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零九章一個歉意就夠了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零九章一個歉意就夠了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前輩加入,咱們的把握就更大了。」葉凡點頭笑道。

「這世上充滿著許多不確定的東西,就是我也不敢稱大的。現代社會,雖說極少見到高手。但是,我紅老邪相信。世界這麼大,還是有著相當多的高手沒出世的。」紅邪居然謙虛了起來,轉爾笑道,「當然,先天大圓滿之類的高手,我紅邪相信,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這世上並不多見。」

老傢伙,講話前後矛盾著,王仁磅在心底里鄙視了某老一句 」「小說章節 。

第二天早上,水東集團陳家來的陳魁8點鐘準時到了駐京辦。

「葉助理,對於昨天發生的事我們很遺憾。這只是一個誤會,我受水東集團陳董事長的委託對江華駐京辦所遭受到的損失表示歉意。」陳魁貌似很真誠的說道。

「一個歉意就夠了嗎?」葉凡才沒好臉子給他瞧。

「當然不夠,陳董講了。我們可以適當的給江華駐京辦一定的補償以表達我們的歉意。」陳魁說道。

「怎麼樣個適當法?」葉凡步步緊逼。

「江華駐京辦被打傷人員的藥費誤工會等我們水東集團全包了。」陳魁講道。

「那我們的摟白被砸了是不是?還有唐城同志的車子呢?」張志德主任冷哼道。

「關於這一點我們想跟你們商量另一件事,唐城的車子我們照價賠償。

就是你們這座樓的事我們想跟你們具體的商量一下賠償的事。比如,你們把駐京辦轉賣給我們,我們想在這裡打造一個一流的遊樂常

附近的地都征好了,就差你們江華駐京辦這塊地皮了。至於說價格方面跟以前相比可以適當的調高一些。」陳魁講道。

「適當調高,調高到什麼地步?」葉凡問道。

「原本我們打算用140平米的套房三套來換取你們的地皮,陳董講了,可以再加5套。」陳魁講道。

「呵呵呵,這就是你們的誠意?陳總。這算盤不光是你們會拔響的。

你們給的套房一套最多能賣到一百萬左右。8套不過八百萬,我們這塊地皮三千多平方,加上辦公樓等設備。

你們用八百萬就買下來了。這跟搶有什麼區別。」葉凡冷笑了兩聲。

「陳董講了,可以適當再追加給你們500萬的款子作為補償。其實,你們這塊地皮擱在這裡也是浪費了是不是?不如換些實惠的豈不是更好。陳董聽說過了江華地區首府正在搬遷,你們不是正需要錢嗎?」陳魁還真是上心了,居然連這個都查清楚了。

「地皮我們自已會處理,這樓的損失你們得加倍賠償。至於賣不賣掉那是我們江華地區的事,跟你們沒關係。當然,如果你們的確想盤下來。也行,我們以拍賣價算就是了。」葉凡說道。

「葉助理,這個,你們的地皮可是在德山區政府的整體規劃中的。

最多來講也只能按拆遷補償來算是不是?按拍賣價如果你拍賣給別的公司,那豈不是跟區政府的整體規劃不想配了?」陳魁講道,這傢伙臉陰沉了下來。

「陳總,到現在你們還想搬起區政府來當幌子。我看你們是一點談買賣的誠意都沒有。什麼區規劃,你們拿出正式文件來就是了。不然的話,我們只需要你們賠我們樓以及損失的錢。其它的跟你們沒關係。」葉凡態度強硬了起來。

「給個數。你們要多少?」陳魁一幅豁出去的樣子。

我們這裡處於二環至三環接合部,雖說離二環中心地帶較遠。但是,時下京城的地皮可是竹節一樣天天高。一平方可以拍賣到幾十萬。我們駐京辦這塊地皮至少值這個數。」葉凡伸出了五根指頭。

「五個億,葉助理。呵呵,這跟搶銀行沒什麼區別。你們這裡嚴格來講只能算是三環範圍了。

說是二環內那是你們的**了。而且,即便是二環內像你們這種地方也算不上街面上的地,只能算是郊區一帶的地皮價格。一平米四五萬塊頂天了。你們這塊地皮。老實說,其總價一個億頂天了。」陳魁臉臭臭的。

「值不值不撈你們費心,低於這個數就免談了。」葉凡一臉的淡漠。

「葉助理。我們代表公司是拿著誠意來的。你這樣子獅子大開口我們就是再有誠意也無法談下來。」陳魁說道。

「我們並沒有找你們談,是你們主動要來談的。」葉凡冷哼道。

「既然葉助理如此講的話,陳某我也作不了主了。那我先告辭了。」陳魁站了起來。

「告辭可以,不過,我們辦公樓以及院子里的損壞情況很嚴重。你們搞成這樣子難道就想一撅屁股走人不成?你們的行為已經極大的干擾了我們駐京辦的工作,現在連辦公的地方都沒有了。為此,你們將賠償一切因此事引起的損失。」葉凡哼道。

