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四十一章這就是神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四十一章這就是神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還行,還能堅持一陣子。」葉凡笑道,繼續推手。

最後,魚國章實在累得不行了。估計是腳底下發軟,一不小心給剛才自己踩下的深深腳印兒拌了一下,整個身子往下歪跌了下去。

葉凡趕緊提手一提把魚國章提了起來,這下子用力過猛,連魚大頭的雙腳都給提得離地十來厘米了。好像在提拎一個人似的。

這種狀況即便是傻瓜也能分出強弱了。魚國章臉騰地一下就紅到了耳根子處。當然,葉凡趕緊一放就把魚國章的雙腳給按到了地下。

龔開河眼皮子一跳,哭笑不得。唐主席也是一愣,趕緊把笑給掩藏住了,兩位都知道小葉同志在故意使壞兒要甩魚國章臉皮子。

「都累了,歇歇。別把老同志累著了。」唐主席擺了擺手,笑道,兩人終於脫開了手。

「歲月不饒人啊,後生可畏。」魚國章嘆了口氣。

「哈哈哈,和局和局。」某位老頭笑道,自然得為魚老頭爭點面子回來。

「是魚老讓著後生我了,不然,我早累得癱了。這不,力氣都把不住了。」葉凡謙虛的笑道。

「哈哈哈,年輕人,不錯不錯1魚老爽朗的笑了,覺得葉凡這位同志很給面子。雖說明曉得這話騙不了大家,但騙是一回事兒,人家肯講這話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兒。

「同志們,你們想不想見見真正的太極推手?」唐主席突然神秘的一笑。

「當然想見見,聽說這太極推手是武當的最正宗。以前張三丰的陰陽太極推手震驚海外。不曉得這種純正的太極推手施展開來是個什麼樣的狀況。真是令有期待埃」黑痣老人笑道。

「電視中是見過。很厲害。好像一推之下還能推斷碗口粗的樹木。而且,推到厲害之外黃沙滿天都給卷直來,不過,咱們練的都是健杉夷侵只故欽宗的武技。」某老笑道。

「其實。斷樹沒什麼奇怪。我年輕的時候就能做到。相當年,我一腳下去,能踢斷厚達五公分的青石板。

現在老了,不行了。而真正的高手比我厲害得多。據說能掌劈水桶粗的大樹。

腳下能踢斷條石。這些,並不是神話傳說,而是咱們華夏真正的高手能辦到的事。」魚國章笑眯眯的說道。

「咱們華夏武術還真是絕技埃」某老嘆道。

「不會吧,有這麼厲害,連水桶粗的樹都能踢斷。這需要多大的力氣?

