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四十三章他交待的就要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四十三章他交待的就要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明白。主席的意思是不是就是給今天到北園干休所的那七位同志?」葉凡問道。

「估計不止這幾位,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估計有這個數。」龔開河比了個二十。

「這麼多,每個人五顆的話也得把我榨乾了是不是?這種藥丸太難配製了。咱總不可能天天滿世界的轉悠去挖葯吧?」葉凡差點傻眼了。

「呵呵,這是唐的意思,你想想吧。」龔開河笑了笑。

「明白老龔同志。」葉凡氣得拖長聲音哼道。

「明白就好,其實,這事雖說難了些,但是,這可是加深你在唐心目中印象的機會。而且,你葉凡同志為的是為共和國立下汗馬功勛的老革命家們。你乾的是光榮的事業,偉大的事業。工作不分遺賤,關鍵看態度嘛。」龔開河點了點頭。

「我懂老龔同志,別嗦了,再嗦我得煩死了。」葉凡賭氣似說道。

蓋紹中還真是負責任,葉凡不在這段時間他一直駐守在橫空集團。

「謝謝你了蓋助理。」葉凡一臉感激的握著蓋紹中的手。

「咱們倆還講這個,生份了。」蓋紹中呵呵笑道,看了葉凡一眼,說,「一切順利,最近沒發生什麼事。

而兩城的搬遷也正在熱火的進行著。只不過,還是缺在一個錢字上。

聽說你把駐京辦賣掉了,那邊弄回來了幾個億,還真是雪中送碳埃」

「那筆錢可是人家江華地區的。」葉凡笑道。

「錢在你手裡嘛,要怎麼樣操作完全可以變通。橫空集團有40%的股份掌握在滇南省政府手中。通天山旅遊區在江華一塊建設上完全可以動用那筆錢嘛。」蓋紹中說道。

「老蓋啊老蓋,我就知道你盯上這筆錢了。這事我得考慮一下,搞不好滇南那邊不好交待。」葉凡說道。

「也是,你好好想想。這事要考慮周全了,對於你來講。跟我所處的位置又不一樣。」蓋紹中點了點頭。

晚上的時候藍存鈞過來了。

哥倆到靠近通天河畔的一個小酒館要了幾個菜坐了下來。因為知道是橫空的大老闆,菜館主人給安排了一個很隱弊的地方。包毅也作陪。而杜衛國在外邊守著的。

「最近一切都順利吧,我看皇崗縣搬遷工作開展得很順利。存鈞,這段時間我在不你辛苦了。來,咱們先碰上一杯。」葉凡舉起了三錢杯。

「辛苦倒沒什麼,搬遷過程中也遇上了相當多的事。不過,都解決了下來。只是。唉……」藍存鈞嘆了口氣拿起那個二兩半的酒瓶子乾脆對著瓶嘴干進去了一大口,酒瓶子空了。這貨好像有些不痛快。

「你有心事,說出來聽聽?」葉凡問著丟了一粒花生米進嘴裡嚼了起來。

「聽說楊志升同志不久就要下來了,估計就在這半個月內吧。」藍存鈞說道。

「楊志升,是哪路『神仙』?」葉凡一愣,問道。

「他你都不知道。看來葉大你這段時間是忙著了。」藍存鈞眼中閃過一點失望。

「這段時間還真是忙,你也知道我還有另外一層身份的。沒辦法,在辦事時不能跟你們聯繫。這不,剛從京里回來,還來不及喘口氣呢?」葉凡嘆了口氣,泯了一口中酒,皺緊了眉頭。

「我錯怪你了。楊志升原任省發改委副主任。據說。他不久就要到咱們項南市了。」藍存鈞相當的苦惱。

「他來接蓋紹中的班?」葉凡總算是意會了過來。

「難怪你如此失落,存鈞,你去年五月份才到項南市,到現在不到兩年時間。而且,你年歲也不大,提拔市長已經是破格了。這事,一來你資歷不夠,二來你來的時間太短。所以。我想給你爭取一下都拿不出理由來。」葉凡講道。

「我知道,我時間不夠。不過,總是有些不平衡。我在項南市干出的成績有目共睹。上頭為什麼就不能再破格一下?難道每位同志提拔都要因循守舊按套路上去?這世上還有什麼新氣象?」藍存鈞心裡有氣兒。

「這個楊志升什麼來頭的?」葉凡問道。

「應該是寧書記提的建議了。」藍存鈞講道。

「這下子看來你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沒事,別急,存鈞,慢慢來。再等上一年咱們再相辦法。這位置總是有的,天雲省如此大省,市委書記的位置可是不少是不是?」葉凡安慰道。

