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一十章什麼狗屁的東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一十章什麼狗屁的東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淮東縱隊紀念館。」陳魁說道。

「什麼狗屁的淮東縱隊,我就聽說過東野,東江、崑崙等縱隊,哪裡又冒出一個淮東縱隊來?簡直是狗屁玩意兒嘛。」陳熱火桌子拍得啪啪直響。

「這事我也不清楚,要不趕緊查一查。當初解放時縱隊也是特別的多,名頭也是相當的雜亂。

據說開始的時候解放軍一個縱就幾千人,後來不斷擴展,大的縱隊都達到十萬左右人馬。

而下設的師旅團等機構也相當的混亂。」陳魁講道。

「我看根本就是葉凡玩出的噱頭,什麼淮東縱隊,沒影兒的東西。這傢伙就要要敲詐咱們,我看他也幹得太過份了。咱們絕不能就此低頭。」陳家大公子陳上中冷冷哼道。

「這文件上有燕京軍區的大印,還有市政府的大櫻你們說這文件上的紅印是假的嗎?」陳熱火平靜了下來,撿起文件指頭點著說道。

「不到二天時間能蓋這麼多印,肯定是假造的。他葉凡又不是天神下凡,光是跑這麼多部門都能給轉暈。更何況,這事肯定還要查驗,最後還得審批,沒有幾個月是拿不下來的。」陳上中冷冷哼道。

「上中,你是說葉凡造假?」陳熱火看了兒子一眼,問道。

「肯定造假。」陳上中口氣十分的肯定。

「他應該不敢,這假東西一查就出來了。冒充燕京軍區大印,還有市政府大印,他那帽子還不夠摘的。葉凡能坐到今天的位置。絕不會犯如此的低級錯誤的。而且,在明曉得咱們會查驗的基礎上不可能送上門來是不是?」陳魁搖了搖頭。

「不假你去辦辦試試,不要說兩天,就是給你一個月能辦下來我陳上中佩服你。」陳上中顯然不高興了。

「義東。你說呢?」陳熱火轉爾問小兒子。

「不會假,葉凡沒必要如此的干。就是敲詐到我們水東集團的錢也是公家的,他不可能為此而挺而走險。

至於說為什麼二天內能辦齊這些,肯定有特殊手段。估計也是幹了不怎麼光彩的事。

通過一些歪門邪道把這事辦成下來的。」陳義東說道。

「再不光彩你在二天內也辦不下來。」陳上中沖著三弟就去了。

「人家有特殊能力呢?」陳義東頂嘴道。

「好了。這印肯定不會假。葉凡不會這麼沒腦子的,你們從中看出什麼來了?」陳熱火考究起兒子來了。

「這傢伙能量驚人,即便是走了歪門邪道那也太可怕了。能在二天內把這事辦下來,這簡直不是人能幹得成的事。」陳義東居然臉上閃過一絲佩服神情。

「歪門邪道,那可是不好走的。那得看這是什麼地方的印,燕京軍區,燕京市政府。這兩個部門是什麼地方?」陳上中譏諷著講道。

「董事長,這是不是說明葉凡跟部隊的關係相當的不錯?而燕京市政府那邊倒說得通,吳正風親自出馬的話完全能蓋上這枚大印的。就是部隊那一塊就相當的令人費解了。」陳魁講道。

「有喬橫山在。什麼印蓋不下來。」陳熱火冷哼了一聲。

「喬橫山。難怪。」陳魁點了點頭。看了陳董一眼,說,「這事還真有些棘手了。

面對這兩枚最強力的印章。咱們如果要從文物紀念館一塊翻盤估計難度很高。

這不是在推翻市政府的下的定論,外帶著燕京軍區的認可。當然。也不是說不能推翻,有證據都可以推翻。

不過,那樣一來咱們就耗不起了。咱們的遊樂城可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對葉凡來講無所謂,拖不起是咱們。所以,必須儘快解決這事兒。要解開這個結,就得從關係入手了。」

「嗯,還得去跑一趟。」陳熱火點頭道。

黃昏的時候,陳熱火夾著個包又進了魚老的四合院。

「一天來一次,你跑得如此的勤快,小陳,肯定還是昨天的事吧?」魚老微睜開眼,問道。

「沒辦法了,還得再來找您老了。我實在是有些山窮水盡了。」陳熱火一臉的苦澀。

「這事能逼得你愁成這個樣子,葉凡難道是如此的不通情理之人不成?」魚老也略顯氣了,整個人坐了起來。

爾後指著對面的小凳子,說,「坐下小陳,慢慢說來。我倒這『小猴子』還真得能翻天了不成?這天下,還是我們這代人打下來的。」

「他是獅子大開口……最後又整出這噱頭來……」陳熱火拿出了相關文件資料等。

「要弄這份材料對有些人來講難於登天,但是,對葉凡來講並不難做到。因為,他有能辦到的條件。」魚老看了看點頭說道。

「魚老,難道還真有淮東縱隊這支部隊不成?」陳熱火相當的疑惑。

「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縱隊是特殊時期的一個特殊產物。1927南昌起義部隊一部,在崇義地區編成縱隊。以後,工農紅軍和一些地方武裝、游擊隊也編有縱隊。

