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七十四章玩太極推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七十四章玩太極推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是他們逼的。而且,是他們先違約的。」崔站長點了點頭。

回到紅谷寨,三叔公滿臉淚水,激動得連話都講不清楚了。

「葉……葉書記,他們什麼時候還我們水?」

「別急,肯定是要還的。不過,明天還得叫專家們看看什麼樣把水引回谷溪來。

既然被他們截流了,估計已經建得有壩之類的攔水設施。如果炸掉是不可能,就是怎麼樣處理一下就是了。

估計,還得幾天吧。我會盡量要求專家們趕緊拿出方案來,爭取在年底前讓谷溪的水能恢復到原先的三成左右。

當然,一下子要全部還水也不好處理。這個,咱們得慢慢來。」葉凡勸道。

「中中!只要在年底前能見到水,我們就有好日子過了。」三叔公連連點頭不已。

「唉,你們的路還很長。有了水還得解決路的問題。」葉凡嘆了口氣。

「不怕,只要葉書記您肯支持我們。就是用鋤頭鏮頭挖也得挖出一條路來。」馬校長一臉激動的說道。

「放心,這事肯定得辦,黨和國家都隨時的關注著你們的。」葉凡講道。

這時,米月過來,說道:「葉書記,電影隊已經來了。村裡人問幾點開始放電影?」

「晚飯過後,五點左右吧。」葉凡說道,這個,放電影當然只是個幌子。其目的當然是為了掩飾葉老大跟天通同志晚上要乾的勾當了。

一回到房間,發現天通正翹著個二郎腿正晃蕩著。這貨一臉無奈的說道:「真沒勁埃這什麼破地方,村委樓連台電視機都沒有,就更別說什麼電腦了。想不到時下還有這麼窮的地方。」

「你不是不喜歡看電視,這電腦有你也用不來。」一旁的張強譏諷道。

「張強。你丫的是不是討打,整天就喜歡跟我作對1天通示威性手揮了揮拳頭。

「呵呵,我相信葉書記不會袖手旁觀的。到時,成豬頭的估計是某人。」張強笑道,小天同志只好鬱悶的瞪了他一眼不講了。

「葯準備好了沒有?」葉凡問張強道。

「準備好了,等晚上她們晚飯一開,不久就會發作。這葯你放心,沒什麼副作用。睡一覺到明天就好了。」張強幹笑道。

「效果怎麼樣,要是中途把人給吵醒過來那還不得暴露了我們。我天通可是隱世大俠,不想當名人被人崇拜。」小天同志一臉洋洋的講道。

「就你,還大俠。屁俠差不多。」葉凡譏諷了這貨一句。

紅谷寨的寨民們晚上真是積極,才四點鐘村委樓前那個很大的曬穀場上已經坐滿了人。群眾自發的拿著凳子過來,以寨為單位分一塊一塊的片區坐好了。

這次放映的還是美國大片《第一滴血》。放映開始後葉凡跟張強天通三人悄悄的到了玉葉庵。

「果然厲害,全倒了。不過,可別著涼了。」張強說道。

「把被子拿來全給蓋上。」葉凡說道。三人又忙活了一陣子把所有尼姑的被子蓋上了。

趁著蓋被子的機會,葉凡近距離觀察了那個瘋女人幾眼,發現還真有點面熟。

只是真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葉老大最後歸結為估計是以前遇上了長得相似的人罷了。

不過,瘋女人即便是暈倒了懷中還緊緊的抱著那個紅布做的布娃娃。布娃娃胯下還有根玩意兒上居然還有塊小黑斑。葉凡見了直想發笑。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小天同志即興的居然吟讀起蘇東坡的《水調歌頭》來。

「不錯不錯,高處不勝寒埃嗯,這石壁這麼高,張強,你繩子準備好了沒有?」小天同志望了一眼那高達接近二十層的巨大石壁,後邊就開始爆粗話了。

「兩條繩子容易,只要往上一掛垂下來就是了。而且,繩上還有踮腳的地方,一切準備完畢,可以看始了。」張強說道。

「這蘇東坡的東坡肉好吃,這詩我理解不了,還是你這海大高材生去刻吧,我這粗人幹不了這詩。」天通笑道。

「中,不過,你刻那些?」葉凡問道。

「我還是刻李白的《望廬山瀑布》,柳宗元的『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還有這個『空山不見人』……」天通伸手指頭點著電腦列印的詩詞。

