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八十六章超高水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八十六章超高水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事沒事,這些事主席也看在眼中的。不過,葉凡同志很令人欣賞。他對共和國的忠誠是可圈可點的。咱們根本就不必要有什麼顧慮。」龔開河笑道。

「那當然,不然,我也不敢講這話了是不是?」計永遠笑道。

第二天上午8點,比賽繼續進行。

權天大師繼續對陣依血鞭。

依血鞭還是蒙著面紗,而權天道長卻是一襲的青布袍服外加青色布鞋,很傳統的華夏國民族服飾。

兩人一個往東一個往西,像兩隻老鳥滑空到了峽谷山壁的兩邊。爾後各自站在一株大樹上看著對方。

a組那些年青的隊員們激動得不行了,不過,一個個都不敢發出聲音來,雙眼左邊瞧瞧右邊看看。

葉凡跟費青山等人都是鎮定的坐在椅子上,當然,每個人的位置旁都配上一個高倍望遠鏡。

因為,兩人距離觀眾席接近五六里路之遠。像葉凡有鷹眼倒也無礙,而功力較低者都得用望遠鏡了。

兩人靜靜站立了將近半個小時,下邊觀戰的同志們全都翹首盼望著他們動手。

像這種先天大圓滿者的切磋那是十分難見到的。一個個自然都充滿了期盼。

依血鞭動了,還是她的鞭子,往對面相距三四百米距離的權天一鞭子就抽了過去。

這次氣勢相當的大,很清晰的一道鞭影從依血鞭手中劃破長空。

空氣被抽子硬生生的抽開了一條大如兒臂的縫隙。而兩邊的空氣逃命似的往兩邊輻射開去。

又推動著外邊沒動的空氣往外拚命的推動著。頓時。空中掀起了一道空氣狂潮。

不久,這道狂潮居然推動著空氣層層過來。居然到了葉凡等人觀戰的地方。

這個,威力是很明顯的。因為兩人切磋的地方距離這邊可是有著四五里之地。

這麼遠的地方空氣潮動推過來給觀戰的人都有一種被什麼硬生生的推動著要挪開的感覺。

老一輩還行,都非常的淡定坐著。而年青一輩人全都施展開內勁,甚至有的年青弟了們趕緊紮起了馬步,以免得被這幾里之外來的空氣狂潮給推倒在地那就出盡洋相了。

而有的弟子功力太弱,旁邊的師傅一伸手往旁邊一護,把空氣分散了一些去這些弟子們才舒服了一些。

權天也動了。

只見他手往外一甩,一枚雞蛋大。銀色鋼膽往空中扎了過去。效果也是非常的明顯。

下邊眾人也是清晰的看見,這鋼膽在空中給太陽一照反射著陽光,猶如一個幾千瓦的燈泡一般。功力較弱者都不敢睜眼看了。

「這不光是鋼蛋反射陽光吧?」王仁磅湊近葉凡耳旁問道。

「那當然不光是反射,這鋼蛋雖說亮,但也不可能光靠反射著的陽光就能發出幾千瓦的亮光來。

如果我沒猜測錯的話,這應該是權天的內氣在作怪。把內氣逼於鋼蛋之中,再跟空氣相摩擦。

最後。鋼蛋好像著了火一般,而這亮光其實就是熱能發射出來的光。

再下去,估計這鋼蛋會變紅髮熱起來,你看著就是了。」葉凡笑道。

「這麼厲害?」王仁磅瞳孔猛地瞪大,有些不信樣子。

「這個沒什麼奇怪,我們用內氣凝聚空中水氣都能再壓縮成冰塊。為什麼鋼蛋跟空氣摩擦就不能發光發熱。

更何況,權天的鋼蛋在旋轉著,這旋轉的頻率相當的窺見。你想想,高速旋轉著的東西摩擦空中怎麼可能不發熱。」葉凡說道。

果然,不久權天控制在空中的鋼蛋變成了淡紅色。不久到了紅色,火紅。紅到最後整個鋼蛋都快變成一個小太陽了。

鋼蛋跟鞭影都前行得很慢,好像前方遇上什麼阻力似的在吃力的推進著。

「兩人相隔五六百米距離對空切磋,全憑的就是一口精純的內氣。功階太低者根本就夠不著對方,而對於他們這種層次的高手倒是可以通過內氣超距離外放實現遠距離攻擊。不過,也相當的費力氣的。」費棟這時說道。

「接近了。」王仁磅說道。

葉凡抬頭一看,發現鋼蛋跟鞭影在空中終於要碰面了。不過,葉凡發現。

鞭影抽動著的空氣在鋼蛋的超高熱能之下居然好像被蒸發了似的。

空氣在熱燒之下發出逼逼波波的聲響來,而且,越來越響。而鞭影在空中晃動著,把那些被熱逼得要發散開去的空氣又包圍了回來,一條條空中之線往鋼蛋壓縮了過去。

而鋼蛋更紅了,紅得快成紫色了。

「估計要爆開了。」費棟摸了一下下巴,臉上很嚴肅,看了王二磅一眼,說,「等下子爆開後跟其產生的能量跟超重磅炸彈爆開后產生的威力差不多。交待大家要注意著點,別給這爆開的餘波給震傷了。」

