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二十六章盧定宗的紅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二十六章盧定宗的紅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可能是圖上畫的那個撫琴的女子,應該是盧定宗的紅粉知已了。兩人雖說死在這裡,但也總算是有個好結果能死在一起。」葉凡嘆了口氣,見旁邊還有個銅匣子。葉凡輕輕的打開了。

裡面一張羊皮,葉凡拿出來后鋪開了。

「好像是楷書體。」葉凡說著遞給了張隱豪,對這方面他是精通。

張隱豪細看著,良久,翻譯著說道:「還真是盧定宗,距今約一千多年時間。

盧定宗說,床上躺著的這位叫『甘唇珠』,所有盧家人都得給她恭敬的叩頭三個。

而甘唇珠是十三青衣的大把頭第18代青衣王滿天雲的女兒。而當時的滿天雲真名叫『甘沙達』,而甘唇珠是沙漠里的天使公主,十三青衣都疼著他。

只不過,對於她跟盧定宗的事滿天雲一直沒有點頭,甚至是反對。

滿天雲認為,十三青衣是沙漠之雄,是豪傑,而盧定宗其家族來自南邊。

太文雅,跟十三青衣根本就不是同路數的。而當時這邊的小國家也相當的多,滿天雲其實一直想著能復辟精絕國。

所以,當然希望能找到一個實力較強的小國國王之類讓女兒嫁過去,進爾十三青衣進駐佔了別人的國家,從而起兵恢復精絕王國。

但是甘唇珠一直深愛著盧定宗,一直在反抗著,甚至用死來威脅其父。

最後滿天雲也給折騰得沒辦法,就答應了下來。不過,唯一的條件就是要求盧定宗如果能從這處祖宗秘地出來就結婚。

盧定宗當然二話不說答應了下來,當然,甘唇珠也聽說過這處祖宗秘地的一些事。自然知道危險。

但是,其父的指令又無法拒絕,最後決定跟著盧定宗一起撞關。

盧定宗說,他從刀光劍影的陷坑一路堅持到了這裡,但是。實在堅持不住了。

因為,甘唇珠病倒了。一查之下知道了中毒了。盧定宗此刻急需要藥材治病,不過,聯繫不上上面。

所以,一急之下加快了撞關的步伐。只不過還沒等撞關成功,甘唇珠還是沒能救下來而先死去了。

在她剛死的時候盧定宗暫時開闢出的一個石室。也不曉得過去了多久,食物沒有了,水也沒有了。

而盧定宗也是萬念俱灰,自從甘唇珠死後就沒動過,也沒想辦法去找出路。

每天就是獃獃的看著甘唇珠屍體一天天癟了下去。為了能讓親愛的人一直保存著活力。

已經突破念氣階的盧定宗每天把大把的最純精內氣跟心血逼出來給愛人,以保持著她身體不被腐蝕得太快。

就這樣子下去。估計有幾個月了。在沒有食物跟水的情況下,再加上天天瘋狂的逼出內氣跟心血,盧定宗終於倒下了。

就在盧定宗快不行時,這時,外邊突然吱嘎一聲,一道門洞打開,盧定宗出去一看。發現居然是甘唇珠父親的一個親信。此人叫安龍子。

安龍子帶來了出秘處的地圖,要求盧定宗趕緊帶上甘唇珠離開。

盧定宗已經萬念俱灰,不肯走。後來安龍子倒出了實情。說是甘沙達已經被其弟弟甘八殺死了,當然是暗中出手。

甘沙達跟弟弟一直在爭吵,甘沙達一直想靠上別的國家以期復辟精絕國。而甘八認為沒這個必要,都過去上千年了,還講這個幹嘛。

不如在沙漠里做個快活的沙鷹,其實就是土匪。見哥哥一直在往這邊努力,所以,下了殺心。

而且。甘達沙把十三青衣藏寶的地點都標出來了叫安龍子送過來。

安龍子是個忠心的人,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也沒有起了獨吞之心而送來了地圖。

只不過,盧定宗此刻什麼都不想了。直接就把安龍子趕走了而封閉了這裡的一切。

而那張標出藏寶地帶的羊皮圖也給盧定宗還給了安龍子,不過,安龍子講了。會把這些送回盧家老家的。」張隱豪說道,感覺有些沉悶。

「可惜了,盧定宗怎麼沒把出洞的圖給留下來。」王仁磅嘆道。

「他自已想找死了還留著幹啥。」張隱豪沒好氣的哼道。,

「不過,從上面的記載來看。這裡不遠處就有通往安全地帶的另外一條地洞。

也就是安龍子秘密進來的通道。這個通道估計僅有十三青衣的大把頭會知道。

不過,自從發生安龍子事件后是不是給堵了都難說。」葉凡說道。

「沒準兒甘沙達的哥哥就沒把這個秘密告訴弟弟,所以,甘八也不清楚。不然,這傢伙估計早下來了。那盧定宗估計將屍骨無存。」王仁磅講道。

「嗯,有可能。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盧定宗改變了過道的走勢,以他念氣階的高絕實力完全可以做到這一點了。當然,當時的十三青衣個個都是高手,估計也有念氣階的強者了。」葉凡說道。

