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三十六章終於先天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三十六章終於先天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裡是十三青衣的藏寶之地,怎麼成了古墓,倒是奇怪了。」葉凡說道。

「這個得等你挖開后才能知道真相,說不定這十三青衣的藏寶本身就是一個大騙局。至於為什麼十三青衣要撒下這彌天大謊這個就有待琢磨了。比如,當年的十三青衣大把頭是青王,他跟他哥哥有仇等等。」盧定宗說道。

來不及多研究,葉凡趕緊把大家招集起來講了屍魅的事,雖說大家是聽得目瞪口呆的,但也趕緊行動了起來。

葉凡昴足了勁頭往兩邊劈去。

啪地一聲,葉凡那厚背刀在空中被一股大力傳來,反震到了幾十米開外。

「趕緊分人手對付屍魅,不然,就太晚了。」盧定宗說道。

「紅邪前輩,你對付這屍魅,我來挖墓。」葉凡講道。

紅邪帶著車天等人全力往屍魅攻擊而去,葉凡又是幾刀下去,黃泥終於碎開了。露出了裡面一層磚樣的結構來。

而黑色霧氣不斷的就是從磚樣結構裂開的地方冒出來的。

葉凡也來不及細察了,匆匆打開了磚樣結構。發現這巨大的如條石樣的磚樣東西有好幾層,一直挖開了七層,下邊感覺空地一聲,知道到墓室了。

此刻墓室里瀰漫著一股濃濃的怪臭味兒,應該是屍臭味兒。

蝙蝠飛了進去,葉老大頓時呆住了。

下邊的墓室非常的大,一眼瞄去呈正方形結構,有著上百米之寬度。

好像是開闢出來的一個殿堂一樣。殿堂到處都是彩繪的神秘圖案。有神的傳說。還有古人的生活。

而在殿堂中央北后靠壁處彩繪著臣子靜坐而國王坐朝的圖案。而這圖案壁全是純金跟上等羊脂玉石鑲嵌而成的。

細看之下,發現根本就是在一整塊的凝脂般的羊脂白玉上嵌著純金的金絲跟金雕。

彩壁前方不遠處放置著一口金絲楠木材質的巨大棺槨,棺槨上也差不多狀況,全是一些雕刻物。

不過。在這些雕刻之物上,卻是有著一個巨大的人首蛇身之人,此人面部看不清楚,雲霧飄渺之中此人惹隱若現樣子。

而葉凡再往前一看。發現圖壁上那個坐朝的國王居然也是人首蛇身之物。

不過,下身也不全是蛇樣子,而這種蛇身上卻是長滿了蜈蚣一樣的觸鬚,根根大如兒臂。

這些兒臂大的觸鬚布滿了整個棺槨面上,老遠看好像是一根根虯髯的樹根糾結在一起的結果。

而這些觸鬚全是用純金鑲嵌上去的,雖說經過幾千年了,但純金的顏色還是有著相當高的光澤的。

在手電筒照射之下,這些觸鬚根根閃亮著,給人一種迷幻的光芒。

不久。發現沒多大危險。葉凡收回蝙蝠帶著王仁磅張隱豪三個人鑽進了墓室里。

畢竟。一直施展這蝙蝠也太費功力了。此刻,還是節約點為好。因為,這墓室中充滿了一些未知的因素。

外邊有紅邪跟車天牽制著。那屍魅還沒凝聚完畢,倒也鬥了個旗鼓相當。

「它娘的。這麼多的純金人跪著。」王仁磅眼熱得很,因為,在金絲楠木製成的棺槨前方跪著十幾個大臣模樣的人,這些人全都面目模糊。不過,其材質可以肯定是純金打制的。

滋……

葉凡趕緊一扯王仁磅閃到了一邊,這貨轉頭一看,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來。

因為,剛才這傢伙不小心摸了那金人一把。不曉得什麼地方居然彈出一隻黑色小孥箭來。

這小弩箭十分有力,居然扎進了幾十米距離遠處的磚樣東西里,只露出了弩箭的頭部。剛才要不是葉老大反應得快,王仁磅同志那就差不多了。

「這裡的一切都充滿了未知,不能亂出手。」葉凡告誡道,王仁磅倒是再也不敢反嘴了,默默點了點頭。

「看到沒,林棺槨中冒出的黑霧是呈一條繩子狀直往外而出的。咱們得趕緊打開棺槨把它消滅了才行。」葉凡說道。

「乾脆炸碎它就是了。」王仁磅出了個餿主意。

「這樣子干不行,一炸毒汁滿室,咱們全得完蛋了。還得用冷兵器解決了這屍體才行。」張隱豪說道。

「可惜了,這麼好的棺槨要破壞掉了。」葉凡嘆了口氣。鷹眼之下終於鎖定了棺槨的縫隙之外。爾後插進去一把扁平的精鋼之鍬,往上賣力的一橇。

吱嘎一聲脆響聲響起。

葉老大那般大力之下,也不過只橇開一指寬的縫隙來。不過,縫隙一開,裡面突然噴出一股如柱子樣的青黑之霧氣凝聚成一隻手掌直奔葉老大而來。

