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二十七章盧定宗還活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二十七章盧定宗還活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沒關係。不過,前輩是誰?是盧前輩嗎?」葉凡小聲問道,儘管聲音小,王張兩人是聽不見,相信這神秘前輩能聽見的。

「盧家後人怎麼不聽我的了,照做就是了。又不是打死他們,只是支開。」神秘聲音說道。

「我可以用指力,但是我的指力還沒到拐彎的階段。如果直面暗算他們我做不到。」葉凡小聲講道。

「你點過來,我幫助你拐彎。」神秘聲音說道,葉凡彈出兩指,滋地兩聲微響,令葉老大震驚的就是,自己彈向這怪東西的指勁居然真的拐了個彎往後彈出,點在王仁磅跟張隱豪身上,兩貨頓時被閉了穴暈睡過去。

「他們兩個暈了,前輩請顯身吧。」葉凡說道。

「還叫前輩,你是盧家子孫,不對,我怎麼能叫葉凡而不是盧凡。」那聲音居然嚴肅了起來。

「前輩,我並不是正宗的水州盧家人。至於根由,那是因為服食了你當初擱在天水壩子唐朝古墓中的太歲而使得自己身上帶上太歲味兒。可能是這個令您誤會了。」葉凡講道。

「盧家肯把太歲讓給你,說明你跟盧家的交情不錯。」那人說道。

「嗯,我們親如兄弟。」葉凡點頭道。

「嗯。」那人應了一聲就沒聲音了。良久,葉凡忍不住了,問道:「前輩是不是用內氣把自己的精神轉化過去,所以,現在雖說皮囊已廢。但你的精神用內氣的方式貯存於什麼地方。或者說你可以實旋內氣轉身之法了。」

「呵呵呵,葉凡,你太抬舉我了。」那人笑道,聲音很淡雅。

「不是。那前輩是?」葉凡想刨根問底了,實在是這個太神秘了。

如果能探究到一點東西出來,也許能分析旦非子存在著的一些理論。

「你已經從羊皮中知道了,我就是盧定宗。這是個不爭的現實。

但是,你也知道,我就是念氣階的武者,雖說是念氣頂階了。但是,要施展內氣轉生之術,那是『脫神境』的超高強者才能完成的事。

而且,即便是對於脫神境來講,這轉生之術也不是任何此階位者所能完成的。

至少得脫神階大圓滿者才擁有了實施這個內氣轉生術的基矗

聽明白沒有,那只是基矗也就是說你有了這種基本。但是。100個脫神境大圓滿武者也難有二個能完成這內氣轉生之術。

實在是這項秘術一個是難得到,二來就是施展的難度太大,要求太高。

比如。受術者的根骨是第一條件,還有天時。地利,以及一些珍貴的絕世藥材相助,而且還得經過多年的融合才能完成,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

所以,最後成功者,100個脫神境大圓滿者中僅有一到二個能完成。

而且,能完成者大多數在後邊不小心也會被反噬而喪命。而對於念氣階,上頭還有個魂離階,那是根本就不可能施展此術的。」盧定宗說道。

「那前輩是以何種方式存在到今天,今天已經是公元2006年,距離前輩皮囊逝去的日子已經一千多年了。」葉凡心裡警惕了起來,雖說是盧家人,但天知道在轉生的巨大機會之下盧定宗會不會鑽進自己身體里來,那葉凡豈不是要死了。

