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七十章人家心裡不痛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七十章人家心裡不痛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可能覺得奇怪,去尼姑庵幹嘛是不是?」葉凡輕聲說道。

「嗯,是不是跟那個瘋女人有關係?本來三叔公是說要把被搶的紅包拿回來,後來你說不要了他就沒去問了。」包毅講道。

「我有種感覺,那女人我好像見過。不過,一直在腦中找著,就是沒發現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女人。想再去看看她,確定一下。」葉凡講道。

「這倒怪了,聽說這個瘋女人來紅谷寨子都二十來年了。而且,一直沒有離開過寨子。葉書記不可能見過他,也許是遇上相象的人了。」包毅說道。

「也許吧。」葉凡點了點頭。

不久到了玉葉庵。

「這庵不大,就前後兩座院子,但範圍卻是不校前面是念經打坐的地方,側面還有一廚房,後邊背靠的是大山,好像是一座直面的石壁,是尼姑們睡覺的地方。不過,環境還不錯。就在這不大的地盤裡有自已搞的假山,還有個小池塘,種了許多的樹,倒是個修生養性的好去處。」包毅小聲講道。

「你來過了?」葉凡有些訝然的看了看這傢伙。

「不是那瘋女人搶紅包了,我是為了安全著想來探了一下。」包毅微微一愣,說道。這個時候才想起去尼姑庵逛盪好像有點不妥當。

找了個沒人的樹下,兩人腳在牆上一掂就翻牆而入了。

深夜了,再加上冬天天冷得很。所以,前殿空空的就幾十個蒲團擱地下,一個人都沒有,估計尼姑們全睡了。

「還不錯嘛,有幾十個人。」葉凡小聲說道。

「聽三叔公說有四十來號人。」包毅講道。

「瘋女人住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跟我來。」包毅說道,往前而去。兩人貓著腰不久到了後院。發現後院房子是木頭的兩層樓,不過,是一字排開的,長度估計不下百米。

「樓下放雜物。樓上住人。奇怪的就是那瘋女人卻是住在樓下。這樓上卻還空著許多房間的。這庵主也太摳門了,怎麼能這樣欺負一個瘋女人。」包毅有些不平的講道。

「不一定是摳門,也許瘋女人瘋病患了會折騰。擱樓下去折騰還好一些,這個庵主不錯了。不然,也不會收留一個瘋子了,那多麻煩。」葉凡搖了搖頭,兩人從後邊湊近瘋女人的房間。

「還沒睡,怪了。手中抓著一娃娃幹嘛?」包毅湊窗戶前看了看。有些怪怪的講道。

葉凡也湊上去看了看,也覺得納悶。瘋女人頭髮遮蓋了半邊臉,手中正抱著一個布娃娃。不過。那布娃娃髒兮兮的。估計還是自己胡亂縫顯,顯得不倫不類的。

「寶寶,寶寶。睡了睡了。別睡了,跟媽媽講講話。」瘋婦人一直重複著這幾句話,翻來覆去的沒有停過,兩人都聽得有些煩了起來。

「算啦,走吧。」葉老大索然無味,轉身走人。

不過,在後院的那堵石壁上停住了。

「奇怪……」望著這堵高達十幾層的巨大石壁,葉老大自語道。

「有啥奇怪的,這石壁光溜溜的。不過上面長了許多青苔苔蘚之類的低等植物,只是沒有樹罷了。太普通了,又沒什麼奇特之處。」包毅隨口講道。

「算啦,走吧。」葉凡沒再講話,走人了。包毅同志自然是一頭霧水的跟在後邊。回到村委樓後葉凡用村委的固定電話打給了天通,幸好這傢伙還沒睡。

「小天同志,還沒睡啊?」葉凡笑問道。

「白天睡了一天了還睡毛啊?」天通哼道。

「小天同志。能不能麻煩你一干一件善事?」葉凡笑道。

「干善事,沒興趣。」想不到天通直接給否決了。

「小天同志,可不能這樣。人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這覺悟性也太差了。」葉凡說道。

「俺本來就沒啥覺悟的,你葉老大有覺悟自個兒干去。」天通不上當,轉爾卻是說道。「如果你肯出點錢,這善事能幹我也就幹了。」

「你丫的就懂得錢錢錢。錢不死你丫滴1葉老大差點吼起來了。幸好關上了門,不然,得把樓上的領導們全吵醒了。

「小葉同志,金錢雖說不是萬能的,但沒錢卻是萬萬不能。小天我現在曉得了錢的重要性。沒錢在這京城繁華之地連個娛樂場都進不去,還怎麼瀟洒?啥事嘛,都得跟經濟掛勾。」小天同志一席話噴出,葉老大差點瞠目結舌了。

