很大的椅包里掏出了一個文件袋子,說道,「葉書記,這就是我這些年下來搜集到的資料。

我的話完了,怎麼樣處理我,我賀言等著。我賀言下崗坐牢都沒事,只希望各位領導能解決紅谷寨的水的問題。

還紅谷寨幾千回族兄弟們一個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