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三十四章殺得過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三十四章殺得過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錯,我剛才也想到了用炸藥,現在想想還真不行。一炸之下,什麼都沒了。而且,大量炸藥同時炸開威力很大,搞出來的動靜也很大,到時無法收場了。」葉凡說道。

「先用少量的炸藥炸,不要一次性炸,而是連續著小炸。這樣持續開來,這半成品的煉物產品會逐漸鬆動的。

到時,以你的內勁強悍大力之下估計能挖開了。不過,在挖后要注意安全。

天曉得裡面還藏著什麼。既然搞得如此的完備,肯定有一些反擊挖開者的設置的。

別小看這些,會要人命的。」盧定宗講道。

葉凡於是交待張隱豪干起這事來,不久,不ㄉ從坑裡傳來。

「他們好像開始炸了。」一個蒙面的黑衣人說道。

「嗯,讓他們先炸開,等下子咱們去撿現成的。」另一個體態較胖的黑衣人說道。

「你摸清他們的真正實力沒有?」瘦子黑衣人問道。

「實力相當的強,不過,咱們現在人馬多。他們就十來個人,而且,經過與十三青衣的戰鬥之下,肯定有一半都將受傷了。

而咱們有三十來號人,這次你帶來了好東西,這種俄制的步槍威力很大。

只要戰術得當,那裡,就是他們的墳墓。」胖子黑衣人冷冷哼道。

「呵呵,這次我可是出了大價錢才搞到這些的。這些手雷,衝鋒槍,還有一挺輕機槍。

到時,全搞死他們不成問題,高手又怎麼樣。在咱們這些大功率槍械面前只有死路一條。

就是先天強者也能滅了。更何況,咱們也不是低手。對於沙漠來講,咱們比他們更熟悉。」瘦子黑衣人笑道。

「那個葉凡是個強勁的對手,別看那小子年輕,厲害著。在十三青衣的陷坑裡居然還能活著出來。簡直是個奇。」胖子說道。

「奇將不再屬於葉凡了。」瘦子的話特別的冰冷,好像一道寒冰般的冷。

「差不多了,可以用大力打開了。」盧定宗說道。

「先不打開,明天再開。休息一晚上,太累了。」葉凡講道。

夜悄悄來臨了。

「那些傢伙肯定會趁黑行動的,不然。白天他們就沒機會了。晚上咱們能見度有限。」王仁磅說道。

「告訴大家,把好東西全拿出來。先前沒亮出來的現在全亮出來。只要發現異動,殺了。」葉凡手一豎刀,霸氣十足。

「呵呵,晚上來咱們也不怕。咱們最新的夜視裝備清晰度也不錯。不過,如果從沙子里挖過來咱們就有些抓瞎了。」費一度說道。

「挖沙總會有響飧霾揮玫P摹=姓乓豪用特殊設備隨時開著,用聲納探測應該能探測到地底下的動靜。」葉凡講道,大家吃飽后休息了一陣子,夜越來越黑了。

葉凡的人全都散開了,對坑道中央形成一個保護圈樣。而且,範圍很開,防備範圍達到二里之地。

而葉凡早就跑到三里之外了。風沙沙的響著。

「***,來了。」葉凡冷哼了一聲,發現兩道黑影鬼鬼崇崇的往自己的住地靠近。

滋啦……

「怎麼?」一個傢伙轉頭一看,一顆腦袋旋轉著砸了過來,那傢伙嚇破了膽,大叫著『救命隘。

不過,只叫出三個字,腦袋也給血滴子抓著飛向了幾十米開外。就剩下身子噴著鮮血倒在了沙堆里。

叭叭的槍聲響起,葉凡貼在沙子里觀察著。

發現剛才好像觸發了似的,那邊突然響起幾十道火舌。

而葉凡那邊也開火反擊開了。

在黑夜中這火舌特別的刺眼。葉凡遊走過去,反手一刀,噴著火舌的一個傢伙倒下了。

發現好像有道火舌很賣力,應該是機槍之流了。

葉凡冷哼一聲,一標紅遠隔半里之地一閃而過。機槍。頓時就啞火了。

「老六,怎麼回事?」有人問道,那人只問了半句,葉老大的刀無情的收割走了他的生命。

轟……

不明人已經接近了邑,剛才誰挨了紅邪一掌,頓時腦袋就開花了。

這老傢伙由牛霸背著,見人就出掌,基本上就是一掌就解決一個。而且,有他相助,牛霸跑起來也特別的快。

葉凡像一台收割生命的機器,一圈環下來倒在葉老大刀下亡魂已經有了七八個。

滋嚓……

一道劍光淡淡的隔空扎來,葉凡伸手一彈,一指點在劍光上。啪地一聲,被震得退了一步。心裡一動,知道這傢伙實力不弱。

鷹眼之下,發現有個瘦子正貼在一顆枯樹底下抬起了槍。