「我知道自己資歷不夠,不過。聽說楊志升這個人很霸道。而且,據道內人漏出點風聲來了。

當然是極為隱晦的意思是此人不想讓崗皇縣搬走。楊志升認為,崗皇縣搬到橫空划給橫空集團直管,實際上項南市的規模被剝減了。

從而,會給項南市帶來一系列的諸多不變。並且,從地理位置上來講,皇崗縣是連接滇南省的交通咽喉。

今後要通過橫空縣才能實現跟滇南省的對接,不方便項南市的發展。猶如在項南的發展上硬塞上了一塊攔路石。」藍存鈞講道。

「他敢嗎?這是我們橫空大規劃中的內容。而且是通過省委省政府審批下來的。

他楊志升難道還真敢跟上頭較真不成?而且,楊志升此人我看思想也不成熟。

橫空集團發展起來了,絕對是有助於項南市的發展。怎麼橫空縣反倒成了項南市的絆腳石?

他這是什麼理論?我看他根本就是權力欲在作怪。想要當大市的書記,就得要有書記的胸襟才行。

這事江華地區就發生過了,省委的白部長怎麼樣?楊志升的能量能超過他嗎?

現在白部長都熄火了,再來一個楊志升,我看他是燒糊塗了。」葉凡臉一板,冷哼了一聲。

「他當然不敢,不過,就怕他在暗中做些手腳。當然,他有他的看法,你們倆個只是看法不同罷了。

而且,他的擔心也正常。換作是我來任這個書記你葉大當然會全力支持我的,是他就說不準了。

而且,到時你們橫空集團守著交通要塞整出點什麼來,項南市也麻煩。

再說了,他們跟滇南那邊接觸還得隔著橫空縣,有點隔穴騷癢的味兒,自然心裡會不痛快著。

前段時間工作開始得如此的順利,那是因為市裡沒有反對的聲音。

一旦楊志升同志一到,我在市委那頭的力量可是馬上剝減得很厲害。

到時,就怕有些大事方面想幫上葉大你就有些困難了。」藍存鈞講道。

「沒事,這事我先看著。如果楊志升能識好歹咱們也就相安無事。

如果這傢伙愣是要搞什麼事,為了橫空集團的大規劃,我葉凡是絕不會手軟的。

老子整走了蓋紹中,不介意再整走一個楊志升。只要他有種就『放馬』過來就是了。」葉凡是霸氣十足,如今達到了先天,這種高手的氣質一顯現,就是藍存鈞在暗中也直豎大拇指了。

「葉老大你好風采。」藍存鈞不由得贊道。

「咱哥倆啊,彼此彼此了。」葉凡笑道,轉爾問道,「存鈞,你父親的事弄得怎麼樣了?」

「這事,說起來很糾結。」藍存鈞有些鬱悶,搖了搖頭。其父藍平峰現任津門市市長,一直盯著市委書記這個位置。

不過,津門是直轄市,市委書記的位置非同小同。想坐上這個位置,那難度,快頂天了。

「嗯,一十大帥』,的確難上埃全國就三十來個,難度太高了。」葉凡點了點頭。

「跟葉大你講實話吧,主要是上頭『天線』不夠粗。」藍存鈞說道。

「不會吧。」葉凡有些疑惑了。

「真的,我騙誰也不會騙你葉大是不是?有什麼掏心窩子的話,在你面前我是絕對藏不住的。」藍存鈞說道。

「那就怪了,這市委書記雖說只有一個,但是,市長也只有一個埃以前藍叔能坐上這個位置,那身後『推手』之人肯定屬於共和國頂層之人了。現在怎麼就不能再推一把送藍叔坐上更高的位置?」葉凡講道。

「的確如此,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藍存鈞『咀』地一聲搞進去半杯酒。

「有變化?」葉凡理解似點了點頭。

「一來是現在的『主子』不是換了嗎?二來就是那層關係的領頭者有考慮。

當同一個圈子出現兩個有力競爭者,都想坐上什麼重要位置之時。

這時,決定權很大一部分就操縱在這個圈子內最有影響的人手中了。

而我父親這次運氣不怎麼好,遇上的人居然是那個最有影響的人的家人。

你說,還有什麼可爭的。當然,我父親也有些不死心,也自個兒找了些關係去折騰了幾回。

不過,其結果還是逃不開老套路——剎羽而歸了。這好像都有些因緣宿命。」藍存鈞講道。

「這事……唉,咱們能力太淺,都幫不上忙。比如來講,我最多能幫藍叔牽條線還行。不過,藍叔現在已經『掛了號』的,用句通俗的話說就是名花有主了。想改換『門庭』那也是不可能的了。」葉凡說道,也有些苦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