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八十七章誰說我葉凡沒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八十七章誰說我葉凡沒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費青山一把劍光把全身都包罩在其中,只能用這種最簡單而最有效的防守方式了。

這開頭的幾招過去,費青山明顯的處於劣勢。只能是被動防守,因為根本就看不見米子藏什麼地方。

人影一閃,米子進了河裡。

不過,費青山很聰明。還是站在蘆葦尖上不下河。如果在河裡估計更會中了米子的奸計了小說章節。因為在河裡米子更易於隱藏。

而費青山也有費家的鷹眼,只不過沒有葉凡的變異鷹眼厲害罷了。但是在感知一塊上還是強於同階位的武者了。

就在這時候,費青山左則面劍光一現。他來不及閃開了,只好趕緊側身。

不過,衣服還是被劃破了。而左面也冒出血來。費家人都嚇了一跳。而費青山整個人往河灘邊倒了下去。

而米子又跳到了空中,一劍毫不留情的刺了下來。不過,就在費家人緊張得不行之時。費青山突然鑽進了河灘里。

米子倒是愣神了一下,因為,他著實沒想到費青山貌似也會自己的絕活。

就在米子一愣神之際,費青山冒到了他後邊。一劍旋轉著過去,米子一聲悶哼,整個頭皮都給削去了一大片,頓時,鮮血濕了這傢伙整個腦袋。

費青山毫不留情跟上再刺,不過,米子已經轉到他身後,反手幾劍下去。費青山肋骨處也挂彩。而且,雙方都跌倒在了河灘上。

剛才費青山鑽入河灘里也是費了很大力氣,愣是用內氣把河灘劈出一個洞道來的。

因為耗力太多,剛才沒有力氣再側身閃開了所以才著了米子的道。

雙方在河灘上你來我往,頓時,在沙霧中只見陣陣劍光閃現。太快了,連人影都看不清楚了。

大約五分鐘過後,沙霧漸漸的平息了下來。

霧中露出了兩道身影。兩人都是全身鮮血立在河灘上好像兩尊雕像。

「唉,又一個和局。」知足有些喪氣。

「哈哈哈,你們還有人嗎?」費米兩人一回去包紮,橫斷天河仰天大笑之後,老傢伙狂妄至極的走到擂台中央,沖著費家一方叫囂開了。

「我不是人嗎?」張無塵淡淡哼了一聲,沉穩的走向了擂台中央。

雙方沒再嗦,只是一見禮后。橫斷天河頓時安靜了下來。足足三分鐘過後,橫斷天河一個跳躍,腳步穩穩的踩在了河面上。

而張無塵也差不多。袍服飄飄之間落在了河面上。

雙方相距足有三里之地,這一段河面比較直,倒是也能看清楚兩人的狀況。

「張道長,聽說你們武當的陰陽太極是最大的絕活。今天我橫斷天河就來領教一番武當絕學。」橫斷天河仰天再次一笑,手往水裡一拍。

水龍突兀的在水中如魚雷一般往奔張無塵而去。別看這水龍來得緩慢,但全是橫斷天河精純內氣把水凝聚在一起,鋒利儼然超過任何的兵器了。

張無塵一看,雙手上下一旋轉。水頓時出現一個很大的旋渦狀東西。

而張無塵往上一提,旋渦中彈出一個籃球大的水球往水龍砸了過去。

猶如一龍戲珠一般。水球到了水龍面前,不過,就是砸不下去。

「看來,橫斷天河的功力的確比張大師要深一些。不然。這水球早就砸下去爆開了。如果一直僵持下去,那又是一場內力的比拚了。這樣子搞下去,張大師可是要吃虧了。」葉凡嘆了口氣。

葉凡話剛完,橫斷天河突然一掌往水底下一翹。水龍突然從水中騰到空中。張嘴往水球咬了過去。

居然真給吞進了嘴裡,張無塵面色一僵。往回一扯,水龍只是晃也晃頭。但水球照樣子在它的嘴裡就是扯不出來。

而此刻水龍尾巴一鏟往張無塵身上掃去。

「哼1張無塵一聲冷哼,雙手又是一旋轉。水龍尾巴被他隔空扯著就是搬不回去了。

張無塵臉色一陰,水龍終於被他硬生生的扯斷了開去。不過,張無塵嘴張了張,水球被水龍整個兒吞了進去。

而張無塵整個人因為水球被咬碎而震得往後連退了十幾大步才停在了水面上。

爾後對戰更是激烈,水變成了水箭,而水又成為水盾。河面上一遍水刀,而岸邊的沙石蘆葦,凡是能搬動的東西都給兩人當成了兵器攻擊向了對方。

頓時就是飛沙走石水箭亂飛,眼前一遍亂,看得人是犯眼暈。

對於像他們兩位這種超絕高手來講,任何東西都可以為他們所用。

兩個小時后,兩人平息了下來。

這次兩人的動作十分的緩慢,好像電影中在表演特技鏡頭似的。

不過,觀眾們臉色都非常的凝重。因為,動作還沒完成,效果已經顯現出來了。

「退後千米。」智野突然大叫道,費橫兩家所有人趕緊往後撤退到千米之外。

不久,有人驚訝的叫道:「不得了,張大師手中好像有個大氣球。」

「這不是大氣球,這是內氣凝聚空氣跟水氣形成的,這在太極中最拿手的了。」葉凡說道。

因為,張無塵面前的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球,直徑足足有三米,看上去十分的嚇人。

