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六十八章田省長憤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六十八章田省長憤怒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誰要開除賀記者我們就拚命1賀言的發言很有鼓惑力,頓時,下邊跟外邊都炸開了鍋,有人喊了起來。

「賀記者是好人,都是那些貪官幹壞事。」

「好了,大家安靜些,這不正在處理問題嗎?我希望你們要相信我們的黨我們的政府。

這事同嶺市市委會出面調查的,我葉凡在這裡代表同嶺市委市政府先作個表態。

這事,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定會一查到底。而且,關於水的問題,這次這麼多幹部專家們都下來了,肯定會給你們解決的。

我葉凡這事都解決不了掉,也不配擔任同嶺市市委書記一職。還有,關於賀記者,只要他講的是事實,我們不但不會處理他,還會表揚他。

因為他是為民請命。回民兄弟們,請你們放心。黨和政府都是公平正義的,他們並沒有忘記你們。

今天我們會來,就是一個表態。」葉凡的話從鬧哄中清晰的傳了出去。如硬石砸地一盤鏗鏘有力。這個時候不壓下他們的勢頭,到時真起來時就難辦了。

「好了,大家安靜些聽葉書記講話。」三叔公跟馬校長都站起來叫大家安靜。帶頭人既然都這樣講了大家也就安靜了下來。

「一來,首先要解決紅谷寨用水問題。這方面怎麼樣解決,明天早上由水利方面的專家去實地看一下。

該引水的引水,該還水的還水。而且,紅谷寨鹽鹼地的改造也需要大量的水。

所以,紅谷電站的事必須查清楚。不然,這水就難以解決。這樣吧,後天早上通知市水利電力以及審計方面的專家和公安局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紅嶺縣徹底調查紅水電站的事。」葉凡說道。

後面,專家們又針對鹽鹼地的改造討論交流了起來。

開完會後葉凡把紅嶺縣縣委書記古良給單獨叫到了房間,問道:「紅谷電站到底怎麼回事,這其中到底有多少貓膩,你給我講清楚。不然。一旦調查落實,國法難容。」

「葉書記,當時我在紅谷縣擔任分管黨群方面的副書記。這其中的事,當時因為紅谷電站是縣裡國有企業,這事,只有問當時的縣委一二把手才能搞清楚了。」古良講話底氣有些弱,葉凡曉得,這貨沒講實話。

「作為當時的縣委副書記。你一點風聲都沒聽到過?」葉凡的臉嚴肅得能滴墨汁了。

「當時的縣裡一把手是鄭滿同志。而縣長是常青同志。紅谷電站的轉賣雖說上過常委會討論。

其實,也僅僅只是彙報一下,走走過場罷了。而到底其中涉及什麼。大多數同志都不怎麼清楚。

這事,當時在常委會上由縣電力公司的原經理楊理才同志提出來后常青跟鄭滿兩位同志馬上就點頭拍板了。

還說紅谷電站現在已經成了縣裡一個巨大的包袱。縣裡每年都要下拔二百萬補助紅谷電站。

如果賣掉的話反倒是為縣裡減負。這省下的二百萬能幹多少事什麼的。

見縣裡一二把手都同意了,其他同志還有什麼話說。自然。全都舉手同意了。

而到底怎麼回事,各位同志都是一頭霧水。不過,那個賀記者講的也未必就是事實。好多的事估計都是他表面上猜測的。

其實,要說電站賤買有貓膩正常,但絕對沒有這麼大的差距的。」古良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這事楊理才同志肯定最清楚了,他現在什麼地方。還有鄭滿跟常青兩位同志呢?我到同嶺也有幾個月了,好像沒聽說過這幾位同志。」葉凡問道,心裡微微一動,感覺這其中估計『水』是不是很深了。如果三位同志都不在同嶺了。那問題肯定相當的大。

