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一十五章這東西怎麼會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一十五章這東西怎麼會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雖說這圓頂房是用黃土夯築而成的,不過,古代精絕人也有著相當高的建築能力。

他們在這些黃土中加有糯米以及一些粘合力很強的天然成份。

再加上黃土的粘性,再用一些特殊的法子壓實過後,其厚實度至少有鋼筋混凝土三成的抗壓性。

而在保存年代方面比現代的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房屋還要耐久小說章節。」鐵窮摸著這殘牆說道。

葉凡輕輕的按壓著,突然,這貨腦子一震,有些呆了。

因為,他聞到這些黃土牆中好像有熟悉的味兒。於是,葉凡裝著十分好奇樣子蹲下來仔細的觀察,又用力磨碎了檢驗。

可以肯定,這黃土中摻雜得有以前在天水壩子唐朝古墓中用來粘合那個巨大的棺槨的特殊粘合物,葉凡叫它『石膠』。石膠要用內氣化開,不然,刀砍火燒都難以碎開。

這項新發明還被葉凡應於用了我軍最現代的潛艇上,當然,因為材料少,只是潛艇的關鍵部位用上。

因為,在戰鬥中,也沒幾個人會用內氣去化潛艇的結縫處的。而且,即便是你要用內氣化開,也需要時間。

潛艇上的火力不可能會讓你有這時間的。倒是比用現代焊結技術搞的更為完美。

這牆壁中含有這種成份,說明古代精絕人中有高手。但是,這石膠原材料可是難尋。

古代精絕人從什麼地方弄來的,如果能發現這些石膠,對葉老大來講也是一大驚喜。

因為,自家開的跟軍方合作的石膠公司已經原材料告急了。再不能找到新的原材料,估計最多能維持一二年了就是關門了。

「進去看看。」王仁磅說道,眾人正準備進去。

突然,嗡地一聲,好像什麼被炸開了鍋似的。

「好大的紅雲。真他娘的怪了,這大白天的又不是傍晚,怎麼有這麼大的紅雲。」王龍東叫道。

「不好,快跑,『沙刺王』來了。」鐵窮臉色都快變慘白了,撒腿就想跑。

不過,一把被王仁磅抓住了,吼道:「什麼沙刺王,跑啥。你奶奶的,每到關鍵時刻就逃。你這嚮導是幹什麼滴?」

「就是那個。你們看,就快到了,是沙漠中可怕的毒蜂。紅色的,指頭粗,被它們圍上可是不好玩的事。你們想,成千上萬隻過來,咱們大家都得把命擱這裡。」鐵窮急得吼了起來。

鷹眼之下,葉凡發現遠處急速的飄來了一遍紅雲。

「沒錯,我也聽說過。十隻沙刺王就能扎死一個大活人,趕緊找地兒躲避。跑估計是來不及了,咱們在地下跑,它們在天上飛。跑不過他們的。」張隱豪也焦急的叫道。

「進房子里先躲著,咱們輪流守著門口往外掃就是了。」葉凡說道,大家都撲了進去。

七爺一個手下慢了一點,慘叫了幾聲。虎齒把他拉了進來,發現大腿處好像有十幾根紅針,像是扎在豬皮上一般。

他一伸手正想拔去時鐵窮叫道:「不能拔。一拔就斷了。一斷那針就往裡面跑。這就是沙刺王的厲害,這毒針就是扎你身上也是活的。不動還好,一動就活動得更快了。要命埃」

「怎麼搞出來,不搞出來橫豎一個死了。」虎齒凶煞煞的盯著鐵窮,一幅要吃人樣子。

「連肉一起削掉才行。」鐵窮這話一出,眾人全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麼大片肉都得削掉,還讓不讓人活。」虎齒惡巴巴說道。

因為,中針的面積的確太大了。估計真要削的話不削下半斤肉那是不可能完全處理掉的。

「嗦什麼,動手。」七爺冷哼道,虎齒再沒講話,拿出一把薄刀來,雙手在薄刀片上使勁的搓動著。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不久,在虎齒那強悍的內氣之下,因為摩擦而發熱。刀片變得淡紅了起來。

