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九十章神秘人的提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九十章神秘人的提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還跟我打馬虎眼,你這次會獲勝,有幾點。一點就是橫斷天河跟張無塵大戰了一回。

實際上他的功力已經耗去七成左右。不過,橫斷天河太囂張了,認為憑三成功力就能輕鬆的拿下你。

只不過他沒想到,你這個半先天強者不同於一般的半先天強者。

而且,你還帶有幫手,一個沒有生命氣機的幫手。所以,即便是沒有我相助,至少,你能跟橫斷天河兩敗俱傷。

這傢伙也太囂張了,真拿咱們華夏沒有了是不是?華夏之大,人才輩出。

真正的高手不是屑於玩這些不相干的東西的。」那人講道。

「嗯,前輩講得是。我是有這方面打算,但實際上面對橫斷天河此等高手,操作起來也是相當有難度的。不過,咱們是華夏人。就是我葉凡今天戰死在這裡,也要戰。」葉凡說道。

「好小子。好氣魄。剛才就是沖著你這股子抱著必死決心的氣魄我才伸手的。

你是我見過的年青人中相當奇怪的一個年青人。一個如此高身手者居然在政府部門當官。

當然,我並不是講政府當官不大好。只是覺得奇怪。人生一世,自在逍遙多好。

像你這種高手要賺錢並不難,在不缺錢的基礎上還願意在政府部門受那些條條框框限制,是很難能可貴的。

為官者身上背上的『框架』太多了,所受到的掣肘也不是高手們所能承受得住的。

所以。別算是一個另類吧。」那人說道。

「前輩應該是『念氣』階超絕強者了吧?」葉凡趕緊問道,對這個神秘人嚮往得很。

「呵呵。這是你所想的?」那人笑道。

「按理應該是,橫斷天河是先天中最厲害的強者了。像權天道長跟張道長都是先天大圓滿強者了,可是還是不如橫斷天河。而後輩我只是借了前輩您一點力量就戰勝了橫斷天河。如果說前輩跟橫斷天河是同一個層次的高手,那是不可能如此輕鬆的戰敗他的。

而且還是借我之手。在橫斷天河僅剩下三成力量的情況下,前輩親自動手的話那是可以輕鬆搞定他了。」葉凡說道,「當然,我師傅也是最厲害的先天強者。應該能打敗橫斷天河了。」

「呵呵呵,你這小子埃還真是不曉得蝠王的底細。作為他的關門弟子,你這個徒弟可是相當的不合格的。」那人笑道。

「這話我可是聽師傅親口說的,說是他可以戰敗任何的先天強者。但是,並沒能突破到念氣階段。」葉凡有些發愣了。

「呵呵呵,你呀你,還真是如此的相信你的師傅?」那人笑道。

「我當然相信師傅了。」葉凡說道,「不過。難道師傅是瞞著我的?但那又是為什麼,他沒必要如此嘛。如果師傅功力高,當徒弟的豈不是心裡更自豪。」

「呵呵呵,你呀你,腦子開化一點豈不是就更好了。」那人笑道。

「我實在搞不明白,有些蒙了。還請前輩點提一點。」葉凡非常的謙虛。

「既然有半先天。為什麼就不能有半念氣強者是不是?」那人說道。

葉凡如夢初醒,呆愣了一下,說道:「對啊,我還真給師傅忽悠了。

看來,師傅還真是半念氣大圓滿的強者了。我說呢。一直被念氣糾纏著,一直沒想到這個『半』字。

不過。跟前輩也有兩次緣份了。如果前輩能讓晚輩見一面,後輩心裡……」

「呵呵呵,有緣自然能有機會相見。那就看個機緣了,你我相見的機緣還沒到。不過,我看你現在已經超出了半先天範圍能力了。找一個適當機會,你完全可以提升到先天境界了。小夥子,趕緊去找吧。」那人笑道。

「我只是半先天大圓滿,要說衝擊先天之境,還差得遠呢。」葉凡講道,其實心裡早有些衝動著了。

「呵呵,你身體內貯存的內氣能量早就達到先天境界了。這是你身體的奇怪之處。

而且,我觀你的身體,好像不止一個丹田似的,這是一種很奇怪的貯氣方式。

可以最大限度的貯存內氣。所以,你只需要一個契機就夠了。」那人笑道。

「前輩能提示一點契機嗎?」葉凡是隨竿子就爬。

「茫茫勃海,呵呵。」那人最後講了一句,葉凡再問,知道人家已經走了。

「茫茫勃海?」葉凡在心裡吶吶著,「勃海這麼大,哪裡去找?」

「蓬萊不就在勃海嗎?蓬萊有著八仙傳說。景緻飄渺,葉老大是不是想去玩一陣子放鬆一下了。對了,你跟圓圓不是說要結婚了,乾脆旅遊結婚,到蓬萊去。」王仁磅湊過臉來,笑道。

