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一十三章探底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一十三章探底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說,如果我們直接雇他們行不行?」葉凡問道。

「當然也行,不過,得看你們幹什麼了。如果你們真有這個意思,我可以為你們牽線。」鐵窮說道,「或者直接帶你們過去,據說他們在青王坡一帶有個臨時的接待點。通過這個接待點就可以聯繫上他們了。」

「葉先生,你的意思呢?」七爺問道。

「我們直接去接待點,你帶好路就是了。」葉凡講道。

「嗯,如果有十三青衣派人護著,咱們的考古跟探險更為安全一些。畢竟他們熟悉路。而且,一些考古的線索我們也得讓他們給我們提供。」七爺說道。

「那好,明天早上六點出發。我為你們買了二十匹駱駝。一人一匹,剩下的拉貨。」鐵窮說道。

「能不能開車過去?」葉凡問道。

「當然可以,不過嘛,在沙漠中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公路。只能憑經驗跟感覺往那個方向走。

這沙漠中當處充滿了危機,比如流沙就不是汽車所能抵擋得住的。

還有地下河,暗溝等等。只要車子一陷進去就出不來了。而且,危險時有可能被活埋了。

而駱駝雖說只是動物,但我們稱它是沙漠之舟。它有一定的抗沙跟知沙能力。

用起來比汽車好用得多。而且,在沙漠中的生存能力要比汽車強。」鐵窮講道,「更何況。你們是來探險考古的。在探險之餘坐著駱駝欣賞沙漠風光,也是不錯的一個選擇。」

「就駱駝了。多雇幾匹留著突髮狀況時用。」葉凡點頭道。

鐵窮出去安排了。

七爺看了葉凡一眼,笑道:「這傢伙,那點小心思還想瞞著咱們,真是可笑。」

「呵呵呵,駱駝身上讓他再賺點外塊也正常嘛。只要他心裡舒服就夠了,帶起路來也精準一些。」葉凡笑道。

「從實在來講當然駱駝更好,只不過駱駝的運力沒有卡車強大。」七爺笑道,「葉先生是不是想從十三青衣的臨時接待站入手挖出他們來?」

「這一點相當的難。不過,我想,只要咱們能拋出一張圖去。相信滿天雲也感興趣的。」葉凡講道。

「他們感興趣之時,也是咱們遇上危險之時。這些傢伙可不是善茬。一旦露了圖,就得時刻防著了。不然,在沙漠中,估計他們還有一些淘汰的步槍這玩意兒。抽冷子放槍的話咱們可是防不甚防。」七爺講道。

