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一十九章繼續合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一十九章繼續合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只是較模糊罷了,這令牌莫非就是精絕國君殺人時出示的信物。」張隱豪拿著放大鏡看著,一邊說道,「而且,我懷疑這周圍的花邊有著特殊的含義。

是不是代表古精絕國君的王權。抑或是什盧文的一種變體。比如,咱們漢文中不是也有柳體顏體楷體什麼。

只是大致方向沒變罷了。」

「嗯,也有些道理。」王龍東講道。

「不是馬,是鳥。」葉凡突然說道。

「鳥,怎麼像鳥?這鳥的身子怎麼這麼胖,而且像一盤子?應該是馬的腹部的變體。」王仁磅搖頭道。

「對了,不正是屍鰲鳥嗎?你們看,這像盤子樣的身子不是屍鰲是什麼?

而兩邊的長得像馬腿樣的東西細看就是屍鰲鳥的翅膀,只是被精絕國的雕工們拉長了出去,看上去有點像馬腿。

據說精絕國皇后喜歡養這種屍鰲鳥。難道這殺人令牌就是女皇下的命令。

而且,這裡的棺材達到一百多口,是不是同時殺死了這麼多人?」張隱豪說道。

「我想,當年精絕國君的弟弟『達摩吉成斯』被封為青王。後來造反不成被滅了

是不是這棺材中躺著的骨頭就是青王的手下。而達摩吉成斯的後代逃命去了,後來殘餘的青王族人組成了十三青衣。

而這裡,估計跟十三青衣也有著莫大的關係。不過,也許現在的十三青衣也不清楚這個地方了。」葉凡分析道。

「這個相當的不通,比如,既然是十三青衣祖先們的墓地,為什麼他們不來祭祀。

而且。那個神秘的影子人跟這棺材中的人又是什麼關係?難道是他們的守護神,哪他守著這些亡靈幹什麼?

為什麼二三千年過去了,這些棺材保存得如此的完好。難道是影子在守護的緣故。

這奇怪的棺材陣,這神秘的影子,還有這殺人金牌又在預示著什麼。

這一切。是秘中之謎。」王仁磅講道。

「這謎太多了,咱們現在想破腦袋都難以想清楚。我看就不必要去探了,咱們不是考古學家。咱們這次來的任務就是拿下十三青衣。」牛霸說道。

「算啦,咱們先出去。這鬼林再不能呆了,再呆下去就怕又出現個什麼咱們就更麻煩了。七爺那邊已經死了兩個,咱們這邊還能不死人已經運氣了。」葉凡擺了擺手。眾人也點頭,跟著葉凡出去了。

好像這棺材陣就是魔林的魔眼一般,走出來天已經大亮了。白天視線好,那些乾枯的樹木還在擺著。走了不久,發現七爺的人全坐在樹下。

「孬種1一見到七爺,王仁磅就忍不住譏諷道。大家臉上的神情都差不多。

不過,見葉凡等人出來,七爺的人全都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葉先生,希望你的手下客氣些。咱們只是合作,你們沒有權力要求我們替你們去死。

剛才那種狀況大家都清楚,不走的話就是死,我們還想多活幾年。

我們是合作夥伴。要論交情的話,連朋友都算不上。當然,你們能活著出來,我們也很高興。

如果葉先生肯繼續合作,咱們繼續。如果葉先生認為我們有違合作的條件,我們現在就散夥。」七爺也是**的說道。

「繼續合作。」葉凡沒講二話,說道。

「嗯,葉先生是個明白人。其實,我們已經死了兩個人,你們現在都還完好。算起來我們虧得多了。」七爺說道。

「那是你們活該。」王仁磅哼道。

「王先生。現在不要把話講得太滿。真拿到財寶時誰還能活著那才是英雄。現在嘴硬也沒屁用,到時,你王仁磅如果遇上危險,我熊胖子絕對不會伸手拉一把的。」熊胖子哼道。

「老子現在就作了你。」王仁磅怒了,一把拔出了柔極刀。

當。七爺那邊人也全都拔出了刀槍對峙開了。

「干吧,乾死了正好。財寶無人分,我一個人扛回家去。」葉凡冷哼了一聲。

「都擱下。」七爺吼道,他那邊人先縮回了刀槍,葉凡一擺手,王仁磅等人也收起了兵器。

「咱們還是合作,所以,我希望不要內亂。如果內亂一起,咱們自個兒被自個兒消滅了,還何談去找十三青衣的財寶。」七爺說道。

雙方暫時好像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自從棺材陣消失后,一切都很順利,順利的走出了魔林。

