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零二章接近問題本質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零二章接近問題本質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進去時裡面還坐著幾個人,除了江華地區駐京辦的張志德以外還有二個年輕人。

很囂張,其中一個留著小鬍子的那輛破吉普被砸了。開輛破車居然質問我要處理,真以為吳正風就能擺平一切是不是?

這裡是京城,是個處級不如狗副廳滿地爬的地方。估計吳正風還不曉得水東集團的能量吧?

不過,這事,如果吳正風真要硬擠著插手的話,還是有點棘手章節。」蔡明水說道。

「棘手,我看吳正風是暈了頭。連個政法委書記都撈不上,他憑什麼強出頭。

不過,吳正風能坐上如今的位置。應該不會暈了頭。明水,你放心回去工作。

他停他的職,可是我們德山區卻是沒停你的職。吳正風,他這是撈過界了。

雖說公安系統是雙重管理,但是,你不但是德山區公安局長。可是你更是德山區常委、政法委書記。

吳正風要停你的職也得經得我們德山區常委會批准,至少,得通報是不是?

他這是幹什麼,連個話都沒放出來就直接停你的職。這事,我會跟成河同志商量的。」錢明天區長說道。

錢明天雖說如此的講,但是,蔡明水卻是心裡還是痛快不起來。

「現在江華地區駐京辦的事已經由吳正風親自接手了,我也插不上手。

這事,就怕吳正風要搞鬼。到時,水東集團那邊不好交待。聽說連水東集團董事長的小兒子陳義東都被開破吉普的那個傢伙打傷了。」蔡明水說道。

「這傢伙還真不曉得天高地厚,開輛破吉普還真把它當路虎了是不是?水東集團是個什麼樣的集團,董事長陳熱火可是個手眼通天的人物。據說跟某大佬的關係處得不錯的。」錢明天一愣,哼道。

「呵呵,就讓吳正風這硬腦殼去撞撞『牆』也好。那已經不算是牆壁了,是座大山。

雖說退居二線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傢伙。還真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這些年下來在京城,我看也是白混了。」蔡明水冷笑了兩聲。

蔡明水這傢伙一走出區長辦公室后看了看時間,爾後開車直奔一個居民小區而去。

寧全水,京城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此刻他正坐沙發上看報紙,一條腿還晃悠著。

聽到響動后寧全水抬起了頭,見是錢明天進來。不由得有些訝然,問道:「沒事幹了是不是?」

「從現在開始就沒事幹了,姐夫,我可以回家養老了。不過,沒準兒連養老都沒機會了。」蔡明水一臉陰沉。一屁股就坐了下來。

「養老,阿弟,你這是講什麼話?」蔡明水姐姐蔡青青一愣,問道。

雖說蔡明水都四十齣頭的人了,但其姐姐蔡青青十分的疼著他,見面還是阿弟阿弟的叫著的。

「發生什麼事了?」寧全水可是通透得多,馬上聞出了什麼味兒來。

「嗎滴,吳正風太不是個東西了。」蔡明水憤然罵道。

「講話文明點,別東西東西的。再怎麼說吳正風也是你的上級領導。怎麼能在背後如此的評判你的領導?

明水,你這脾氣就得改改。這話在我這裡可以講講,但是,如果在外人面前講傳到吳耳朵里人家會怎麼想?

所以。最好是不要講。就是在家人面前也不要講這種話。有些話,一講順了就收不住嘴了。」寧全水一臉嚴肅。

「我就是要講他不是個東西,什麼玩意兒。居然停了我的職。」蔡明水哼道,有姐姐在。他才不怵自家這個姐夫。雖說姐夫身居高位,但十分的疼姐姐。

「停職,怎麼回事?」寧全水一聽。臉頓時一愣,稍稍有些陰沉。

於是,蔡明水當然是加油添醋渲染了一番下來。不過,寧全水聽了後半天沒吭聲。

倒是老婆蔡青青急了,扯了一下老公,問道:「老寧,你還沒想出輒來是不是?乾脆直接跟吳正風打聲招呼。」

「你以為吳正風不曉得明水跟我的關係是不是?」寧全水冷哼道。

「對呀,吳正風肯定曉得明水跟你的關係了。明水提拔這事你還跟吳正風打過招呼的。難道是在裝傻,這個,也太不拿你當回事了是不是?」蔡青青一愣。

「你有沒腦子,他明曉得我跟明水的關係還要如此的做。而且,連聲招呼都沒跟我打,你們想想,這其中有什麼?」寧全水可是塊老薑,看問題的角度那是完全不一樣。這視角不一樣,看不看得通透就在這一點上了。

