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九十九章強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九十九章強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錢可是國家的,再給的話有些同志群是有意見。沒辦法,咱們的確耗支過度。

這是基於咱們特殊的部門跟特殊的行動所決定的。沒錢可是幹不了事,要是遇上大的行動怎麼辦。

現在才到10月份,還有將近三個月才能拿到明年的錢。龔組甚至都聯繫好了銀行想貸款了。

咱們到了這種窘境,你說,聽到財寶開河同志有此表情也正常。

還有一個原因,估計是開河同志在揣測十三青衣的寶貝中是不是有些珍貴的藥材。

這個才是令開河同志最上心的理由。」計永遠笑道。

「那這樣講來組裡急需要經費,這正好了。不過,這件事我不希望組裡插手。我需要一些設備你們直接提供就是了。其它的不必要,我這邊會安排人的。不過,我想問問。如果真能弄到滿天雲的藏寶,組裡準備提成多少?」葉凡問道。

「這個數怎麼樣?」計永遠看了龔開河一眼,伸出了四根手指頭。

「太多了吧兩位領導,你們坐享其成了居然還要佔了四成。和著我們幹得半死白忙活了不成?」葉凡哼了一聲,相當的不滿。

「這批財寶按理講也是國家的。能給你們六成不錯了。而且,就是全給你們你們敢要嗎?咱們組裡可是幫你們在乾擦屁股的活計。」龔開河笑眯眯的說道。像極了一隻老狐狸。

「各退一步,你們三我們七。我可是要組織一大批人馬去的,還要找合作方。到時總得分些給別人。不然,誰肯為你賣命是不是?」葉凡伸出了三根指頭。

「退半步,我們三成半,這是最大的讓步了。」龔開河一鎚子定音了,「而且,我們還要為你們提供很多東西。

比如通訊武器等。這些難道就不需要錢啦。而且,咱們組裡的東西全是當今最頂尖的高科技玩意兒。

樣樣都是精品,耗錢也不少。」

「那好吧。」葉凡肉痛的點了點頭。

「錢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你們一定要給我活著回來才是最主要的。十三青衣的財寶肯定不好拿。你要去估計會帶組裡的同志去。我不希望他們有任何的危險。」龔開河一臉嚴肅。

「嗯,我會盡最大力的。這次張隱豪要去,王仁磅也要去。費一度不是組裡的人倒是好辦。就是在內衛局安保一塊上組裡得臨時頭派些人去頂班了。相信有天通坐鎮應該問題也不是很大。實在不是行我請費師伯出馬讓他照顧著點就是了。」葉凡說道。

「嗯,這個想法很好。有費青山相幫著我也放心了。」龔開河笑了。

「對了。關於你提中將的事前幾天我去上頭時向唐彙報過了。他當時沒表什麼態。」龔開河說道。

「沒事,這拿來也不頂什麼事兒,就是一個噱頭罷了。」葉凡貌似很輕鬆樣子,實則這傢伙心裡還是相當的激動的。

「這是你的真心話?」龔開河瞪著葉凡。

「當然了。」葉凡聳了聳肩,一幅紳士派頭。

「呵呵,葉凡同志。可不能欺騙組織。有啥想法直接提嘛,何必還藏著掖著的也難過是不是?」計永遠笑了。

「當然,能『提』上一個層次我也沒意見是不是?」葉老大是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哈哈哈……」龔開河跟計永遠都笑開了。

