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三十章血里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三十章血里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

吳俊等人一邊拚殺一邊覺得震驚,怎麼沙堆里好像有人似的。軒爾一想,一個個都以為是葉老大用的是隔山打牛之法打在沙堆上的結果,實際上根本就不是哪碼子事。

僅僅10分鐘,戰鬥結束。

滿天雲帶來的二十號人死了一大半,剩下七個被活捉了。

而滿天雲卻是剩下一隻手一條腿兒,血淋淋的被從沙堆里噴到了外邊,葉凡是淡定自若的收回了血僵。

張隱豪嘆了口氣,只好無奈的當起了臨時頭的臨床醫生,組織人手給這些傢伙包紮。

不然,滿天雲熬不過十分鐘。

天漸漸的晚了下來。

車天組織人手搭起了帳蓬,大家吃了晚飯,滿天雲也醒了被抬了進來。

葉凡細看下,才發現這傢伙長相還真是粗豪,鬍子拉碴的。

「雜種1滿天雲還呸了一口痰朝葉老大而去,不過,換來的是水母那一頓拳腳。

這貨抽嘴巴抽得過癮了,連抽了十來下,直到滿天雲的腦袋都快成豬頭還想繼續。

「好了,別打死了。」葉凡擺了擺手。

「就不讓人打得過癮。」水母還嘀咕了一聲有些不滿的收手了。

不過,這娘們又撲上去又咬又抓了一陣子。爾後又故伎重演往滿天雲的胯下狠踹了二腳。

「葉凡,叫這女子住手,滿天雲留著有用。」這時,盧定宗的聲音傳來。「如果他真是滿天雲,看在唇珠面上,饒他不死吧,唉……」

「你還認識我嗎滿老賊。」水母惡狠狠的罵道。

「下去水母。」葉凡臉一板哼道。水母一看,還真有點發怵,退了回來。

「你……你是……顧豐的女兒。」滿天雲艱難的抬起頭來,看著水母。瞳孔突然睜大,一臉的不信。

「滿老賊,我狠不得食你肉挖你心。你個混蛋東西,你殺了我全家。你個混蛋……」水母一邊哭著又想上前,不過,被車天冷冰冰的抓住了手動彈不得。

「再亂來的話老子不客氣了。」車天冷哼道,在車天眼裡,只有葉老大,其他人全是屁。

「唉。我滿天雲縱橫沙漠幾十年。今天載了。」滿天雲痛苦的低下了頭。

「把你的那幾份。份拿出來吧。」葉凡淡淡的問道。

「什麼幾份,我不明白你講什麼?」滿天雲還想裝糊塗。

「你應該有孩子妻兒,即便是他們躲得再隱秘。但是,既然我們能拿下你。一查也能找到他們的。滿天雲,大家都是聰明人。就沒必要再繞彎子了。」葉凡冷哼道。

「是顧影告訴你們的?」滿天雲惡狠狠的瞪了水母一眼。

「她用這個交換我們幫她,你要活命的話就老實點。不然的話,你們全家都有些危險了。憑我們的實力,你們即便是還有幾個高手,有用嗎?」葉凡冷哼道。

「唉,我明白了。天機坪,就在哪裡。」滿天雲一臉死灰之色,轉爾說道,「我希望你講信用放過我的家人。不然,我滿天雲作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十三青衣都在這裡嗎?」葉凡問道。

「早沒有了十三青衣,自從顧豐出逃之後,十三青衣死的死藏的藏,現在就剩下我跟老七老八了。不過,剛才老七老八都死在你們手中了。我滿天雲已經沒有了兄弟。就這些可憐的手下,你們放過他們吧。我用我的命換他們。」滿天雲還有點骨氣。

「先把圖拿出來。」葉凡哼道。

「就在天機坪。」滿天雲說道。

「你還好意思講,都是你不則手段。害得十三青衣死的死藏的藏。滿天雲,你個混蛋東西。你對得起青王嗎?你對得起一衣帶水如兄弟般的十三青衣這些兄弟們嗎?」水母激動的罵道。

「我也是沒辦法,現代社會,誰還願意一直呆在沙漠里鬼混著。

這批財寶絕大部分都是我們滿天雲家族帶頭奪來的。而十三青衣名頭好聽,我們滿天雲家族出了最大力氣。

我們的武功也是最高的。為什麼這批財寶要分給十三個人。至少,我們滿天雲家族要佔大頭才對。

時下不是講究按勞領報酬,就是按現代理論來講,我們出了大力氣,當然得拿大頭了。」滿天雲嘶啞的吼道,「而且,這批財寶一直藏著有什麼用。

不如早日挖出來讓咱們十三青衣都能過上好日子。老祖宗的想法在現在已經過時了,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想重建精絕王國。華夏國政府會允許嗎?這話講來容易,根本上就是不可能的。就憑著咱們這點小力量,人家派出一個整編師來就能滅了咱們。有好日了不過為什麼要過這種生活。重建精絕王國的夢想早就破滅了,總是還有一些人在痴心夢想。

明明不可能的東西為什麼不去改變。這都過去幾千年了,青王的夢想,只能代表他那個時代。

即便是在他那個時代,精絕國也只是漢朝的臣國,也算不上獨立。

最後居然還給樓蘭吞併了。這是自然趨勢,這是大時代的結果。

哪個王朝能永遠頂在沙漠里,即便是當初強大的樓蘭國也不是消散在茫茫黃沙這中了。」

「你這想法可以跟各位兄弟勾通嘛,即便是要挖掘出來,哪也是大家一起動手是不是?