葉凡趕緊閃開,不過,那青霧好像導彈一樣緊追著葉凡而來。見閃不開了,葉凡乾脆一掌劈去想打散這股詭異的青黑之霧氣。

嘶……

葉凡感覺好像劈在棉花糖上似的居然被膠著了,這貨用力的抽了抽,居然抽不掉。

而青黑之霧不斷的通過手掌樣的東西沿沿不斷的傳了出來,葉老大感覺一股寒冰樣的涼氣通過手掌上的穴位直鑽了進來。

難道想佔據我的身體,如果裡面的屍體真是脫神境強者,很可能是選中了我想實施轉生之法了。

王仁磅跟張隱豪一看,嚇得趕緊過來扯葉凡想拉開。而王仁磅的柔極刀往青霧手掌上砍去。

「你們閃開,不要管我。」葉凡叫道,怕兩人也跟著進來了就麻煩了。

「砍不死這龜孫子的。」王仁磅賣力的砍著,不過,好像是砍在空氣中一般,柔極刀透過了青霧,沒一點作用。

「橇開棺槨,毀了裡面的主人。」葉凡叫道。

王仁磅跟張隱豪如夢初醒。趕緊賣力的去橇棺槨。

那種涼意是涼到骨髓中的寒意,好像一隻只寒蟲直往你的經絡中鑽去一般。

有毒,葉老大心裡閃過一個念頭。

「不要怕,你是半毒人。吸一下試試,如果有用的話這青黑之霧雖說是由屍氣組成的,但對你來講也是大補之物。」這時,盧定宗的聲音傳來。

葉凡旋轉開丹田賣力的吸收著進入體內的寒毒。

不過。剛吸收了一點,頓時身子僵,好像有被凍僵的危險。

「不行了前輩,太厲害了,我吃不消。」葉凡打著擺子說道。

「沒事,你把蝙蝠放出來大膽吸,我助你一把。」盧定宗說道。葉凡照辦,把蝙蝠使了出來。

蝙蝠在空中張開大嘴,一下了就漲到了臉盆粗大。那隱隱成形的龍嘴往青霧手掌上一吸。如長鯨吞水一般。

手掌動了動。那股霧氣被抽了過去。

「你把蝙蝠暫時交給我控制,速度會更快一些。這棺槨中人功力不凡。現在幸好死了,不然。連我都對付不了。」盧定宗說道,葉凡停止了使力。

這貨只感覺一股股屍毒被蝙蝠吸收之後再煉化。爾後回到本體之後就變成了精純的毒內氣。

身體內的精氣不斷的壯大著,彷彿間,葉凡感覺腦中又出現了那道神秘的大門。

這次那道大門更為清晰了,連門上一顆顆的星星都能清晰的看見。

就在這時候,那道神秘大門上顯露出一隻蝙蝠來。

這不是老子的蝙蝠嗎?怎麼跑門上去了?葉凡心裡震驚至極,正想著。

身子突然一抖,感覺一股寒髓衝進毛穴之中,全身頓時汗毛全張,全身心的吸收著這股寒髓。

轟……

轟轟……

巨大的轟響聲傳來,葉老大終於清醒過來。拚出全身力氣抬起了腿往那大門上一腳踹了過去。

轟轟轟……

連踹了幾十下,大門晃了晃,但並沒有打開。難道是要踹在蝙蝠上才行,葉凡心裡想著,抬腿一腳踢在了門上那隻已經呈顯淡紫之色的蝙蝠身上。

轟隆顱…

好像老天被踢塌了似的,大門在劇烈的搖晃著。不久,整道門崩潰了,而門化作一道道淡紫之霧氣全鑽入了蝙蝠身體里。

葉凡身子一震,發現門裡雲霧飄渺,可是怎麼看都看不清楚。葉凡鷹眼掃描著想偷看一下這神秘之地。不過,就在這時候,傳來一道炸響聲道:

「滾回去1

「你算個毛叫老子滾。」葉凡叫了一聲一腳踢去,這時,腦子一暈,身子一震,清醒了。

頓時,百脈俱漲,感覺全身都充滿了爆炸般的能量。嘴一張,頓時噴出一股淡紫之氣來。

這貨一吸又把這紫氣吸了進去,睜開眼一看,頓時,呆住了。發現那青黑之霧掌已經不見了。

「你成功了葉凡,恭喜你,三十歲不到的天才先天強者。」盧定宗的聲音很疲憊。

「多謝前輩相助。」葉凡說道。

「這是你自已努力的結果,我只是帶了一把罷了。不必謝。」盧定宗說,葉凡往下一看,什麼時候居然騰到了空中。而自己的那隻蝙蝠的嘴巴此刻完全變成了龍形之狀。

而身體也漲大到了油筒粗大。那伸展開的翅膀也漸漸的呈顯老鷹的翅膀狀況,足有二十來米長了。

再往下一看,王仁磅跟張隱豪這兩個傢伙居然在獃獃的看著自己。連橇棺槨的扁鐵都給扔到了一邊。

「老大,你太神威了。」王仁磅嘆了口氣,一臉的羨慕。

「怎麼啦仁磅?」葉凡有些訝然的問道。

「你不知道,剛才你頭頂上冒出了幾道彩光,有點像是先天強者晉級時的三花聚頂五氣朝元。

不過,你的三花開出來居然是由蝙蝠組成的。而五氣大得嚇人,一根根有兒臂粗大。

而五氣之中居然隱隱有龍吟之聲傳來,要不是知道是你,我跟隱豪都以為是不是遇上龍王爺要下凡了。」王仁磅一臉粉絲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