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九十四章葉家門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九十四章葉家門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倒是個不小的問題。不過,關於這事兒,你問爸沒有?」葉凡問道。

「趙老肯收咱們家青蓮當干孫女,那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份。我問過媽了,她說叫咱們自已拿主意,就不必去問爸了。」喬圓圓講道。

「那就認了吧。」葉凡說道 」「小說章節 。

「你想好了?」喬圓圓很認真的問道。

「想好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這樣吧,挑個好日子咱們在堡里擺上幾桌把這事認下來。

當然,咱們該做到的禮數還是要做的。別給人笑話了,比如,要砍豬腳去什麼的。

這事具體怎麼樣操作我不太清楚,你問咱媽就是了。」葉凡講道。

「那行,我去操辦這事了。一旦日子定下來我再給你講這事兒。」喬圓圓說道。

「你是葉家的女主人,還用問我嗎?這個在古代可是後宮的事了。」葉凡色笑道。

「別棒我。」喬圓圓一臉甜甜的笑著,其實,還是相當的自豪的,「不對,你還想整後宮。」

「打個比方罷了,打比方。」葉老大趕緊搖頭。

「這還差不多。」喬圓圓笑道。

「對了,水母最近表現怎麼樣?」葉凡問道。

「還是沒想通,一直在堵氣兒。」喬圓圓哼道,皺了下眉頭,說,「不如把人家放了,這樣子一直軟禁著也不是個事兒。這收人,而且還是貼身的人,一定要讓人家心服口服願意才行。不然,你就是收個不定時炸彈了。」

「這個女人,還真有些倔了。能進我葉家門那是她的幸運。居然如此的不識好歹。」葉老大頗為有些不滿,冷哼了一聲。

「你可別怪人家,誰願意當下人讓你使喚是不是?而且,人家好歹也是一高手。你認為能進葉家門好上天了,可是人家並不這樣子認為。所以,你的想法太霸道了。」喬圓圓笑道。

「我哪裡當他們是下人了,都是當朋友對待。一個個每年的工資就能拿上幾十萬。

這個,比什麼白領金領的工資高得多了。都快趕上跨國公司的CEO了。

他們住得好吃得好用得好花得好,又沒有敢欺負他們,有什麼還不滿足的。

你看。車天、吳俊,毛尼、牛霸他們不是自在逍遙著。現在你就是趕他們走他們都不願意的。」葉凡哼道。

「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你就是給她個金山銀海的人家還不稀罕。不過,她是不是有什麼心結。我看她一直悶悶不樂的樣子。不過,問她她也不講。」喬圓圓說道。

「嗯,也許是吧。她現在哪裡?」葉凡問道。

「獃獃的坐在後山的一個木凳子上,以前費老喜歡坐那木凳子的那張。唐城不錯,時不時找些樂子想逗她。不過,這姑娘就是板著個臉。好像誰欠了她幾百萬似的。」喬圓圓都講得笑了起來。

「唐城,找樂子。這小子,不會是看上她了吧?」葉凡一愣,問道。

「不可能吧。唐城不到三十歲。水母都30出頭了。以唐城的家世,什麼樣的好姑娘找不到。

況且,唐家也不可能會讓唐城娶水母這種江湖女子進門的。唐家是京城頂級家族,估計。唐城的婚事也逃不開政治姻緣了。唉,這都是他的命。不過,如果說唐城想玩人家姑娘。我可是不答應。這裡,可是咱們家。要玩叫他到外邊沾花惹草去。」喬圓圓眉毛都豎了起來,倒真擺出女主人的架勢了。

「哈哈哈,你瞎操什麼心嘛。水母都還沒被你收下你就如此的護著她了。還叫我放她走了,我看你是有些捨不得這姑娘了。」葉凡笑道。

「我是女人,當然不能讓女人吃虧了。不過,說起來,我還真有些喜歡水母這姑娘了。雖說三十了,但人很英姿。而且,長得也不錯。」喬圓圓笑道。

葉凡點了點頭走了出去,剛出門,唐城這二貨一臉諂媚的笑著上來打招呼道:「葉大回來啦,嘿嘿嘿……」

「你小子,一臉的乾笑,是不是撿到姑娘了?」葉凡哼道。

「哪,哪裡的話,這世上還有姑娘撿嗎?垃圾是有得撿,就別想著撿姑娘了。那個,可是搶手貨。」唐城笑道。

「對了,你這頭髮現在還沒長起來,這帽子還得戴上一段時間了。」葉凡一臉的興哉樂禍。

「誰叫咱命苦,只不過去觀費橫之戰罷了。居然會抽中智野這老和尚當師傅。

而老和尚還認真了起來,我說描幾個戒疤在頭上就是了。可是老和尚太較真了,說是自己不願意弄個假和尚當徒弟。

這徒弟根本就是臨時頭扮一下罷了,老子才不想當和尚呢?」唐城講起這事鬱悶得不行了。

因為,唐城也是王仁磅弄出來的10人之一,去觀戰沒身份,最後居然抽中了智野大師。還給整了個和尚頭,現在不得不戴上帽子。

「不就光頭幾個月,有啥。你想想,這次收穫不淺吧?假如下次還有機會,你小子估計又會屁顛著愣是要擠進來了。不要講剃個光頭,就是把頭皮揭下一塊你這傢伙估計都願意吧?」葉凡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那當然了,這種機會太難得了。他娘的,太刺激了。這種高手,像張無塵跟橫斷天河,平時到哪裡去見。真是大飽眼福了。娘滴,要是有一天我也能跟張道長同樣的水準這輩子也沒白活了。」唐城說道。