虎齒一刀掠過,那人還沒反應過來,一片薄薄的肉片帶著針都飛了出去。

「不夠深,更來一片。」鐵窮叫道。

虎齒一聽,沒辦法,再來了一刀。又一片血淋淋的肉片飛了出來。而這邊熊胖子趕緊打開急救箱包紮了起來。

不過,葉凡倒是心裡一動。發現虎齒這傢伙的刀功著實驚人。那第一張肉片削下來時薄如紙。

第二片因為需要倒是厚了許多。不過,那肉片上的針倒是全扎在上頭,沒有絲毫損傷。

因為熱紅的刀片也有止血的作用,一削下去這皮膚馬上就焦了,而血也止住了一些。

而這邊王仁磅跟狼霸他們一起輪流往門洞外邊掃著,這個,很耗費內氣的。雖說沙刺王是一片片的被打落在地死去,但是,太多了。

而且,時不時還有沙刺王從牆壁的小孔里鉆進來,一時之間,全體都行動了起來。

到後頭,眾人乾脆脫了衣服用衣服加上內氣往外掃著,這樣子威力就更大了一些。

足足忙活得昏頭轉向,大家都感覺快頂不住時發現沙刺王來得少了許多。

「估計快沒了。」鐵窮講道,眾人受到鼓舞,一鼓作氣,終於全殲了沙刺王。

一時之間,地下躺了一堆『死狗』。就是葉老大還淡定一些,但也感覺有些吃不消了。

而門洞口堆上了半米厚的沙刺王屍體,看上去密密麻麻的,紅通通的,甚是滲人得很。

「他娘的,估計以前進來的人大部分都是給這沙刺王扎死的吧。這東西,太可惡了。」王仁磅往地下呸了一口,一腳下去踩得沙刺王的死屍逼逼波波響個不停。

「別踩了,再踩的話折騰出太大響動來再引來更多的沙刺王咱們還真得把命擱這裡了。」鐵窮叫道。

王仁磅雖說心不服氣,但也不敢再踩了。真再來一堆的話,鐵窮的話還真是應驗了。

「我看明天一大早大家還是先撤出去,這裡頭太神秘了。咱們來的目的並不在止,如果冤死在這裡魔林就不划算了。」七爺皺緊了眉頭說道。

「嗯,休息好,明天撤回去。」葉凡點了點頭,有些失望,並沒能發現什麼有關水晶島差不多特徵的東西出現。

半夜的時候,一聲慘叫驚得大家都從地下跳將了起來。

「怎麼回事?」虎齒問道。

「聽,好像是影子的聲音。」這時,熊胖子說道。

「不會吧,影子跟刀八在先前的鬼雲中都失蹤了。怎麼可能到這裡來,咱們可是找了不少時間的。」虎齒有些疑惑。

礙…嗚……

又傳來幾聲更為慘烈的慘叫聲,那聲音著實可怕,眾人膽子都大,但都有些毛骨悚然了起來。

「真的是影子的聲音。」虎齒都站了起來。

「咱們出去找找,他居然還活著。」熊胖子徵求七爺的意見道。

「這裡可是詭異得很,最好是別出去。一出去的話,這大晚上的不如大白天,情況更複雜。」鐵窮哼了一聲。

「去你嗎滴,影子是我兄弟。咱們走。」虎齒揮了揮拳頭,帶頭跑了出去,熊胖子一看也跟了出去,七爺也沒講話走了出去,到門口時看了看葉凡。

「我們也去找找。」葉凡講道,既然是合作方,有困難大家一起解決。不然,在這裡開始就勾心鬥角的,今後還想合作下去就難了。

眾人打起手電筒,葉凡貼地聽著,循著聲音而去。幸好那慘叫不時會響起,不然,還真難以找到。

不過,快到聲源處時慘叫突然嘎然而止了。

「不會是翹了吧?」王仁磅嘀咕了一句。

「哼。」虎齒跟熊胖子都不滿的瞪了王仁磅一眼,拳頭捏得嚓直響。

「講句都不行,看個屁。」王仁磅哼道。

「好了,應該就在這周圍不遠的地方了,大家分頭仔細找找。如果有救的話就救回來。」葉凡講道。

「這是?」王仁磅的聲音傳來,不過,那聲音明顯的變調,是帶著極度恐怖的那種變了調子聲音,而且,話音剛落,手電筒扒嗒一聲就掉地下了。

「也太膽小了,嚇得手電筒都掉了。」費一度譏諷哼了一聲,眾人那十幾道光束全射向了王仁磅手指頭指的方向。

太慘了。

有個血乎乎的人,不能稱之為人了。好像是碎屍。半邊腦袋擱在地面上,腸子內臟鋪了一地都是。好像還不止一個人,好幾個人的內臟都擱在這裡了。

葉凡沒感覺,鐵窮呆了呆趕緊轉過頭去。

呼啦一下。

「好像有道影子。」熊胖子的聲音顫抖著傳來,在強光下,發現一道影子從滿地血乎的內臟上一掠而過。

葉凡甩手就是一刀過去,地下掉下幾根鳥毛。

葉凡伸手一吸,鳥毛到了手中,發現黑色的,有點像是烏鴉的毛。

不過,七爺倒是愣愣的看了葉凡一眼,估計是剛才露的那一手讓這老傢伙起了警惕。

「見過這種鳥嗎?」葉凡伸過鳥毛去。鐵窮跟張隱豪仔細的看了看,最後都搖了搖頭。

「不好,是屍鰲乾的。」七爺突然張嘴說道。

「屍鰲,這裡死的人都是剛死不久。全血淋淋的,屍鰲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找到了。而且,屍鰲身上怎麼可能長出鳥毛來?」張隱豪有些疑惑。

「屍鰲是個什麼東西?」王仁磅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