「我認為十三青衣的功底子還沒盧定宗強,不然,甘沙達不喜歡盧定宗早就出手了,何必還整盅到這裡來。

甘沙達也許就是想利用這個地方整死盧定宗,不過,想不到女兒甘唇珠也十分的堅絕,居然跟著盧定宗去撞這生死關。

最後發生變亂,甘沙達臨死前只能如此了。」王仁磅說道。

「不管處改變,估計這出洞之道就在不遠處。咱們先埋葬了盧前輩再說。」葉凡講道,看著盧定宗嘆了口氣道,「一代念氣階強者,最後為情,居然還是落得如此的下常前輩,你堪稱為情中聖手。你不像王仁磅那種是濫情,而你是專情。」

「呃呃,葉老大,講這個扯上我幹嘛。要講濫情的話你可是比老子厲害得多。

而且,我認為。盧定宗也稱不上是專情。你不是講過,據盧家記載,盧定宗在家裡還有妻兒。

這個甘唇珠只能算是他的相好之流了。一般的男人正妻只是個擺設,相好才是寵信之人。」王仁磅叫了起來,覺得很冤。

「算啦不扯了。咱們就地把兩位前輩埋了吧。水州盧家的盧偉跟我葉凡是最要好的朋友了。等以後有機會把前輩的遺體運回水州吧。」葉凡嘆了口氣。

「不如把骨頭拆解開去擱進袋子里順便拿回去算啦,不然,擱這裡,以後再想過來估計很難。而且,這裡充滿著神秘跟危險,就怕反倒是害了盧家人。」王仁磅也正經了起來。

「這個不大好。無端亂動前輩遺體。至於危險,我們視情況而定吧。咱們先把兩位前輩的遺體移走,爾後挖個坑平放進去。不要壓壞了骨架。」葉凡搖了搖頭。

王仁磅沒再說什麼,三人倒是恭敬的叩了三個頭。葉凡站起來開始施展開內氣,用內氣把整具骨架完整的移到了密室的一側。

爾後是移開甘唇珠的遺體。

當甘唇珠的遺體剛移開后,葉凡頓時呆愣住了。

因為。甘唇珠的遺體下邊還寫著幾行字。葉老大都認出來了——好心有好報,如果你真是盧家的子孫我很高興。

如果不是盧家直系親戚我也高興。你能如此的做我更高興,往四面框中間一按,它就是一個翻板。

下邊就是老夫盧定宗贈送給你的東西。

「好心真有好報啊,看來,人要多干善事才好。」王仁磅也是有感而發,轉爾這貨雙眼睜大。笑道,「不曉得裡頭是什麼?」

「盧前輩送的,絕對是好貨。會不會是年份比唐朝古墓中出品的太歲更為久遠的好東西,反正前輩也知道自己要死了,不如留給後人。」張隱豪一臉閃彩。

「佛說,莫貪念,隱豪,你這可是著相了。」葉凡說道。

「道貌岸然,葉老大,你不想是不是。那好,裡面的好貨就分給我跟隱豪就是了。」王仁磅譏諷道。

「我是講不要起貪念,剛才咱們如果不管前輩的遺全,那必死之人就是咱們三個了,估計盧前輩生前有設定一定的陷坑的。至於說裡頭的好貨。憑什麼我不能分。而且,還是我動手移的前輩遺體,我應該分得更多。」葉凡笑道,一本正經。

「你無恥1想不到王仁磅跟張隱豪同時出聲。

「哈哈哈……」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更喜歡盧前輩的秘笈。」葉凡嘴裡講著,一把按去。嚓一聲震響,床上的四角框往裡一陷往側面打開了下去。

一股香氣傳來,三人頓時來了精神頭。

發現裡面好像種著一個東西,這東西看上去像是羅漢竹一般,一節一節的。

只不過上面卻是沒有葉子,而且,這東西色呈黑色,表面非常的粗糙。好像一截粗製濫造的根雕藝術品。

「什麼東西,看上去難看,但很香。」王仁磅嘀咕道。

「不像是太歲,太歲應該不會像竹子一樣一節一節的。」張隱豪說道,「你們看,下邊好像還有一點點水。」

葉凡伸指頭沾了一點上來,張隱豪拿出儀器測了測,結果居然顯示——沒見過的東西,無法測檢。

「前輩送的東西肯定是好東西,這麼香就是個證明。而且,相信前輩也不會害了咱們。」葉凡講道,又恭敬的叩了三個頭。正準備取東西時,這時,一道聲音突然傳到耳里,說,「年輕人,你叫葉凡,很好。你先把兩個跟班支走,我有事跟你說。」

感謝『書友130821081859923』『書友131007103236890』等兄弟打賞,狗哥謝啦。今天病好得多了,就剩點咳嗽了,好多書友兄弟打來了電話,謝謝各位關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