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零一章要看通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零一章要看通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想玩是不是兄弟?」唐城一臉笑嘻嘻,手往前一推,叭嚓一聲,牛高馬大的傢伙摔在了地下來了個仰入叉。

「不錯啊哥們,練過是不是?」年輕人瞄了唐城一眼。

「練沒練過跟你屁關係,要不你過來試幾手?」唐城表現得比他更為囂張。

「給老子抽他幾個耳刮子,不打成豬頭看老子怎麼收拾你們?」年輕人火大了,臉微一紅,罵道。

話音一落地,上來了四個傢伙全往唐城身上招呼了過去。戰一剛趕緊站在葉凡面前作出一幅保護架勢。

「沒關係一剛,我這個朋友練過幾手。他們不怎麼夠看的。」葉凡擺了擺手。

話音剛落地,叭嚓幾聲脆響,四個傢伙全給唐城踢得倒地。一個個抱著肚皮痛叫了起來。

「張主任,你們以強力手段阻攔著拆遷。你們這是公然跟德山區政府相抗,既然你們如此態度,那我們也不再客氣了。」禿頂傢伙指著張志德說。

「有什麼你們使出來就是了。」葉凡代張志德哼了一聲。

「走,給老子拆,活埋了這群龜孫子的。」年輕人轉頭罵著就要走人。

叭地一聲脆響,年輕人頓時就撞在了門框上。腦袋上腫出一個旺仔小饅頭出來。

鼻血,自然跟著冒了。

「敢罵人,你他娘的活膩味了是不是?」唐城朝著巴掌吹了口氣。罵道。

「乾死他們。」年輕人憤怒了,剩下的傢伙沖了上來。不過,三下五除二,又躺地下了。

那年輕人一看,轉頭就走。這傢伙也曉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而地下的傢伙也是你拉我扶你趕緊溜了。

不久,整座樓晃動得更厲害了。二台挖掘機從東邊開始強拆了。

「這裡危險,葉助理,咱們先出去。」戰一剛說道。

「沒事。他們從那邊挖的,拆到咱們這裡至少要半天吧。」葉凡哼道,一臉的淡定,倒是令得戰一剛相當的佩服。

「唐城,你的車子還真是很慘埃攔腰砸斷不說,好像後來人家覺得不解氣又連來了多下。都快擠成一塊鐵餅了。」葉凡站在窗戶前面,指著下邊的廢鐵車子笑道。

「沒事。反正都成廢鐵了。砸就砸了吧,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嘛。」唐城也是一臉笑眯眯的,看得張志德差點冒冷汗了。

戰一剛卻是一臉的疑惑,想了想問道:「這個,要他們賠車子估計有些難了。這些傢伙聽說勢力不小,到時就是扯皮也能拖死我們。」

「沒事。我最喜歡跟人『扯皮』了。」唐城還是笑眯眯的,輕鬆得得很。

又喝了幾口茶,葉凡拿起了電話,笑道:「是正風嗎,我是葉凡。」

「是葉助理。您好您好。」吳正風電話中充滿著濃濃的恭敬味兒。

「唉,咱現在可是一點都不好。」葉凡嘆了口氣。

「葉助理是不是遇上什麼事了。您說。」吳正風趕緊問道。

「車子被人砸了,現在都成一堆廢鐵了。這京城怎麼啦,報警居然不出警。正風,你可得好好管管你的手下了。」葉凡哼道,口氣變得嚴肅了起來。

「葉助理,您現在什麼地方,我馬上趕過來。麻痹的,哪個局不出警,我扒了他這身『老虎皮』。」吳正風罵道。

葉凡也就把地址跟情況簡單的告訴了他。

「反天了1吳正風漏下最後一句話。

半個小時后,警報聲傳來。

「把這些打砸搶的壞份子全抓起來。」傳來吳正風的聲音,下邊自然一遍混亂。

不久,吳正風額角冒汗著跑了上來。

「沒事吧葉助理?」吳正風老遠就問道。

「還沒死。」葉凡說道。

「給老子把德山分局的蔡明水叫來,無法無天了。」吳正風轉頭沖旁邊的手下大吼道。

幾分鐘,一個三級警監全身冒汗,額角淌汗著跑了上來。

「蔡明水,不想幹了是不是?」吳正風劈頭就是一句。

「我……我……吳市長,我真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蔡明水聲音都有些打顫慄。在吳老虎面前,他還是相當的發怵的。

