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一十八章殺人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一十八章殺人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下邊改用飛鏢,還是不抵頂兒。最後幹將出來了,往蚯蚓人割去。只不過,幹將卻是割了一個空,好像割在空氣中一般。這人,莫非還真是一道影子?

不過,給葉老大這死纏爛打一陣子后蚯蚓人好像也惱了,給葉老大來了幾下,打得這傢伙暈頭轉向快找不著北了。

葉凡是越打越心寒,覺得這影子簡單比橫斷天河還要厲害得多。一道影子就如此的厲害,那他本體還了得?

「你到底想幹什麼?」葉凡躺地下爬不起來了。

滋啦,葉凡感覺腰間一緊。發現掛著的血僵已經到了蚯蚓人手中。

「還給老子1葉凡掙扎著想撲上去,不過,又給人家一腳給踹倒地下,感覺骨頭都快散架了。

不過,接下去的一幕卻是令葉老大吃驚得差點吞了舌頭。

只見蚯蚓人輕輕的拂摸著血僵,居然像個慈愛的父親一般在血僵身上輕輕的撫摸著。

其人嘴唇輕輕的動著,嘴裡發出嘰嘰嗚嗚聽不懂的聲音來。不久,那滿臉的蚯蚓好像被激發了似的。

蚯蚓逐漸變得紫青了起來,最後,它狂燥了起來。那蚯蚓居然一條條全呈顯紫色了,好像一根根微細的紫茄子。

葉凡驚訝的發現,那些像蚯蚓樣的玩意兒此刻居然變長長大了起不,不久,像一條條的長蛇一樣的全身糾纏滿了那影子人。

而影子人幾乎不見了,能見到的就是全被蚯蚓包裹著的一截什麼。

不過,這時,葉凡感覺到了一道熟悉的內息之氣。

莫非這些蚯蚓並不是真的蚯蚓。而它全是由內氣凝聚成蚯蚓樣子的?不對啊,這人是影子,影子怎麼會產生內氣?

嗚嗚……

蚯蚓人居然眼中冒淚了,不過,眼眶中有淚流出來,只是落到空氣中后就不見了。好像掉的淚水也是影子,也是虛無似的。

這一切,太詭異太恐怖了。幸好王仁磅這些傢伙光榮的暈過去了,不然,一個個鐵定被嚇破膽兒。

『嬋媚。嬋媚……」葉凡這次聽到蚯蚓人發出的聲音有點像是漢語中的『嬋媚』二字。也不曉得是什麼意思。

這貨心說莫非是人名?或者是古代什麼語言聽來有點像是華語中的這詞了。

就在這時候,蚯蚓人好像發狂了似的。一把將血僵往空中拋去。嚇得葉凡都差點閉上雙眼了。以為這次血僵估計是再劫難逃了。

不過,葉凡又發現。血僵在空中高速旋轉著,越轉越快。像是一個大風車一般。而人也漸漸的漲大,直到漲大到本體大小才停了下來。

而血僵的身體居然在發生著變化,原本相當僵硬的身體似乎蔣性跟活力了起來。

這時,蚯蚓人一動。全身辣腸般粗大的蚯蚓一隻只往血僵飛去。那些蚯蚓飛到血僵身上,不久,居然全鑽了進去。

不久。一股股黑色之氣從影子人身上發出全往血僵身上冒去。再不久,一道細如髮絲樣的紫金之氣居然從血僵身上鑽了出來跟黑氣糾打在了一起。

蚯蚓人張口一吸,紫金之氣被他吞了進去。不久,他居然又吐了出來。而紫金之氣變得有些黑紫之色了。

就在這時候,那黑紫之氣一把被蚯蚓人像抓毛線一樣抓起一把就按在了葉老大腦袋上。

完啦,就這樣死啦,不會把老子也變成殭屍吧?葉老大心裡悲哀的想著。

感覺全身好像是著了火似的。痛苦的嘶叫了起來。這種狀況一直持續了整整二個小時,葉老大才感覺舒服了一些。

不久,葉老大有些恍惚了起來。在迷乎之中好像看到了一道模糊的大門。大門上墮滿了星星。

只不過。葉凡想挪動步子看清那大門之時,人居然醒了過來。

感覺身子一輕,頓時沖滿了爆炸般的能量。葉凡明白了,剛才已經觸摸到了『先天』的一道影子。那道門也許就是先天之門,只要能跨進去,那就代表著突破了先天。

因為每個人突破先天時在迷乎中看到的幻象都不是一樣的,不過,憑感覺葉老大能感覺到這就是先天之門。

只是,葉凡也覺得十分的震驚。因為這先天之門好像跟在水晶島上看到的那神秘人像用手一劃劃出來的天空之門有點像。但又不像是那麼一回事。

睜開眼一看,那蚯蚓人臉上的蚯蚓已經不見了。露出了裡面的本來面目來。

不過,那臉還是丑得可怕。臉上的肌肉翻卷著,好像被人硬生生的用刀捲成這樣子似的。

蚯蚓人漸漸的變得越來越淡了,他伸手指點了點暈睡著的血僵,又叫了一聲『嬋媚』。

最後,好像很不舍似的,又點了點血僵,又點了點葉凡,好像是求葉凡照顧這血僵似的。最後,身影越來越淡,直至完全消逝於空氣之中。這一切都顯得詭異到了極點,反正葉凡是怎麼想也想不透。再次檢查了周遭碎裂的棺材,發現已經沒有了其它的狀況也就放下了一些心思。