第二天上午。

葉凡洗了臉簡單吃了早餐,正想直奔江華地區駐京辦而去。這時,接到江華軍分區司令員戰一剛電話。

「葉助理。我到京城已經十天了。首府搬遷重建江華軍分區的申請報告已經遞到總後勤部。

不過,直到現在一點門道都沒摸到。駐京辦的張志德主任陪著我跑了好幾天了。

前天好不容易總後一位領導答應出來吃頓飯。不過。最後還是沒來。

後來張主任去打聽過,才曉得這位領導已經去了別家的酒桌。這京里的衙門太大,這門檻不好進埃」戰一剛口氣中充滿了不滿。

「嗯,京里辦事本來就不容易。更何況這次軍分區是因為首府搬遷而整體要搬走。

所涉及的事,所需要的資金太大了。像你們這種申請估計要提交總後黨委班子討論通過才能審批下來。

當然,不管幹什麼都有捷徑可走的。不過,別急。實在不行的話我們想辦法請人吃飯就是了。

你在駐京辦等著,我馬上過來了。咱們碰過頭商量一下。」葉凡說道。

「葉助理,你不能過來。」想不到戰一剛居然甩出這句話來。

「不能過來,戰司令,你這話可是有些令我摸不著頭腦了?」葉凡心裡一愣,相當訝然的問道。

「唉,你可能還不清楚。咱們江華地區駐京辦現在遇上麻煩了。」戰一剛嘆了口氣。

「麻煩,什麼麻煩?」葉凡哼了一聲。

「要拆遷了。」戰一剛說道。

「拆遷,你的意思是我們江華地區駐京辦要搬走?」葉凡問道。

「這其中有相當大的貓膩,這事張主任也正煩著。已經向行署的周專員彙報過了。

周專員指示說是葉助理你到京城了,所以,交待張主任來找你。

不過,這幾天張主任一直在到處活動。想把這事自個兒解決掉。

因為,他說你最近太忙了。不想給你添麻煩。不過,今天早上六點這麻煩事就出來了。

咱們還沒起床就聽到了隆隆的聲音。張主任親自跑過來喊我。才曉得外邊開來了四台挖掘機,要強拆我們駐京辦。

當時看門的出去阻攔,還被他們強行的按倒在地,現在捆起來了。

我們駐京辦以前建得早,是座獨棟樓,外邊還有圍牆圍著的。而且,機緣巧合之下,面積還相當的大。

只不過在當時來講地點偏了一點。不過。現在來講地段還是不錯了,處於二環到三環城市圈內。」戰一剛說道。

「也許是因為咱們的駐京辦太老舊的緣故,再加上遇上城市整體規劃去舊建新。

這是人家市裡的整體規劃,咱們要積極響應才是。最近幾年首都建設的步子加大了,基本上除了不能拆的都拆遷了。

不過,關於拆遷補償什麼還沒談下來,他們憑什麼直接就來人強遷?

這樣子干。是不是也太心急了些。」葉凡哼了一聲。

「不是這個講法,我們昨天晚上才得到的消息。這次要撤我們駐京辦根本就不是為了響應市裡的整體規劃。

當然,他們過來也是打著德山區區委區政府決定要對這片區實施整體搬遷的幌子的。

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好像這個並不是區里的意思,不過,表面上是。」戰一剛講道。

「這話什麼意思。表面上是實際上不是。難道是某家公司或個人的行為?」葉凡冷哼道,感覺到了什麼。

「沒錯,這次拆遷雖說由頭是德山區區政府的旗子。但是,拆遷方面的工作卻不是由區拆遷辦為主來完成。

當然,面上看上去是德山區區拆遷辦在干這事。實際上我們打聽過了后才曉得是水東集團乾的。

這事其中涉及到的貓膩是相當的大,我們猜測。很可能是水東集團要徵用駐京辦周遭一片地帶搞什麼水東遊樂城。

如果由他們出面我們當然不肯了,如果要肯至少也得付出很大的代價。

而水東集團是個總資金達到十幾個億的大集團,在當地對政府的影響相當的大。

自然,聯繫上了德山區政府聯手來干這件事。他們以政府的形式來強壓我們,補償當然也談了。

不過,太低了。簡直給的就是垃圾價格,根本就沒辦法接受。咱們駐京辦一個圍牆圍起來面積達到3000多平方米。

而他們只答應給我們140平米的套房三套。而且,連個門臉兒都不給咱們。

咱們拿三套房子來幹什麼?總不能把駐京辦搬到居民區去辦公,那成什麼了。

更何況,這根本就不對等。以咱們現在駐京辦大院所佔有的地理位置來講,地價也是驚人的。

不要說給三套,就是給10套也還虧了。這事,張主任自然不肯了。

本來張主任以為他們還會過來繼續談判,到時再說了。想不到早上六點他們就強拆了。

雖說他們目前還沒衝進大樓,但是,負責的那個傢伙很囂張。限令我們三個小時搬走,不然的話他們的挖掘機就要開挖了。

實際上已經開挖了,咱們樓前的院牆已經被他們挖得差不多了。

現在這裡是灰塵滿天飛,而且,他們人多。糾集了上百人,葉助理你過來太危險了。」戰一剛說道。

「既然不是區政府的整體規劃,那你們怎麼不報警?」葉凡哼道。

「報了,沒用。區公安分局說是這是區拆遷辦在工作,他們即便是公安人員也無權阻攔這事。

而且,這是響應區政府號召什麼,他們沒有理由出警來阻止。我們當然也講了理由,不過,他們叫我們拿出證據到分局去報案。如果的確證明不是德山區區政府的整體規劃而是水東集團的集團行為的話他們可以考慮出警。」戰一剛憤憤然,「這事,叫我們哪裡去拿證據。

更何況,這事,本來就是水東集團勾結德山區乾的,他們會為我們提供證明嗎?而且,打的幌子就是他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