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二十章惹到女人的後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二十章惹到女人的後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別擔心,咱們的引路人來了。」鐵窮笑著,不遠處走來一個中年人,長相像是雜交品種。藍眼黃皮膚,東西方結合的產物。

「薩滿奇,他們是……」鐵窮先介紹了一番。

「他們是干考古的,我看不像是。不過,你們是來盜墓的吧?」薩滿奇老實不客氣的問道。

「我們出錢,別的事你少問。只要你們能帶路跟提供一定的保護就是了。」七爺冷哼道。

「到裡面談去。」薩滿奇講著往前走去,不久,貓著眼鑽進了鐵齒林里。

「大家緊跟著,只要照著他一樣的姿勢行進,絕對不會被這刺傷著了。」鐵窮講道。

「你們佔大頭,你們先進去,我們墊后。」七爺一伸手,老傢伙相當的姦猾。

「走。」葉凡沖王仁磅使了個眼神,說道。

王仁磅貓著腰先跟在了薩滿奇屁股後邊進去了,眾人魚貫而入。

這根本就沒路,其實就是在鐵齒樹的空縫裡鑽行。這樣子一來,就相當的危險了,葉凡一雙鷹眼緊盯著薩滿奇。

當然,以葉凡的身手也可以從鐵齒樹上過。不過,這樣子乾的目標就太大了。

人家躲在暗處用狙擊步槍的話是很難防下來的。而且,葉凡也不想過早暴露自己的實力。

好像是薩滿奇故意搞這樣子似的,七轉八拐的,各位都快被轉悠得暈過去了。

就在這時候,薩滿奇到了一個開闊的地方。周遭的鐵齒樹離大家較遠的距離。

這時。薩滿奇停下了腳步。

「到啦?」葉凡問道,生物雷達波下,發現四周有些詭異的波紋顯露,肯定是藏著人了。

葉凡馬上用無線電跟各位講了一遍,而且點出了懷疑方位的地點。

就在這時候。薩滿奇跟鐵窮站立的地方突然陷了進去,葉凡趕緊叫道:「伏地,射擊。」

沙霧騰起,薩滿奇跟鐵窮好像鑽地老鼠一般鑽進了沙堆里。而子彈的聲傳來,不過,葉凡這邊下手更快。

因為有葉老大的交待。所以,不久就停了下來。

一檢查,鐵齒林里躺下了五具帶血的屍體。不過,薩滿奇跟鐵窮都不見了身影。

「這個該死的狗雜碎居然敢騙老子,以前老子還救過他父親的命。他娘的,恩將仇報埃」七爺破口罵了一句。老傢伙趴地下觀察著四周。

「殺1外邊傳來鐵窮的聲音,這時,槍聲再次響起,而鐵鏢、弓箭聲響起,箭往葉凡等人躲藏的地方射擊了過來,看來,十三青衣來的人還不少。

眾一時給壓製得抬不起頭來。

「操你奶奶的。」王仁磅暴叫一聲。拿起狙擊步槍往外扣動著扳機。

葉凡猛地往沙堆里一鑽,這沙堆雖說較實,但葉老大利用雙手絞動硬是打開一個沙道沖了進去。而血僵也給他放了出來。

不久,四周響起了臨死前的慘叫聲。對於鑽沙堆,血僵比葉老大更為厲害得多。

因為她皮糙肉厚,就是用身體也能把沙子給沖開一條道來。最主要的是她不是活人,不用呼吸,所以,根本就不用擔心憋氣的問題了。

而七爺的人也散開了,這時。雙方在鐵齒樹林里展開了游擊跟伏擊戰術。

一標紅出手,一個傢伙應聲慘死。

葉老大跟血僵配合著,土裡跟地面配合。不斷的有慘叫聲傳來,葉老大滿身是血,不過。都是十三青衣一方的鮮血。

「哼1一道熟悉的冷哼聲傳來,一個銅錘從空中隔空飛砸而來,那凌厲的破空聲幾里之外都能聽見。

鷹眼之下,發現操控者居然是鐵窮。

轟……

地下吸起一塊石頭狠撞在了銅錘上炸碎開了,銅錘嗚叫一聲回到了鐵窮的手中。

「你就是滿天雲吧?」葉凡站在鐵齒樹尖上,冷冷的看著鐵窮。

此人此刻好像突然變了氣勢,整個人立在一塊岩石上,而旁邊站著十來個人。

王仁磅等人也站了起來,這個時候,好像雙方約定好了似的都不用槍械了。

七爺站在另一側。

「鐵窮,你真的是十三青衣中的大把頭滿天雲?」七爺一臉不敢相信樣子。

「哈哈哈……」鐵窮幾聲狂笑過後看了七爺一眼,突然在手上一抓,一張薄如蟬翼的人皮被他扯了下來。

「鐵窮早死了,連他的麵皮都給你剝下來了。難怪你如此的象他。」七爺哼了一聲。

「這種絕技只有我們十三青衣家傳的,你們剝一張人皮給我瞧瞧。」滿天雲冷笑道。

