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八十五章這A組快變成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八十五章這A組快變成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今天從總體來講咱們勝的場次多,不過,這些都沒多大用處。關鍵還要看後邊的格鬥了。只是,從行情來看,後邊的格鬥存在著相當多的變數。咱們這邊並不能穩操勝券。甚至,還是相當的危險。」費棟臉色也難得的陰沉著。

「嗯,雖說今天勝的場次多。但是,如果在後邊的比試中橫斷家一方出來個絕頂高手,比如橫斷天河那種。

他一個人就能橫掃咱們下邊所有的比賽小說章節。依血鞭是個強勁的對手,費大師雖說剛突破先天,但不是依血鞭的幾合之敵。

從他跟依血鞭的比賽來看,依血鞭強得太多。同樣是先天,我懷疑依血鞭是不是已經到了先天大圓滿頂峰。

如果在明天的比試中權天大師能拿下依血鞭還好辦一些。」智野和尚也是僵著個臉。

「哼,依血鞭只要沒有突破到『念氣』階段,我權天也不是軟蛋子。」權天冷哼了一聲,頗為有些不滿意智野的發言了。

「權天大師跟依血鞭有得一戰,不過,依血鞭還不是最可怕的。

可令人擔憂的是橫斷天河。從今天我跟權天大師一起跟他對了一掌的情況看,單個人而論,他比咱們倆個都要強一些。

就是權天大師拿下了依血鞭,但是,估計很難拿下橫斷天河。就是我也不行。

而比試最後階段,只要橫斷天河一出馬,咱們這邊基本上就是一邊倒的結局。」張無塵睜開眼說道。

「如果能兩人戰一個就好了,可是這是不可能的。不過,張大師。如果橫斷天河還沒能突破到『念氣』階段的話,咱們也沒必要過於擔心什麼。

張大師跟權天大師都是大圓滿階段了。最多就是在內氣的質量跟貯存度方面要稍遜一點。

而切磋時存在著多種變數,比如兵器跟武技的應用也相當的關鍵。

而這次比試範圍擴大了,可以利用的攻擊手段更多了。」知足說道。

「兩個戰一個,這個。知足,你根本就不用想了。就是勝了也是大掉面子的事。

而且,對方也還有多位中層高手還沒出常比如,米子還沒動手。

當然,這些也不是最令人擔憂的。只能看明天運氣了。」一葉大師嘆了口氣。

「哈哈哈,我看費家還能找到什麼人出來。咱們橫斷家洗血前恥的時機到了。」橫斷天河豪放的大笑著,看了依血鞭一眼,說,「這次多謝依血鞭大師肯來。不然,我今天最後就得頂上去了。」

「天河大師。也不能如此的看輕他們。那個權天跟張無塵就是兩個強勁對手。我們三個估計功力在持平的水平上。而要勝利,那就得全看臨場的發揮了。」依血鞭這個女人還要謙虛一下。

「權天是嶗山派最老的人了,而張無塵的名氣更大。是武當山的泰斗。

此人應該到了先天大圓滿階段,而武當山的陰陽太極之武技已經發展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如果功力相當的話,張無塵的勝算估計還要更大一些。」米子瞅了蒙著臉的依血鞭一眼,哼道。

