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四十二章電話號碼就是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四十二章電話號碼就是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突然往前一推,水球像發炮彈飛砸了過去。

「塞住耳朵。」王仁磅叫了一聲。

「沒事,老子炮彈掉身旁都不怕。」魚大頭笑道,不塞。

轟隆一聲巨響過後,頓時沙飛土揚,接下去就是啪嚓嘩啦聲響起,一顆三人合抱的巨樹轟然倒下了,驚得空中頓時飛起了幾十隻的鳥兒來。

「獻醜了。」葉凡雙手一抱拳,行了個材料軍禮,這貨,那是意氣風發埃

全場,目瞪口呆著了。良久……

啪啪啪……

場上短暫的沉寂之後就是雷鳴般的掌聲響了起來,掌聲如潮水般的一波一波經久不息。

「神技,神技啊1居然是宋老的聲音最響亮。

「今天見到高人了,不枉來一趟。」魚大頭摸了一下下巴,一臉的粉絲相。

「主席,這就是正宗的太極推手?」某老問道。

「沒錯,據說還是武當最老的高人張無塵大師傳給葉凡同志的。叫陰陽太極手,他們倆很投緣。而葉凡同志從小跟一道士練過。」龔開河解釋道。

「葉凡,快給我解釋一下這雨怎麼回事?」魚大頭禁不住了,居然三下二下的跑了過去,扯著葉凡就問了起來。

「這雨嘛……」葉凡也就隨口扯了起來,此時不扯更等何時。

「各位首長,今天叫葉凡同志過來,還有一個任務,那就是讓他教習武當太極推手。

當然,已經是經過葉凡同志改過適合於我們健身用的太極推手。

不但有益於身心。而且能有力的促進咱們人體各個關節重新開戶,發掘生命潛力。

咱們只要有恆心天天練練,對咱們絕對有好處的。」龔開河說道。

「好,我們都要學。葉教官。你可得細心些了,別嫌我們這些老傢伙老胳膊老腿的礙事就是了。」趙寶剛給葉凡造勢了。

「當然不會,各位首長都是共和國的功臣。葉凡定必細心讓每位首長都滿意。」葉凡一個立正,行了個軍禮。

出來后。葉凡埋怨道:「龔頭兒,都不事先提醒一句,差點丟醜了。」

「這對你來講並不是什麼難辦成的事,何必要提醒。」龔開河笑道,「他們雖說老七老八十的了。

但是,共和國開國之時,他們都是功臣。而且,即便是現在來講,這幾位同志的影響力也是不小的。

剛才你小子可是收穫不淺。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嘿嘿。不就是得了幾個聯繫電話罷了。」葉凡乾笑了兩聲。

「聯繫電話。你以為他們的電話那麼好拿嗎?不要講你,就是他們的親人都未必有這個號碼的。你呀你,真是的。叫我怎麼講你。你就偷著樂去吧。」龔開河哼了這傢伙一聲。

「明白龔頭兒同志。」葉凡笑道。

「明白就好,怎麼樣。我對你不錯吧。」龔開河看了葉凡一眼笑道。

「這是應該的嘛。」葉凡心裡一動,心說這老傢伙現在開始討人情了,會不會要叫自己幹什麼。

「應該的,我何必多管這閑事?」龔開河差點翻白眼了。

「我能認識這些有份量的老人,這對於我今後來講開展工作肯定有益的。

我工作順利了,心情好了,是不是也能幫你多幹些事兒。要是我在橫空幹得不順心,天天煩著,哪有空理組裡的事是不是?所以,今後你更應該多創造這種機會才是,這個,從大的方向來講,也是為了組裡的工作嘛。」葉凡笑道。

龔開河差點瞠目結舌了,良久才憋出一句話來,哼:「和著我白乾了,我龔開河成你的保姆了是不是?」

「不能這麼講嘛,您是領導。當領導的為下屬排憂解難是應該的嘛。這就是領導作用是不是?」葉凡乾笑道。

「少來。」龔開河臉一板,哼道,「這次你欠了我一個大人情,先記下來,今後有機會再還了。」

「這種話你也講得出來?」葉老大問道。

「這難道不是大人情嗎?你葉凡同志出面試試,看看能不能把他們都招集過來?」龔開河說道。

「這不是廢話嗎?估計,這個應該是唐主席的指示吧?」葉凡嘀咕道。

「這不都一樣嗎?還有,你得用心些,把生命潛力丸早點配製出來。

首長交待的事要當大事去抓,干好了這印象分不就上來了。不然,你在橫空集團幹得再好,可是跟首長這個層面的領導來講還是隔了一層山。

因為,首長也沒那麼多時間一直盯著你,而你要出成績,也得通過省里領導的嘴才能彙報上去是不是?