現代社會,大家都是現代人,都接受過現代理論。誰也不是老古董,哪像你這種人,根本上就是你想獨吞這批財寶。

這邊還講得好聽,冠冕堂皇罷了。鬼也不會相信你這說詞的。」水母吼道。

「廢話少講,滿天雲,那都是過去了。不過,你們這舊的屯兵堡地下有奇巧,你們滿天雲家族應該掌握得有結構圖,拿出來吧。而且,我在想,你們當初構造這龐大而神秘的地下洞堡是不是為了藏兵的,或者是什麼?」葉凡擺了擺手,問道。

「圖是有,不過,估計你們也看不懂。這是我們滿天雲家族中超強老祖宗們構建的。你們能出來,那隻能講你們幸運罷了。」滿天雲居然不屑的哼了一聲。

「滿天雲家族,據說在千多年前你們不是內亂過。你滿天雲敢說你是純正的滿天雲家族中人?」葉凡譏諷道。

「內亂,正常。就是古代王朝時不時也存在著兄弟相殘叔侄相鬥,還不是為了一個王座。

滿天雲家族是十三青衣的大把頭,採取的是世襲制。但是,同樣一家族中,總不能讓阿斗那種人硬占著茅坑不拉屎。

所以,基本上每隔上二三百年,滿天雲家族都會動亂,最後都是強力者上位坐上十三青衣霸頭的位置。

不要講我們這大把頭位置,就是十三青衣這二把頭三把頭位置不是也經常變更嗎?

這沒什麼奇怪,也不能講是背叛或兄弟相殘。這是歷史大趨勢的結果。

成王敗寇,有啥好講的。」滿天雲還一套一套的蠻有道理的。

「好了,把結構圖拿出來吧。」葉凡哼道。

「青衣鎮,十三號。」滿天雲說道。

車天帶人去取回了結構圖來。

葉凡等人琢磨了許久,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最後只好按圖下去步步搜找。最後在一個泥池裡把七爺二人救了上來。

「葉先生,我們的合作到此為止。我們不想要那財寶了。」七爺頭句話就是這話。

「七爺真放得下手?」葉凡問道。

「財寶雖好,但跟命相比,我還想多看幾天太陽。」七爺嘆了口氣。

「那好吧,既然七爺執行退出,那我也不攔著你了。車天,把支票拿出來。」葉凡交待道,給了七爺一張200萬的支票,不過,七爺沒要,帶著殘兵敗將走了。

「他們真的會退出嗎?」王仁磅哼道。

「不會1葉凡冷笑道。

「他們想幹什麼?」張隱豪問道。

「估計是暫時觀望,我相信,七爺這種梟雄也打拚了幾十年的。早把生死看淡,如果他怕死就不會成就他七爺的英名了。所以,此人很狡猾,咱們得防著他一點。」葉凡說道。

「嗯,我在想,他是不是回去再次招集人馬。在見過我們的實力過後他認為今後拿到了財寶跟我們沒辦法相抗。所以,增加人手是必須的。」張隱豪說道。

「這老傢伙胃口不小,估計還想跟我們爭一場了。」王仁磅哼道。

「爭,行,那得看他們有沒這實力。」葉凡臉上閃過一絲陰冷,就是水母也打了個寒顫。

「葉大,剛問過了。這沒死的七個傢伙中有四個是滿天雲新提拔的十三青衣,老七老八是死了,不過,還有老三老四老五三人在外地沒趕回來。居說是到外地銷售什麼了,估計是做些地下交易了。」這時,唐城過來彙報道。

「總計還有幾個新提拔的青衣?」葉凡問道。

「剩下五個。」唐城答道。

「他們功底子如何?」葉凡問道。

「就老三最厲害,據說功底子達到10段頂階,而且,還是個女子。

以前外號稱之為『血里紅』。據說在沙漠里能像衝浪高手一樣踩著個滑板就能滑行,其速度快過奔馬。

這次滿天雲也是在無意中發現了水母跟顧豐有些相似起了疑心。

對於水母顧影這女子來講,雖說二十年不見了,但一道陰影一直糾纏著滿天雲。

而且,滿天雲最重要的目的是拿到水母手中的幾份藏寶圖。」唐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