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七十三章葉老大空前強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七十三章葉老大空前強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崔站長一聽可是急了,插話道,「各位領導,這條走廊看上去是條走廊,實際上是不過人的。只有電站進行自檢時把電路全停了才由安全人員過去。所以,根本就不可能發生電流打人的事。」

「崔站長,我現在在聽包局長彙報工作,你要講話由他先彙報完了再插嘴。現在不是辯論的時候,等下你再說,先擱一擱。包局長,繼續吧。」葉凡擺了擺手,氣得崔站長那眼睛瞪得像燈籠。郭總咂巴了一下嘴終究沒開口。

後邊,包毅把安監和公安等人員檢查到的全部毛病一茬茬的甩了出來。郭崔二人都曉得,這些傢伙要挑毛病你想反嘴都沒用。這雞蛋里尚且能挑出骨頭來何況一個這麼大的電站,哪能處處都做到完美無缺。

「郭總,崔站長,你們電站的問題還挺多的嘛。這麼多問題如果不停產整改一下,我是有些不放心啊!要是不整改在其中出了什麼問題,那怎麼辦?這責任誰來付,誰也付不起。」葉凡打著官腔,說道。

「停產,那絕對不行。葉書記,你知道我們停轉一天要損失多少嗎?更何況,包局長總結的這些隱患只是小隱患罷了。我們自行內部先排除就是了。絕對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郭總趕緊講道。

「內部自糾,你們如果會自糾的話不早解決這些問題了。說明你們思想上麻痹大意才倒致了這些安全隱患的埋伏。

安全隱患無分大小,即便是小的隱患一旦發生事故就大隱患。更何況,從剛才包毅同志的檢查彙報過看,你們的隱患已經不是小隱患的範圍了。

同志們哪,咱們的黨和政府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我們要注意安全安全再安全。千萬不能麻痹大意。

一旦出事就晚了,生命是無價的,你用多少錢也買不回來。這事,我看就照包局長建議的辦。

當然,明天早上最好是叫市安監局的專家聯合公安消防以及市電業局等部門的專家組成聯合檢查組進駐紅谷電站。

咱們務必做到把一切隱患排除在外。」葉凡講道。

「葉書記,你們政府這是小題大作。要講到安全隱患。哪個地方還不得有點小安全隱患的。如果都要停產整頓,那全國的電站工廠不全都得停了。到時,看你們怎麼活下去?」郭總冷冷哼道。

「怎麼活下去那是我們的事,這個,不勞郭總牽挂。今天你們紅谷電站在安全隱患沒有徹底排除前就得停機整頓。」葉凡講到這裡,一臉嚴厲的沖米月說道,「米秘書長,叫有關部門馬上下發通知。派出相關人員過來監督執行。紅谷電站如果不聽的話。公安部門配合執行。如果負責人執意不執行的話。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葉老大的口氣強硬得很。

「這晉嶺還有王法,不是你葉書記一個人的天下。這事,我們萬勝集團會向省里反應情況。你們同嶺市政府是故意打擊報復我們紅谷電站。這事。我們絕對不服。不服1郭總一臉怒氣的講道,那臉都黑得快成碳頭了。

「向省政府反應情況,這是你們的權力。要反應請便。我葉凡不會攔著你們的。至於說到這同嶺的天下,當然不會是我葉凡的,當然更不會是你的。這天下是黨的,是人民的。」葉凡**的哼道。

「葉書記,電站上頭的貯水湖已經滿了。葉書記如果執意要我們停機整頓。那這水滿出怎麼辦?到時壓圬了攔湖壩,這責任你葉書記來負?」崔站長又玩出另一個噱頭來。

「你們不可能沒有排水設施,拿這個來想唬弄誰。還有,為了節約用水。既然你們的貯水池滿了,那就打開排洪設施把水還給谷溪用水。這水。對紅谷寨的群眾們來講是救命之水,生命之水。不允許你們隨便浪費了。」葉凡說道。

「哼,我就是把水全浪費了也不會排入谷溪的。這排水方案,我們公司自會處理,不勞葉書記安排了。」郭陽突然插嘴說道,樣子囂張得很。

「那行,那的確是你們的事。不過。你們紅谷電站是在同嶺市境內的。

這水是同嶺人民的水,只是暫時借給你們發電罷了。既然你郭總要一意孤行不把同嶺市委市政府以及同嶺人民當回事,那簡單。

我會要求安全檢查組長期駐紮紅谷電站。一直排查,查到全部安全隱患徹底解決為主。」葉凡說道。

「葉書記,你這是在威脅我們是不是?」郭陽大怒了。地一聲桌子被他拍了一下人也跟著站了起來。

……

一聲更刺耳,更大的拍桌聲傳來。

頓時。全場同志都有些傻眼了。一個個拿眼獃獃的看著葉老大,因為,在葉老大坐的桌前,很明顯的看見會議桌被拍裂開了幾條縫,這需要多大的手勁?