「嗯,張三丰創立的太極陰陽武技的確相當的怵人。他不用任何兵器,只是一雙手掌,可以化剛為柔轉柔為剛。

剛柔相濟。可以隨時轉化。而我們在武學一塊上,不是過剛就是過柔,很難做到綜合平衡。

而內氣也是偏向於陰陽某一塊。而太極陰陽武技就很好的解決掉了這個難題。

陰陽達到調和,而張無塵浸淫太極武技幾十年了。其運用已經到了隨手拈來就能成形的地步。

就是他功力稍遜於依血鞭大師。但是,他在武技一塊上能很好的彌補這方面的缺失。

從而達到扯平的地步。」橫斷天河點評著,儼然這裡最大的『大師』風範。

「嗯,天河大師講得沒錯。在武技一塊上。我的確是不如張無塵一些。

不過,直到現在也沒有真正的在一起切磋過。對於跟張大師的碰面,我還是相當的期待的。

不過嘛。張無塵有太極陽陰之道,而我依血鞭也有我們大英帝國的擒手之法。

至於說其特點就在這裡不講了。」依血鞭勢氣又上來了,她看了橫斷天河一眼,說,「今天那個叫葉凡的年青人很出采,此人絕對年青。

雖說有人保養得好,像華夏還有一門武技叫易容術。但是,再好的易容術也遮蓋不了歲月的滄桑。

在細微之處絕對能發現此人已經不年輕了。我仔細觀察過此人,好像他的身體有些變動。」

「身體有變動,這話怎麼說依血鞭大師?」米子忍不住問道。

「會不會是應用過什麼秘術讓身體稍微有些改變,比如,華夏有名的縮骨功,就能把全身的骨頭有機的拆卸再裝起來。

從而使得人的身體可以縮小不少。當然,如果要改變面部特徵那是相當的有難度。

不過,這個年青人不簡單。同樣的半先天實力,他居然輕鬆的打敗了空澤本秀。

本秀大師也是老牌的半先天強者了,也到了突破到先天境界的最後一步了。

可是,他幾十年浸淫下來的精純內氣居然擺不平葉凡一個年青人。

此子以後如果能突破先天,那將是一強勁高手。」依血鞭講道。

「嗯,我也觀察過他。好像是有些變動似的,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他就是不想把真身顯示給大家了。

所以,此人還相當的神秘。而且,我探測過,估計此人不到30歲。一個如此年輕的高手,的確可怕。

所以,明天如果他能再次出場就好了。」橫斷天河面上顯過一線的猙獰。

「天河大師的意思是藉機毀了他?」米子問道。

「你說呢,這種人不早點下手毀掉。難道還真要讓他成長起來。到那個時候,咱們今天在場的所有人都將是他復仇的對象。」橫斷天河冷哼道。

「就怕他在後頭不肯出場,而這裡又是華夏的地盤,咱們明裡暗裡都不好操作。

而且,在後邊的比試之中都是你們這些大師出常就是他半先天身手在你們面前也如三歲嬰兒一般不堪一擊。

他不可能以半先天的身手來挑戰你們這些大師的權威。如果他不肯出場,這次想毀了他,估計很難。

而且,此人既然有改變身體的一些秘術,一旦切磋結束之後他恢復了原狀,咱們就是對面也不相識,還何談出手毀了他?」米子說道。

「再好的秘術也會露出一線蛛絲馬跡的,只要認真觀察,總會顯露點什麼的。

而且,咱們還是有別的辦法嘛。比如,在他身體上留點什麼。以前毒功中就有撒些藥粉之類能讓人跟蹤的把戲。

而且,此人年青,肯定也氣盛。明天在最後的決戰之中,如果費家那邊的張無塵跟權天都給咱們打敗了。

費家已經沒有了可用之兵。到時,只要咱們想好,在言語上刺激一下這傢伙,沒準兒他頭腦一發熱會站出來。

畢竟,高手都是有脾氣的。」橫斷天河一臉的陰笑。

「高明1米子嘆道。

「唉,這次比試對費家好像有些不利。」龔開河嘆了口氣,很鬱悶的拿起茶壺兒就著壺嘴兒就吸了起來。而對面計永遠身邊也擱著一茶壺兒。

「想不到橫斷家居然能請到依血鞭此等高手,而費家請了張無塵跟權天出來,還是力量稍弱了一些。可惜的是葉凡的師傅不在,不然的話,日本來的幾個跳樑小丑能整出什麼妖蛾子來。」計永遠哼了一聲。

「講這些還有什麼用,剛才據他們分析過。如果沒有奇發生的話,估計費家失敗已成定局。」龔開河說道。

「這橫斷天河冒出來簡直就是一匹老黑馬,想不到此人功力居然如此之高。估計只有葉凡的師傅蝠王南陵候能解決此人了。」計永遠講道。

「咱們華夏地大物博,能人倍出。只不過這些高人都不肯現身。

比如,在昌背山葉凡遇上的那個一巴掌就把夜當打傷的前輩,其功力之高絕對超過橫斷天河。

可惜啊,這些高人都是神龍不見首也不見尾,不然,哪能讓橫斷家來咱們這裡猖狂。

可是這些事咱們組裡也插不上手。」龔開河說道。

「不管費家失敗與否,不過,這次他們進行的切磋對咱們組裡隊員來講倒是一個觀摩學習的大好機會。也讓這些隊員們見到了什麼叫絕頂高手。對於經驗的積累,心境的打磨都是相當有利的。」計永遠講道。

「再過得幾個月,一旦葉凡調整到最佳狀態之時,咱們的『造人』計劃就要開始了。

可惜的就是那排球大蛇寶僅有一顆,只能先把車一刀同志推上去了。

至於說田離秋,只能推后一步。再找機會了。只是,水晶島咱們是不可能再回去了。這蛇寶,一枚難求埃」龔開河講道。

「葉凡同志最近表現相當的搶眼,不但弄回來了田離秋這種12段位頂階高手。

而且,最近又弄回來二位五段六段高手。開河同志,再過得十幾年,咱們a組的絕大部分隊員估計都是葉凡同志收進來的了。

這a組,都成葉家軍了。」計永遠呵呵爽朗的笑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