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三十八章跟我去一個地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三十八章跟我去一個地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豈不麻煩了,整天還要防著這些。」張隱豪說道。

「其實也沒必要過於擔心什麼,那人活著的機率基本上沒有了。如果有的話,你不會如此容易殺死藏有他一絲魂氣的小人的。」盧定宗說道。

「管他的,咱們現代人還會被一個死人嚇著了。怕個卵球。」葉凡冷哼了一聲,渾沒在意樣子。

「這女子生得太美了,紅顏禍水埃不如咱們火化了她吧。」王仁磅又重提舊事。

「你趕緊阻止他。」盧定宗說道。

「為什麼,這女子被鎮壓了幾千年,讓她恢復自由身也是功德一件。」葉凡問道。

「我不是講過,如果那人轉生成功的話你有大麻煩。所以,想辦法把此女鎮壓住掌握在自己手中。

這樣一來,如果你真遇上轉生之人的話,此女在你手中,至少你有了談判保命的基本。

因為,那人肯定深愛此女才會花了如此大的力氣鎮壓住此女的。只要有她,就是一張保命符。

雖說那人轉生的機率微乎其微,但也得防一防是不是?

不過,要藏得隱秘些,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你在場的兩個同伴也不能知道你有此想法。」盧定宗說道。

「可是這個怎麼保存,要保存的話就要用現代技術。這個,可是難度就太大了。

而且,涉及的器材人很多,想做到保密就太難了。而且,即便是用現代防腐技術,估計也得把內臟什麼先取出來。

那豈不是就破壞了此女的身體?」葉凡有些為難了起來。

「我看你的水功施展得不錯,你現在突破了先天。完全可以施展凝水成冰這門武技了,不如用冰塊直接封凍住這女子藏於一不易腐爛之處保存著就沒事了。」盧定宗說道。

葉凡想了想也沒辦法,不過,葉凡相信張隱豪跟王仁磅,所以。也沒瞞著,直接跟兩人講了自己的計劃,兩個傢伙自然聽得自然是瞠目結舌。

「這個也行?」王仁磅一臉獃痴相盯著葉老大。

「有什麼不行,只要夠冷的地方,保存屍體不成問題。不是在雪山中發現了許多幾十年前就死的登山運動員的屍體嗎?」葉凡瞪了兩人一眼,突然笑道,「而且。咱們三個現在可是拴在同一條船上的那螞蚱了。」

「這跟咱們倆個可是沒屁關係?」王仁磅搖了搖頭。

「咋能說沒關係呢?這棺槨是咱們三個一起打開的。這鎖也是咱們合力劈開的。嘿嘿,到時,那人真的轉生的話,你們倆個還想置身事外不成?所以,你們倆個也得幫我一起保存這秘密。不然,咱們三個。一起完蛋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這話你也講得出來,葉老大,今天我總算是看清你的真面目了。啥叫兄弟,兄弟就是用來捆綁一起死的。」王仁磅叫道,當然是玩笑性質了。