而這時血僵醒了,葉凡猛然發現。血僵的那緊繃,乾癟的肌膚此刻居然變得有些彈性了起來,好像身體有向活人發展的趨勢。

難道是那蚯蚓人給她的蚯蚓起了作用,或者是說什麼?葉凡獃獃的看著這一切,覺得腦子快『短路』了。

恍惚間,葉凡又是一驚,心說莫非這蚯蚓人跟血僵有什麼關係。而他的手勢好像有把血僵託付給我照顧的意思。

莫非血僵的名字就叫『嬋媚』。

「嬋媚,這名不錯,以後我就叫你嬋媚了。」葉凡一施展開控僵術,血僵瞬間就縮小到了指頭粗細,好你比以前的控制之法更為靈活了不少。

而且,嬋媚貌似在縮小被掛在腰間時還朝著葉凡冷漠的眨巴了一下那有些帶藍色的眼睛。

嗎滴,難道還真會活了不成?葉凡倒給嚇了一路,仔細瞧去,嬋媚又像一木雕了沒有了任何的表情。

「痛死老子了,嗎滴1這時,傳來王仁磅的罵聲,不久,葉凡這邊的人全都醒轉了過來。

只不過感覺很痛,葉凡檢查了一番,發現他們並沒有多大的傷害。看來,蚯蚓人是手下留情了。

「那可怕的影子呢?」王龍東摸著腦袋,一臉發怵的問道。

「不就是一道影子,後來我用強光一照,他居然消散了。而且,消散前還發出了慘叫,肯定是散了,真死了。」葉凡說道。

「影子也會死?」牛霸忍不住問道。

「其實只是光學反應的結果,是古人用內氣凝聚成的影子人。就是怕咱們的特殊強光。沒事了,我們趕緊離開這鬼地方。」葉凡講道。

「挖個坑把這些人埋了吧。」張隱豪嘆了口氣看了看那些碎落的骨頭,棺材板。

死人為大,倒是引起了同感。大家一起動手,不久就挖出一大坑來。

不過,在把棺材板跟骨頭清理完畢之時牛霸突然叫道:「看,這是什麼?」

眾人走了過去,發現地下隱隱的有個箱子冒頭似的。

「難道這裡就是十三青衣藏寶的地方?」牛霸傻傻的說道。

「你暈了頭是不是?十三青衣有這麼厲害嗎?還不得被影子人打死了活啃了不成?」王仁磅哼道。

「嗯,應該不是。」牛霸點頭道。

「會不會是精絕王的寶藏?」王龍東一句話,頓時引來了十幾隻火熱的眼睛。

「各位,寶藏咱們就別想了,裡頭不要再鑽出一隻血僵來就是了。」費一度說著,突然脖頸一縮,驚駭道,「對了,血僵呢,莫不是就藏在這箱子里,還是趕緊走,別惹著她了,這要命埃」

「對啊,血僵呢?」牛霸也叫了起來,雙眼像作賊一般往四周掃描著。

「應該不會,血僵被影子吞了,影子消散了,血僵肯定也消散了。」葉凡趕緊說道。

「那就好。」牛霸摸了一下胸脯。

「要不你們先退走,我一個人來打開它。不打開咱可是睡不著。」葉凡講道。

「不行,要看大家一起看,要死大家同窩子,到了地府也熱鬧著。」王仁磅搖頭道,大家的意思也差不多,葉凡也就不想再嗦了。

爾後,大家商量了一陣子。

葉凡伸手一吸,那箱子居然輕飄飄的就到了空中。

「不大嘛,比巴掌大些。裡面估計是首飾什麼的。」王龍東說道。

葉凡隔空打開了箱子,發現沒危險才把箱子平放在了地下。不過,當眾人看到箱子里的東西之時,一個個都伸長了脖頸。

裡面一塊金色的東西,三指寬大。材質好像是黃金製成的,只不過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黃金也給同化了,變得暗淡無光不說,而且,上面爬著一些麻黑色的斑點。

張隱豪測了測,可以肯定其材質就是黃金。

「這像什麼?」王仁磅摸了下腦袋。

「莫非是令牌?」張隱豪有些拿不準樣子。

「令牌,好像還真有些道理。你們看,這金牌上沒有文字,而雕刻著一些神秘的花紋。而花紋中央好像有幾匹馬樣子。」王仁磅講道。

「五馬分屍,對了,還真有點像是古代的酷刑五馬分屍體。看到沒,五匹馬拉著,中間好像是個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