「不明白,有人在江華地區駐京辦打砸搶搞破壞。人家報警了,你們出警了嗎?蔡明水同志,這裡是京城,不是土匪盤鋸之地?」吳正風毫不客氣的訓道。

「這個……這個……區里好像是要拆遷這片地帶。我也不好怎麼樣?他們是在執行正常的工作。即便是我們公安局也不好出面是不是?」蔡明水一邊擦汗一邊說道。

「是真的區里要規劃這邊片區嗎?」吳正風冷冷哼道,「你這個區委常委、區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的同志肯定最清楚了是不是?」

「這事,他們是有這個意思。」蔡明水汗還在往下冒著。

「是有這個意思,有正式文件嗎?」葉凡插了一句。

「你是?」蔡明水看了葉凡一眼。

「他是我哥。」想不到吳正風直接這樣子講了,看了蔡明水一眼,哼,「區里的決定你這個常委應該最清楚了,講實話吧。如果有半點虛假,當然,如果你蔡明水同志認為我吳正風只是一個擺設的話你可以那樣子干。」

「唉,這事,吳市長。區里並沒有正式拍板下來,所以,根本就沒有文件。

不過,區里是有這方面的意思。當時水東集團看中了這塊地盤,想跟區里聯手搞開發。

這對區里來講當然是大好事,水東集團講了,要投資六七個億搞遊樂一塊。

只是,區里也正在考慮,只不過一下子還沒有決定下來。」蔡明水在吳正風的虎眼緊盯之下不得不講了實話。

「既然還沒決定,剛才人家張主任向你們報警,你們憑什麼不出警。

而明擺著嘛,這是水東集團聯手區拆遷辦在干違法的事。而你作為德山區公安局長居然視報警而不顧。

你這帽子還真的很硬朗是不是,是不是硬到別人都摘不動的地步了?

這是什麼,你這行為就是典型的瀆職,你是學法律的,應該懂得瀆職的後果吧?」吳正風狠狠訓道。

「吳……吳市長,我也是沒辦法。我是區委常委,這事,我也沒想到水東集團如此的心急。

至少也得等區政府的正式文件下來后才能辦是不是。而且,還要在談妥的情況下,這樣子霸王硬上弓的確是操之過急了。」蔡明水在拖。

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也沒有表什麼態度,講的都是官話套話屁話。

「我不想聽你怎麼樣嗦,你直接說,這事該怎麼樣處理吧?你也看見了,我們樓被毀了。

而我們江華地區駐京辦的正常工作也被你們打亂了。剛才還衝進來幾個人攻擊我們。

這裡是你分管的片區。如此的混亂,成何體統。」葉凡板著個臉就訓開了。

「對不起這位同志,這話可不能這麼說是不是?雖說區公安局是要管這事,不過,這事還沒搞清楚也不好一下子就下定論是不是?」蔡明水的態度好像有所強硬了。

「還沒搞清楚,事實明擺在這裡。蔡書記,看清楚沒有。門口那輛已經成廢鐵的車子就是我唐城的。

他們二話不說就砸了毀了我的車子。這不是土匪行為是什麼?

報警你們居然不出警,是哪位同志給你蔡書記的權力居然如此的干?

這事如果你不能給我唐城一個合理的說法,我唐城絕不答應。」唐城冷冷盯著蔡明水。

「我們會處理的,只不過,我說過,要調查清楚是不是?還沒調查清楚前我胡亂的下了定論,那才是對工作的不負責任。這位同志,我希望你講話注意著點。這隨口誣衊也是違法的。」蔡明水看了唐城一眼、說道。

「隨口誣衊,哈哈哈,講得好。我記下來了蔡明水同志,記住,我叫唐城。」唐城還真給氣壞了。

「蔡明水同志,我看你還真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這事,我先作個決定。我代表市公安局局黨委宣布,蔡明水同志先停職接受局裡調查。」吳正風黑著個臉,覺得很掉面子。一個下屬居然不賣自己面子。

「吳市長,你真要這樣子做是不是?」蔡明白冷冷哼。

「我講的話是兒戲嗎?你不用再講了。關於江華地區駐京辦被打砸搶的事由市公安局直接接手了。蔡明水同志,你回去好好反剩」吳正風冷哼道。

「隨你便,不過,我也要告訴你吳市長。這京城,並不是你吳正風一個人就能決定一切的。」蔡明水轉身氣呼呼的走了。

「不好意思葉助理。」吳正風臉色相當的難看。

「這傢伙有後台是不是?」葉凡哼道。

「嗯,還是市委常委。不過,不管他怎麼樣,這事我會一查到底。葉助理,這事你放心交給我就是了。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處理好這事。」吳正風說道。

「市委常委,好威風。」唐城哼了一聲。

「停你的職,他吳正風憑什麼。要停職的話也輪不到他,這是我們區黨委會的權力。」德山區區長錢明天冷哼著丟了只煙給蔡明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