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一十二章嚮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一十二章嚮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七爺還是穿著他的布衣袍子,不過,鞋子倒是換成了匹克運動鞋。畢竟,沙漠地帶不適合布鞋在上面行走的。

雙方在河西鎮一個小旅館碰面,葉凡發現,七爺帶了六個人。而張隱豪介紹的三員大將都在行列之中。

「進沙漠必帶的設備你們應該都帶了,有張家小子在,你們倒是省事得多了。」七爺環顧了葉凡一群人,說道,「不過,關於武器方面你們帶了什麼?」

「我們有這個。」張隱豪拍了拍腰間的手槍,說,「還有幾把步槍。黑市高價弄來的,全是俄羅斯的貨色。」官術3212

「拿來看看?」七爺說道,張隱豪扔了一把過去。七爺一拉槍拴,很順溜的退彈裝彈匣,看來,也是個用槍的老手了。

「不錯,居然是世界十大著名狙擊步槍之一的蘇制毫米德拉貢諾夫狙擊步槍,帶瞄準鏡和空彈夾重千克,發射*54毫米r槍彈。據說在一里之內能打爆輕型號裝甲車。威力不凡。」七爺如數家珍。

不過,葉凡在心裡暗暗冷笑。因為,這蘇制的德拉貢諾夫狙擊步槍早就經過a組改造過了。

其威力絕不下美國佬的巴雷特反器材步槍。二里之內打爆輕型裝甲車。」

當然,還有一些a組開發的特殊武器葉凡並沒有示意亮出來。而七爺那邊以冷兵器為主,當然。也不曉得從什麼地方搞來了三支ak——47。

但跟葉老大這邊人馬的裝備相比,屬於老掉牙的貨色了。當然。七爺能弄到這些也是有一定手段的。

「那得看在什麼人手中使出來,不然,它就是一玩具罷了。」這時,一個張嘴就露出兩顆『暴牙』的傢伙既司褪瞧咭手下三員大將之一的『虎齒』。

「呵呵,我最不善長使槍了。不過,相信用這個也能打爆你這頭。」王仁磅譏諷道。

「我虎齒不是木樁。」虎齒哼道,自然隱喻你玩不過我。

「那可說不準,本人打活物也在行。」王仁磅也是尖嘴利牙著。

「好了。咱們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上一大早就出發。出發前還得再檢查一下,各位別落了東西。在沙漠里落下什麼那將是致命的。別寶貝沒撈到一件倒是把命扔沙海里了,連棺材本兒都給省了下來。」七爺講道。

「七爺,嚮導呢?」葉凡問道。

「等下子就到。」七爺說道。

雙方正在吃飯,這時,進來一個臉上有刀疤的傢伙。那條刀疤長達十幾厘米。像是爬在臉上的一條長蚯蚓。

其人那一身裝束還真不敢恭維,完全就是從阿富汗的難民營中跑出來的角。

頭髮蓬亂不說,而且,身上居然有一股難聞的臭味兒。害得王仁磅王龍東幾貨那是直皺眉掩鼻。

「離老子遠點。」王仁磅忍不住了,沖著那傢伙就吼開了。

「你叫什麼名字,我記下來。」那人看了王仁磅一眼。並沒有絲毫害怕的樣子。

「你大爺王仁磅又怎麼樣?」王仁磅哼道,捂著鼻子喝下一口難聞的湯來。官術3212

「我記住你了。」那傢伙點了點頭,居然不生氣。

「還不滾1王仁磅吼道。

「別這樣葉先生,你可是要管好你手下的人。在這裡最好是少得罪人。

這位兄弟就是我們今後的嚮導,你們叫他鐵窮就是了。在沙漠里。咱們還得靠他。

你這個手下也太沖了,今後要注意。對鐵窮客氣些。不然,咱們被帶到什麼地方成了冤死鬼可別怪我。」七爺冷哼道。

「鐵窮,你好,我是葉凡。」葉凡打了聲招呼,想不到七爺請的嚮導居然就是此人。王仁磅也略覺意外愕了一下。

「嚮導,你這澡也應該洗洗。」費一度哼了一聲。

「嫌我臭的話你們另請人,老子還不稀罕你們給的那點帶路費。」鐵窮冷哼道,一雙眼灼灼的盯著葉凡一行人。

「你們誤會了,現在你們感覺他很臭,實際上明天早上進入沙漠之後咱們都得臭。」七爺說道。

「都得臭,什麼意思七爺?」王仁磅才不信這個邪,拉長聲音問道。

「他身上塗得有一種能避毒蟲的葯,叫『醋里王』。這種葯相當的珍貴,在沙漠中行走可以讓一些毒蟲閃避。當然不可能讓所有的毒蟲都被你嚇走,只能講有比沒有好。」七爺講道。

「老子死也不塗這個。」王仁磅哼。

「塗不塗在你,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你硬不塗我也沒辦法,到時丟了小命別怪我。」七爺皺了下眉頭,冷哼道。