「算啦,錢就錢。只是一件小事,給你50萬干不幹?」葉凡有些悻悻然哼道。

「啥小事,你葉老大叫我乾的有小事嗎?小事,你用得著求我。少來,先講講事再說。」天通說道。

「我們同嶺市有個紅谷寨子,這裡的經濟狀況不怎麼好。可是我這個市委書記又不能見死不救。

不過,這裡沒啥可救的。所以,我一直在搗鼓著是不是要假造些東東出來吸人眼球。

剛才去到玉葉庵,發現後山有一座石壁。這個,主意就上來了。我想,你我一起動手,在石壁上用匕首鑿些詩詞出來,搞得神秘一些。當然,也要注意復古的那種。今後給人一曝光。即便是今後有專家經過考證這些字剛刻上去不久。

但至少也得一段時間才能考證出來,到時紅谷寨的名氣也上來了。唉,沒法子。不來點邪的這地兒很難得富起來。我是不忍心埃」葉凡把打算講了一遍。

「多大的石壁,刻多少字?需要多少天?」天通同志可不笨,一連串問題出來了。

「時間一天左右,那石壁有二十層樓高,寬估計有一百多米。當然,也沒必要刻滿。每人搞上幾十首合理規劃上就夠了。」葉凡說道。

「幾十首,還不得要我老命。我小天可不是刻字的機器。這個,可是全要用內勁的。多費力氣,這一刻下來,時間才一天。我天通估計一個月不能動了。不行不行,損失太大。」天通叫了起來。

「少來,刻一下休息二三天就恢復了。別在我面前搗鼓。到時整幾根十年的老山參給你啃啃,差不多了是不是?我可是花私錢給人做善事。你小天同志好生想想,干不幹?」葉凡哼聲道。

「這個……這個……」小天這個了半天,估計是一咬牙說道,「幹了,不過,除了50萬以外,那恢復體力的長百山老山參至少得20年的。不然。沒用。」

「你小子還真能啃。20年的老山參,這世上也難找到幾條?前次不是拍賣了一條,一條可是值五六十萬。你要幾條。那不是幾百萬了。」葉凡差點要爆走了。

「那就二條就是了,這是最後底線,少了不來。」天通說道。轉爾又訴苦道,「你看看,我要從京城趕到你們同嶺那旮旯地方。

這多累,來回奔波著,這恢復體力活總是要的。不然,我體力沒恢復,到時在安保這一塊出了問題咋辦?

更何況,我曉得你葉老大有的是錢,別這麼摳門。至於老山參。搞幾條對你來講還不是小菜一碟。作人嘛,不有把錢看得太重。」

「你丫的,無恥啊無恥!算啦,成交,你明天下午趕來。我們明天晚上開工。」葉凡講道。心裡罵娘道,嗎的,為公家辦事還要倒貼上幾百萬。這都什麼事?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打了電話給張強,叫他把a組搞的迷藥弄了些過來。

當然得把尼姑們晚上全迷倒了才行。這傢伙甚至有些邪惡的想,四十來號尼姑們全倒了躺庵里也不曉得是個怎麼樣的狀況……

「風部長,田省長。昨晚上還睡得好吧?」見兩位領導們下來,葉凡問候道。

「唉。不睡不知道,一睡才曉得他們的苦埃估計,我們睡的比他們睡的更好一些。」田初一嘆了口氣。

吃過飯後,田省長和風部長都留下其中的專家組成員,帶著一行人匆匆回省回京了。

而葉凡一行人直往紅谷電站而去,孔端也是帶著人匆匆回到同嶺去了。這邊留下常務副市長畢雲理陪同專家們繼續留在紅谷寨考測。

全是騎馬,當然,同嶺的這些幹部們哪會騎馬,自然是前面紅谷寨子的回民小夥子牽著走的。走了一段山路后見到了公路,坐車到電站就快多了。

老遠就見到一條長龍樣的巨大的引水筒子從山上直灌而下,整座山被鑿進去了一個巨大的凹口。貯水池在山上,山勢落差還是不錯的。

電站站長崔新遠把大家帶往裡頭,這電站有錢,自建得有歌廳,這會客廳還是相當氣派的。而綠化也搞得不錯,倒像是一座藏在山裡深處的樂園。

為什麼講是帶進去,那是因為人家並不熱情。臉上少有的笑容一看也是假的,硬擠出來的。估計,昨天紅谷寨的風聲早傳人家耳里了。人家心裡會痛快才怪了。

「站住,你們不能進去1就在這時候,有道相當大的哼聲傳來。大家回頭一看,發現是電站的幾個保安拿著電棒等東東,一臉兇巴巴的把三叔公等紅谷寨人給攔在了大門外邊。

「崔站長,他們是陪同我們一起來的給谷寨群眾,讓他們進來。」葉凡說道。

********************************************

有些鬱悶,第2353章我前天就重新上傳過了,可是昨天一看內容還是以前重複的章節。趕緊問了美女編輯叮咚,她叫我再發了一次,今天早上一看,還是沒變。

看來,這幾天是抽筋了。也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不抽』,一旦恢復正常,狗子會在新的章節後面說明一下。不然,各位兄弟還以為狗子在騙你們。

感謝『馬豬馬』『王憬賢』兩位大俠打賞,謝謝。

順便喊一聲月票,現在掉出月票總榜前50了,狗哥淚奔埃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