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四十章共和國的元老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四十章共和國的元老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錯,有幾顆先給幾顆就是了。」龔開河跟主席配合很默契。

「一顆都沒有了啊,真沒有。兩位首長不相信的話可以把科能組的吳組長叫來。當初我給了他們一顆,他們也研究了許久了。吳組長也知道,這種藥丸所需的原材料太難找了。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葉凡說道。

「沒關係,葉凡同志,我們相信你能找到的。」唐主席一句話出定了調子,葉凡還能講什麼,只好肉痛的點了點頭。

因為,估計是要把剛從盧定宗處搞來的烏雲洛基果給獻出來了。

用這種顆子配製生命潛力丸絕對能成。不過,這可是葉老大留著想搞出一個半先天高手的好東西。

真是捨不得埃

「走走,我們下去陪他們練練。」唐主席笑道,親切的拍了拍葉凡肩膀,爾後順手把茶几上的批文給了葉凡。

三人緩步下了樓。

「你看主席,這些老將軍們可不是蓋的。一個個生龍活虎的,我都懷疑他們是不是回到了從前。」龔開河笑道。

「那當然,精神愉悅才是人生最大的快樂。當然,肌體也重要了。這是精神愉悅的基矗」唐主席笑道。

見三人走來,一個個老幹部們都上前打起了招呼。葉凡發現,趙寶剛這老傢伙居然也在人堆里。此刻正跟一個頭髮全白的老傢伙閑扯。

「趙老也在埃」葉凡上前打招呼道,這認拭先打聲招呼。

「小葉也在啊,來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魚將軍。」趙寶剛笑呵呵的指著那個頭髮全白的老人介紹道。

葉凡心裡一動,共和國姓魚的同志中就魚國章將軍了,也是開國元勛之一。後來還擔任過共和國保密局局長以及政務院副總理等要職。

「魚老您好。」葉凡上前打招呼道。

「你就是滇南省來的葉凡同志?」魚老好像認識葉凡一般,打量了葉凡一眼。

不過,一握手。葉凡感覺手上一股力勁傳來。知道這位魚老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葉凡故意的皺了下眉頭,貌似很痛的樣子。當然是為了滿足這老傢伙的一點虛榮心了。

讓他心裡舒坦一下估計就會鬆手了。不過,哪曉得魚老居然不肯鬆手。手上力勁居然越傳越大,手指頭越收越緊。

要是普通人,估計早就痛得喊媽了。

當然,葉凡心裡也暗暗稱奇。好像這位魚老也是一個練家子,就是現在來講。都七十好幾的人了,估計還有著六段位身手。

「呵呵呵,你們倆位同志啊,這一握手居然握起興頭不肯鬆手了。」這時,唐主席看著魚國章呵呵笑道。經唐主席這麼一說,十幾雙眼睛全都匯聚在了葉凡跟魚國章身上。

而龔開河一看。頓時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他趕緊看了葉凡一眼,眨巴了一下眼睛,估計意思是你小子給悠著點兒,別由著性子來,要是握傷了人家魚老咋力?

而趙寶剛的嘴角居然掛著一絲玩味似的微笑。因為,趙寶剛是深知夷。知道這一次魚國章同志估計是要陰溝裡翻船了。

不過,對於魚國章的反常舉動趙寶剛也覺得有些奇巧。魚國章怎麼好像對葉凡有些不『感冒』似的。

心裡也尋思著是不是葉凡什麼地方得罪了這位同志。這一想。才記起前次魚老問過滇南省白家的事。

估計就是這事兒了,不過,這也算不上什麼大事兒。而且還不是魚老自己身上的事。

而魚國章的胸襟趙寶剛那是一點都不會懷疑什麼的,估計還有別的什麼事兒了。

不過嘛,這眼前虧也不能讓……

當然,在唐主席盯注之下葉凡也不敢太囂張。因為,主席是知道自己的底細的。你要真裝傻捏得人家魚老當眾出醜的話那可是說不過去的。

因此,這貨只是微微一用勁頭就立即鬆手了。魚國章感覺到手中一痛。老傢伙想撐強不鬆手,不過,人家葉凡早就脫了手。那手像魚一樣滑開了。

「終於握夠了。」龔開河帶頭笑了起來,全體都笑開了。

「魚老頭,滋味兒如何啊?」有位老同志一臉幸哉樂禍笑問道。估計以前也吃過魚國章這握手禮的虧的。而且,也看出了魚國章跟葉凡有些端倪什麼。

「不錯不錯。」魚國章貌似笑眯眯的。轉爾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主席。今天難得有興緻。剛才大家都在玩太極推手。我想,能不能讓這位葉凡同志陪我推一把。當然,如果葉凡同志不敢過手,那就叫我三聲『魚大頭』就是了。」

