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零三章後面關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零三章後面關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哪曉得這江華地區駐京辦的上級領導居然如此的厲害,居然還跟寧志和扯上關係了。

而且,這事,姐夫你也清楚。錢區長是你的鐵竿手下,跟水東集團合作是錢區長一手操辦的。

從德山區發展來看,水東集團的進駐當然能為錢區長添光彩了。

他到德山區不久,姐夫你以前也跟我講過,要我全力支持他的工作。

因為,錢明天是姐夫你的人,是你給捋上塞干不好工作就是丟姐夫你的臉。

所以,區里一決定,我當然就全力支持了。想不到這駐京辦還真是藏龍虎,居然躺著一條『大蟲』。」蔡明水真的後悔了。

「我看也沒必要過於擔心什麼,也許葉凡只不過就是寧哥的手下罷了。

跟我們比起來,咱們跟他還有親戚是不是?難道親戚還比不上一個外人?

這事,我看就直接跟寧哥講清楚就是了。而且,葉凡也太過份了。

居然指使吳正風如此的干?根本就沒把咱們老寧家擱眼中嘛。

而且,我看吳正風估計也是看在寧書記面上吧。葉凡,沒準兒還是扯著虎皮拉大旗罷了。」蔡青青插嘴說道。

「你懂個屁1寧全水居然爆粗話了,蔡青青一愣,不敢張口了。

老公發起怒來是相當可怕的,就是蔡明水更是作聲不得。平時還行,蔡明水知道,姐夫發怒。如果開口的話肯定挨批的。

「光靠一個寧志和能把葉凡捧到現在的位置嗎?此人身後肯定還有人沒顯露出來。

寧志和只是他現在的領導,那以前呢?體制中幹事,要步步警惕。

一個不慎滿盤皆輸。這輸可能會葬送了明水一輩子的前程。而且,還得外搭上我。」寧全水冷哼道。蔡青青更是不敢張嘴了。這個,涉及到老公的前程,就是自家親兄弟都不頂事了。老公一倒,自已算什麼了。

「要不。老寧,先問問寧哥怎麼樣?都是自家親戚,問問總不犯法是不是?」蔡青青說道。

「這事只能如此了,不過,明水。你要作好準備。你要有心理準備。不要怕丟臉,丟臉總比丟帽子強。」寧全水說道又進了衛生間。

「寧哥怎麼說?」蔡青青問道。

「不要問了,明水。這事我會跟吳正風打聲招呼的。你自己馬上過去,好好向吳市長認個錯。

對了,寫份深刻的檢討過去。態度一定要誠懇。你要調整好自己的身份。

你就是吳市長的下屬。當領導的批評你幾句。你要聽著。還有,要積極向吳市長爭取,要戴罪立功。

爭取把調查江華地區駐京辦的事攬回到自己頭上。」寧全水講道。

「葉凡。你在駐京辦又整出什麼來了是不是?」寧志和在電話中問道。

「噢,這事寧叔您也曉得了。還真是埃好事不出門壞事行千里。」葉凡一愣,問道。

「幹了壞事還想瞞著?」寧志和也開了句玩笑。

「寧叔有什麼指示,小葉我洗耳恭聽著。」葉凡講道。

「算啦,不跟你貧嘴了。這事說起來是德山區政府幹得不對,當然,其中摻雜著多方的利益。不過,其它的我不想管。就是你們處理的那個叫蔡明水的同志。他姐夫叫寧全水,算起來還是我的隔代堂弟。」寧志和講道。

「寧叔的意思是?」葉凡問道。

「你小子別在我面前打馬虎眼,裝傻是不是?」寧志和哼道。

「噢,我明白了。」葉凡說道。

「明白就好,不過,那個水東集團你倒是要注意著點。別踢中鐵板就是了。」寧志和掛了電話。

「踢中鐵板,水東集團後台硬朗是肯定的了。不過,寧叔不講,只能自己去了解了。」葉凡吶吶了一句爾後開始打起電話操作了起來。

「無法無天了,敢打我們家義東。老陳,你趕緊派人把打人者抓起來。」一個中年婦人在堂廳里差點叫了起來。

旁邊站著慘兮兮的陳三公子陳義東。就是被唐城煽了耳光的那個倒霉蛋子。

「抓,你以為我是公安是不是?」水東集團董事長陳熱火倒是淡定得很,看了兒子一眼又皺了下眉頭。

「難道義東就讓人白打了不成?」老婆楊清冷哼道。

「誰敢說白打我陳熱火的兒子?」陳熱火一拍桌子,講,「這事先得理清楚。

打人者聽說就一個開破吉普的年輕人。如果說他沒聽說過水東集團倒也情有可原。

就怕是他知道咱們底細還敢出手,這其中的關竅就值得推敲一下了。」

「爸,那傢伙會不會是太子黨?」陳家大公子陳上中比較老成,開口問道。

「太子黨,不可能。太子黨開的是什麼,寶馬賓士法拉利,開一破吉普的太子黨,有這種太子黨嗎?我看他就是一沒眼的狗東西。」陳義東明顯不服氣大哥的說法。

「義東,看事情要一分為二。咱們要仔細的推敲一下才行。這京城,藏龍虎之地。你能肯定太子黨就不喜歡裝逼啦?不是聽說有的太子黨很低調。低調到你根本就不敢相信他是太子黨。」陳上中說道。

