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零七章入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零七章入套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算啦牛霸,一杯酒而已。」葉凡擺了擺手。

「好酒。」七爺舌頭在嘴唇邊舔了舔,看了看葉凡,問道,「還有嗎年輕人,我用好貨換怎麼樣?」

七爺一說完,啪地一聲從腰間抽出一隻煙竿來。麻金色的,貌似還是古董貨色。

「七爺,你這寶貝可是很值錢。聽說前次老李出了三十萬你都沒眨下眼的。」張隱豪說道,提醒葉凡一下。

「三十萬,就是老李出一百萬我也不會賣掉它的。這什麼煙竿,紀曉嵐曾經用過的知道不,還是皇上御賜的玩意兒。」七爺哼了一聲,霸氣得很。

「多謝七爺抬愛,這煙竿是值錢,不過嘛,我這酒沒地兒來。現在剩倒是有剩下一瓶,不過,以後可是就沒有了。

不過,七爺真想長期喝上這酒的話,有個地方聽說有。我也是為此事來找張家的。

張家跟我講了七爺的事。我想,這酒要弄到手有難度。而且,我看得出,七爺也是愛酒之人。這酒太難得了。」葉凡拋出話題來了,知道七爺是個識貨的人。

這酒可是有著提功的效果的。七爺就是老了,但難道不想提功,讓身體更好一些?

「呵呵呵,這酒的確夠勁,不錯的罕見好酒。本人的確喜歡,不過嘛,年輕人,你是在向我設套嗎?」七爺笑道。

「七爺講這話可就相當的俗套了,我只是想跟你合作去找酒罷了。本人也是愛酒之人。七爺是懂酒之人,相信也是最懂得這酒的價值了。」葉凡說道。

「合作。」七爺念叨了一句后。轉爾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我老了,跑不動了。」

「隔空能吸酒之人會老嗎?七爺這是不相信葉某了。」葉凡臉一板,哼聲道。知道這老傢伙有些看不起自己。

「看不起你又怎麼樣,七爺我只跟看得順眼的人合作。年輕人,你太了。

想找我七爺合作的人多了。我七爺生平最討厭的就是不學無術,自認為靠著家族有幾個錢。有些勢力的敗家子兒。

你在我面前裝什麼逼?這酒,也是有能力者才能得之。就你,份量太輕。

如果是你家族中管事的出來還差不多。」七爺那囂張本色閃現。

「老傢伙,給臉不要臉,你囂張什麼?」牛霸一個大跨步到了七爺面前,雙手一搭按在了七爺肩膀上。

七爺臉一沉,這時。旁邊閃出一人來,胖得很,像座大山。此人那手掌展開跟熊掌有得一比,但人並不是十分的高大。那滿是老繭的粗糙厚實大手擱向了牛霸。

「熊胖子也來了。」張隱豪打招呼道,其實是在提醒葉凡,此人就是七爺手下三大狠角色之一的『熊烈』。

一般人都叫他熊胖子。其人不到一米八的身手。體重卻是達到了二百斤出頭。

牛霸也胖,兩人倒是對上眼了。

不過,熊胖子很鬱悶,無論他怎麼樣使力,可是這個大塊頭傢伙的手還是按在七爺肩膀上。

熊胖子臉憋得通紅。知道今天遇上了硬把子。

「好,年輕人。你現在有點本錢跟我談了。」七爺手掌往桌上輕輕一拍,桌子並沒有動作,但是,桌上一碟花生米卻是突然彈起往牛霸雙手上旋轉而去。

「撤了吧。」葉凡說道,牛霸手一松,實則上是這貨感覺一股大力傳來,不得不鬆手了。牛霸眼中閃過一線佩服神情,葉老大自然盡收眼底了。

葉凡心裡又是一震,七爺這看似輕鬆的一拍居然能震退牛霸。看來,這七爺的功力還得往上估了。

牛霸看了熊胖子一眼,一個轉身就站在了葉凡身後。

「拿出你的東西來吧?」七爺說道。

「這個先別急。」葉凡說著,「七爺聽說過沙海十三青衣嗎?」

「你打哪裡來的消息?」七爺一愣,問道。看來,這傢伙還真聽說過。

「消息這個七爺不必問了,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十三青衣的事。」葉凡說道。

「這酒跟十三青衣有關係?」七爺問道,當然不會輕易講出來的。

「嗯,而且,不光是有這酒。還有著大批的好貨色。假如這筆買賣能成功的話,七爺還真可以養老了。」葉凡講道,「傳說其中還藏有能讓人突破功勁的絕世藥材。

如要能僥倖弄上一些。七爺這歲數,沒準兒還能更上一層樓。到時,身體更好了,心情就更好了。

這心氣兒一足,呵呵,這長壽可就不請自來了。」

葉老大余光中發現,七爺那眉毛微微動了動。

老傢伙,你不動心都不行滴,葉凡在心裡哼了一聲。

「葉先生講得真是誘人,七爺我是不得不動心了。既然如此,你們先講講你們所能得到的東西跟十三青衣有什麼關係?」七爺問道,這傢伙還真是老辣,講話那是滴水不漏,你很難從他身上討到便宜。

