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七十二章你管錯部門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七十二章你管錯部門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是好笑,是好笑得很。你葉書記牛逼,居然連省廳領導都管了。我郭陽今天是大開眼界了,啥時省公安廳成了同嶺市委下屬的單位了?是不是古廳長也要來向你彙報工作,那省政法委的蔡書記呢?可笑啊可笑1郭陽差點搖頭晃腦了。

「葉書記,就憑你剛才的言論,我劉益宏完全可以向上級領導反應你的問題。葉凡同志,希望你能認濤自己。這種愚蠢的事你也幹得出來。」劉益宏副主任覺得這下子唄兒有面子,真是大快人心了。

「是嗎1葉凡哼了一聲,手一抬從皮包里掏出什麼東東隨手拋向了樓上。

劉益宏還以為這傢伙是不是氣蒙了拿起什麼東東想攻擊自己。身子很自然的往旁側一閃躲了過去。那東西啪地一聲就掉在了剛才那個一級警督叫蘭軍的同志腳下。

蘭軍低頭一看,當然認識這東東,警官證嘛。微微一愣之後趕緊檢了起來,翻看一看,頓時臉色僵住了。站那裡呆了幾秒作不得聲來。

「發什麼愣,拿過來?」劉益宏剛才一閃之後發現只是本證件,這貨覺得這臉又丟大了。

這給外人落下一個什麼形象,堂堂的省廳領導居然被一本證件嚇成這樣子。

「劉主任,這個應該不假。」蘭軍遞過了證件,劉益宏一翻進去,臉色也差不多馬上也是僵。不久,臉微微變淡黑由淡黑最後漲得了紫茄子色了。

雖說葉凡在公安部警務警察室也只是個副督察長,副廳級別。跟劉益宏一樣的等級。

但是,同等級之間人家葉凡是公安部警務督察室的。自然,也是劉益宏的領導了。

「這證件是假的么?」葉凡一道冷哼才讓劉益宏從呆蒙中醒轉過來。

他艱難的邁著步子下樓而去而蘭軍也差不多跟了下去。其它幾個不曉得啥情況的警察見領導都跟下去了,自然也是一頭霧水的跟著下到樓下。

「首長好,晉嶺省公安廳警務警察室副主任劉益宏向你問好1劉益宏臉漲得通紅,一個立正向葉凡行了個標準警察禮。

而蘭軍也差不多,後邊的幾警察當然也是依葫蘆畫瓢般的叫著首長好。但是,除了劉益宏和蘭軍以久沒人曉得真實情況。

「嗯,今天你在這裡最好了。那就協助包毅同志一起展開對紅谷電站的安全檢查工作吧?

作為省廳警察室副主任,你要督促幹警們嚴格檢查,公正執法。工作要細緻認真,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地方。

安全工作重如泰山,咱們一定要把一切安全隱患都排除在發生之前。」葉凡一臉嚴肅的教訓了劉益宏幾句。

「是,我會儘力配合包毅同志做好檢查工作的。」劉益宏這張臉已經無法用文字描述了那臉上擠出的一點笑,那是比死了老娘的哭還難看。

「我說劉主任,你沒糊塗了吧?」郭總生氣了,沖著劉益宏大聲質問道。

「郭總,我是在執行領導決定。還請郭總諒解,把廠房機房打開,讓工作人員進去檢查。」劉副主任一臉慚愧的講道。

「好你個劉益宏,你良心給狗吃了,打開,打開1郭急氣得吼道。

檢查當然只是一個幌子這檢查這東東,有的時候就操縱在檢查人手中。

說你有問題就有問題,沒問題的話雞蛋里也能挑出骨頭來。說你沒問題即便是有點小問題也會視而不見的。

當然,本身葉老大今天來主要是想跟電站的負責人聊聊。關於水的問題看看能不能先協商一下。

既然電站這些傢伙要甩臉子了估計根本就沒有放水的意思,那葉老大當然也不客氣了。包毅自然領會了精神,那檢查得是相當細緻的。

不久,問題當然就出來了。

檢查完畢后大家坐進了電站的會議室。米月等同嶺以及紅嶺縣委一些同志坐在了會議室一側。

郭總帶著龍江市萬勝集團的幾個管理人員以及電站站長副站長們坐在另一側,葉老大坐在會議室的中央,看這陣仗,儼然有談判的架勢。

「今天到紅谷電站有兩個議題。一個就是紅谷寨寨民們用水問題。第二個就是安全檢查問題。那就先談談第一個問題吧?」葉凡講道。

三叔公一看,馬上站起來說道:「郭總,我是紅谷寨的,他們都是叫我三叔公。今天我跟紅谷寨小學的馬騰校長代表紅谷寨幾千群眾們想問問你們。你們什麼時候把水還給我們。咱們等不起再不還水,咱們紅谷寨的寨民們連飯都沒得吃的了。」