「大哥,你這話講的什麼意思。難道你弟弟我被人打了你還如此。你還是不是我大哥,你還是不是陳家的人?」陳義東憤怒了,指著大哥吼了起來。

陳義東知道,爸把水東集團投資德山區遊樂場的事交待給自己辦理,他心裡有些不舒服。

因為,一旦這事能成的話投資可達五六個億。一旦建成,那將是陳氏控股的水東集團的最大的子公司了。大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威脅到了他的位置。

當然,陳義東也不可能沒私心的。誰都想坐上水東集團董事長位置。而先前的基礎就相當的關鍵了。

「我不是陳家人難道你就是了?」陳上中明顯的不高興了,瞪了弟弟一眼。

「你倆個混賬東西,講什麼屁話。」陳熱火一拍桌子,訓了兩個不爭氣喜歡內鬥的傢伙。

「老爺,我看,不管怎麼樣。他們這樣子干就無視我們陳家,無視德山區政府。現在咱們也是騎虎難下了,德山遊樂場已經箭在弦上不可能不發了。所以,既然要辦就辦成既定事實才行。」這時,陳家軍師,也就是陳熱火的小叔陳魁說道。

「噢,你說說怎麼樣辦成事實?」陳熱火瞄了小叔一眼。

「江華駐京辦攔著咱們的由頭無非就是咱們拿不出正式的文件罷了,既然他們欺負咱們拿不出來,哪咱們就拿出正式文件來。所以,得趕緊支會一下德山區政府,讓錢明天出面,以區委區政府班子決定的形式形成正式的整體片區規劃文件。

到時,江華的駐京辦不搬也得搬。而且,咱們理由充足。到時,咱們想怎麼收拾打人者還不是一句話。

所以,要收拾他們咱們自已得先佔足了理兒才行。雖說咱們並不擔心他們的關係什麼。

但是,有理的東西總比無理的東西要好。而且,需要上頭人講話時咱們也能挺起腰竿子是不是?

現在的關係,如果你沒理由求人家辦事人家也難出口。再說了,誰都不敢保證對方有沒後頭。」陳魁摸了下下巴,說道。

「嗯,這事其實早該辦了。既然錢區長要政績,那就得拿出態度來。

以前咱們倒是給他忽悠了,搞得現在不三不四的。你馬上去支會一下錢區長。

如果德山區區委區政府不能拿出個態度的話,咱們水東集團就另選地兒建遊樂場了。」陳熱火冷哼道。

「爸,這可不行。咱們現在已經幹了不少事了。其它地方都擺平了,現在就差一個江華地區駐京辦那片地兒了。

一旦拿下咱們馬上可以規劃開工了。如果另選地盤又得重頭開始,那又得干到什麼時候。

而且,京城雖大,但哪塊地皮都是有主兒的。也許一個賣豆腐的都有著副部級的後台。

咱們前期已經下了大力氣,不能就此廢了。再說了,這面子上的事也過不去。」陳義東叫了起來。

「叫啥,這點貓膩都看不出來。咱們即便是想換地盤,錢區長肯鬆手嗎?

咱們不怕他們,他們肯定得為咱們辦事。這事就這麼定了,小叔你趕緊去辦了。

我只給德山區政府一天時間,一天後拿不出正式文件來,咱們就換地兒去。

而且,前期的損失還要德山區政府賠償。這事一旦敲定下來,打人者,咱們不會放過他的。

誰打我陳熱火的兒子就得付出代價。」陳熱火霸氣滿顯。

「一天之內,恐怕太倉促了吧?」錢區長眉頭緊皺著。

「已經不是一天了,這事我們水東集團可是早就給你們提個醒的。

你們一直在拖,如果不給正式文件,我們明不正言不順的怎麼展開建設。

現在一個江華駐京辦就是一隻攔路虎。人家吳正風講得好,要求咱們拿出正式文件來。

沒有你叫我們怎麼去處理這件事。而且,我們幾十號人現在還在看守所關著的。

吳正風已經甩了狠話,要一查到底。到時,恐怕連義東也得給牽連進去。

如果義東進去了,我想,陳董也不會坐視不管的。」陳魁這話可是有威脅的味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