而橫斷天河的面前居然詭異的出現了一座小山,比巨球還要大一些。

「這難道就是橫斷家真正的『斷背山』秘術?」葉凡問道。

「應該是了,以前他們施展出來的只是小兒科。這個才是最正宗的了。」費青山包紮完后回來,嘆了口氣。

「張大師的水球好像小一號。」王仁磅嘀咕道。

「唉,這山跟球全都靠內力支撐著才能凝聚而成,張大師內氣還是稍遜於橫斷天河,自然就小了一點。估計,等下子張大師會吃虧。」葉凡表情嚴肅。

球跟山都像是老牛拉破車一般終於對撞在了一起。

轟隆一聲巨響,地動山遙方圓幾里之內都是飛沙走石,好像這裡突然發生了地震或大爆炸似的,要不是大家都知道是兩位高手在比試,還真以為發生了什麼突髮狀況而嚇得溜走。

良久,一切才平息了下來。

河面上沒有了人,眾人搜找了一下,才發現兩位大師都站在河灘上。

眾人趕緊跑過去。

「師兄,沒事吧?」葉凡趕緊問道,但切磋還沒結束,也不能靠近。

「唉,我輸了。」張無塵一下子衰老了許多似的,說道。

「好哇好哇,橫斷威風橫斷威武……」橫斷家歡呼了起來,掌聲雷動。

自然,費家這邊一片沉默。

「張大師只是輸了半招,武當山的太極陰陽之功,天河佩服。」橫斷天河抱了個華夏武士的抱拳禮,倒是真心說話了。

「呵呵,天河大師不必為張某臉上貼金。輸就是輸,張某心服口服。」張無塵轉爾又豁達了起來。倒是令得葉凡在心裡暗暗佩服。

「按局數比我們橫斷家直到目前不如你們費家,但是,我橫斷天河現在以一人之力輪個挑戰你們費家所有的高手。只要你們費家能叫出人來打敗我,我們橫斷家馬上認輸。」橫斷天河一回到擂台上,站在擂台中央,囂張至極,說道。

「上啊上啊費家的『好漢』們?」橫斷家那邊狂叫了起來,為橫斷天河助威。

費棟掃了這邊一眼,還有誰能上。即便是能上,但跟橫斷天河相比,那只是雞蛋碰石頭罷了。

「你大爺知足我來了。」知足忍不住了跳將出來。

「知足,慢著,下來。」費青山趕緊叫道,不過,知足瘋了,早就一腳踢向了擂台中央的橫斷天河。

叭地一聲,橫斷天河只是一掌,知足像是坐飛機一般被拍到了河裡來了個瀟洒的入水,爾後被費八度等人趕緊救上了岸,人早已暈過去了。

爾後又有幾個華夏這邊的高手上場,但都難以抵擋住橫斷天河一巴掌之力。

費棟受傷了,費青山受傷了,權天受傷了,張無塵剛敗。就剩下葉凡了,費家已經沒有了可用之兵。

橫斷天河要的就是眼前的現狀,他一臉豪氣,看了看葉凡,說:「你們這邊好像全都差不多了,就剩下這小夥子葉凡了。

這樣吧,我空出一隻手,只用一隻手。只要他能打敗我,照樣子算你們費家贏。

從此後,橫費兩家切磋就此結束。」

「橫斷天河,你明曉得葉凡僅有半先天實力。而且,他不到30歲,你都百歲高齡了,這樣子切磋下去有趣嗎?」費青山冷哼道。

「切磋只是你情我願的事,當然,你們費家現在沒有應戰,是不是已經輸了。

我是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如果你們不要的話,那我也沒話說了。

只不過……」橫斷天河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譏諷樣子笑道,「只不過想不到,年青人也是如此的,用你們華夏人常講的一句話就是沒種1

「誰敢說老子沒種了,橫斷天河,你的挑戰我葉凡接受了。」葉凡突然站起,緩慢的走向了擂台中央。

「葉凡,你不能去,我們費家認輸。」費青山痛苦的嘶喊道。

「不能去葉凡。」知足醒了后跳起來叫道。

「葉凡,勝敗乃兵家常事。不用過於計較。」一葉大師也開口講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