「七爺講得是。」葉凡點了點頭。

進房間後葉凡把人馬招集了過來把情況講了一遍。

「葉大,我覺得那個鐵窮是不是有點問題?」王仁磅說道。

「你們看呢?」葉凡看了王龍東費一度等人一眼。

「有沒問題一時難覺察,不過,必要的防犯手段還是要的。這樣,明天開始車天緊盯著鐵窮就是了。

而且,七爺那邊也得防著。就怕他會選擇跟滿天雲合作而拋下我們。

這茫茫沙漠。死幾個人還真是神不知鬼不覺的。滿天黃沙就是埋骨之所。」王龍東講道。

「暫時來講七爺應該不會有這種打算,畢竟,跟滿天雲合作不如跟我們合作。

不過,如果拿不下滿天雲就無法得很這批財寶。財寶之下,七爺很可能會另換東家了。

所以。我們進入沙漠之後會受到幾方的攻擊的可能。而這次我們過來,還有一個任務。就是拿下滿天雲。

就讓法律來懲罰他們吧。」葉凡講道。

「滿天雲是個狠角色,跟我們相比,咱們還是溫柔一些。七爺是選擇狼還是羊,我看他是最明智的。」王龍東說道。

「咱們可是披著羊皮的狼。」王仁磅一席話,大家都笑了起來。

第二天凌晨六點,北方的天已經相當的有寒意了。不過,幸好大家都有功夫在身,感覺還行。

而這邊牛霸早就把行李設備等綁在了駱駝背上,七爺的人也早到了。

「我們要去的是古精絕國的青王坡,而樓蘭卻是在古精絕國的東北面。

當時周遭還有拘彌、于闐等國,要說準確的國界,那是分不清楚的。

所以,一不小心就會把青王坡搞混亂掉。所以,咱們還得沿著孔雀河床走。

不過,只是靠近罷了。沙漠中大家要隨時小心著,隨時有風沙。」鐵窮交待道。

「傳說樓蘭的消失是因為缺水,而瘟疫也是最大的罪魁禍首,它們給了樓蘭人最後一擊的。

在當時,那是一種可怕的急性傳染病,傳說中的說法就叫「熱窩子脖,一病一村子,一死一家子。

因為缺水,他們不得不遷走。不過,他們運氣太差了,在遷移過程中正趕上前所未有的大風沙。

那是一派埋天葬地的大陣勢,天昏地暗,飛沙走石,聲如厲鬼,一座座城池在混濁模糊中轟然而散。

連城池都能埋葬,可見風沙之厲害。在大自然的神威面前,人力顯得多麼的渺校」王龍東感嘆著說道。

「各位,真遇上大風沙的時候要趕緊戴上面紗。而且,還要注意減少受力面積是必須的,所以趴在沙丘上面是必須的。

但是在方向的選擇上面要有所注意了,一般來說最好應該是選擇逆風的方向來趴下比較的好。

如果選擇順風的話,那麼風沙的威力會完全的撕毀你面紗的作用,即使你綁得再是牢固也是沒有用的。

風沙的話馬上就會將大量的細沙掛進你的鼻腔跟嘴巴裡面去。

在趴著的時候也不是就像個死屍一樣趴著不動了,應該來說要經常的抖動自己的身體,這樣才會保證沙子不會那麼容易將人給淹沒了。

在選擇沙丘的時候呢,應該選擇沙丘的陰面比較好,因為沙丘的陽面比較的鬆散,當然是相對於陰面來講的。

指不定會掩埋你,有生命危險。當然,陰面也不能保證你就安全,那只是相對陽面來說的。

你們想沙子能像岩石一樣牢固的話那隻能講是痴人說夢了。所以,隨時隨地小心著才是保命之道……」鐵窮反覆重複著這話。

沙漠里一輪烈日照在沙子上,中午的時候這沙子變得滾燙。即便是穿有厚實的旅遊鞋,但也熱得燙人。

氣溫驟然升高,幸好大家都坐在駱駝上,再加上所帶的水充足,倒還能過得去。

而吳俊等人帶著的暗組遠遠的跟隨著,他們用的是汽車加駱駝。在這茫茫黃落中,想要發現他們的幾率幾乎為零。

而且,即便是在遠處發現,大家也不會感到驚訝。因為,去樓蘭考古的探險隊可是不在少數。這樣一來,井水不犯河水,誰也不會理誰的。

黃昏的時候,開始起風了。開始的時候是小風,王仁磅跟費一度等人還大叫著說是爽快。

「各位小心了,這小風很可能會變成大風。實在不行時你們跟緊我找地兒躲藏。」鐵窮望了望遠處的風,說道。

不久,風流越來越大。

「不行了,得找地兒躲了。」鐵窮跟葉凡七爺講道。

「那就先歇下來,明天再走了。」葉凡點頭道。

「來不及了,快饈保鐵窮看了看,臉色都變了。葉凡鷹眼之下朝遠處望去,發現遠處一遍喳喳震響,好像有一團烏雲朝著自己賓士而來。

「好大的雲,嗎滴。」牛霸忍不住罵了一句。

「那不是雲,那是鬼沙。來時像一片雲,說明風大。真到你眼前時你閃都來不及了。大家快跟我跑。」鐵窮大叫道。

「麻痹的,看上去像雲一樣。」王仁磅罵了一句,大家趕緊催著駱駝跟著鐵窮往一座沙山旁跑去。

「這該死的怎麼跑這麼快,咱們跟不上。」牛霸罵道,鐵窮的身影越來越遠了。

這傢伙在沙漠中習慣了,當然跑得快。像牛霸還是第一次進沙漠,當時就有些手足無措了。

葉凡跟王仁磅以前倒是在沙漠中戰鬥中,倒也不驚。

「我說七爺,你請的都什麼嚮導。風沙來了跑得比兔子還快,根本就不管咱們了。這還是嚮導嗎?」葉凡哼了一聲。

「正常,錢再重要也沒命重要。這個時候你還想著他能不顧自己而顧咱們,那隻能講是痴人說夢。」七爺還淡定得很,瞅了瞅鐵窮消失的地方,說道,「跟我跑1

完后七爺一催駱駝追了上去。

那沙山看上去很近,實則相當的遠。

鬼沙雲瞬間就到了眼前,頓時就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連近在二米距離都看不見人。

濃烈的細沙全往鼻腔嘴裡撲來,牛霸給嗆得直罵娘。

「別罵了,再罵的話全進你嘴裡了。」葉凡一邊揮掌護住嘴巴一邊叫道。

牛霸一聽果然不敢再罵,緊跟在葉老大身後往沙山跑去。

二三分鐘過後,儘管眾人都有身手,但還是失散了。大家都是憑感覺往沙山跑去。

那狂亂的鬼沙雲居然連馱著幾百斤重物的駱駝也給吹得飛到了空中,拽都難以拽祝

「跟我來1昏亂中大家還是能清晰的聽見葉凡的聲音,大家循著聲音緊跑去。

終於到了沙山的背陰面,鐵窮選的這座沙山還不錯,暫時並沒有發現沙崩的危險。

葉凡斜了鐵窮一眼,發現這傢伙整個人貼在沙堆上。心裡總感覺這傢伙貌似有故意如此的嫌疑。不過暫時沒有證據也不好講什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