「還水還什麼水,莫名其妙。」郭陽皺了下眉頭,顯得有些糊塗樣子哼聲道。

「以前建電站時就商量好了的,當時建電站時是不能把我們谷溪的水給截流的。後來你們執意要喜流,當時還信誓旦旦說是絕不會截流我們的水,只是因為建電站需要暫時攔截一下。等電站建好后就還給我們。」馬校長站起來說道。

「這電站可不是我們萬勝集團建的,崔站長,你知道這電站是誰建的嗎?」郭總還真會裝,有些納悶的問坐在下側的崔站長。

「這電站建於,ォ年,是由紅嶺縣縣政府牽頭建的。當時聽說是為了解決紡織廠的下崗職工上崗問題以及解決本縣電力緊缺的情況才搞的。至於具體什麼原因我們也不清楚。剛才他們講到什麼還水,我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回事?根本就胡扯蛋嘛,還放水?」崔站長當然馬上也裝傻了。

「當時可是簽有合同的,你們看看,這就是當初簽定的還水協定。」馬校長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張有些泛黃的合約。

米月接過後遞給了葉凡,葉凡認真的看了看,說道:「嗯,是簽定得有合同約定,而且,規定得蠻詳細具體的。連什麼時候還水日期都寫在了上面。紅嶺縣縣委縣政府以及縣電業局的公章都蓋著的。郭總,你也看看。」

郭陽無奈的接過合同掃了掃,擱下合同后說道:「這事,我們一點不知情。更何況,即便是有這麼回事,那你們也找錯東家了。」

「哦,不打你哪找誰?」三叔公哼道。

「找紅嶺縣縣委縣政府哪?當初這合約可是你們跟他們簽定的。後來我們萬勝集團買了過來,還貼了許多少,幫他們解決了一大批下崗職工。

而且,有關還水什麼的並沒有聽人談起。不然,我們才懶得從省城跑同嶺這旮旯地方來買什麼電站,造福什麼紅嶺縣人民。

當初可是縣裡領導哭著喊著求我們來的。」郭總語氣中充滿了蔑視,葉老大曉得這貨在埋汰自己。連同嶺市都稱之為旮旯地方了。

「你們耍賴,這合約雖說是同當時紅嶺縣縣委縣政府以及電業局穩定的,但是簽約的對象可是紅谷電站。你看到沒,這合約上當時紅谷電站的公章可是蓋得很鮮紅的。難道你們現在就不叫紅谷電站了?」馬校長擺動著手中的合約質問道。

「笑話,當時紅谷電站是縣政府下屬的國有企業,當時是國家的。現在這紅谷電站是我們萬勝集團的,是完全獨立的私營企業。

至於講什麼公章,那只是老黃曆了。咱們現在連名都換了,叫紅谷電業公司。

不叫紅谷電站了。打個簡單比方,比如這座樓被我們買下來了。關於這座樓原先的糾紛肯定得去找原來的開發商。

你跟我們較什麼勁頭。要還水可以,找紅嶺縣政府去。在這裡瞎胡鬧,真把我們紅谷電站當菜市場軟柿子好捏拿是不是?」郭總一臉氣勢的講道。

「郭總,紅嶺縣的古書記和曲縣長也在坐。剛好了,你們要談就跟他們談吧。我們電站可以無償的提供會議談話場氣。這事,跟我們沒關係。你們先聊,我們先出去了。等下總結安全檢查情況時我們再進來。」崔站長想抽身。

「我們谷溪的水就是被紅谷電站截流的,怎麼跟你們沒關係了。我們找的就是你們。不找你們找誰?」三叔公氣急了,聲音顫慄著大喊道。

「老同志,我尊敬你,但並不等於你就能在我們電站耍橫。冤有頭債有主,誰幹的就找誰去。這事,再怎麼扯也扯不到我們萬勝集團來。你們紅谷寨要怎麼樣都拿出來,上法庭上什麼,我們萬勝集團奉陪到底。」郭總甩臉子了,講話相當的囂張。

「郭經理,要奉陪就奉陪,我們紅谷寨五千寨民跟你們電站陪到底。」馬校長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雙方火氣是越來越大了。

「好了,上法庭什麼的今後再說。第一件事先擱擱,包毅同志,你彙報一下檢查到的具體情況。」葉凡一臉嚴肅的坐在會議桌旁。

「葉書記,劉主任,這不檢查不知道,一檢查問題還真是不少。我首先向兩位領導檢討一下,這是我包毅的工作沒做到家。

做得還不夠細緻。比如,電線問題。旁側有條走廊那電線居然是直接從走廊上頭過,而且,離地面不到兩米高。

要知道,這廠房出來的電流可是相當高的,要是打到人怎麼辦?」包毅剛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