如果說是碗口粗大還是有些可能的。像外國那些重量級拳王一拳之下能發揮出二三千斤重的衝擊力度。

一把砸斷碗口粗樹還是能做到的。這其實就是一股衝勁罷了。如果你叫他慢慢來,肯定搞不斷的。」某老有些不信了。

「嗯,水桶粗,是有些玄。」另外一老點頭說道。

「同志們想不想見識一下咱們華夏絕技?」唐主席笑道。

「當然想,主席身邊那些保鏢聽說其中就有人有這種能力。不如請他們出來表演一下讓咱們開開眼見。」有人提議道。還看了看一身冷酷的王仁磅同志一眼。

「呵呵。還是先看看葉凡同志的太極推手怎麼樣?」龔開河笑問道。

「那有什麼好看的。除了健身還是健身,沒看頭。」某老不屑的看著葉凡哼了一聲。

見才葉凡雖說有些表現,但估計也高明不到啥地方去。

「呵呵。那就先讓葉凡同志表演一下。爾後再挑個高手出來再來一下。」唐主席定了拍子。

「這裡恐怕不大合適。」葉凡一抱拳,笑道。

「換個地兒。」魚國章好像很想掏出葉凡的底子。因為,此老心裡還是有些不服氣兒。

認為剛才自己是用力過猛才倒致後續力氣不足,而且,年歲大也是一個因素。葉凡是強在年青,如果當初自己力度能把握得當,指不定還不會輸。

「主席,要不換個地兒,衛戍部隊有個訓練場倒是個不簇方。」龔開河提議道。

「嗯,就去那地兒吧。」唐主席點了點頭,一行人秘密往訓練場而去。

而燕京軍區衛戍區司令員孫力同志可是緊張了起來,那是既興奮又緊張。馬上招集班子成員開了個臨時頭的現場會議。

而馬漢早到了衛戍區作為這次安全布置的主官。

不久,訓練場騰空了出來,而一輛輛軍車不久就到了訓練場,訓練場不久給全包圍了。

當然,對於這種情況也沒引起人多大興趣。因為,對於軍訓場來講時不時都有這種事發生,外人還以為是大批軍人要過來訓練。

偶爾還要搞些演習活動的。

而燕京衛戍區訓練場在京郊之地的大山之中,車行了一個多小時才到了該地。

王仁磅這貨就緊張了,因為,首長們在路上的安全有著不可預見性的,不過,有葉凡這個先天強者坐在首長們身邊,這貨也鬆懈了許多。

不然,估計得冒汗了。

茂密的樹林子里,這群老傢伙們興緻很高的站著。不過,見分發望遠鏡,一個個都有些莫名其妙。

某老講道:「我這眼力勁還行,不比年輕人差,不需要這個。」

「宋老,咱們得離得遠點觀看。太遠的話沒這個就不好看清楚了。」龔開河一臉親和的解釋道。

「要多遠,不就是表演一下太極推,搞得像是上戰場似的。」宋老有些不滿的說道。

「一千米之外觀戰。」龔開河說道。

「這麼遠,有這必要嗎?」另外某老也有些疑惑。

「算啦,咱們聽從安排吧。」趙寶剛發話了,倒是再沒人嗦,跟著退到了千米之外。

不過,宋老跟某老最終還是拒絕了用望遠鏡,因為他們覺得用眼看更好。

葉凡微笑著到了中央,一抱拳,爾後拉開虎步開始表演陰陽太極推手。

「很平常嘛。」宋老哼道。

「就是,好像這架勢還沒魚大頭表演得好看。這種,像是花把式了。人家魚大頭的可是勁氣十足。」某老說道。

「估計是花架子吧。」

「唉,還是看後頭保鏢們的精彩表演吧。前次我就看過他們用手指頭鑽透玻璃。」

漸漸的,葉凡雙手旋動著。動作並不快,倒有點表演特技鏡頭的感覺。

「越來越沒看頭了。」宋老哼了一聲。

「嗯,這麼慢,咱們可不是三歲小孩子,看得清楚的。」某老配合著哼道。

「各位慢慢看著,別急。」龔開河陪著笑臉。

「這有什麼看頭,還別急,沒勁。」宋老哼道。

「同志們別急嘛,慢慢來。葉凡同志表演的可是正宗的太極推手。來自武當,咱們要注意欣賞這個過程。如果能從中學到點什麼用來健身也不錯。」唐主席開口了,這群老傢伙總算是停下了嘴巴。

漸漸的,一股風勢起來了。在葉凡雙手旋動之際。本來乾燥的空氣好像突然間潮濕了起來。

再下去,某老驚訝的伸了伸手,說道:「怎麼回事,這青天白日的好像要下雨樣子。」

「嗯,很潮濕,這是下雨的徵兆。」趙寶剛也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天。

「下邊還真要下雨了。」龔開河神秘一笑,唐主席卻是一臉正色的專註看著。

不久,宋老說道:「真下雨了,毛毛雨。怪了,這雨哪裡來的?」

「是啊,好像就在咱們這一圈內有雨。趕緊叫人拿些傘來。」某老說道。

「不必了,這雨是人造雨。」唐主席擺了擺手。

「人造雨,怎麼可能。好像沒有發乾冰彈吧。」連魚大頭都有些疑惑。

「是他製造的。」龔開河伸指指了指葉凡的方向。

「他……製造雨,怎麼可能。」宋老根本就不信。

「呵呵,內氣高手利用內氣可以有力的收攏空中的水氣,把這些泛散的濕氣聚集后再壓縮,最後形成了雨。同志們慢慢看,後頭還有好戲。」龔開河解釋道。

現場沉默了,一個個瞪大牛眼看著葉凡。

不久,雨好像停了,而在葉凡的手前五米開外出現了一個排球大的水球。

這水球呈淡綠色,在葉凡雙手旋轉之間也跟著旋轉,不時上下翻飛著。

葉凡一吸,水球到了手掌前。

現場更為沉靜,似乎一根針掉地下都能聽見。老幹部們全都屏息凝視著。生怕呼吸聲太重會震散了這水球似的。

不久,水球周遭風勢起來了。

「各位首長站穩當點。」葉凡大笑一聲,水球旋轉著,周遭空氣發出顫慄般的波波聲來。

不久,空氣好像被吸扯了過去。就是遠隔千米之外用望遠鏡觀看的這群老傢伙都能明顯的感覺到好像一個巨大的吸塵器吸來了,一個個趕緊往下沉了沉,甚至有些同志蹲起了健身時的馬步。

「給我個望暈老不由自主的伸手問道。

「老宋,你不是不要嗎?」魚大頭乾笑了一聲。

「呵呵,此一時彼一時了。」宋大老笑著,王仁磅把望遠鏡遞了上去。

狂風頓起,葉凡周遭好像發生了龍捲風一般。風卷得周遭遇上百米範圍內的樹葉花草全都飛了起來。

好像馬上要塌天了似的,給眾人有種天昏地暗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