葉凡也就把十三青衣分別藏有藏寶圖的事講出來了。

「這事還真有些麻煩是不是,首先這藏寶圖就不全。目前你手中就幾份,而絕大部分還在十三青衣的大把頭滿天雲手中。

十三青衣的大把頭可不是簡單人物。七爺我以前聽老人們講過,十三青衣的大把頭一掌能劈斷合抱粗的巨樹。

能攪起滿天黃沙,所以稱之為『滿天雲』。」七爺講道,「首先要搜集齊這十三張藏寶圖就是個大問題。

而且,這麼多年過去了,這藏寶圖是否還在都難說。第二,我們還得幫助你們報仇,這又是額外的合作了。」

「難度當然相當的高,但是,如果沒難度的話我跟張家合作就完事了,何必還來找你?」葉凡冷笑了一聲。

「嗯,你這講的也是實話。不過,既然難度如此的大,也許我們將一無所獲。所以,如果能得到這批藏寶。咱們怎麼樣分成?」七爺問道,這才是最關鍵的。

「我是發現者跟擁有一部分原圖的人,當然得佔大頭。我們拿七成。而張家算上一股,拿一成半,七爺你們也佔一成半怎麼樣?」葉凡問道。

「呵呵,葉先生把我當三歲小兒了是不是?」七爺冷笑了一聲。

「我不明白七爺這話什麼意思?」葉凡也是淡淡的問道。

「我們冒著生死最多撈到一成半,這話你也能講出來?年輕人,咱們華夏的算盤不光是你會拔,七爺我也照樣子學過。而且,你們年輕人搞電腦還行,這拔算盤,你們不如我。」七爺冷哼道。

「那七爺的意思是?」葉凡哼道。

「我們要這個數。」七爺伸出了四根指頭。

「呵呵,七爺這算盤可是比我們會拔得多。和著我葉凡幹得半死跟張家合作就拿了六成。這大頭反倒讓你們佔去了。這又算是哪門子的道理?」葉凡冷笑了兩聲。

「你們需要我們,一切靠實力講話。不然,一切都是空談。不要講拿到寶貝,連命都沒了,還何談寶貝著。」七爺哼道。

「噢,要怎麼樣展現實力?七爺你的意思是咱們不如你們是不是?」葉凡哼道。

「你這保鏢身手還不錯,不過嘛。你就這點人馬,我七爺手下的人手可是不少。而且,要拿下十三青衣,沒有人可是不行。沒有高手更不行。年青人,財寶顧然可愛,但是,要有命才行。而你們要保命,就得靠我們。」七爺哼道,相當的囂張了起來。

「呵呵,就你們這幾個人,不夠看。」牛霸看了熊胖子一眼,一臉的不屑。

「哪位如此大條居然看不起七爺的人,讓『狼霸』我來稱稱份量。」這時,從下邊傳來一道聲音,隨著聲音走上來一個瘦子。此人的確很瘦,瘦得像竹竿,似乎風一吹就會倒下。

「就你這病怏怏的樣子還想跟牛霸我動手動拳的,牛霸我不是吹,一口氣就能讓你倒下滿地找牙去。」牛霸沖著自己的拳頭吹了口氣。

「能不能吹倒咱們去外邊來幾下就是了。」狼霸哼道。

「呵呵呵,稱稱也好,咱們下邊見怎麼樣葉先生?」七爺笑眯眯的,一幅吃定你樣子。

「七爺的意思是要以拳腳來論分成是不是?」葉凡淡然一笑。

「葉先生如果有這意思的話我也不反對,只要你們能打倒我的三個手下,七爺我就拿兩成,絕無二話。」七爺淡定的笑著,還摸了摸鳥籠,那隻八哥馬上叫道:「二成二成,絕無二話……」

「成交。」葉凡點了點頭,幾人下樓而去,車天跟了上來。

「這位也是你的人?」七爺看了一臉淡漠的車天一眼。

「如假包換。」葉凡說道。

七爺沒再講話,幾人開車到了一片樹林子里停了下來。

牛霸跟狼霸兩人都有『霸』,馬上就拉開了拳腳你來我往了起來。

不過,牛霸今天遇上了硬把子,只不過十幾個回合就被人家一腳踢到了十幾米開外半天沒爬起來。

「葉先生自己上是不是?」狼霸勢氣高漲,瞅著葉凡。

「我們先生是拿筆竿子的,哪能跟你這粗人動手動拳腳的。」車天冷笑一聲站在了葉凡前面。

「好,那就是講你能行。」狼霸一聲笑,一個直勾拳重擊車天下巴,這傢伙想一拳就打碎車天下巴,來得很剛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