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九十六章十三青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九十六章十三青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講這些應該不是閑扯故事吧?」葉凡問道。

「當然不是,我的事就跟十三青衣有關係。我的真名叫顧影,而我的父親顧豐就是十三青衣中坐第三把交椅的『沙鷹』傳人。都現代社會了,十三青衣也不可能還藏在沙漠中搶劫。他們後來都從事經商以及運送的活。

當然,也會幹一些不明的地下勾當。而我的父親就是因為跟大把頭『滿天雲』不和,後來矛盾激發,發展到後頭互下陰手。父親被滿天雲暗算了,拖著傷殘的身子逃到南邊一帶。可是滿天雲還是不放過父親,親自過來追殺。

最後,父親為了保護我跟母親也死了。而母親心裡痛苦著,再加上思念過度,身體又不好。

在我8歲的時候也死了。而當時跟著母親的一個奶媽拖著我到外躲藏著。

後來到了橫江一帶,打聽到了橫江有鐵漂門。奶媽想了辦法讓我進入了鐵漂門。

經過二十年的努力,我終於靠上了田離秋。一直以來,我希望他能突破半先天,想求他為我們家報仇。」水母顧影說道。

「你的意思是求我們為你報仇?」葉凡問道。

「沒錯,只要能報得了仇。十三青衣的藏寶圖就在我這裡。到時,我拿出來送給你。

據說,藏寶穴里不光有金銀財寶。還有歷年下來省下來的藥材。

比如,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首烏跟老山參都有。還有太歲等等。

據說藏寶穴是十三青衣的老祖宗經過幾十年的觀察選定的地方,不但東西不會腐爛。而且,能保存的年代相當的長。」水母說道。

「你後來回過十三青衣沒有?」葉凡問道。

「哪敢回去,藏還來不及。幸好我當時小,估計滿天雲也沒把我當回事兒。而且,就因為我校十三青衣的事也記不大清楚。」水母講道。

「十三青衣的駐地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就是靠近今天的樓蘭一帶,估計相距就幾十公里吧。具體的地址我也記不清楚了。而且,解放后估計都搬進城裡去了。」水母說道。

「樓蘭,一個神秘的地方。」葉凡念叨了一句。

「是埃關於樓蘭的事還是一個秘。如果把遺棄在塔里木河塔克拉瑪干大沙漠中的古城用一根紅線聯接起來。

我們會驚奇地發現,所有的古城包括樓蘭王國在內,突然消失的時間都在公元四一五年。

所有的遺址都在距今天人類生活地50200公里的冥冥沙漠之中。

時至今日,儘管有眾多學者付出了巨大心血,但諸如樓蘭古城的興衰與消失,還是個偌大的謎團。

而樓蘭遺址也成為世界注目的焦點。輪台古城、且末遺址、古墓葬群、古烽燧、木乃伊、古代岩壁畫等等。

都是世界級的旅遊景點。在人類歷史上,樓蘭是個充滿了神秘色彩的名字。」唐城說道。

「嗯。當時的古城相當的多。而十三青衣的據點就在剛才唐先生所講的那條線上。

我只記得離樓蘭古城不是很遠。我想,這藏寶穴很可能就在周遭幾百里範圍之內吧。

只不過沙漠茫茫,想找到它也是彈何容易。」水母嘆了口氣。

「這藏寶圖是你父親弄來嗎?」葉凡問道。

「沒錯,這藏寶圖從祖先下來就是由坐第三把交椅的沙鷹收藏著的。而滿天雲就是想奪得這藏寶圖,所以才對我父親下了毒手。糾其根原,他還不是為了這張藏寶圖。都是它惹的禍埃」水母說道。