抗日戰爭時期,黨領導下的游擊部隊有的曾稱縱隊。

解放戰爭初期,共編成27個野戰縱隊及6個野戰旅。縱隊一般轄3個師或旅,隸屬於野戰軍或軍區。

而當時也相當的混亂,大大小小的縱隊不少。不過,葉凡會拿出這個來玩噱頭,那肯定是有淮東縱隊這旗號了。

只不過這隻縱隊估計人馬不多,可能是師級,也可能在當初也就是旅級罷了。

如果是完全假造,這軍區大印是不可能蓋上肉事在燕京軍區肯定有底子可查的。

而在市政府管資料的地方也有底子的,這一點就不用懷疑了什麼。」魚老說道。

「難道就由葉凡玩這噱頭來敲詐我們水東集團不成?」陳熱火哼道。

「你跟我講老實話,他們江華駐京辦那塊地皮掛牌拍賣的話能值什麼數?」魚老可不是好忽悠的,臉板了起來。

陳熱火一愣,臉微微一紅,說道:「實際拍賣掉的話還真是難以估算,不過,去年在離他們駐京辦不遠的地方當地政府是有拍賣過一塊地皮。如果參照那個地方的地價算的話,江華駐京辦那塊地皮值不少錢。」

「值多少?」魚老緊問道。

「大概三個億左右,不過,葉凡要五個億,那就是獅子大開口了。

我們答應給他一千萬作為損失的賠償,這已經是大大超過其實際上的損失了。

就那座破樓能值幾個錢。就是全砸壞了重新建起來花個五六百萬也能起來了。

一千萬絕對是多了。可是他還不肯,又玩出淮東縱隊紀念館的噱頭來,明擺著是要訛詐我們。

這小子別看他年輕,下起狠手來比狼還要可怕。」陳熱火說道。

「你們答應給多少?」魚老問道。

「我們答應時是少了點,封頂一個億。魚老你也知道,遊樂城投資僅七個億,如果用三四個億買了地皮,那遊樂城的建設就會出現資料斷鏈。」陳熱火講道,「其帶來的後果是相當的嚴重的,就怕到時資料不足使得遊樂城的建設一拖再拖,我們拖不起埃這個,光是每年銀行的利息就是幾千萬。如果一直拖著不產生效益,我們集團有倒閉的危險。

這是關係到我們集團生死存亡的大事。」

「這事的確是你們理虧,如果你們先前沒如此的干,葉凡也抓不到任何的把柄,也不會發生後邊的事了。

現在掉進他設的陷井中,你們想拔出來有些麻煩。如果葉凡盯咬住此事不放,就義東做的那些事兒,吳正風不是善茬。

繼續追查下去的話,義東就相當的被動了。你這次是遇上了一個難纏的對手,就是我也相當的佩服這年輕人。

難怪年紀輕輕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在想,喬家大院給他的幫助不可少,但是,他自身的素質過硬才是最厚實的基矗

本來這件事真要問起來,我們完全可以從這份文件上反查過去。

雖說有淮東縱隊這個噱頭,但葉凡的手段並不光明正大。一查的話肯定也能弄出一些問題來。

只不過,我們不能這樣子干。這樣子幹下去對你並沒有什麼好處。

他們只是在辦理的時間上短了一些罷了,完全可以以特事特辦來忽悠過去是不是?

不過,你們現在退出投資還來得及嗎?」魚老講道。

「不可能退了,箭在弦上必須要發出去。如果現在撤了,咱們損失更為慘重。而且,我陳熱火也不想就此當一個縮頭烏龜。這不是我們陳家人的風格。相信魚老您也不願意見如此情況發生是不是?」陳熱火說道。

「嗯,既然必要『發』出去,那就得跟他們商談了。」魚老講道。

「談不下來了,葉凡口氣太強硬了。擺著一幅吃定了我們的架勢。我們總不能完全按照他敲定的陷井往裡鑽。給他們五個億的話,我們還能有什麼利潤?」陳熱火說道。

「這樣吧,再加一點,因為你們理虧。這地皮你說值三個億,估計還不到上限吧?小陳,你還真以為我老眼昏花了是不是?」魚老一雙老眼居然犀利的盯著陳熱火,說,「而且,有些事也並沒你講得那般嚴重是不是?」

「這個……」陳熱火在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