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零八章別壞了道上規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零八章別壞了道上規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轉瞬間車天就不見了,早轉到狼霸的後頭了。一腳踹去,狼霸頓時騰雲駕霧往外飛去。

叭地一聲脆響,狼霸頭栽進了草叢裡。

不過,這傢伙狠哪。一個彈跳又起來了,在空中抽出一把鐵鏈子往車天身上抽了過去。

鐵鏈子劃破長空,發出喳喳的震波。

「算個屁1車天不屑的一聲過後雙手一卷,狼霸的鏈子詭異的就被車天扯在了手中。

車天緊跟著一掄,狼霸整個人像大風車一般盤轉了幾圈過後被車天掄到了幾十米開外,叭嗒一聲就砸在一顆大樹上,震得鳥兒四散狂逃而去。

「老子跟你拚啦1狼霸還真是狠角色,狂叫著要拚命。

「行了狼霸,你不是這位爺對手。」七爺皺了下眉頭,哼了一聲阻止了狼霸,哼道,「二成,成交。」

「七爺現在可以談談十三青衣的事了。」葉凡淡然一笑。而車天跟牛霸都抱臂站在了葉凡身後。

「這事我也是聽一個老人說的,十三青衣都是在離樓蘭古城不遠處的青王坡活動。傳說他們的老巢就在青王坡的地下。」七爺講道。

「這青王坡是個什麼樣的狀況,應該有些來歷吧?」葉凡問道。

「大家都聽說過,古代的西域有三十六國。而樓蘭就是這三十六國其中一個小國。

西域從漢武帝劉徹時起屬於漢朝。西域三十六國分別是:婼羌、樓蘭鄯善、且末、小宛、精絕、戎盧、扜彌、渠勒、于闐、皮山、烏稈、西夜、……

三十六國之中一部分是游牧部落,另一部分是城郭之國。而樓蘭就是城郭之國了。

而實際上的青王坡並不是屬於樓蘭國。而是屬於精絕國,而青王坡為什麼叫青王坡。是因為當時精絕國君有個弟弟叫『達摩吉成斯』。

而精絕國君『達摩浩月』封他為青王。而死後就埋葬在青王坡,而青王坡也是因為他而得名。」七爺略顯得意的說道。

葉老大也暗暗佩服這傢伙,居然對西域三十六國的國名都記得如此這般的清楚,真是不簡單。說明此人對西域相當的熟悉。而且,老江湖了,真不是現在的年輕人所能比的。

「不是聽說精絕國君是個女子嗎?」葉凡問道。

「呵呵,是男是女這個誰都不清楚了。到現在還是一個秘。不過,青王坡範圍也不校大致範圍有五十里左右。

處於塔里木盆地孔雀河一帶最東端。當然,具體的地址咱也不清楚。

因為,十三青衣太神秘了。而且,聽說十三青衣跟青王有關係。

也許,滿天雲還是青王的後代也說不準。而當時的青王『達摩吉成斯』手下有著精兵一千,民眾也達到了一到二萬左右。

在距離樓蘭上百里之地範圍內生活著。不過,青王的野心很大。想取代精絕國君而代之。

後來被精絕國君滅了,而青王的後代就成了沙匪,組建了十三青衣,專門搶劫古絲綢路上的商人。

而當時漢朝在這一帶有駐軍,不是設立了西域都護府。他們對於商人的投訴也很重視,也派兵巡邏著找想把十三青衣一網打荊

可惜的就是沙漠太大了。而且,地形複雜。而十三青衣是神出鬼沒,搶了就跑。

而且經常換地兒。就是漢朝軍隊也是莫可耐何。後來就不管了,由著你們去干吧。

因此,葉先生你講他們手中有藏寶。這一點我相信。幾千年下來,十三青衣搶了這麼多年。肯定也積攢下了不少的財富。

當然,這些財富都是藏在一個神秘地方。沒有藏寶圖一切只能是空想。」七爺說道。

「嗯,首先要找到十三青衣才行。不然,一切都是白搭。七爺有十三青衣現在的消息嗎?」葉凡問道。

「我是沒有,不過,到了西域后我有路子。應該有人知道他們的一些行跡。到時我們到了后再找人問了。」七爺講道。

「中,就這麼定了。」葉凡點頭道。

晚上11點,紅葉堡大廳里燈光明亮著。車天、牛霸、王仁磅、費一度、張隱豪、吳竣唐城、水母都在。

而葉凡坐在自己的假龍榻上。王龍東也來了,這傢伙聽說這事後也是興趣得很。

剛好過幾天有一段休息時間,強烈要求加入。葉凡想了想也同意了,王龍東現在的段位也達到了五段,自保應該沒問題了。

其實,葉凡也想讓他發點小財。畢竟,如果只靠工資補貼的話這貨活得很憋屈。

如果光是叫賈菲菲伸手問賈家要錢,那王龍東豈不成了吃軟飯的人。

沒有經濟作後盾,作為一個官員那是相當危險的。那隻能伸手了,一伸手,紀委會找上門來。