葉凡一聽。差點笑出聲來,覺得這老頭真有些怪了,好像這『魚大頭』很有名氣很光榮似的。

趙寶剛好像是看出了壹,笑道:「葉凡,你可能不知道『魚大頭』是怎麼來的。

當年打仗時,國章同志帶著兩個連二百號人愣是打圬了國民黨一個整編團,上千號人埃

所以,對方稱國章同志這頭很大,像大魚頭一樣張開能吞人。因此,後來打仗,一聽說魚國章同志來了,全都大叫『魚大頭』來了。

他這威名,在當時倒是威風得很。」

「沒錯沒錯,當年打仗時,『魚大頭』曾經用一把厚背大刀連環砍下去砍下了二十個腦袋。就像是切菜瓜一般,被部下們稱為『魚神刀』。」剛才那個額頭有顆黑痣的老頭也笑著說道。

魚老一聽,頓時半眯上了眼,難掩得瑟之意埃

「後輩恭聽了。」葉凡雙手抱了抱拳。

「怎麼樣,跟魚大頭推幾把。剛才我們幾個老不死的全都給他推得散架了。

他這人,特能推。說句丟臉的話,咱們還真不是他對手。小夥子,給咱們爭口氣。」黑痣老頭走過來居然親切的拍了拍葉凡肩膀,這話,可是有慫恿的味兒了。

「別讓人家小夥子上來丟臉嘛,咱們這夥人都是老戰場了。打過鬼子……

到時,即便是僥倖勝了也讓人扯閑話是不是?」魚國章斜瞄了葉凡一眼,居然用上了激將之法了。

唐主席說道:「對推一下還是可以的,這也是鍛煉身體嘛!不過,年青人力氣大,悠著點。」

「主席,年輕人力氣大,不過,咱們這些老不死的力氣也不校到時,誰悠著誰還指不定呢?」魚國章頗為不服氣兒。

「呵呵,那好那好。」唐主席啃Φ懍說閫貳

「那後輩就失禮了。」葉凡雙手來了個標準抱拳走到了人群中央的空地上。

魚國章龍行虎步,幾下到了中央。那腳示威性的還把草地踩出一個個清晰的腳印兒來。

「國章不老埃」這一手一露,老傢伙群全都鼓掌加油了起來。

「國章,等下子手下留點情,別傷著人家小夥子了。年青人也不容易的,就你那手勁,的確是太威武了些。」某老叫道。

「是啊,國章年輕時一腳下去能蹬斷一顆小樹。小夥子雖說有衝勁兒,但這力氣可是要靠練了來的。」另一老也說道。

老傢伙,顯擺個啥。不就幾個腳印兒嗎,葉凡在心裡鄙視了一聲。

兩人倒是正式的見了一個禮,魚國章行的也是標準的武士切磋禮節。

爾後,魚國章身體一抖,全身骨節啪一聲脆響全身骨節好像都舒展開了。爾後他一個馬步往地下一蹲,看架勢扎得很是穩實,就是葉老大也暗暗佩服。

葉凡當然淡定得很,隨手雙手往前一絞,跟魚國章的雙手絞在了一起。魚國章一把就猛推了過來,老傢伙有些急了,想一把就讓葉凡摔個仰八叉。

大家看見魚國章的雙手無由的一震,好像在打擺子。爾後,魚國章表情好像還愕了一下。

再爾後就是變換腿步往外一側,估計覺得這年輕人好像勁氣兒挺足的,改成游腿步而用拖推的辦法想把葉凡扯到地下。

這太極推手講究推跟扯,你一不小心人人一推就飛出去了。再不小心人家一扯,你就會來個瀟洒的狗啃泥。

只不過,今天註定對魚國章同志來講是『灰色』的日子。以前百試百靈的推手在這個年輕人面前居然不抵事兒。

唐主席似笑非笑的看著,龔開河表情有些僵硬,主要是擔心葉凡這『衝勁兒』上來了傷著魚國章。

幾分鐘過後,求勝心切的魚國章同志用上了全力之下終於是氣喘噁吁汗流浹背了。腳步也緩了下來,老傢伙不服氣兒,咬牙堅持著,想比拚耐力。

老傢伙信奉姜還是老的辣這句名言嘛。

只不過魚國章同志的這些把式在葉老大眼裡就跟小兒玩過家家遊戲一般。

人家是含笑,淡定的跟魚國章同志推著。輕鬆寫意不說,而且,始終是面帶笑容,隨手輕推著,不管魚國章同志如何變換手式,葉老大終始是淡定自若好像跟玩兒似的。

那推手更是信手拈來隨意得很。

「呵呵,魚老,我也累了,咱們休息一陣子怎麼樣?」葉凡含笑問道。自然是想找個台階讓魚大頭下台了。

「還沒推出結果呢怎麼就歇啦?」還是剛才那個黑痣老頭開玩笑似的說道。

「沒錯,繼續,小夥子,你如果真累了的話就收手算啦。」魚國章同志還想往臉上貼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