不過,在走出魔林之後葉凡發現了二張新面孔。一男一女。

「葉先生,這是我請來的。他是梭魚,她叫雪凌。你也知道,我們這邊死了影子跟刀八,人手不夠。梭魚的魚鏢很快,雪凌的刀像是雪一般的令人膽寒。」七爺介紹著這一男一女。

葉凡上前打了招呼。

不過,葉凡發現,他們倆個好像不像是華夏人。

「七爺,他們不是咱華夏人吧?」葉凡問道。

「不是,他們來自越南。」七爺說道,「不過,葉先生放心,他們跟我合作過多次了。他們只管拿錢,別的事都不管。」

第二天中午,十幾號人終於到了青王坡範圍。

「十三青衣的臨時代辦點離這裡有多遠?」葉凡問鐵窮道。

「還有十來里左右,那邊有水草,有一小塊綠洲。不然,臨時代辦點很難生存下去。當然,這個臨時代辦點僅有道上人知道。」鐵窮講道。

「我就不明白了,臨時代辦點完全可以設在鎮上,為什麼要設在這鳥都不願意來拉屎的地方?這種不毛之地,哪能攬來生意?」王仁磅問道。

「呵呵,道上有道上的規矩。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蘊藏著機遇。

能到這沙漠來的全是探險者跟考古家,或者是盜墓中的行家。這片土地曾經有多少摸金校尉們光顧過。

漫漫黃沙中埋葬了多少的盜墓者的屍體。如果連這個地方你都走不過來,說明你就是個雛。十三青衣只跟『大家』合作。因為,只有『大家』才能付得起昂貴的保護費以及探險費用。」鐵窮笑道。

「呵呵,十三青衣還相當的怪異。」葉凡笑了笑,養足精神頭後繼續前行。

下午三點多,鐵窮停下了腳步。

「到了嗎?」熊胖子忍不住問道。一直在沙漠里走,也著實令人心煩。

「前面就是。」鐵窮伸手指了指前面那片淺淺的綠色。

「果然有綠洲,估計還有水吧,咱們跳進去洗把一下,舒坦著埃嗎滴,好幾天沒洗了。都快臟死了。」王仁磅笑道。

「你還是忍忍吧,有水也不能洗。不過,你先看看這綠洲再說。」葉凡小聲說道,王仁磅有些狐疑的接過高倍望遠鏡,看了一陣子,臉突然有點陰沉。

「怎麼。發現什麼了?」葉凡問道。

「有點像是前次我們去死亡謎宮時遇上的鐵齒樹,這淺淺的綠色原來是由鐵齒樹組成的。

鐵齒樹不但有毒,而且滿身長滿長刺,人一旦陷入進去想出來都難。

鐵窮帶我們帶這裡,還指出是十三青衣的臨時代辦處,這裡頭是不是有問題?」王仁磅明白了。

「你說,臨時代辦處就在鐵齒樹里嗎?難道他們不怕這個?」葉凡冷哼道。

「也許他們早開闢出一條路來了。這些鐵齒樹也許可以起到很好的保護作用。」王仁磅講道。

「交待大家隨時小心著,這個鐵窮我感覺問題越來越大了。這鐵齒樹林會不會是一個滅殺我們的陷井。雖說我們做得秘密,但是,水母會不會被他們警覺起來。」葉凡講道。

「嗯,我覺得問題也相當的大。十三青衣的臨時代辦點怎麼可能安排在這裡。這有必要嗎?誰願意到這裡來。鐵窮講的理由太牽強,相當的不合理。」王仁磅講道。

這時,七爺走了過來,湊近葉凡身邊,問道:「你看這片綠色是不是有問題?」

「七爺的意思?」葉凡看著他。

「綠色不要變成殺人陷井就是了,不過。我很疑惑。咱們身上並沒帶多少值錢的東西,只是一些考古探險器材罷了。

十三青衣殺我們的目的是什麼?沒有利益的東西他們怎麼肯干,而且,咱們人手也不少,槍械等都有。

如果是有意安排的。那鐵窮或者是什麼人應該早把咱們的情況通報過去了。」七爺也感覺到了什麼。

「先問問鐵窮,如果是此人搞鬼,咱們不介意讓他先去跟牛頭馬面喝茶去。」葉凡的聲音冷森森的。

「呵呵,你們不要懷疑什麼。道上人都知道這地兒,雖說看上去危險,實際對咱們來講很安全。

因為,有固定的路徑進肉也是十三青衣經營這麼多年下來找的好地兒,可以有效的保護自己。

這沙漠中隨時存在著一些危險,比如沙狼,沙蜂等。而這些帶刺的樹木也是一種掩藏手段。」鐵窮笑道,一臉的輕鬆。

「嗯,你跟他們聯繫一下。」葉凡講道。

鐵窮走了後葉凡問王仁磅吳俊他們到什麼地方了,王仁磅說是吳俊他們就在不遠處的二里之地候著的。

「叫他們再逼近一些,不過,要注意不要露了行跡。」葉凡說道,王仁磅去交待了。

眾人分成幾批,漸漸的接近了鐵齒樹林。

葉凡跟王仁磅早見過,所以也不覺得奇怪。而王龍東等人就有些傻眼了,說道:「這麼密密麻麻的長刺伸著怎麼進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