「這個,我也覺得納悶。吳正風一個堂堂的副市長,副部級高官。

手掌京城警察圈,也是個威風人物。先前他並沒到江華地區駐京辦,後來也不曉得什麼時候他就屁顛著到了。

而且一到就把水東集團跟德山區拆遷辦的人全給抓了起來。好像這傢伙到駐京辦去就是為了表現什麼似的。

我就不明白了,駐京辦那個張志德肯定引不起吳正風的興趣的。吳正風到底是什麼原因才到的駐京辦。」蔡明水一下子悟到了什麼,這傢伙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

「你算是理出一條線來了,不錯,最近有進步。」寧全水還表揚了自家這個小舅子一句,爾後說,「你再深想想,這其中還有什麼問題沒有?」

「問題就很多了,好像,我看吳正風好像很再乎兩個年輕人似的。」蔡明水講道。

「怎麼再乎?」寧全水追問。

「一個年輕人站著的,像個保鏢,就是開輛破吉普車的那個傢伙。不過,從他身上穿著來看又不像是個保鏢。

而另一個年輕人卻是坐著的,吳正風一直站著的。那個年青人一直坐著的,有點像是他是老闆吳正風成跟班似的。

我就不明白了,兩個年青人最多三十冒頭一點,能有什麼?我聽張志德叫那個坐著的年青人什麼葉助理。

我想,那個年青人是不是在江華地區工作,而且是什麼助理。會不會是行署專員助理。

不過,也太年輕了一些。再說了,江華地區行署專員一個助理頂天了副廳級別,怎麼可能讓吳正風對他如此的正經對待著。」蔡明水講道。

「現在,你抓住了問題的關鍵了。京城,藏龍虎之地。兩個年輕人,而其中一個開破吉普的還如此的囂張。

開破吉普的還站著的,而另一個還坐著的。坐著的肯定比站著的地位要高一些。

當然,這個『地位』並不是指級別職務,而是指其人的影響力。

連吳正風都站著的,那那個坐著的年輕人身份必然不凡。有如此不凡身份的年輕人,能讓一個副部級幹部站著的年輕人。

其身份呼之欲出了。」寧全水這分析得還真是入木三分。蔡青青咂巴了一下嘴都不敢打岔了。

「太子黨?」蔡明水脫口而出。

「接近問題的本質了,很好。」寧全水又贊了小舅子一句。

「沒聽說過有姓葉的這種角色,縱觀共和國上層家族,好像都沒姓葉的存在著。」蔡明水一愣又講道。

「太子黨應該算不上,不過,共和國那些頂層家族延伸出去的『角色』也不少。比如,女婿,乾兒子還有核心親戚等等數量不少。」寧全水講道。

「這個就難查到了。」蔡明水有些喪氣。

「我先問問滇南那邊。」寧全水說著到衛生間掛起了電話。良久才出來。

「打聽清楚沒有姐夫?」蔡明水坐不住了,趕緊問道。

「滇南省省長助理兼江華地區地委書記葉凡。沒想到,聽說此人不到三十歲,居然身居如此要職。不簡單的一個年輕人。」寧全水居然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啊,三十歲坐上省長助理位置?」蔡明水好像被人捅了一燈鵠礎

因為,這傢伙不笨,已經敏銳的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

「這事就不用論了,絕對是他。不過,還真有些棘手。能坐到他如今位置上,又如此的年輕人。不簡單啊明水,你這次還真是撞上鐵板了。難怪吳正風如此的屁顛著跑來。葉凡,身後肯定有著不凡的背景。」寧全水眉頭都擰在一起了。

「姐夫,有沒打聽到他身後人是誰?」蔡明水不死心,又問道。

「如果沒猜測錯的話,他應該是寧哥很欣賞的人。」寧全水說道。

「寧哥,那個寧哥?」蔡青青問道。

「還能有哪位,天雲省的那位。咱們本家,我還得叫他一聲哥。而且,你看我什麼時候在背後叫過人『哥』的。」寧全水哼了一聲。

「這事……唉……姐夫,你看,這事……」蔡明水臉色變得烏黑了起來,想不到居然踢到寧志和身上了。

算起來寧志和還是寧全水的遠房堂哥。當然是隔了二代的那種,當然稱哥也正常。

以寧志和如今的地位,想叫他『哥』的人不少。如果在寧志和跟自己之間選擇,蔡明水可以肯定。

姐夫絕對倒向寧志和一邊的。什麼小舅子都不頂事兒了。在大事上,就是姐姐也不頂事兒。

「大水沖了龍王廟啊,明水,這事,你真有些草率了埃」寧全水臉色難看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