「我的命是自己的,不撈你牽挂。」王仁磅說道。

「好了仁磅,你必須得塗。」葉凡下了命令。

「那好,我塗就是了。」王仁磅只好點頭。倒是令得七爺再次的看了葉凡一眼。估計是覺得葉凡這個文皺皺的書生好像威信還不校

剛才這個姓王的傢伙就相當的囂張,想不到這小年輕的一句話就能讓他聽話。

這種人常常是不顯山露水之輩,值得警惕。七爺看人老辣,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對不起,我不為這位姓王的提供『醋里王』。」想不到鐵窮張嘴說道。

「行,我們這邊七個人,你提供六份就夠了。」葉凡斜瞄了他一眼,哼道。

「我就給你們六份。」鐵窮哼道,「不過,我得提醒你們一下。我這醋里王有效時間可以持續五天。

如果你想把六個人的份頭分成七份,那效果就可大打折扣。持續五天的話因為份量不足而減少到二天。甚至沒了效果。官術3212

到時別怪我鐵窮沒提醒你們。」

「這個不勞你牽挂,我們自會安排。」葉凡擺了擺手。對這傢伙也有些不感冒。

吃過飯後,鐵窮被七爺叫了過來,加上葉凡三個人坐在了一起。

「葉先生,我鐵窮以前欠了七爺一份人情。要不是看七爺面上,你們以為就那點帶路費就能叫得動我了嗎?」鐵窮說道。

「呵呵,我們只是想了解一下十三青衣的情況,鐵窮你知道他們底細嗎?」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十三青衣,你們問他們幹什麼?」鐵窮一愣。好像警覺了起來。

「你只管提供他們的情況就是了,我們還可以給你一大筆信息費。」葉凡說道。

「行,我只提供他們的一些情況,其它的別叫我。」鐵窮點了點頭,「不過,那信息費葉先生能出多少?」

「拿去,這只是先付了一半。回來后再給你另一半。」葉凡隨手扔過去了兩疊鈔票。

鐵窮接手后看了看。點頭道:「夠了。」

想了想,說道:「十三青衣以前在古代乾的是殺人劫貨的勾當。而現代社會了,他們不可能還干著老本行。

不然的話早被公安或邊防武警給滅了。現代社會不比古代,公安的裝備更為精良。

不過,在沙漠中還是有許多的事可以乾的。以前是搶劫,他們現在變成了保護者。

開了個地下公司。專門在這一帶活動。比如,保護你們在沙漠中行走的安全,帶遊客,帶考古者進入沙漠考古挖掘等等。

如果能出高價錢,還能為你搞一些只能在沙漠中進行的刺激活動。

而且。他們因為以前幾千年下來都是出沒在沙海中,對這一帶是相當的熟悉。

所以。還能為一些探險者提供線索等等。反正什麼生意他們都做,只要跟這片地帶有聯繫的。

而且,要價可是不低。不過,能到這沙漠的人都是有錢人,倒也不再乎這些。」

「他們這公司乾的夠雜的。」葉凡哼了一聲,說,「估計,其中還摻雜著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吧?」

「呵呵,這個,我就不是十分的清楚了。其實,這一切都是我家那老頭子說的。

老頭子經常干嚮導工作,當然也聽說過他們的一些故事。而我十八歲接過老頭子的活計,到現在也幹了二十年了。

我帶過沙漠團,帶過考古團,有的時候連部隊的小分隊進入沙漠我都帶過。

當然,他們沒你出手大方。」鐵窮講道。

「鐵窮,你還是沒講清楚他們具體的現狀。比如,他們的公司現在開在什麼地方。十三青衣的具體組成人員有多少。還有,他們的拳頭如何等等?」七爺追問道。

「七爺,我感覺你們這次過來並不光是考古探險這麼簡單吧?」鐵窮問道。

「少嗦,你回答我的問題就是了。別的你少插嘴,你是干嚮導的,最明白這個理兒了。

只要僱主會出錢,帶好你的路,就是眼見僱主殺人你也得裝著沒看見。

所以,別的事少管。禍從口出這句話用在你們身上最合適了。」七爺冷哼了一聲。

「七爺,我家老頭子欠你一條命。不然,我才懶得管你們的事。那好,我說就是了。

十三青衣現在人數並不多了,在古代精絕國時代他們有著幾百號人,是沙漠中最兇悍的馬幫之一。

現在不行了,轉到地下不說。而且,人數銳減。有本事的都離開了。

不過,十三青衣的根基,也可以說是框架還在。據說幾十年前十三青衣發生了內訌,有好多大把頭死的死逃的逃了。

從此後,十三青衣更是衰敗了下去。現在據說就剩下幾十號人馬。

不過,十三青衣離開的人走後現在又補足了。要論拳腳功夫的話我不是十分的清楚。

不過,有他們保護著,進入沙漠的考古探險者們基本上沒發生過什麼事。

所以,在這方面聲譽倒是做得很好。這生意也做得並不差。」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