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九十二章旦非子這個人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九十二章旦非子這個人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咱們快沒命了還是好事,這是哪門子的道理?」紅邪根本就不信這種謊言。本文來自

「你想啊,葉凡肯定想收下咱們兩個老傢伙。今後有什麼事時可以使喚咱們倆。

所以,他必不肯讓咱們就此沒命掉。這個年青人很有能量,我這雙眼不瞎。

我想,沒準兒他還真能想出辦法讓咱們徹底脫離這苦海。而時間剩得越少他是不是壓力越大。

倒是能早一天促使我們重新站起來。不然,他根本就不會把這心思放在咱們倆身上,因為,難度太高了。」厲無涯說道。

「厲害啊厲老頭,我還真以為你是正人君子要犧牲自己呢?」紅邪譏諷道,倒也是一臉的佩服。

「呵呵,死大家都不想。能多活為什麼要去找死。我這樣子干雖說不地道了一些,但是,對葉凡來講也是一兩全之策。

你想,這海霸是葉小少爺跟葉小公主的寵物,他肯捨得讓自家女兒孩子難過而把海霸捋出來嗎?

所以,與其搞得大家不痛快,不如咱們大量一些。」厲無涯笑道,「老邪,咱們現在可是寄人籬下,你還想威風不成?」

「厲害,我今天總算是認識到正人君子的厲害了。紅邪我五體投地了。」紅邪笑道。

「而且,我覺得這個年輕人越來越有味道了。就是在我們那個年代你又見過如此年輕的半先天強者嗎?而且,還帶著那神秘的血僵。這些,好像都不是你我的能搞出來的東西。」厲無涯笑道。

「嗯。那肯定是超過我們的高手整出來的玩意兒。老厲,你意思是葉凡身手肯定有高手在撐著是不是?不過,我打聽過,好像這傢伙出身普通。絕不是什麼大家族的弟子。跟咱們華夏一些古武家族更是扣不上邊的。」紅邪說道。

「會不會是古武家族因為當年什麼原因寄在這個普通家庭的?」厲無崖說道。

「這也是一種可能,如果不是這種情況,那這年輕人肯定有著奇遇。是不是遇上了超越我們階位的強者,而此人也不方便出現。」紅老邪笑道。

「不猜了。太煩人。」厲無崖摸了摸腦袋瓜,搖了搖頭。

「兩位前輩還處得習慣吧?」葉凡叩門進來,笑問道。

「不錯不錯,跟山洞裡相比簡直就是在天上了。而且,你們現代人很厲害,發明了這麼多聰明的東西。

就這叫電視的東西還真是神奇。看得我都不想吃飯了。不過,哪裡頭演的武林大俠是真的嗎?

還有,這能飛的神仙難道還真有?那咱們這身手在他們面前算小屁孩一個了。」紅邪笑道。

「當然是假的,武功方面兩位前輩難道還不清楚。至於說會飛。那更是假的了。只不過是演來給大家取樂的。這跟古代的演戲差不多。只不過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拍攝下來再放演出來給大家取樂的。」葉凡笑道。

「我還以為是真的。他娘的全是騙人的。」紅邪憤憤然了。

「兩位前輩,我想為你們請一位老師行不行?」葉凡笑道。

「中啊,我們還真跟這社會有些不融了。有老師教教沒準兒懂得更快。不然。今後恢復了要出去豈不是鬧出大笑話來?」厲無涯笑道。

「老師,多煩人。我們還需要老師嗎?」紅邪哼道。

「紅老邪,不服軟都不行了。就拿這電視電話來說吧,你看這玩意兒,這麼小,居然能遠距離講話。這比咱們用的傳音入密還好使。」厲無涯笑道。

「你這傢伙講得也有點道理,那就請一個吧。」紅邪笑道。

第二天上午葉凡進了費家莊。

「他們都走啦?」葉凡問道。

「基本上都走了,他們都是大忙人,沒空。」費青山說道,「不過,張道長還沒走,說是要見見你。」

兩人講著往後院亭子走去,發現費棟跟張無塵兩人在坐喝茶。

「師兄,費老。」葉凡打了聲招呼坐了下來。

「葉凡,現在可以揭秘底了吧?」費棟呵呵笑道。

「費老指哪方面?」葉凡問道。

「還跟我裝?」費棟臉一沉。

「這事,說起來是一位神秘前輩相助我才僥倖勝了的。不然,以我之力,不可能能讓橫斷天河如此的慘狀。」葉凡說道。

「那位神秘前輩只是借你之手就能把橫斷天河這位超級的先天大圓滿者擱成這樣子。那位前輩的功力豈不可怕得很?」張無塵問道,也是饒有興趣。

「嗯,我試探過。不過,他沒講自己到了何種境界。這個,當晚輩的也不敢多問是不是?」葉凡講道。

「葉凡,你有什麼就不要瞞著咱們了。你的張師兄並不是我們請得來的,而是組裡請他出來參加這次比試的。不然,你真以為費家有如此大的面子嗎?」費棟突然講道,葉凡倒是愣神了一下。想不到張無塵居然是a組出面請來的。

