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一十七章裡面供著老祖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一十七章裡面供著老祖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裡面難道供著屍鰲們的老祖宗不成?」張隱豪也是十分的費解。

就在這時候,空中傳來吱嘎一聲脆響。一隻碩大的鰲鳥好像是帶頭人,它發出了號令,屍鰲們嚇得轉頭就跑,好像逃命一般。

「屍鰲都嚇跑了,估計馬上就要有動靜了,咱們也趕緊離開。跑1葉凡叫道。

眾人撒開腿兒往屍鰲背後跟著跑。

就在這時候,好像陣仗被觸發了。四周的棺材不斷的爆聲響起、眾人還沒跑出去,碎裂開的棺材板像利箭一樣扎了過來。

眾人只好停下先抵擋著棺材板的攻擊,王龍東身手較弱,葉凡一扯就把他扯到了身邊。

「你跟在我身邊,不管發生什麼,別離開。」葉凡交待道,手往棺材板上一擊,感覺力度非常的沉重,似乎這棺材片就是一個11段位的高手用內氣砸過來的。

在黑夜裡,滿天飛著碎開的棺材板,再加上時不時摻雜於其中的死人骨頭,那個場景,說有多恐怖就有多可怕。

這個時候大家也忘記了害怕,只懂得一股腦兒把攻擊過來的棺材板給砸在地下。

「不好,不能砸。只能閃1七爺突然叫道,葉凡也趕緊叫停手。

因為,砸往地下的棺材板不久就從其中冒騰出一股股的黑煙來,好像被點燃了似的。

「戴防毒面罩,有毒。」葉凡叫道,大家迅速戴上防毒面罩。

不過,這下子可是不好動手了。

就在這時候。吱吱聲再次響起。原本那些逃開的屍鰲們潮湧般的涌了過來。

一時之間,加上詭異彈出的棺材板,眾人是疲於奔命。

一個小時過後,大家都有些絕望了。因為。屍鰲還在源源不斷的湧入,好像殺不完似的。而空中帶翅膀的屍鰲更為兇殘。大家全挂彩了。

而棺材陣中倒是沒發現另外第三者,更是顯得詭異異常。

就在這時候,葉凡掛在腰間的血僵好像有了動靜。自個兒像是風鈴一般的抖動了起來。

莫非是她想出來見見世面。葉凡心裡想著,退到一邊偷偷放出了血僵。

爾後控制她從一口棺材里破棺而出。

「嗎滴,血僵,咱們死定了。」熊胖子一見血僵,嚇得一嗦,聲音都嚇得啞了。

「開槍吧,反正都是死,先毀了她。」虎齒叫道。

「別忙,看。這血僵好像跟屍鰲有仇似的。咱們先看看。沒準兒來了個幫手。」葉凡講道。血僵根本就自個兒衝進了屍鰲群中,又踢又殺。

這些屍鰲好像很怕血僵,一隻只七躲八閃。不過。血僵好像興奮了起來。

往往都是一腳踩死一隻屍鰲,爾後屍鰲會冒騰出一股青煙來。而血僵會伸鼻子一吸,把那股青煙給吸了進去。

好像抽了大麻似的,血僵是越殺越勇。這屍鰲死前發出的毒霧好像有增進她功力的作用。

不久,地下留下一片的屍鰲碎殼。而天上的鰲鳥早嚇得溜得沒影兒了。

危機暫時解除了。

終於沒有了屍鰲再出現,不過,眾人卻是沒人敢鬆氣,一個個睜大眼看著那女性的血僵,似乎她比屍鰲還可怕百倍。

血僵立在了眾人面前,只有王仁磅見過這隻血僵。自然在心裡腹誹著葉老大搞什麼搞,弄出個不是人的東西來嚇人。

「七爺,血僵有那麼可怕嗎?」熊胖子忍不住問道。

「當然,你沒看見,咱們這麼多人對付這些屍鰲都發怵,可是人家一個就解決了所有。」七爺小聲說道,怕驚動了血僵。

「她到底有多厲害,沒準兒她對屍鰲能行對活人倒不一定。」虎齒問道。

「能成為血僵者,其人活著前的功力絕對是先天強者。」七爺一句話出,在場眾人除了葉凡跟王仁磅之外,全都色變。

「那……那……先天,咱們還有什麼活路。我的娘,只能求她放過我們了。我們叩叩頭試試,據說有些血僵還較善良的。」七爺中一個略為膽小一點的傢伙抖瑟著聲音說道。

「去你嗎滴叩頭,她又不是人,死人罷了,你叩頭她們也不清楚。叩個卵子。」另外有個傢伙一巴掌煽得先前的傢伙嘴冒鮮血。

叭地一聲,打人者整個人被血僵隔空一巴掌煽得撞進了破棺材堆里。

頓時,全場傻眼了。

「她……她好像能聽懂我們講的。」被打者摸著自己的腦袋,一臉驚懼,說道。

這個,其實是葉老大在搞鬼,控制著血僵干出來的事,就是七爺也覺察不出來的。因為,葉老大用的是控僵術。

「看到沒,她還會隔空發力,絕對是先天強者。咱們先靜觀其變,別惹著她。只能是期待著她回到棺材中去了。硬來的話咱們全都得擱這地兒了。」七爺的聲音冷冷的傳來,這是在警告手下別亂動。