於是,王仁磅過去交待大家了。

轟隆一聲巨響,空中好像太陽被爆開了似的。一道強烈的灼熱之光刺得人都睜不開眼。

葉凡透過鷹眼看去,鋼蛋貌似炸開了,其實不是鋼蛋爆開,而是鋼蛋周遭的空氣被炸開了。

而鞭影子在往四處的逃跑著。不過,依血鞭很鎮定樣子。雙手控制著鞭子又往鋼蛋上狠抽去。

啪……

好像炸彈在身旁爆炸似的,看客們全都被震得搖晃了起來。功力高者還行,像王仁磅都給震得整個人跳了好幾下才穩當住身子。

「他娘的,這還是距離四五里之地的餘波。要是直接置身於鋼蛋周轉。豈不馬上就成碎片了?」王仁磅罵道。

「是啊,磅哥。太厲害了。不要說碎片,估計給這灼熱燒成灰了吧。這就是超水平的切磋,要命埃」費一度也是暗暗咋舌不已。

良久,一切才平息了下來。而山壁兩邊的樹木被爆倒了一大遍。而權天跟依血鞭都從空中騰挪了下來。

兩人落在擂台上,互相見了個禮。

「和局1智里試探著問道,權天跟依血鞭都沒講話,互相點了點頭就坐回椅子上了。

「玩啥,就這一下子就好了。還和局。怎麼沒看出誰厲害啊?好像,才一招嘛。」費一度有些不明白。

「和了。」費棟嘆了口氣,「他們倆個都受了內傷,現在連話都講不出來了。估計一開口就得爆血。幸好師叔有治傷葯,不過,也不曉得傷得怎麼樣了?」

果然,權天跟依血鞭都在吃藥了。

下邊的弟子們是意猶未荊可是又不敢發出聲音來,一個個都成了悶葫蘆。

「這次能和局已經不錯了,可惜的是戰不下依血鞭。這下邊之戰就麻煩了。咱們這邊就剩下張道長能跟橫斷天河對抗了。不過,勝算堪憂。」費棟一臉的憂色。

「米子要出場了,咱們這邊安排誰去?」葉凡問道。

「我去吧。」費青山說道。

橫斷家請來的最神秘高手之一,米子終於露出了廬山真面目。不過。看了卻是令人相當的失望。

其人長相猥瑣,樣子有點像是古代的神偷一類角色。而且,個頭小,看上去不足一米六。是男是女分不清楚,因為沒有典型的男女方面的特徵。

跟費青山點了點頭后。米子一竄,瞬間就失去了人影。葉凡鷹眼發現。他的落腳之地應該在河岸邊的沙灘上。

「這傢伙還真是快,比鑽地老鼠還快。」費一度哼道。

「快是米子保命的法寶之一,而隱藏更是此人的絕活。從他剛才竄出去的動作看來,此人功力絕沒達到半先天。估計跟師伯差不多境界。不過,此人良好的隱藏身手卻是令人最難以捉摸的。」葉凡表情嚴肅。

「他到底是男是女?葉哥你有特殊的法眼,應該能分辨出來吧?」王仁磅忍不住問道。

「搞不清楚。」葉凡搖了搖頭,王仁磅一臉的訝然,「不會吧,你都搞不清楚?」

「嗯,真分不清楚。它娘的,這傢伙搞得太神秘了。」葉凡哼道。

費青山施展開費家的虎鷹之功,幾個起落就到了河灘上。爾後站在一個大石頭上雙眼在河灘上掃著。

不過,河灘上有許多的蘆葦,倒是方便了米子的隱藏。

就在這時候,費青山感覺腳底下一沉。趕緊一個騰起,不過,腳底下一道白芒閃過。那是擦著鞋底而過。

「看到沒,這傢伙居然從地底下發動攻擊了。要是你不小心給他來了一下就差不多了。」王仁磅說道。

費青山騰到空中,雙掌往下狠力一拍。河灘上頓時揚起沙塵暴樣的東西。周遭幾十米範圍都是沙霧,連人都難以看清楚了。

在沙霧中,劍光再起。叭叭幾聲,雙方劍光在沙霧中對碰了幾下。

費青山乾脆一蹬到了一桿蘆葦上俯視著河灘。

就在這時候,空中居然透顯出一道身影來。米子也不曉得什麼時候竄到了空中,一劍往費青山腦袋上削了過去。

「太快了,你看清他是怎麼竄到空中的嗎?」費一度問道。

「看不清楚,他娘的,這傢伙好像藏在空氣中,突然就顯身了。」王仁磅搖了搖頭。

「此人著實厲害,好像是利用了人的眼睛的錯覺。給人的感覺是身藏在空氣中的。

他身上難道有反光之類的材料,隱藏在空中一時難以讓人發現。

而且,因為他速度奇快,所以你會誤以為他是從空氣中竄出來的。

實則上剛才應該不是藏在空氣中的。空氣是透明的。不過,也說不準。」葉凡自個兒也有些納悶這傢伙的快速跟詭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