「蓬萊在勃海,你還知道一些什麼,都講來。」葉凡一愣,趕緊問道。

「相傳,很早以前,渤海中有三座神山,其上物色皆白,黃金白銀為宮闕,琅矸之樹皆叢生,華實皆有滋味,吃了就能長生不老。

秦始皇統一六國后,為求大秦江山永固、個人長生不老,便慕名來到這裡尋找神山,求長生不死葯。

他來到蓬萊后,登高遠眺,大海上不見神山蹤影,忽然發現波浪中有一片紅色,便問隨駕的方士:「那是什麼?」方士隨口答應是仙島。

秦始皇又問:「仙島叫什麼名字?」方士一時無法應答,見水中有海草漂浮,靈機一動。便用「蓬萊」做了回答。「蓬萊」者,「蓬草蒿萊」也。」王仁磅笑道。

「九指道長的九妙島不就在蓬萊嗎?只不過沒有一點線索。勃海如此之大,如茫茫如大海撈針。」葉凡說道。

「是埃勃海說大不大,說小可也不小埃這個。沒線索的東西找個屁。」王仁磅沒好氣的哼道,轉爾看了葉凡一眼,神秘兮兮,笑問道,「葉老大,剛才你是怎麼樣神勇的把超級強者橫斷天河給打成植物人的。

他娘的,痛快啊痛快。以後有葉大罩著,老子狂遍世界都不怕了。

誰敢來惹咱。咱們讓老大頂上,操了他1

「你個二貨,比老子厲害的多得海里去了。真有如此想法的話你趁早買聲豆腐撞死一了百了。

不然,到時惹著什麼厲害人物給人家整成橫斷天河這樣子我可是沒辦法了。

跟你講實話,我哪能找過橫斷天河,只是運氣好了一些罷了。不要講打過橫斷天河,就是權天跟我師兄張道長我也只能幹瞪眼。」葉凡說道。

「切1王仁磅比了個手勢。嘿嘿乾笑道,「那你是怎麼樣打敗橫斷天河的,這是不爭的現實。難道在樹林子里有奇發生?」

「不要套我話,這是我葉凡最大的殺招,我是不會露底給任何人嘀,包括你。」葉凡翻了個白眼。

「切。不講就不講,估計也沒啥好聽的,想在我面前玩神秘,套兄弟我味口,門兒都沒有。切!沒味道。」王仁磅又比了個手勢,有些喪氣。乾脆不理這傢伙了。

「你丫滴,我幫你順利完成了任務。這些組裡隊員都有收穫。你那小金庫拿來后是不是得請客了?」葉凡問道。

「你丫滴,過河拆橋是不是?下次可就沒這好運氣了。」葉老大差點氣結了。

「大師,給倩倩簽個名怎麼樣?」這時,一個漂亮的女尼姑走過來。還拿著一個本本之類的東東,估計是峨嵋派的弟子。

「啥大師,你看得起我叫我一起葉先生就是了。」葉凡笑著給簽名了。

「那我叫你葉哥哥怎麼樣?反正你年歲也不大。我叫張倩倩,來自蓬萊,峨嵋一葉大師是我的師傅。我可是跟掌門葦草師太同輩的。你看我頭髮都蓄著的,我是帶髮修行的。可以隨時還俗回家。」張倩倩一臉清麗的笑道。

「帶髮修行,呵呵,呵呵,呵呵……」王仁磅在一旁冷笑開了。

「你笑啥,走開走開,我跟葉哥哥講話,真討厭。」張倩倩一席話出來,好像趕蒼蠅一樣要趕王仁磅走。

那是氣得這貨差點咬牙了,說道,「你一個尼姑還想思春啊,人家葉老大有的是女人。賽過天仙的都有,就你這蒲柳之姿人家哪看得上。還是回去跟你的木魚兒作伴算啦。」

「我張倩倩不敢說國色天香,但也不算很差。你是誰,叫什麼名字,報上來。

是不是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就你這熊樣子,塊頭還這麼大,連擂台都不敢上去。

盡幹些搬椅子掃地的活計。」張倩倩講到這裡,突然悟到什麼似的笑道,「我明白了,你應該是費家叫來干清潔工作的。對了,你是不是費家的下人?那應該姓費了是不是?」

「你……老子堂堂的保鏢團團長,居然成了這貨色?」王仁磅差點要爆走了,連巴掌都舉起來了。

「怎麼,年青人,想動手是不是?」這時,後頭傳來一道冷哼,王仁磅轉頭一看,頓時,趕緊把手往旁邊揚了揚,打著笑臉,說道,「是一葉大師啊,我趕蚊子,這他娘的,蚊子還真大,這野外的。」

「注意著點年輕人,你就是什麼團長在我面前也不抵事兒。就是部隊的李軍長見到咱們家倩倩都得笑臉著。」一葉大師哼道,冷煞著個臉。

「噢,那這位倩倩姑娘家裡一定是高幹了。」王仁磅譏諷道。

「庸俗。」一葉師太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庸俗,我王仁磅庸俗,這它娘的都是什麼跟什麼。葉老大,你給評評理,我王仁磅哪庸俗了?」王仁磅差點爆叫起來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