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八十八章橫斷天河的慘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八十八章橫斷天河的慘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權天嘆了口氣沒講話,張無塵始終微閉著眼沒吭聲。

「唉,怎麼會搞成這樣子。」龔開河擱下電話后,一拳砸在茶几上,表情十分的痛苦。

「難道華夏真沒人了,咱們的這些高手前輩們都去哪了。這些人,整天就懂得練功練功,這種緊要關頭了居然沒一個露頭的,這些老傢伙,是不是練傻了?」計永遠都忍不住罵娘了。

「跟這些老古董講這些還有屁用,他們心裡哪有國家的概念。就懂得自己,全是自私自利之輩。」龔開河氣憤的講道。

「老龔,費家這次失敗已成定局了,唉……」計永遠嘆了口氣。

「這個還不是可怕的,現在關鍵是葉凡上場了。跟橫斷天河這個連張無塵都打敗了的高手相比,即便是讓出一隻手,葉凡有勝算嗎?像這種高手一隻手就夠了,內氣可以通過手掌出來成為攻擊之利器。」龔開河說道。

「龔頭,得趕緊阻止。咱們a組不能失去葉凡,他也太衝動了,這個,明擺著雞蛋碰石頭的蠢事他也會去干,趕緊阻止。」計永遠急了。

「晚啦,他已經站在擂台上了。這個時候叫他下來,那是絕不可能了。只能祈求上蒼保佑別整了個殘廢。」龔開河講道。

「老龔。我有個不好的預感。」計永遠講道。

「你是說這個是橫斷家早就有預謀的?」龔開河一愣,反應過來,臉色更為陰沉。

「沒錯,葉凡表現太搶眼了。這種30歲不到的半先天強者,而且是連空澤秀這種老牌的半先天都給打傷的年青人。橫斷家肯定要毀了他。免得為今後留下禍患。」計永遠講道。

「好像是這樣子了,不然。以橫斷天河的身份向葉凡挑戰,那也太丟臉了。

這種局勢,費家輸掉已成定局。橫斷天河貌似還要給費家一次機會,實則是要毀了費家這邊的年青高手。

其用心之毒,簡直比蛇蠍還毒上百倍。」龔開河差點要咬牙了。

「年青人,想好了沒有。等下子我下手是不會留情的,到時整個傷殘,可別怪老夫欺負後輩。」橫斷天河是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我選定在對面那片靠山壁的林子里比試,你們橫斷家可以先派出人去檢查一下是否有外人在裡面?」葉凡手一指說道。