「怪了,你怎麼不選李白的《將進酒》。這不正適合你的粗魯性格嗎?」張強譏諷道。

「呵呵,我就喜歡這些。」天通狡詐的笑了兩聲。

「小天同志,你還真會選埃選了30首,全是四句的詩。這全合起來還比不上我刻的一首《將進酒》。」葉老大終於悟到了這貨的用心。

「沒錯了,我明白了。小天同志,你太陰了吧?共計六十首詩詞,你丫的挑出來的30首詩合起來估計不到1000個字。

你看看剩下的葉書記要刻,這30首可全是詞。而且,都是相當長的那種詞。

合起來估計不下10000字。厲害,小天同志真是厲害。不行,葉書記,肯定得互相換幾首才行。」張強差點為這傢伙的厚臉皮而抓狂了。

「能者多勞嘛,你又不是不曉得的。我只是九段大圓滿,小葉同志可是十段位高手了。

一個他頂十個我。所以,這刻字可是苦活累活。還在掛在半壁上刻。

而且,小葉同志要求又這麼高。要求用不同的體式字體來刻字。這樣子才能顯得神秘,讓人琢磨不透,純粹是故弄玄虛。

這事兒搞的。我天通又不是大書法家。」小天同志先下手為強,拿起草稿就往繩子上溜了。

「這傢伙,真是1葉凡搖了搖頭,只好鬱悶的拿起《將進酒》先上去了。

這個,在半壁上刻字,身體很費勁頭。主要是時間太短,一個晚上要搞出來。

雖說張強從a組拿來的特殊刻刀很鋒利,再加上葉老大內息之氣逼入。速度那當然快了。

雖說不能削壁如泥,但跟削爛泥也差不多硬度了。只是,要按各種體式去刻字,這就需要先把張強列印好的字貼在石壁上。按一定的模板去下手。當然,進度就慢了許多了。

結果,搞了一晚上三人都累得差點成死狗了可只完成了一半的活。而且,為了避免人發現還得偽裝一下。

「沒辦法了,只好明天再來了。」葉凡嘆了口氣。

「我可是講好只干一天私活的。」小天同志一邊生啃著十幾年份的長白山老山參一邊講著。這貨又要撂挑子了。

「那怎麼樣你才繼續再干一天?」葉凡哼道,這傢伙一撅屁股,葉老大就曉得他要拉什麼屎。

果然,天通一臉乾笑著說如果再多給50萬他可以考慮繼續受苦一晚上。

「你丫的這工錢可是不低。一晚上要價50萬。還要連帶著兩條20年份的老山參。這一合計,你一個晚上的工價人家拿工資的同志得幹上二輩子了。」張強譏諷著笑道。

「咱是高手。拿工資的能跟我比嗎?沒看見,一分錢一份貨!他們幹得了嗎?你看看。這『日照香爐生紫煙』刻得多好。跟大師沒什麼兩樣。簡直可以以假亂真了是不是?這就是本事,普通人能行嗎?也不看看這是誰的手筆?」小天同志那臉皮厚得絕對塞過鍋底子。

「那是咱的模子搞得好,你這也太無恥了。小天啊小天,想不到你這面相上看去純樸得像山溝溝里的老農傢伙居然是一無恥之輩。」張強氣結了。

「這不叫無恥,咱是靠勞力吃飯。勞動最光榮,有啥無恥的。」天通一臉自得,說道。

第二天,聯合調查組就到了紅谷電站,倒也沒遇上什麼阻攔。下午,勘測看水的專家們回來了。

葉凡馬上招開了專家組會議。

市水利局的總工程師叫丁玲,是個女專家。在晉嶺這一點還是有些名氣的。

她彙報道:「葉書記,通過今天的實地勘測核實。要把谷溪的水引回來實際上並不是特別的難。

谷溪在上游源頭上並不是特別的寬,就八十多米。壩高十五米,而當時為了排洪安全考慮在壩中央還有泄洪的設施。

共是三道閘門,只要開啟閘門實際上就能把水流往谷溪。只是因為長久沒有大量的排洪了,所以,下游一些阻攔物。

比如,那些在河灘上亂搭的小棚,因為溪水乾枯壘的石堆,還有開的小公路等事先要全部清理掉才行。

不然,盲目放水下去就怕給下游這些帶去危險。」

「這個容易,下發一個緊急通知。這邊由市公安局帶頭,由水利局、電業局、拆遷辦等單位組成排除小組從排洪口開始一直排查到紅谷寨的谷溪處就是了。可以分段進行加快進度,一個人負責一段。」葉凡講道。

「葉書記,關鍵的問題不在這裡。」這時,米月講道。

「米秘書長是想講關鍵問題在電站那頭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人家根本就不同意把能賣錢的水白白放掉。到時,如果強行要求他們放水,估計,也不合法。畢竟這紅谷電站是人家私有的。怎麼樣才能找到一個既能讓他們放水而又合法的辦法出來就好了。」米月講道。

「目前是難以找到如此法子,不過,從紅谷寨寨民生產生活用水方面來講,市政府有一定的考量,要求他們先放一部分的水還是合理合法的。

畢竟,賺錢也不能站在犧牲老百姓利益的底子上。這樣吧,先叫他們打開一道閘門,先保證谷溪平常流量的三成左右的水讓紅谷寨的寨民們能過上個好年。

至於說今後的事,等年過後再說了。」葉凡講道,看了玉春風一眼,說道,「這事,就由玉市長去跟紅谷電站負責人協商一下。

當然,去的時候把市政府下發的相關文件帶過去。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嘛!我想,人心都是肉長的。」

「葉書記,如果他們執意不肯放水怎麼辦?」玉春風請示道。

「呵呵,他們電站的安全隱患可是一時無法排除的。」葉凡居然笑了笑。

玉春風一聽就明白了,敢情葉書記在玩太極推手。你放水我就撤調查組回來。不放水我就把你電站一直擱在那裡,看誰耗得起。

感謝『為你守心』兄弟打賞,狗哥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