所以,這個也是王龍東強烈要求加入的原因之一。他絕不想當個吃軟飯的孬種。

如果真能收穫這批財寶,有a組開的證明,倒是明正言順,也不怕紀委找上門來了。

「這個七爺不簡單,葉大,咱們也得防著此人一點。」王龍東講道。

「嗯,別給他賣了。此人干這行當這麼多年下來,在道上絕對是個狠角色。那雙手估計也沾了不少人血吧?」王仁磅說道。

「對於青王坡,七爺肯定比我們要熟悉得多。而且,我覺得這傢伙並沒有全倒出來。估計還留有一手,到時發生什麼的話咱們可能措手不及。」費一度說道。

「財帛動人心,面對如此巨額財富,那位不動心。而且,裡頭傳說更有絕世藥材。

就是我葉凡也動心不已。七爺這種人絕不是個良善之輩。防著肯定要防著。

不過,咱們人手絕對比他們強大得多,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而且,咱們這批人中基本上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只是在那個行當上不如他們一點。

要論攻擊跟玩陰,咱們也不是良善之輩。如果這傢伙會老實一點的話最後我還是會分一些給他的。

如果他膽敢耍詐,這青王坡就是他的葬身之地。對於這種人,就是滅了他們一夥也算是為國家除害。

這麼多年下來真要查他們的話,這夥人早就該把牢底坐穿了。當然,道上有道上的規矩。

咱們不能隨便的壞了規矩。如果他先壞了規矩,咱們也沒必要過於顧忌什麼了。」葉凡冷哼道。

「嗯,道上有道上的規矩,這一點倒是實在。在道上混的朋友全得遵循。

誰先壞規矩被滅也是活該,因為他們先壞了道上規矩。葉大,這一點你倒是不用過於顧忌到我們張家的感受。

其實,我們家早就脫離了道上。現在專門做些小買賣。道上,跟我們沒關係了。

只是一些老關係還記得一些罷了。」張隱豪講道。

「我們的人先不要全部顯露,分為明暗兩組進行。吳俊等人一組為暗,我帶一組為明。本來想把車天安排在暗組,不過,七爺已經見過車天,那隻能化為明了。如果車天在暗組,倒是令七爺生疑。」葉凡講道。

「可惜的是紅老邪不行,不然的話帶一個出來咱們就更有保障了。」唐城插話講道。

「紅老邪要帶去,就安排在暗組。專門安排兩個背著他就是了。

真遇上攻擊之時,他絕對能一個頂好幾個。當然,他因為沒有腿,只能是短時間攻擊還行,長時間肯定堅持不祝

把他帶上主要是預防萬一,如果遇上先天這種強者,咱們中任何一個都不行。

青王坡神秘得很,十三青衣中誰能肯定就沒有老不死的先天強者。咱們要做好這方面的打算才是。

發財顧我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咱們的安全。我希望我們大家能活著去,也能完整的回來,一個都不能落下。不然,就是我葉凡害了你們了。」葉凡講道。

「葉大,我們都是自願的,既然要想發財,當然就得背負危險。即便是發生了什麼,我們絕無怨言。走前我會把遺書都寫好的。」費一度說道。

「沒錯,葉大你對兄弟們的心可昭日月。有衣同穿,有財大家一起發。我們都不會怪你的。」唐城講道。

「我來背紅前輩吧。」吳俊講道。

「這事你們暗組商量一下就是了,輪流背吧。對你們來講背一個百把斤的老人並不難。平時咱們出動時身上的負重都達到幾百斤。背個大活人也不在話下。」葉凡講道。

「就怕紅老邪不肯去怎麼辦?而且,他又不能離開那綠晶水。」王仁磅說道。

「這事好解決,咱們出去的時間並不長,最多十幾天吧。把綠晶水弄些隨身帶著就是了。相信前輩能堅持住的。這說服工作我來做,相信他也會動心的。」葉凡講道。

「呵呵呵,十三青衣的寶藏,我紅邪拿定了。」這時,門外傳來紅老邪那爽勁的笑聲,這貨自個兒搓著輪椅子就進來了。

「前輩考慮好了,這個,很危險的。搞不好會丟了命。」葉凡笑道。

「沒啥,反正早就該死了。我是希望能找到一些絕世藥材,也算是一個希望吧。財寶的話我就不要了,我就要藥材。

本來厲老頭也想去,不過,朱真真死活不肯,算啦,讓人家兩口子恩愛一下吧。

他們,很不容易才湊在了一起。倒是我,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死了也沒啥,塵歸塵土歸土吧。遲早有這麼一天的。」紅老邪邪邪的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