「***還想開槍。」葉凡心裡罵著,一動,血僵一雙剛硬的手已經箍在那瘦子脖頸之上,瘦子趕緊往上一彈想轉開。

嚓一聲,瘦子噴著血倒下了。

「紅爺1有人慘叫著,幾梭子彈射了過來。

「還紅爺,現在成死爺了。」王仁磅的聲音傳來,地一聲,叫『紅爺』的傢伙不甘心的倒下了。

幾道火舌傳來,王仁磅一個飛撲到了沙子里,葉凡柳葉飛刀出手,滋啦幾聲,三條性命入手了。

不久,發現一個胖子在沙堆里滾著跑。那人慌裡慌張的不成樣子。

「嗯,好像是七爺那傢伙。」王仁磅說道。

「活捉了他。」葉凡的冰冷聲音傳來,蝙蝠飛了出去,渣地一聲,七爺那胖乎乎的身子被什麼割了一刀,頓時,大腿一片鮮血,七爺慘叫一聲,抬起槍來亂掃。

不過,一抬頭,差點嚇死了。

因為,先前見過的血僵那有些瓦綠的臉正湊在自己臉上。七爺一嗦,趕緊想抬槍掃射。

不過,晚了,血僵早就一拳干過來,七爺的槍碎裂開去飛進了沙子里。

而一道大力傳來,葉老大早就冷冷的站在七爺面前了。

「葉……葉凡,我們服了,不要再打了。」七爺大叫道。戰鬥頓時停息了下來。

「怎麼就停了,老子還沒殺過癮。」紅邪一句話出,身下的牛霸聽得直冒冷汗。

剛才見這老傢伙像是切菜瓜一樣的殺人,牛霸身上沾滿了血,不過,都是別人的。

最後一清檢,七爺帶來的三十來號人死了一大半,就剩下十一個傢伙可憐的被扔進了帳蓬里。

熊胖子兩隻耳朵都不見了,而虎齒斷了一條腿。被紅邪一掌刀給切下來的。

這些傢伙見葉凡進來,一個個都縮了縮身子,忌若寒顫。

「果然是你。」費一度看了七爺一眼,哼道。

「這……這個……葉先生,咱們,這個,我是有些不地道。不過,現在這情況了,咱們井水不患河水怎麼樣?我那邊死的人我們自已安排。」七爺說道。

「就這麼簡單,咱們不是白被你們打了。」葉凡冷哼了一聲,七爺差點暈倒,心說老子死了這麼多人,你丫的屁滴被打過。

「那葉先生想怎麼樣才能談和。」七爺知道,如今自己就是菜板上的一塊肉,任由人家切割了。

「七爺打拚這麼多年下來,肯定收穫不淺吧?」葉凡一臉笑眯眯的問道。

「葉先生的意思我們出筆錢這事就算是結過了?」七爺問道心裡一陣子惡寒,知道今天不花些錢是免不了災了。

「那得看你們有沒這誠意。」葉凡哼道。

「我們出一千萬,怎麼樣,這是我七爺幾十年打拚下來的全部家當了。葉先生高風亮節。」七爺講道。

「唬弄小孩子吧,你獨眼七爺當年在道上時隨便的挖一個墓整上幾百萬甚至運氣好時收穫上千萬也是不成問題的。到現在打拚幾十年了,只有一千萬存貨?你這話講出來騙鬼都不會信的。」張隱豪冷哼道。

「張先生,咱們曾經合作過。不看僧面看佛面,咱們還是有點交情的。

我的底子也知道,我最多二千萬。總得給我們留點活路的錢是不是?

而且,這次死了這麼多兄弟,道上的規矩,我們總得給他們家屬一些生活費。

不然,哪位兄弟還肯跟我們混是不是?」七爺講道。

「呵呵,七爺有三處房產,光是這三處房產就不下五千萬。銀行里的,你那數字可是不少。要不要我全部報出來讓大家聽聽?」張隱豪笑道。

「張先生,你真要如此的做?這在道上是很不地道的。道上有道上的規矩,不然,張家將不融於道上的。」七爺板起臉來了。

「不是我硬要如此的做,而是你們想要我們的命。對於要我們命之人我們還會客氣嗎?至於說道上,你沒臉皮跟我講這事。黑吃黑也不是這般吃法的。首先壞了規矩的是你獨眼七爺而不是我張隱豪。」張隱豪冷笑道。

「葉先生,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們要多少才肯和了這事?」七爺牙一咬,哼道。

「轉六千萬過來,至於房產,就留給你自己了。至少,夠你養老了。」葉凡說道。

「葉先生,你胃口太大了吧。六千萬可以說是我七爺的全部家當了。」七爺冷哼道。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要是我葉凡心再狠一點的話,連個渣毛都不會給你剩下的。

在這個時候你還跟我擺爺的架子,你算什麼東西,屁都不是。老子高興可以留你一條命,不高興,你這就是死狗命。」葉凡冷笑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