而生命潛力丸就不一樣了,這是首長親自交待的事。你幹得漂亮的話是不是直接就在首長心裡落下了好印象。

這個對你來講是最好的捷徑了。」龔開河說道。

「行了,龔世仁同志。」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呵呵呵,那是黃世仁,你搞錯姓了。」龔開河笑道。

「現在出了個龔世仁,比他厲害得多。」葉凡哼道,轉爾一臉正經了,問道,「龔組,這生命潛力丸真不好搞。

關鍵是藥材真是找不到。我真有些沒輒了,可是上頭把這事交待給了我,搞不出來可是不行的。

因為,這是首長交待的。而且,如果真完成不了這任務的話,你這臉上也無光了。

說起來,這任務關係著咱們組裡的榮譽是不是?所以,你看看,哪兒有這種藥材?」

「呵呵,你還真能『傍』埃人家小蜜傍大款也沒你能傍的。經你這麼一說,居然把組裡都給扯進去了,看來。我不幫你那就是對工作不負責任了是不是?

其實,古代高麗國以出品老山參最為出名,高麗參在全世界都有名氣。

比咱們的長白山山參王更為有名氣。韓國道州有個朴姓家族以出產高麗參而得很名氣。

人稱參王朴,其家族做參王生意已經擁有一千多年歷史了。當年的唐朝皇帝唐玄宗經常提到高麗進供的『妖參』。」龔開河說道。

「妖參。聽這名好像不是什麼好貨色。」葉凡說道。

「名雖為妖參,當然不是妖怪成精的。其實,這種野山參聽說長相很妖麗,跟咱們《西遊記》中的各路妖怪差不多形態。

而且。據說當初採摘時很講究。有經驗的挖參人發現了這種妖參之後要用特製的繩子先把妖參露在泥土上的苗給捆祝

不然,等你一挖,你沒捆住參苗的話它自個兒就跑了。」龔開河說道。

「山參還能跑,哈哈哈,奇談。龔頭兒,你不會真相信吧?」葉凡哈笑了起來。

「當然不信這個了,再怎麼妖異的山參它也只是人蔘,難不成真成妖魔鬼怪了,一口不就把采參人給吞了。

這種。估計是特定環境下采參人的一種心理。要說它真能跑掉。實在是令人難以信服。

不過。有些事這世上咱們沒見過也不能就說明不可能發生是不是?

比如,如果采參人發現了一株妖參,而正在挖時被內氣高手用內氣隔空給偷走了。

很可能就會造成妖參能跑溜的假像了。這樣子一傳開來。今後就沿襲下來了。」龔開河講道。

「也許是如此吧,不過。這個道州的朴姓家族難道有好貨不成?」葉凡問道。

「聽說他家裡供養著一件妖參,已經成活了一千多年了。」龔開河講道。

「一千多年的妖參,肯定大補之物了。」葉凡說道。

「呵呵,這就得看你事了。」龔開河玩味似的看了看葉凡。

「估計難度很高,既然人家養了一千多年了。早就看成祖傳的東西了。

而且,朴家以經營山參為主,自然,這種有著品牌效應的東西就是朴家的招牌,你拿多少錢人家也不會賣掉的。

這可是人家吃飯的『傢伙』。再說,朴家經營老山參如此多年下來,肯定也積下了不少的財富。

而且,這株妖參能保存如此之久沒給人弄走,那朴家不簡單,其家中絕對有高人守著的。」葉凡分析道。

「應該是如此了,錢人家不缺,高手也不缺,你還能拿出什麼來讓朴家動心而供出祖宗下來都養著的妖參。呵呵,小葉同志,相當的棘手埃」龔開河笑道。

「龔頭知道這些,估計當初唐主席有這個意思時你關注個道州的朴家。他們有缺什麼嗎?」葉凡問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當初上頭有意思叫你提供生命潛力丸時我就到處打聽過這方面的信息。

只不過,要讓人家奉送上來,基上不可能。下邊的事由你去想輒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龔開河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講,「葉凡,別看只是提供生命潛力丸,看上去只是一件小事。實則是,你要把它上升到政治的高角度去對待才對。你想想,如果成功了,你能提供這些了,到時,那些老幹部們服下后精神大振,一問這東西的來沿,自然,知道是你配製的。

今天那批老傢伙的能量可是不校當然,這事你也得保密。不能太散開過去。

因為,散開過去對你來講就是個麻煩事。這種東西不可能能配製出太多的。

所以,只能提供給有限的幾位同志服用了。如果一旦散開去,別人沒有,自然心裡對你有意見了是不是?

現在啊,人一老,最怕的就是病了。有這種好東西人家打破腦袋也得搶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