「你們如果不服從市政府對用水的調度,我葉凡就敢下令封了你們紅谷電站。紅谷電站怎麼啦,萬勝集團又怎麼樣?難道你們不是在共和國的土地上做生意?」葉凡站了起來,一臉正義,講道。

「共和國也是法制國家,不是土匪國家。這紅谷電站現在是私人所擁有。對於用水,那是我們萬勝集團的事。你們政府憑什麼無端的出來干預?國家,還有法律。」郭陽雖說還在掙扎著反駁,但底氣已經弱了不少。

「包毅,由你派出公安人員跟水利方面專家配合,把水引入谷溪。如果紅谷電站敢執意阻攔的話,抓人1葉凡站起來下了命令,帶著大家走人了。會議室里,只留下了一臉難看的郭總和崔站長等人。

叭啦一聲脆響,桌上的茶杯全給郭陽給橫掃到了地下碎成了花兒。這傢伙朝天吼道:「這簡直就是土匪,什麼市委一把手,我看,還不如以前的山大王。」

「老郭,這事,你另想輒吧。這不還有總公司在嗎?你們老總可不簡單,放句話的話還是相當有份量的。」這時,轉回來的劉益宏副主任淡淡的哼了一聲。

「嗎的,本來不想麻煩大老闆的。這下子看來是不行了。」郭陽哼聲著,轉頭看了看劉副主任,一臉譏諷樣子問道,「劉主任,你剛才的行徑可是很不地道。

咱們是什麼交情,老闆在你調回來提拔這件事上可是花了大力氣的。

想不到你這屁股還沒坐熱居然胳膊肘兒往外拐。今天這事,要是給老闆知道了,我看你劉主任這屁股還能不能坐穩當?」

「老郭,我有我的難處。這位同嶺市一把手不簡單,不能跟普通的市委書記等同對待。」劉主任嘆了口氣。

「你有什麼難處,講來聽聽,今天要是講不出個所以然來,這事,我肯定會如實向老闆彙報的。」郭陽不屑的講道。

「唉,我也沒搞清楚怎麼回事?葉凡是同嶺市委書記,怎麼還兼著另一個職位,這個,太不合常理了。」劉主任講道。

「什麼職位?」郭陽緊追著問道。

「公安部警務督察室副主任,也就是副總督察長。我也是搞警務督察工作的。

雖說他那個職位跟我一樣的級別,都是副廳。但是,因為他是公安部的職位,所以,我還得叫他一聲領導。

你說說,今天的事我能怎麼樣?難道還真要違抗命令。不過,暫時就讓他囂張一次吧。

他這樣子干,明擺著是要拿水的事說事。就是要你們還水給紅谷寨。老郭,你有什麼打算?」劉主任講道。

「想還水,門兒都沒有。我們電站的水,憑什麼要給紅谷寨?咱們可不是慈善機構專做善事。

沒有了這股水,我們紅谷電站基本上就失去了利潤。而且,估計還得貼錢,那是絕不可能讓他們把水引走的。

更何況,就沖他們這態度。咱們就是讓水爛掉浪費掉也不會給他們一個子兒的。什麼玩意兒,跟我郭陽斗,哪咱們就斗到底。」郭陽說道。

「是啊,谷溪的水佔了我們電站總水量的四成左右。沒有了這股水,紅谷電站基本上開一台機就夠了,那將會帶來一系列的問題。比如,富餘人員哪裡去,還有,設備閑置著太浪費了。每年的損失,可是以千萬計算的。」崔站長可是急了,電站沒有了利潤這站長還當個屁。

「富餘人員,對了,你們當初接收過來時安排了多少紅嶺縣紡織廠的下崗工人?」劉主任想了想問道。

「估計還有五六十名。」崔站長講道。

「全趕走,既然要我們還水,這人還拿來幹嘛。」郭總一擺手說道。

「到時鬧騰起來怎麼辦?當初可是簽定有協議的。」崔站長眉頭皺得老高。

「崔站長,這個還不簡單。不是我們不要他們,是同嶺市的葉凡書記給逼的。沒有了谷溪的水,機台都不運轉了還留著他們幹什麼。總不能白待著還拿工資。既然要折騰叫他們去折騰葉凡去。最好了折騰得越大越好。」郭陽有些陰陽怪氣的講道。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