「不必了。有人在裡面老夫一眼就能看穿,絕沒人。」橫斷天河一臉淡笑。

「那就好,咱們開始吧。」葉凡一說完,一個滑空直往岩壁上的樹林子處落去。

「好氣魄!我就欣賞這樣有種的年青人。」橫斷天河仰天大笑了幾聲,也是起落著追著葉凡而去。

「大哥1王仁磅叫了一聲。葉凡轉頭看了他一眼,「家人托給你了。」

「我沒這事,你自己回來照顧1王仁磅居然有些哽咽了,眼圈也紅了。

「照顧不照顧由你吧。」葉凡嘆了口氣。

「我們等著你回來。」費一度幾人同時喊叫道,a組的隊員們被感動了,全都大聲叫道,「葉大。我們等著你回來……」

這句話在山谷里此起彼伏激蕩得很。

「回來,但願吧?」經翻譯過後橫斷天河用日語笑了一聲。

一進山林子里,葉凡早就把血僵擱了出來命令她鑽入了土裡。這對於血僵來講還是容易辦到的。

而因為血僵沒有活人的氣息,所以。即便是像橫斷天河這種高手不小心之下也難以覺察到。

而且,橫斷天河非常的自信,一落到樹林子里就站在一顆樹上,雙眼像探照燈一般的搜找著葉凡埋伏的地方。

嚓……

一道微響傳來。幾把飛刀擦著橫斷天河耳旁而過。老傢伙只是微微抬手就把飛刀給煽到一旁去了。

葉老大用的擾兵之計。

不過,這樣子乾的後果就是葉凡的藏處被橫斷天河推測了出業。

老傢伙如一隻老鳥彈到葉凡上家。一掌往下一劈就下來了。老傢伙真是狠啊,第一掌居然用的是斷背山。

空中明顯的內氣凝聚著的一座山往下迅猛的壓了下來。轟隆一聲巨響,在灰塵升騰起來葉凡閃了過去。不過,還是感覺整條手臂發麻發痛,似乎快斷了似的。

而剛才藏身的地方頓時露出一個直徑達三米寬深達一米多的大坑來,要是真給劈中那立馬成肉醬了。

血滴子在塵霧中迅速彈向橫斷天河。

往外一扭,滋啦一聲。緊挨著橫斷天河的一根碗口粗樹枝被其籠著扯斷了下來。不過,還是沒能抓住橫斷天河。

老傢伙貌似怒了,估計是覺得有些丟臉子。他一拳幹了過來。一道爆炸似能量彈來,叭嚓一聲,葉凡的血滴子被砸得飛到了百米開外。葉凡趕緊一收,把血滴子收了回來。

不過,顯然這個不奏效了。

葉凡趕緊往外溜,不過,後邊一拳又幹了過來。這貨再快也快不過拳風的,地一聲被擊中,整個人飛砸向了前方,連連砸斷了幾顆小樹才摔倒在了地下。

「小子,今天你們華夏國的殘疾人協會將多出一名成員了。敢傷我橫斷天子孫,我要百倍在你身上討回來。」橫斷天河露出了猙獰的面容,在空中一掌又煽了下來,叭地一聲,葉凡左側肩部又挨了一下,頓時鮮血就出來了。

而眼見著橫斷天河就要落在自己頭上了,葉凡一甩,一標紅淡影一晃就出來了。

橫斷天河瞳孔猛地一睜,因為,一標紅可是紅邪之物。要論功力的話,紅邪絕對賽過橫斷天河的。他的兵器當然厲害了。

就是橫斷天河也不敢大意,趕緊往側面一閃,而拳風又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

啊,葉凡一聲慘叫飛了出去。

「哈哈哈……」

橫斷天河狂笑了起來,不過,就在這時候,土裡一道劍光瞬間從他的腳底下掃過。

滋嚓一聲。

「小子,怎麼可能?」橫斷天河狂叫了起來,因為,腳底下的鞋子被劍光刺穿連帶著腳板也給刺了進去,頓時,老傢伙腳底下鮮血一片。

老傢伙狂怒了,一隻腳往土裡一蹬。地一聲巨響,地下頓時又是一個大坑。

不過,血僵皮糙肉厚,雖說在閃開之時著了一下,但還沒傷到沒辦法再戰的地步,而血僵也早溜到外邊去了。

而葉凡雙手旋動著,瞬間一個水球出現往橫斷天河砸了過去。

「就這破球1橫斷天河冷笑一聲,一掌壓制了過去。水球居然被他箍住無法爆開。

而一聲悶哼,葉凡反倒給傷著了,嘴裡狂吐出一口鮮血趕緊往樹林子里鑽了過去。

「還想逃?」橫斷天河狂笑一聲,掌如刀一般往葉凡背後砍了過去,一道刀煞之氣直劈葉凡而去。

不過,就在這時候,橫斷天河感覺左側有動靜,趕緊想收掌。不過,那道詭異的劍光又出現了。

橫斷天河趕緊收掌,但還是太晚了。左側部被划拉了一下。老傢伙狂怒了,不顧左側部。整個人彈起如一隻大鳥往葉凡背後狂擊而去。

這一掌氣勢太大了,空中發出的可怕聲響。好像一根剛柱一般往葉凡身上捅了過去。

「鎮定,你閃到右側,爾後全力用你的兵器干過去。」就在葉凡感覺到巨大的危機,而且根就不可能化解之時,耳旁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我兵器沒用,幹不了他。」葉凡趕緊小聲說道。

「有老夫人,什麼都有用,先閃再干。」那道聲音又傳來了。

葉凡也沒其它辦法了,只好照著。先是拚命的往右側一閃,不過,右側肩膀還是給挨了一下,不過,這貨咬牙把一標紅又使了出來。

葉凡一震,感覺一股大力突然湧進自己的右臂。而一標紅在脫手飛出的一瞬間居然發出了紫紅色的光芒。

那速度跟剛才相比簡直就是天壤雲泥之別。假如說剛才的一標紅使出來時速度是自動車的速度,現在使出來就是法拉利的速度了。

「還來這個,不管用的小子。不過,這兵器還不錯,給我孫子用還是很好。」橫斷天河大意了,在空中不屑的瞄了那一點紅一眼,隨後伸掌一吸,想把一標紅吸手中看看。

一標紅來速度就快,再加上橫斷天河大意之下一吸,那速度更是加快。

滋啦……

橫斷天河慘叫之聲就連遠距離他們四五里之地的擂台上人全都聽見了。

「怎麼回事?」橫斷家人擔心的問道。

「怎麼回事?」費家人也是莫名其妙的問道。

「好……好像是橫斷天河的慘叫聲。」王仁磅不敢確定性講道。

「不像是葉凡的,難道葉凡……」費青山一講到這裡頓時沉默。

「我大哥不會這麼短命的,他不會死的。」王仁磅叫道。

「橫斷天河都慘叫得這麼慘了,葉凡。恐怕……恐怕……」知足也是納納道。

「恐怕個屁,我大哥不會死。」費一度居然吼起知足來了。

「會不會是用了最後的絕招,用生命換來橫斷天河的重傷。」一葉大師說道。

感謝『書友110314223416510』『bei精黑石』等兄弟打賞,狗哥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