「一千萬夠不夠?」陳魁肉痛得差點喊出來了。

「一千萬,咱們這座樓別看只有兩層,但面積可是不校而且,我們院子里原來的假山等等都不是普通石料。

嚴格來講咱們這座樓可以跟古建築擦上一點邊了。如果撤了重建還得跟文物部門打招呼了。

這一來二去的可是相當的麻煩。」葉凡講道,陳魁差點氣結了。哼道:「六幾年的房子也稱得上了文物的話,那咱們國家的文物也數不甚數了。

葉助理,這麼荒謬的理由你也講得出來,真是大笑話了。葉助理莫非是連什麼是文物都搞不清楚了吧?」

「笑話,這一點都不可笑。」葉凡哼了一聲,沖張主任講道,「把相關的文件資料給咱們的陳總看看。」

陳魁相當的疑惑,冷笑著接過文件袋打開了。翻了一陣子,那臉是越來越陰沉。

「這個,你們哪裡假造來的?」陳魁哼道。

「假造,笑話了。你看這像是假造的嗎?上面白紙黑字,還有當初燕京市政府以及相關單位的證明,這紅頭印章不假的。我葉凡再犯渾也不會傻到去刻市政府的大印吧?」葉凡哼道,一旁的張志德主任跟唐城都差點笑出聲來。

這個,當然是葉老大搞的鬼了。

這江華駐京辦原本只是一廠房,後來這貨也不曉得哪裡去打聽了一下,居然還真打聽出一由頭來。

據說這地兒在解放前還是解放軍某部的軍指揮所,只不過當初的房子早就給戰火毀了。

而現在這磚木結構的房子可是六幾年建成的,根本就跟那挨不上邊。

不過,葉老大有手段。愣是把這六幾年建成的房子跟當時的軍指揮所掛上勾了。

理由是這房子只是修理了一部分,重新建設了一部分。而這些都是在原來基礎上建成的。所以,這辦公樓還是當初的軍指揮所。

這個,當然就有了紀念意義了。至於叫軍方開證明倒是沒難倒葉老大的,而原來的老證明倒也找到了。只不過根本就不是同一座房子了。

這根本就是典型的敲詐了,人家陳魁可不傻。但一時又找不出更好的說法出來,倒是給噎住了。

「唉,這解放前的磚頭可是相當的難找。一下子就給你們用挖掘機敲成了碎片。

今後還要修舊如舊,到哪去找這種像城磚一樣的磚頭。這文物就這樣子毀了,要是給當初住過這裡的部隊領導知道了,那還不燉了咱們下酒。

這些老革命家們可是相當的注重以前故地的,而且很戀舊,麻煩了。」葉凡還搖頭晃腦的嘆了口氣。

「是啊,文物修繕起來tbi的花錢埃像墩煌那邊,一個洞的修復就要耗資上千萬。

咱們這是磚木結構的,雖說粗糙了一些,但關鍵是磚頭找不到了。

叫人再去做這種磚頭,一來不像,二來太新了。這花錢,可就不得了啦。」張主任配合著嘆了口氣。

「這事太大,我作不了主,告辭。」陳魁烏黑著臉夾著包包,憤然走了。

「哈哈哈……」唐城終於狂笑開了,「不過葉大,這種小把戲人家肯定會揭穿的?」

「呵呵,揭穿,有些事你說是文物就是文物。你說不是就不是,這個,很難鑒定的。再說了,咱們的樓的確是在原址上建起來的。怎麼不能稱之為重建的文物是不是?」葉凡笑道。

「你這主意,太餿了。」唐城笑道。

「當然得餿一點,不狠狠敲一筆,咱們江華地區首府搬遷哪地兒要錢去?

這是水東集團在為我們江華人民作貢獻嘛。他們也是在做好事。

其共同點跟我們一樣,都是為人民服務嘛。」葉凡乾笑了一聲,張志德主任聽得一身冷汗差點冒出來了。

心說這次水東集團算是冤大頭了。

「什麼,文物,荒唐,太荒唐了1陳熱火實在忍不住了,拍桌子了。而且,一把就把複印件給掃到了地下。

「這事還真有些不好處理,當初那房子的確是在原址上建起來的。而且,他們行動迅速。僅僅一天時間,居然在門邊又掛了一個牌子。」陳魁憤然道。

「牌子,什麼牌子?」陳熱火冷哼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