「麻痹的,你個混蛋,老子差點著了你的道。」熊胖子抓起一個盆子粗的石頭砸向了滿天雲。

「叭」地一聲脆響,那石頭被滿天雲一擊之下比剛才的速度快了幾倍還給了熊胖了,這傢伙雖說閃開了一些,但還是被石頭砸得鮮血直冒,而半隻耳朵也跟著碎裂開的石頭飛走了。

「雜種1熊胖子跟虎齒等人都怒吼了一聲撲向了滿天雲。

「回來1七爺一聲冷哼往後一扯,一條繩子飛了出去硬是把熊胖子等人扯了回來。

「來而不往非禮也1不過,顯然有點晚了。滿天雲手一動,天空頓時有點灰濛。

葉凡發現,滿天雲撒出的居然是黃豆樣的東西。這東西特別的多,滿天風雲一般的攻擊向了熊胖子等人。如果數量再增加一些,還真有點滿天雲的感覺。

唰啦啦幾聲細響,七爺在細響中撒出兩枚鐵彈在空中旋轉著,詭異的居然形成一張旋轉之網一般往黃豆身上網了過去。

滋啦啦……

熊胖子等人全摔倒在地,個個挂彩。雖說七爺的鐵彈打下了一部分的『黃豆』。但還是有些漏網的黃豆擊中了熊胖子等人。

葉凡卻是沒作聲。

七爺看了他一眼,叫道:「咱們是合作夥伴。」

「這話你前天晚上怎麼不說。」葉凡冷笑了一聲。見滿天雲又撒開了黃豆。

於是一伸手,一把往空中抓去。巨大的吸力傳了過去,黃豆絕大部分歪了方向落地發出沙沙的聲響。

滿天雲一愣,頓時瞳孔收縮。

往腰間一抓。又往外撒去,而同時,站他身側的傢伙全都叫著撲向了葉凡等人。

頓時,一場混戰。

王仁磅哇哇叫著,柔極刀伸縮著刀氣一劈,一個傢伙腦袋成了兩片。

「殺得好。再來幾個讓磅爺我試刀。」王仁磅殺得興起,那是連連大叫道。

血滴子一出,一顆猙獰的血乎腦袋旋轉著飛到了王龍東面前。這貨一腳踢去,腦袋頓時像葫蘆一般的飛了出去,砸在一石頭上開花了。

葉凡這邊的全是高手,十三青衣明顯的落了下風。

「沖老子來。」滿天雲見葉凡的血滴子一抓一個準。連飛了三顆腦袋了,這貨憤怒的吼叫著一把『黃豆』撒向了葉凡。

「就這玩意兒,唬唬人還行。」葉凡冷笑了一聲,血滴子像個收黃豆的盆子一般展開了『瓜瓣兒』。一吸,滿天的『黃豆』全被收攏了過去。

葉老大精純的內氣像是天網一般,滿天雲的絕活根本上就不抵事兒。

而且,在黃霧中血滴子瞬間就到了滿天雲面前一抓而下。滿天雲往上一騰。不過,大腿部被抓下一塊血淋淋的半斤肉來。

「雜碎1滿天雲痛得大叫了一聲,往腰間一摸,居然摸出一顆拳頭大的黃豆來往葉凡身上拋去。

這個大『黃豆』有些奇怪,在空中忽上忽下的竄著。就是葉凡的血滴子居然一時都抓不中他。

葉凡心裡一動,突然,一標紅出去了。往滿天雲跟黃豆中間的空中一絞,頓時,大黃豆不會上竄下跳了。因為,葉老大隔斷了它跟滿天雲之間的聯繫。

「爆1滿天雲一看大叫了一聲。

「爆得好1葉凡冷笑了一聲。大黃豆瞬間到了十三青衣的人堆中爆開了,頓時,爆開的大黃豆中噴出了細如沙粒樣的鐵钁子。

這些鐵钁子都是呈三角度的,多面帶刺,頓時。十三青衣那邊倒下了七八個傢伙。全都抱腳摸肚的慘叫開了。

中了這種鐵钁子那是很慘的,因為,鐵钁子中還有毒汁。不久,那些傢伙全身冒血,再不久,血呈紫黑,而人慘叫到了斷氣。屍體不外就泛出黑色來。

「好厲害的毒。」葉凡哼道,滿天雲一看,突然轉身就跑。而十三青衣中剩下的幾個傢伙也是扭頭就往外跑。

「還想跑,去你姥姥的。」葉凡哼了一聲,一個滑落就到了滿天雲面前,一拳幹下去,地一聲,滿天雲像沙袋子一般砸進了鐵齒樹里。

這貨一聲慘叫,又被王仁磅撲上去狂踹了幾腳,這傢伙在鐵齒樹中掙扎著,慘叫著,不久,滿身是血。

因為,滿天雲最厲害的就是黃豆了。這拿手的絕活不頂事了他只能逃了。這貨掙扎著正想來個鑽沙術。

不過,就在這時候,沙子底下一道劍光閃過。

礙…

滿天雲慘叫聲震天而去,兩隻耳朵在劍光中飛了出去。劍光再一閃到了鼻子面前。

不過,被葉凡一伸手把劍光吸扯了過去。

「先留著,別搞死了。」葉凡衝殺氣衝天的水母說道。

水母憤怒的一聲吼,一把捋去把滿天雲的衣服全給了下來,連胯下的三角褲褲都沒放過,赤裸著的滿天雲被水母一腳踢得又砸進了鐵齒樹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