費棟這意思葉凡也就懂了,也就是說關於a組的事沒必要瞞著張無塵了。

「不好意思,組裡有規定,有些事不好外傳。不過,那位前輩的確厲害。

而且,好像還認識我的師傅蝠王南陵候。因為看在師傅面上才照顧著我的。

而且,前次昌背山那位前輩也出現過。這次最奇怪的就是,他還提醒我,突破先前的契機就在勃海。

而水晶島一戰之中幾千年前的神秘人九指道長的老窩就在蓬萊九妙島。

而蓬萊不就在勃海嗎?而九妙島在什麼地方我們不清楚,那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而且,我總覺得相當的奇怪。好像從旦非子出現到現在,一系列的大事發生好像都是有些徵兆的。

似乎我是跌進了一個天大的陰謀之中。似乎這一切都是有人事先設計好了的。

不然的話。那位神秘前輩怎麼會提示勃海。這個,很明顯的指向就是九妙島了。

而旦非子告誡我要先去天晶星宮突破先天再去九妙島。旦非子的講法跟那位前輩似乎是前後顛倒了。」葉凡講道。

「我覺得旦非子是個關鍵人物,從你講述的來看,你看。昌背山出現了旦非子。而水晶島也出現了。

旦非子跟武王又是什麼關係。而旦非子好像無處不在,能用內氣藏在骨頭裡面。

也能用內氣全部物化為一個人。這一切,充滿著太神秘太未知的東西了。」張無塵講道。

「是啊,旦非子叫你去天晶星宮。可是又沒告訴你這星宮在什麼地方?

地球這麼大,猶如大海撈針,他這又是什麼意思?如果說他都不知道天晶星宮的準確位置,這個,好像也說不過去。

而他明曉得又不告訴你,這又是為了什麼?」費棟說道。

「我在想,旦非子絕不會如此的好心的。此人太厲害太神秘了,肯定是在利用你。估計是在完成他的一件什麼大事。

而他不講清楚天晶星宮的位置有幾點可能。一個就是他的確不知道天晶星宮的位置。

二來他知道,但是。他希望你費些時間再找找。而在找的過程中又要經過他設計的一些環節。

讓你完全按照他的路數去做事。最後。水到渠成之後。好處全給他佔了。

而且,我在想,他一在為你提功。而通過磨練也能讓你心境更沉穩,這一切。貌似他在培養你。

不過,我總覺得此人沒安好心。是不是在為他自已找一個完全合適的可以轉生於內氣的身體。」費青山插嘴說道。

「所以,你得防一防此人了。不過,講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這個,怎麼防。關鍵是沒辦法防他。」張無塵講道,「可惜的是蝠王不曉得去哪裡了。不然,有他在一起商量一下沒準兒還能瞧出其中一點端倪來。畢竟,他那個層次的高手有他那個層次的生活,眼光跟我們又截然不一樣。」

「是啊,以前我認為五段就是超級高手了。而現在看來,五段都成了垃圾了。

十段也不算什麼,而高手也是一個接一個的冒出來。這個,我想,就是個層次問題。

等我們功力更上一層樓時,又有更厲害的高手出現。而且,這些高人都十分的神秘可怕。

一切都充滿著一種未知的神秘感。我是擔心咱們搞下去全都得捲入進去。

到時,會搞成一種什麼結局誰也無法預料。」葉凡說道。

「呵呵,高手是多了一些,但也沒有你講的那般泛濫的地步。比如,最近冒出的是世間十大高手,在他們下邊有五極,再下去有六尊,還有年輕人一輩中的四秀。

而最高層次目前來講就是紅邪這些人所代表的十一個人。而現在這十一個人出現了兩個,分別是紅邪跟鼓血。

還有相當多的人沒出現,而你師傅蝠王就是這十一個人中之一。

我在想,那位神秘前輩是不是也是這11個人中之一。而旦非子不屬於這裡面的,他是幾千年前的人物了。

即便是能成功應用內氣轉存的方式奪了他人的身體,但估計目前還較弱。」費棟講道。

「我不這樣認為,我認為旦非子是不是還沒找到合適的轉存身體。

而葉凡會不會是旦非子選定的轉存身體。所以,葉凡如果被旦非子盯上就相當的危險了。

這傢伙太神秘,我看,葉凡,你連那幾截指骨都不要帶身上。天曉得這每截指骨里是不是都有旦非子的內氣物化人物在裡頭。如果帶身上那隨時將被他監視著。」費青山說道。

更多小說請:57或直接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