「姑娘。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這話講得可是有些不實埃」葉凡突然冷笑道。

「葉先生,你這話什麼意思?」水母惱火樣子。

「很簡單,既然是共同屬於十三青衣的藏寶圖,怎麼可能由一個人來保管。如果保管者起了異心,那豈不是全給你家人弄走了?」葉凡冷笑道。

「祖宗就是這樣了歸定的。而我家裡對十三青衣的忠誠那是不用講了。歷代下來都是如此,古人的信念跟我們現代人是截然不同的。」水母說道。

「你這話保能拿去騙三歲小孩還差不多。我想,這藏寶圖估計是分成十三份。

而每個青衣手中都有一份。而滿天雲估計是想吞了這財寶。所以,一個個收拾,想齊集藏寶圖。

而你的父親手中那一份不想拿出來,所以遭到了追殺,你說,我的推測合理嗎?」葉凡講道。

水母沉默了,良久,才咬了咬牙,說道:「我先前是騙了你們,葉先生猜測得還真是準確。

的確是十三個人每人一份,要齊集十三份圖才能找到藏寶穴。不過,當年滿天雲在暗中下手,聽說給他集中了五六份了。

而有幾個青衣跟我父親也十分的要好。有兩個好友在遭到滿天雲的追殺過後把藏寶圖給了家父。

而家父手中其實已經有三份藏寶圖了。不過,也因此帶來了殺身之禍。」水母講道。

「那你這藏寶圖拿來也沒屁用,還差著10份,哪裡去找?而且,這麼多年過去了,也許早壞了或沒掉了。」唐城有些失落,本來興趣得很,一下子落空了,當然相當的鬱悶。

「這個我也不能保證,但是,沒準兒不要齊集13份圖。以現代科技的發達,有著gPS定位系統,還有著高清衛星地圖。

只要齊集七八份估計就能推演出另外殘缺的部分了。畢竟,地帶總不會變化了。

至少在幾百年內是不會發生多大的地殼變動的。」水母說道。

「那可說不準,樓蘭地帶都是由流沙地帶。而且,沙漠地帶情況複雜。

像許多的古城都消失在了茫茫沙海之中。如果藏寶穴的地方被層層流沙遮蓋,咱們也只能望沙興嘆。

而且,流沙一蓋,其上的地形地貌都發生了變化。而衛星圖最多能出大概地帶來。

但沙海多大,咱們不可能把方圓幾十里甚至幾百里都給全挖一遍吧?」唐城講道。

「嗯,沙漠地形複雜。沒有全圖想找到藏寶的一個洞穴,那是比登天還難埃」葉凡說道。

「不管難與不難,總是有希望是不是?這些錢財拿來總是有用的。」水母說道。

「這樣,你把那三份圖先拿出來給我們看看,看看能否找到一點蛛絲馬跡?」唐城說道。

「你們把我當傻子是不是?」水母冷哼了一聲,看了兩人一眼,說,「在沒報仇之前,你們休想見到我的圖。就是你們殺了我也沒用。」

「可是你不拿出圖來我們憑什麼要相信你?」唐城哼道。

「信不信由你們。」水母說道。

「那這筆交易就沒什麼好談的了。」葉凡說道,轉身就要走。

「我先亮一張給你們看,如果你們還不相信我就沒話說了。而且,我欺騙了你們也沒頂點好處。最後你們不得拿我撒氣。我一個女子,打又打不過你們,能怎麼樣?」水母居然裝可憐了。

「行,一張就一張,先瞧瞧。」葉凡點頭了。

「派個人跟著她就是了。」唐城說道。

「不必了,我還想收服她。這樣子干就不得人心了。」葉凡搖了搖頭。

水母出去了,第二天晚上回來的。

拿出了一張羊皮來,兩人看了半天也沒琢磨出啥來。結果唐城拿去鑒定了一下,倒是令葉老大有點驚喜的是。經鑒定這羊皮是一二千多年前的東西。

這說明,十三青衣的歷史更要往前推進了。

而晚上的時候張雄到了紅葉堡。

「有沒查出一點什麼來?」葉凡一邊招呼他坐下一邊問道。

「怪了,咱們組裡根本就沒有關於十三青衣的相關資料。以前出沒在樓蘭周遭的沙匪倒也有一些資料。但是,我塞選過,沒聽說過十三青衣。會不會是改了名,或者是組裡的資料不是叫十三青衣。」張雄說道。

「這個也說不準,不過,既然講得如此的有名氣,組裡居然沒有相關的資料。不過,也正常。咱們組建立也不過幾十年。在幾十年前估計十三青衣一解放后就消失了。或者說是因為滿天雲的內亂而讓十三青衣瓦解了。」葉凡講道。

「葉大,如果真要去,那隻能向當地人了解了。當地的嚮導很重要。而且,這事你又不想讓組裡知道。所以,有些力量我也不好動用。免得被組裡發現了。」張雄說道。

「呵呵,這次行動我想大家兄弟發財。如果真能找到藏寶地方,唉,我想把它弄到維基斯群島去,那邊需要大筆的錢。

而剩下一部分分給大家兄弟。咱們共同富裕,至少,我要讓跟著我的兄弟們一起富裕,再也不用為錢擔憂了。

當然,組裡遲早會知道。畢竟,如果弄到錢后還是要上繳一部分給組裡的。

不然,咱們的錢就來路不明,估計紀委的同志幾天後就要找你我『談心』了。」葉凡笑道,「不過,你先動用一些關係查查樓蘭周邊。這個,死馬當活馬治吧。還有,看看有沒合適的嚮導。」

不久,王仁磅這傢伙也嘻笑著到了。聽了這事後馬上說道:「哥哥也,算我一份怎麼樣?」

「急啥,你有空嗎同志?」葉凡沒好氣的哼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