「鄭書記調到省建設廳任副廳長了,常縣長到省城龍江市下屬的共縣任縣委書記。而楊理才同志到省電力總公司任某部門的副總了。享受的是副處級待遇。」

「都高升了,不錯不錯,看來,紅嶺縣是個出人物的地方嘛!這一走出去全風光。」葉凡略顯譏諷,講道。

這貨心裡有些沉重,這三個相關人物的升遷。不得不讓人聯想到紅谷電站的內幕肯定有些深。這其中有多大的利潤,葉凡想想都憤怒得直皺眉頭。

而三個相關人的升遷,跟這其中的差價是不是有直接關係。而這其中的幕後推手是誰?肯定有人漁翁得利了。而龍江市萬勝集團肯定有問題。

想不到快到年底了居然又整出這檔子事來,葉老大不得不感覺到頭大了。當然,事還沒查清楚前也不能肯定問題有多大。那個賀記者講的也未必就準確。這個。有待於查清楚。

古良走後米月被葉凡叫了過來,見葉凡的臉有些臭。米月開口說道:「葉書記,紅谷電站的『水』有些深啊1

「有多深?」葉凡哼聲道。

「剛才一聽說這個后我用寨子里的固定電話打到了外邊叫幾個朋友了解了一下。風傳是這事跟風雲樓有些關係。」米月講道。

「風雲樓,你是講建設部那位大少孔公子。」葉凡問道,心裡微微有些涼意,想不到這事很可能跟孔大少扯不開了。

如果真是他插手的話,還真可以解釋一些現象了。比如,鄭滿高升到省建設廳任副廳長。以其老子孔副部長的威力,搗鼓個把人任這個職位還真不是什麼大問題。

「他們講只是聽說的。」米月講道。

「不管了,明天一早去紅谷電站看看再說。」葉凡哼聲道。

不過,剛洗了把臉,田省長秘書過來叫葉凡過去。葉凡擱下毛巾就過去了。

「你怎麼看今天的事?」田省長問道。

「問題有些嚴重,這其中涉及什麼,只能是一查就知曉了。不過,我是擔心這裡頭的『道行』很深啊1葉凡說道,並沒有馬上就把了解到的情況講出來。因為,葉凡也不曉得田省長對這件事是什麼態度。這個,涉及省里的糾葛,葉凡不得不慎重了。

「哼,肯定『水深』。不然。這三千萬的事是有些毛病了。這是官員中的極個別同志在拿老百姓的用水肥自己的腰包。這種現象絕對要杜絕。」想不到田省長一拳頭就砸在了旁邊的桌子上,裝滿茶葉的碗都給跳了起來。看來,老田同志是真火了。

「田省長你下指示吧,怎麼做我堅決執行。」葉凡請示道,自然想把田初一綁在自己一條船上。這樣一來,將來在對付孔家時也多了一份子力量。

「我同意你先前講的成立聯合調查組,查!二來,紅谷電站該負的責任要他們負。

估計。想叫他們退水難度很高。不過。難度再高也得退。紅谷寨幾千回民群眾都在張臉等著盼著這水。

即便是電站撤了也得把水的問題先給他們解決掉。沒有水,吃水問題解決不了。

沒有水,鹽鹼地的改造從何談起。還有灌溉用水等一系列問題都要解決。

沒有水想從根本上改變紅谷寨五千多群眾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而要改變這種狀況,就得查清紅谷電站的事。」田初一態度很堅決。

「田省長。這其中可能涉及到一大批同志。剛接到古良彙報,說是這事鄭滿在擔任書記……」葉凡見田初一態度如此的堅決,也就把剛才聽到的說了出來。

「三位同志都高升了,而且都是當初參與決策出賣紅谷電站的直接和相關的領導。有味道,電站賤賣了,他們卻是高升了。查!查下去。我就不信糾不出幾個蛀蟲們,這良心簡直給狗吃了。」田初一哼道,連粗話都給爆出來了。

從田初一房間出來,葉凡進了風清錄的房間。這紅谷寨別看寨子窮。但村委樓居然還是用石頭建的。

當然,因為交通不暢的緣故。寨子里基本上沒有水泥的樓房,都是鋪的木板,而土樓較多。

「葉凡,這事,你要注意埃」一坐下來,風清錄親自給葉凡泡了杯茶。

「嗯。這事,其中涉及彼多。聽說是跟建設部那位孔副部長的公子有點關係。當然,目前還沒得到證實。只是從朋友那裡聽來的小道消息。」葉凡講道。對於風清錄,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建設部常務副部長孔正旭?」風清錄皺了下眉頭,問道。

「嗯。他的兒子叫孔東風,自號龍先生。晉嶺外傳的五王之一。在同嶺市建得有座風樓,其實就是消費娛樂場所。來風雲樓消費的客人可不少,都是沖著孔家這招牌來的。」葉凡講道。

「如果真跟他扯直了關係,你打算怎麼做?」風清錄問道。

「暫時還沒想好,這事,紅谷寨的問題又擺在面前,非得解決不可。如果不調查清楚這件事想要龍江市萬勝集團還水那是不可能的。只有調查出他們有問題,抓住軟肋才能迫使他們把水還給紅谷寨。而這水又牽扯著利益,沒有了谷溪的水,估計紅谷電站的利潤率將大打折扣。

紅谷電站現在的東家萬勝集團肯定不會肯的。所以,這事,又非得調查不可。

而一調查又得翻出以前的老賬來,如果傳言屬實,那就得間接面對孔家了。

說實話,我心裡也沒底。孔正旭是同嶺土生土長,從縣到市再到省,這些年下來,在晉嶺的朋友關係也相當的多。

這是一張無形的大網。而我要跟孔家掰手腕,就得面對這張孔家大網。

著實很難辦。但目前只有這條路可走,不走的話除非是不管紅谷寨幾千回民百姓,這一點我做不到。」葉凡說道。

感謝『盟主哥農場長』和『長江之間』『王憬賢』三位大俠打賞。狗哥謝啦!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