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八十九章這怎麼可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八十九章這怎麼可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會的大師,不會的1王仁磅紅著個臉捏緊了拳頭,貌似要跟一葉大師格鬥了。

張無塵權天跟費棟幾位高人都是豎著耳朵在聽,三人倒都沒講話。

一標紅從橫斷天河的右胸脯穿胸而出,一股血箭從橫斷天河的胸脯處噴洒而出。

血僵也不是蓋的,抓住機會往上一伸手,一把抓住往下倒下的橫斷天河的腳裸往下一拉就把這噴血的老傢伙拉進了土裡。

頓時,土裡好像發生了地震。

在土裡橫斷天河可是不好施展手腳,再加上受傷還在噴血,頓時給血僵搞了個手忙腳亂。

見血僵折騰得差不多了,葉凡恢復了點元氣衝上去拳拳往橫斷天河身上招呼。

在葉老大狂暴的鐵拳之下,橫斷天河狼狠不堪,就剩下躲閃的份頭了。

不過,雖說有些拳頭是砸中了,但也僅僅是挨著一點邊。這還是在橫斷天河在閉穴封血的情況下,不然,哪能砸中他。

「再送你一拳,攻擊1這時,那道聲音又響了起來。

葉凡這次可是不考慮了,一拳直捅捅的砸向了橫斷天河的腦袋瓜。

這次拳頭可怕了,就連空氣都在顫慄。葉凡感覺自己突然之間增加了十倍的拳力。似乎這就是先天的境界的威力。

……

一聲巨響。

礙…

這次橫斷天河發出的慘叫聲更高更響亮,嚇得擂台旁的所有橫斷家人都跳將了起來,望著那邊樹林子里,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老祖宗不會?」一個橫斷家子孫小聲嘀咕道。叭地一聲,這傢伙被橫斷鶴九一巴掌給煽到了十米開外。

「再張你這烏鴉嘴的話,老子煽死你。」橫斷鶴九罵道。

……

葉老大好像在練拳擊,此刻的橫斷天河完全成了一人肉沙包。在葉老大的鐵鍋拳下左右閃動著,不過,還是拳拳命中目標。

到後頭,老傢伙連閃的意識都沒有了,任由葉老大操作。一股股鮮血噴了出來,橫斷天河已經成了血人。

「老傢伙,你也差不多了,本爺就不要你的命了。回家躺床上過一輩子吧。」葉凡冷笑著。

一巴掌豎為掌刀削了過去,頓時,橫斷天河整個天靈蓋都飛走了,連腦部的腦髓都露了出來,而且,已經有一部分腦髓飛到土裡去了。這輩子還想站起來,絕不可能了。

葉凡收起血僵,老鷹抓小雞般的拎起橫斷天河到了擂台中央。

「怎麼可能?」橫斷家所有人都震驚得呆了。

「大哥你還沒死啊?」王仁磅居然傻傻的問出這句話來。

「你個二貨,葉大怎麼可能死,他是姓蟑的,名螂。」費八度得意的叫道。

「葉大威風,葉大威武,華夏威風,費家威武……」此聲音**不斷。響徹在雄谷的上空久久沒有停息。

橫斷家早就手忙腳亂了。

費青山也派人過去觀察,叫醫生相助治療。

「快送手術室,不然,有生命危險。」費青山叫道,橫斷家幾個小夥子抬起橫斷天河往外飛跑。

因為,不遠處停著一架民用直升機,不久,直升機旋轉著轟鳴而去。

依血鞭等人久久的凝視著葉凡。

就是張無塵權天費棟三人也差不多狀況,全都有些獃痴的看著葉凡。心裡估計都在說『這怎麼可能』。

「各位,我臉上沒長花兒吧。」葉凡聳了聳肩。

「年青人,你肯定用了什麼?」伋血鞭瞄了葉凡一眼哼道。

「你說呢?」葉凡神秘一笑,「但是,我沒違規,而且,我完勝了。

依血鞭,這裡是華夏,華夏之大,地大物博。不是任何人敢來隨便挑釁的。

橫斷天河想自取滅毀,這就是一個教訓。今天能饒他一命,那是因為我們華夏人仁慈善良。

但並不是我們怕事。」

「年輕人,五年之內,你敢到我們大英帝國來嗎?」依血鞭冷冷哼道。

「你要跟我挑戰?」葉凡冷哼道。

「你連橫斷天河都打成這樣子了,難道還怕了我依血鞭不成?」依血鞭這話講得還真有理,估計是心裡也相當的懷疑。

不要講他,就是張無塵也在心裡嘀咕著,權天就更不用講了——難道你葉凡突然之間厲害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不可能吧?

絕不可能!