「我能存活到現在,全賴了古墓中遇上的一個前輩。此人叫達摩吉成斯,是精絕國王的弟弟,國王封他為青王。」盧定宗說道。

「他還活著,此人可是二千左右的人物了。」葉凡差點震驚得掉了下巴。

「那又有什麼,他就是一個脫神境大圓滿武者,已經擁有了實施內氣轉生法門的基本。

只不過他運氣不好,一直沒找到適合的身體。沒辦法之下,他只好把自己的內氣藏於這截『烏雲洛基木』之中。

而我送給你們的好東西就是烏雲洛基木的一截廢材。當然,別看只是廢材,但是,對你們這種階位的武者來講那也是大補之物。」盧定宗說道。

「前輩,烏雲落基木到底是個什麼東想,有什麼用處?」葉凡問道,好奇得很。

「此木據說是天上之物落下來活下來的,世上罕見。其木內充滿了生機跟活力,還有極度的刺激以及一些大補之物。

我也講不清楚,但是,只要把這東西磨成粉和著一些藥酒服下可以強悍的助力武者突破。

當然,這種烏雲落基木也很難存活下來。你是不是看見下邊還有一點黃色之水。

這黃色之不叫虎油精。是把山中活了幾十年的老虎抓來,直接用內氣活生生的壓出虎油來。

而這些虎油經過內氣內煉之後再融合而成的。一頭三四百斤重的老虎僅能提煉出指頭大的一點虎油精。

如果要提練出能養活烏木的虎油精,至少要殺死千隻老虎才能提練出一個臉盆的虎油精來。

二千年過去了,這些虎油精被烏雲洛基木吸噬了大部分,一部分也跟著空氣走了。

而現在就剩下一點也快見底了。一旦這虎油精完全乾涸,這烏雲洛基木也到了死亡的時候了。

幸好你們來得及時,它還沒死去。所以,你們還可以服用了。」盧定宗說道。

「可以直接吞進去嗎?」葉凡問道。

「當然可以直接吞服,但效果就差了不少。」盧定宗說道。

「那位青王前輩是不是現在還活著?」葉凡問道。

「他死了,是徹底的消散於天地之間。我帶著唇珠進來時就在這不遠處遇上他了。

只不過,一千多年過去了,他已經不行了。雖說他可以內氣轉生,但是,一千多年沒遇上適合的身體。

而他的內氣已經不多了,已經到了快消散的地步了。」盧定宗說道。

「幸好啊,要不前輩可就危險了。」葉凡說道。

「我的身體不適合他,就是碰上也沒用。」盧定宗講道,「這個,轉生也存在著天倫的。

老天會給你生下一個適合者,但看你的運氣了。不然,在古代,脫神階大圓滿者雖說也是絕頂高手了,但還是有一部分的。那豈不是這世上也有相當多的轉生人了。其實,這世上轉生人真不多,實屬罕見。

就是在我們那個時代我也沒見到過,就更別說二千年過後的今天了。」

「前輩是說青王真的死了?」葉凡問道。

「的確如此,死前他送了這烏雲洛基木給我。不過,有個條件,就是相助他重新建立精絕國。

只不過,都一千多年過去了,哪兒有那麼容易。當年我們唐朝也是十分的強大,疆域廣大,想推翻唐朝,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就是湊足百個脫神境高手也辦不到,因為,當時的宮庭內本來就有個組織,叫黑衣,他們都是穿黑衣,像幽靈一般。

這些人個個高手,其中脫神境高手不下十幾個。再加上當時天下的高手,想再建精絕國,難。

這些,說實話,那只是青王達摩吉成斯的一個夢想罷了。」盧定宗說道。

「既然這裡是十三青衣設置的,估計就是青王前輩設置的。那他肯定有出坑之路了。前輩為什麼不出去?」葉凡有些疑惑。

「唉,唇珠已去,我出去也沒什麼用。而且,青王前輩出現時我也差不多了。

並且,青王前輩說,這裡以前設置來就是為了對付他哥哥達摩浩月的,只不過他哥哥沒來罷了。

而設置在後來的一千多年間又給青王的後代們改了不少。」盧定宗嘆了口氣。

「前輩,你現在就住在這烏雲洛基木之中,我們不能服食它了。不然,前輩就沒有了住身之地了。」葉凡說道。

「呵呵呵,我並沒有住在裡面。剛才不是跟你講過了,這截木頭只是一個廢品罷了。」盧定宗笑道。

「前輩,一千多年過去了,現在的世道變化很大。你不如跟我出去,水州盧家人很相念你的。」葉凡說道。

「出去。」盧定宗念叨出這兩個字后良久沒支聲,葉凡也就耐心的等著。

「唉,出去跟住這裡面一個樣,我是不能再轉世了。而且,一千多年過去了。

我的內氣也快耗盡了,估計不用十年,我將徹底消逝於天地之間。

投胎轉世都不可能了,也好,就讓我早點下去陪著唇珠吧,期望她能不喝下黃婆湯,不然,見面都不認識了。」盧定宗嘆了口氣,還相信這世上有鬼神一道了。

當然,對於盧定宗能講現代語葉凡也沒覺得奇怪。大凡像他這種高手能夠通過剛才自己跟王仁磅三人的談話而融會貫通一些語言文字的。

因為,能練功到念氣階的都是大能者,而盧定宗又是一個文雅儒干士,博古通今,對他來講更不是難事兒了。

「不能這麼說,難道前輩真不想見到你的後輩子孫。而且,他們都是前輩正妻的後代,算起來是您的正宗的後代們。

甘前輩已經作古,這麼多年過去了,前輩也要開始新生活了。而且,沒準兒出去后還能找到轉生的機會。

就是功力不夠不能轉生,但沒準兒還有其它的秘法能用,讓你的內氣慢慢的增漲起來。」葉凡講道。

「我沒有**,怎麼樣讓內氣增漲,那隻能是痴人說夢罷了。」盧定宗說道。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