「僵爺爺,不,僵奶奶,您大人有大量,放過咱們這些沒用的小人吧?」牛霸這貨以為血僵能聽懂,趕緊恭敬的又是抱拳又是諂笑開了。

血僵一聽,居然緩緩的站了起來走向了牛霸,嚇得這傢伙頓時臉色慘白,叫道:「我沒惹你啊奶奶,我剛才是向你見禮,真的不是對您老有不敬。您老想要小的我幹什麼,我干不不行嗎,只求您老別過來。」

葉老大差點笑出聲來,而王仁磅看了葉凡一眼,知道是這貨搞的鬼。

血僵緩步到牛霸面前,伸手還在他額頭上摸了一下。牛霸早嚇得快暈倒了,這貨硬撐著,看著葉老大。

「別怕,看樣子她對你沒有惡意。當然,你最好別動。一動的話也許,嗯嗯……」葉凡笑了笑安慰道。

「我……會不會被她生吃了。」牛霸抖瑟著聲音道。

「這個可就說不準了,據說血僵有的時候也特別喜歡生食活人的。像牛霸你這大塊頭,正好合適。」王仁磅一臉的幸哉樂禍。

「你們還是不是人。我都這樣子了你們還笑得出來。***,等下子讓血僵妹妹吃了你們。全吞了,剝皮挖心。」牛霸氣得大瞪眼,可是又不敢有所動作。

這時。血僵轉過身來又往虎齒走去。這傢伙隨著血僵的腳步聲走近,額角全是汗珠子。

這貨擺開了一個攻擊架勢,血僵越走越近。虎齒滿臉爆汗了,七爺一臉嚴肅,不過,不敢有所動作。

「挺住兄弟,別亂動,剛才牛霸沒動就沒事,所以。不管她幹什麼。你千萬別動。」熊胖子給虎齒兄打氣道。

不過。血僵走了十幾步后突然停下了腳步。原本在屍鰲們跟葉凡等人的距離之處有一段空白處,這時,空白處居然立著一道詭異的身影。貌似一個人。

葉凡帶頭跟了上去,發現那人像是一道影子。

血僵沖了上去。一把抓向了那道身影子。不過,撲了個空。再轉過身來之時身影已經站在了血僵的頭部上空往下踢了過來。不過,那道身影子始終是背朝著葉凡等人的。

「咱們幫她。」葉凡叫道,眾人全向身影子招呼了過去。

幾股大力攻擊了過去,破空聲傳來,震得地下的棺材板全都跳將了起來。

那道詭異的影子雙手一陣絞動,棺材板全都像飛鏢一樣往眾人身上扎來。葉凡明白了,這些棺材板會攻擊,估計跟他脫不了干係。

……

幾道悶響傳來,眾人全被棺材板給震得退回去了幾十米。而血僵跟影子戰成了一團。

葉老大控制起來很吃力,知道血僵有些扛不住了。於是控制著,血僵往棺材堆里一紮被葉老大縮小收了回來。

不過,發現那個身影貌似識破了自己的一些什麼。居然背向著自己退著過來了。

葉凡心裡儘管震駭得半死,但還算是淡定。那身影緩步過來了,直到到了葉凡三米距離。

他,終於轉過身來了。

我的娘,太丑了,太慘了吧。葉凡心裡慘叫了一聲,那根本就不是一張人臉,上面爬滿了像蚯蚓樣的東西。

一條條環繞著糾纏在了一起,而且,那些東西好像還在蠕動著,是活物。一股股難聞的氣味兒傳來令人作嘔。

那人居然伸指頭指著葉凡,作了個你留下,他們走的動作。

「我們不走,死也在一起。」王仁磅等人叫道。

叭叭叭……

葉凡這邊的人全給那影子人給甩得摔倒在了地下,而七爺這傢伙一看,那是趕緊打了個眼色,他的人全都溜了。

這個時候,七爺才不會講什麼道義,跟這神秘莫測的影子打,那跟找死差不多。就是那個血僵也不是能耐何能了滴。

「咱們圍殺他。」王仁磅叫道,從地下彈起殺將過去。

叭叭叭……

這一次那神秘影子人下了重手,葉凡的人全給砸得暈倒在地下沒了動靜。

不過,葉凡知道,他們還沒死,心境稍好了一些。貌似這影子對自己並沒什麼惡意。不然,憑他的身手,王仁磅等人估計早就到地府報道了。

「嗎滴,幹了。」葉凡再也忍不住了,血滴子滋啦一聲就出來了。這次的蓮瓣兒隨著葉老大功力的增漲,蓮瓣兒居然張開得更大了,跟小腳盆差不多。

這血滴子的蓮瓣兒越大,能套住的東西當然就越多了。自然,攻擊力度更增加了不少。

不過,那般凌厲的攻勢在這滿臉蚯蚓的傢伙面前如雜耍一般根本就不頂事兒。

人家隨手一揮,葉老大的血滴子嗚叫一聲差點飛得沒影了。葉凡沒辦法,只好收回了血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