其中,肯定有貓膩……

「這戰我應了,五年之內必拜訪來自日不落帝國的依血鞭家族。到時,我葉凡將踏平依血鞭家族。」葉凡豪氣大發。

「咯咯咯,這世上敢如此狂言的除了你葉凡一個人外沒有其它人。

我依血鞭等著你。這是我依血鞭家族跟你們華夏葉家的比試。到時,各位有空的話都會受到邀請的。

當然,不敢來就算啦。」依血鞭哼道。

「我們都會來。」費家這邊全都張嘴喊道。

「因為,我們要看到葉大師如何的踏平大英帝國的依血鞭家族。」知足跟王仁磅同時出口狂叫道。

「沒錯,讓依血鞭家族徹底成為地球的歷史。」費一度大叫道。

「狂妄,我們走。記住,年青人,五年之約。」依血鞭轉身而去,至於依彼帝德那是趕緊跟上了,而黑巴米子等人也走了,就剩下可憐兮兮的橫斷家族人了。

「我們敗了。」橫斷鶴九屈辱的講出了這句話來。

「我宣布,這次華夏費家跟日本橫斷家的比試,費家完勝。」智野跟秋山林一夫兩位公證人宣佈道。

秋山林一夫雖說不想出口,但是,事實擺在眼前,他不得不出口。

橫斷家人全都捏緊了拳頭,不過,也是無可奈何。他們最大的依仗現在生死不明,還有什麼可以顯擺的『武器』。

「如果你們不服氣的話,可以向華夏我葉氏家族挑戰。」葉凡輕瞄了可憐的橫斷家一眼,哼道。

「不比了。」橫斷鶴九低下了頭,一臉的落寞。

「我們會追隨依血鞭家族再次與你會面的。」一個橫斷家年青人大聲的喊道為。

「呵呵,希望到時你還能不加入殘疾人聯合會。」葉凡不屑的哼了一聲。

「閣下太狂了。」橫斷家年青人惡狠狠的說道。

「我葉凡從來謙虛,華夏是謙虛之國。但是,對你們這種人,我沒必要謙虛。該狂時就要狂,不然,你現在就可以向我發出挑戰,我讓你一隻手。」葉凡冷笑道。

「你……五年後再見。」年青人被憋住了,臉漲得像猴子屁股,轉身回去了。

「哈哈哈,痛快痛快埃」龔開河又是一拳砸在茶几上,茶水都潑了計永遠一臉都是。

「你輕點行不行,搞得像個瘋老頭似的。」計永遠一邊擦巴臉一邊憤憤然。

「呵呵,老計,沒啥,不就是一點茶水嗎?葉凡大贏了,高興啊高興。今兒個真高興。老計,整幾瓶怎麼樣?」龔開河一邊遞紙巾一邊笑道。

「就你興奮是不是?打了雞血似的。老子照樣子打雞血。來,喝。」計永遠也豪興了起來。

「老計,你說,還真是葉凡打敗的橫斷天河嗎?」兩人喝了一小杯酒後,龔開河問道。

「從表面上看的確如此,其中一些什麼變故估計就他倆知道了。

不過,橫斷天河這輩子已經廢物一個了。能不能醒轉過來都難說。

那只有葉凡知道了,不過,這小子估計是不肯講真話的。」計永遠笑道。

「嗯,我想,問了也白搭。不過,要說葉凡已經成長到能把橫斷天河打敗的地步,那是絕不可能。

估計他有一些不為人所知的手段應用了。不過,既然能打敗了橫斷天河,要是遇上同樣的環境。

這傢伙打敗一個新晉的先天強者完全有可能。這對咱們組裡來講是一大喜事兒。」龔開河說道。

「那當然,葉凡估計現在已經擁有了打敗先天初級強者的實力。

你看空澤本秀怎麼樣,日本空刀流派的超級半先天強者,還不是被葉凡捋了下來。

這事,是不是該向上頭彙報一下了?」計永遠講道。

「你講的就是那件事兒?」龔開河微微睜大了眼。

「我看得加強那件事的建議了,葉凡這身本事沒用到實處,對咱們黨和國家來講都是巨大的損失。而且,現在咱們的狀況又不是特別的好,正需要這種實力。」計永遠講道。

「嗯。」龔開河點了點頭。

「不要找我了,咱們見過面。」葉凡站擂台上東張西望著,希望能發現那位神秘相助自己的人。

「見過,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前輩?」葉凡嘴裡小聲的吶吶道。

「昌背山,呵呵,我取走了一個鼎爐。」蒼老聲音笑道。

「您是那位前輩?」葉凡差點跳將了起來。

「呵呵呵,蝠王的弟子,不凡。」那人笑道。

「哪裡的事,還不是前輩暗中相助。不然的話,我哪能把橫斷天河怎麼樣了。估計現在如此慘狀的應該是我了。」葉凡謙虛的說道。

「不能這麼說,我只是借了點力量給你。而真正的操作還是你完成的。而且,即便沒得我的相助,其實,估計你早就打算好了是不是?」那聲音說道。

「前輩也看出點什麼來了?」葉凡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