「是啊,你丫的有錢時怎麼不多分點給咱們倆。」張隱豪也笑了起來。

爾後,當然是無條件同意了葉老大的事。

爾後葉凡用了封冰之法把女子凍了起來。而且擱進麻袋之中謊稱是金銀財寶偷偷運了出去。

收穫還真不錯,整個棺槨之中全是金銀玉器。就是棺槨前蹲著的這幾個純金人也值不少錢。

收工了,吳光寶也趕到了。老傢伙對財寶不感興趣,倒是對那黃泥巴感興趣,敲了好多下來像寶貝一樣裝在玉盆子里。

葉老大都想笑,這黃泥就是黃泥,只不過是高手煉物的結果罷了。

想用現代技術研究出什麼來,沒有高手的能量也是辦不到的。當然。葉凡也不會說破這些,就讓吳光寶同志去折騰吧。

棺槨中也有幾個玉瓶子,裡面裝的是古代的藥丸。暫時還沒研究出來是什麼。

「車天,把這具女屍立即送往珠穆琅瑪峰處,找一處極寒之地保存下來。」葉凡交待車天道。

「最好是建個地宮之類。」車天說道。

「嗯,怎麼搞你去搞,不過。不要搞得太大。帶的人手不要太多,保密是第一要務。」葉凡吩咐道。

「我明白。」車天點頭道。

爾後,葉凡交待人把墓室中所有東西都收拾了起來。就連一點渣毛都沒放過。

用葉老大的話講這些都是古董,沒準兒啥時就派上用場了。

回到京城。葉凡休息了一天。關於這批財寶葉凡交待給張隱豪去全權處理了。

當然,宗旨就是屬於文物範疇的就賣給博物館。價格可以便宜一些,沒有研究價值的拿去拍賣。

第二天下午葉凡正準備趕回橫空集團時接到了龔開河電話。叫他馬上趕回部。

葉凡匆匆進了總部。

「幹得漂亮。」龔開河頭句話就是如此。

「呵呵呵,賺了點錢罷了,也沒啥。」葉凡笑道。

「噢,葉凡同志什麼時候也如此謙虛了起來?」龔開河淡淡笑道。

「我從來做人低調。」葉凡乾笑了一聲。

「你這拳頭可不低調,上打副部下打草民。」龔開河笑道。

「那都是該打的人。」葉凡說道。

「算啦,不閑扯了。你跟我去一個地方。」龔開河笑著,帶著葉凡進了車裡。

「到底去哪,現在總該支會一聲吧。還有,去幹什麼,搞得神神叨叨的為什麼。」葉凡問道。

「北園干休所。」龔開河說道。

「去哪幹嘛,我哪有空。得趕回橫空去,離開也有十天左右了。得回去盯著點,兩城正在搬遷,馬虎不得。」葉凡皺了下眉頭。

「不急在這一兩天,沒事。而且,也許這次對你來講還是一個機會。你得好好想想兩城搬遷的事。等下見到首長你好好彙報一下。沒準兒還能有所收穫是不是?」龔開河說道。

「首長,哪位?」葉凡心裡一動,趕緊問道。

「呵呵,到了你自然知道了。」龔開河笑道。

「切,你就懂得玩神秘。」葉凡不滿的哼道。

「你也不一樣嗎?」龔開河說道。

「對於組裡我可是心誠坦蕩。」葉凡說道。

「是么?」龔開河轉頭盯著葉凡,這貨有些心裡發虛,不過,面部表情控制得還不錯。

「既然如此的坦蕩了,那墓室中巨大的棺槨裡頭怎麼沒有主人。如果說是一口空棺好像又不像。先前不是聽說有屍氣溢出形成什麼『屍魅』。那具屍體呢?沒有屍體怎麼會有屍氣?」龔開河問道。

「是高手搞的活人玩偶,當然,對於我們來講他已經死去了。結果這玩偶太厲害了,我們只好用火彈毀了他。不然,我們全得擱那墓室了。龔組總不能為了要屍體而不顧我們的命吧?」葉凡一臉正經。

「呵呵呵,倒是奇怪了。你說這玩偶是男是女呢?」龔開河笑道。

「當然男的。」葉凡想都沒想脫口而出。

「對呀,男的玩偶怎麼棺槨中出現了許多彩色絲綢的殘留物。而且,具有明顯的女性特徵。

你葉凡同志不會講這個男性玩偶是身著女裝吧。就像現在的某些特殊愛好者一樣男喜歡扮女。

而且,據說那玩偶就巴掌大,而這些衣服如此的大怎麼能套他身上呢?這些,都相當的違反常理的是不是?」龔開河問道。

糟糕,怎麼沒想到殘留的衣服上面。葉凡真想抽自己一嘴巴,不過,嘴裡卻是說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也許是陪葬品罷。也許原來的主人喜歡女人的衣服。而且,衣服擱棺材里並不代表裡面一定要有女主人是不是?古人搞的東東誰能猜得透?」

「你就狡辯吧。」龔開河哼了一聲。

「在龔組面前我哪敢。」葉凡繼續嘴硬,「你看,對於出土的東西我們是如數列了個清單向組裡上報過。而且,你們認為重要的貨品都給人先提走了。而且是一分錢沒算給我們的。咱們就剩下點垃圾貨擱著了。」

「這本來就是國家的,就是不給你們一件你們乾的還是違法的事兒。組裡看你面上不計較這些,夠仁慈的了。葉凡同志,你不要不知足。」龔開河一臉嚴肅了起來。

「早知我就不去挖了,和著給你們創收了幾個億還賴我頭上。我葉凡倒成了盜墓賊了。

真是晦氣!這世上還有這種理兒不成?而且,這次的行動組裡還同意過。

你們不是派得有人幫我們抓獲了七爺。說起來組裡也同案犯嘛。」葉凡也倒打了一靶過去。

「呵呵,不能這樣子講嘛。組裡也沒怪你們什麼是不是?而且,這次仁磅跟隱豪兩位同志又有進步,組裡也相當的高興。

張隱豪同志上升到九段,王仁磅同志上升到11段頂階,這對於工作的開展是很有利的。

這一切,組裡都有詳細的記錄的。你葉凡同志的功勞薄上可不會少了一筆。

怎麼能把自己當成盜墓賊是不是?組裡在功勞薄上可是這樣記錄的,派出葉凡同志帶隊發掘古墓,排除一些不安全隱患。

為組裡尋找能發掘潛力的古藥材,探索古精絕國的秘密,以助於組裡……

看到沒,我們羅列了一大堆,哪一點是講你是倒斗高手了?」龔開河居然嘿嘿的乾笑了一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