「努力吧。」葉凡笑著拍了拍唐城肩膀。

「葉大你就是我唐城的榜樣,橫斷天河怎麼樣,打敗了張無塵,可是還不是在葉大老中翻了船。

先天大圓滿超級強者啊,葉大你還是神了。居然能幹翻這老傢伙,太刺激了。

不過,就是沒看到gug,大家講都非常的遺撼。」唐城意氣風發樣子。差點講得口沫橫飛了。

「你真打敗了連張無塵都打敗的什麼橫斷天河?」就在這時候,一道聲音傳來,葉凡發現,水母簡直是用跑的,跑到自己身邊來,雙眼盯著自己。

「那當然了,葉大是什麼人。橫斷天河可是勝了張無塵道長半招的強者。結果被我們葉大整盅得連腦袋都差點飛了一半。現在估計是植物人了。」唐城得瑟的笑道。

「吹牛吧,腦袋都飛了半邊了還能活?而且,我不相信葉先生能打敗橫斷天河。

難道葉先生的功力已經比先天還厲害了?怎麼可能,葉先生今天才多大。聽說不滿三十歲。

就是天才加天才再加天才也不可能。我看你們倆個都是吹牛之人,真是沒勁。」水母咂巴了一下嘴,滿臉的不屑。

唐城氣得差點跳起來了,指著水母哼道:「就你那兩手三腳貓的功夫給葉大提鞋都不配。還講我們吹牛,我們啥時吹過了。葉大從來謙虛,知道么老姑娘?」

「你說誰老姑娘了?」水母眉頭一豎盯著唐城。

「三十齣頭了還沒找到老公,這不是老姑娘是什麼?難道我唐城說錯啦?而且,再過得幾年就是『剩女』了。什麼是剩女知道么,就是沒人要找不到老公的人兒?」唐城哼哼然了。那是陰陽怪氣著。

「剩就剩,也輪不到你來接收。」水母哼道,看了看唐城,轉爾說道。「你不是講我給葉先生提鞋都不配嗎?那你呢?豈不是連提鞋的機會都沒有?」

「你這講什麼話,我唐城是葉先生最忠心的下屬。不要講給葉先生提鞋,就是端尿盆都有這份頭。你嘛,就沒這機會了。」唐城這傢伙嘴還真是『臟』。連這話都同來了。看來,真要跟水母鬥上嘴了。

「咯咯咯……」水母突然瘋狂的笑了起來。

「瘋啦,還真是的。」唐城咂巴了一下嘴。一臉的鄙視。

「你說我不如你,那行,咱們玩幾手就是了。如果你連我都玩不過,那你憑什麼給葉先生端尿盆子。你不配喲。」水母一邊說著,一邊玩味兒似的捏了捏拳頭,指了指樹林子里的空地。

「我累了,今天不想玩。過段時間咱們玩。」唐城聳了聳肩,一幅紳士模樣。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如你這樣無恥的。打不過就打不過嘛,還掀起塊尿布來遮羞。

這就是你唐公子的風格不成?男子漢,該認的就要認了,光耍嘴皮子是耍不出男子漢來的。

那你只能當孬種了。」水母譏諷道,葉老大聽得直想發笑。乾脆在一旁當觀眾了起來。

「你說誰掀尿布了,打不過你。就你那小七段的牛啥子?」唐城嘴硬道。

「沒啥,咱這小七段就想跟你玩幾手。看看你這高八段的能不能打得過我。」水母也不知道打哪兒打聽來了唐城的底細,自然是步步緊逼。

「好啊,你們倆個玩吧。我當裁判。」葉凡拍了拍掌笑道。

「葉大,你……」唐城差點氣結了,看著葉凡講不出話來。

「怎麼,咱們高八段的唐城同志,怎麼能給一個小七段嚇著了?」葉凡挪喻道。

「都是變態。」唐城自嘲似講了一句,自然心裡鬱悶到了極點。手一揮,喊道,「水母,一年後,咱們再玩。到時,看我怎麼玩死你。」

「咯咯咯,我隨時候教。到時滿地找牙時可別怪我。」水母笑道,唐城就剩下咬牙的份頭了。看了葉老大一眼,發狠道,「葉大,你一定要幫我一把。」

「呵呵,唉,這段時間忙埃」葉凡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