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葉凡的重要作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葉凡的重要作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能相助藍平峰坐上某省書記之位的話,那他今後對自己的幫助肯定很大了——吃水不忘挖井人嘛。

葉凡當然想干這牽線的活計,只不過苦於藍平峰已經有圈子了。

「沒錯,就是這個理兒。父親陷入了兩難之中,不過,另投東家那是不可能了。

圈子已經成型,就是你想改主兒人家都不敢要你了。而且,父親也是一個堅定的人。

大凡像他們這種層次的同志想換圈子都相當的難。而且,一個個都有著自己的理念,也不會考慮去換圈子的。

不像下邊基層圈子換換就比較容易得多了,而影響也會小了不少。」藍存鈞說道。

「算啦,不談這些不痛快的事。」葉凡說道,「存鈞,12月25號那天到京里來。我請你好好的喝酒。」

「好,有酒喝傻子才不來。」藍存鈞笑著,轉爾有些疑惑的看了葉凡一眼,問,「怪了,你怎麼會突然想起在京里請我喝酒。這裡頭,是不是有什麼?肯定是大喜事了。不然,葉大你……」

「呵呵,日子定下來了。就我們老葉家那千金寶貝葉青蓮,要認個干爺爺。」葉凡笑道。

「恭敬啊葉大,難道還真是趙老不成?」那天葉凡孩子出生時藍存鈞也在。

「呵呵,趙老就中意青蓮了。有啥辦法。」葉老大難掩滿臉的得瑟埃

「唉,青蓮有福氣埃」藍存鈞笑呵呵的。

「到時叫上藍叔一起來湊個熱鬧。」葉凡笑道,藍存鈞一聽,雖說面上還較平靜,但心裡早起波瀾。

他知道,這是人家葉老大在給自己藍家再創造一次機會。那天能去喝這喜酒的同志,肯定都是共和國體制中的『高人』。

藍存鈞今晚上高興,喝醉了。所以就沒回去了。直接躺橫空賓館睡了。

不過,葉凡剛走,藍存鈞就起來打起了電話。把葉凡的邀請轉達給了父親。

「你這個大哥『有心』了。」藍平峰居然嘆了口氣。

「嗯,大哥是個好人,講義氣,對我們兄弟們都很好。他有著古代『大哥』的江湖豪氣,但也有著對國家對人民的服務精神。他是一個難得一見的人。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奇人。」藍存鈞說道。

「嗯。」藍平峰應了一志的。

「不過。我當時好像是聽趙老講要收葉青蓮為乾重孫女的。這次怎麼轉變口氣提了一級了?這裡頭是不是蘊含著什麼玄機?」藍存鈞問道。

「這其中當然是有些考量了,如果收重孫女。那葉凡跟趙昌山趙括等人就不同輩了,平白的矮了一輩。

這樣子交往起來肯定不方便。而且,趙老估計也考慮到了這個,葉凡心裡會不痛快了。

而且,趙家也看到了葉凡的潛力。而趙昌山趙括是趙家現在的頂樑柱子。也是趙家的實力派。

一句話。要方便葉凡跟他們交往,墊實趙家的人脈關係才是趙老所要考慮到的。

因此,給葉青蓮提上一輩更利於趙家跟葉家結親。」藍平峰說道。

「趙老還真有眼光,想不到這其中還有這麼多的彎彎繞繞的。」藍存鈞說道。

「葉凡本身倒沒什麼,即便是表現再突出再優秀,他也只是個年輕人。

而他出身的家世也普通,關鍵點在於他身後輻射開的人脈關係相當的厚實。

比如。他是喬家大院的女婿這身份就相當的厚實了,還有,比如,他跟費家的關係也讓人看到了他的實力。

現在又跟趙家扯上了,人說三位一體,但是,這三個大家是不可能走在一起的。

因為,他們各自有各自的圈子。而且。各有各的工作理念。並且,他們這三家在各自的圈子中都是處於領導地位。

但是,葉凡卻是奇般的把他們都聯繫在了一起。其實,這三家人也何嘗不希望通過葉凡這座『橋』起到聯繫三家,共同進步的打算。

至少,在有些事上可以事先通口氣。遇上衝突之時可以互相先通氣換換口準是不是?

而葉凡就成了三家聯繫的通道。三家直接不好出口的事都可以通過葉凡之口轉達過去。」藍平峰講道。

「這樣說來,一旦干孫女的喜宴吃了。葉凡的身份又要提了。這是一種無形中的『身份資產』。

三家都看重他,三家都離不開他時,葉凡的份量也就越來越重了。

雖說有點萬精油的角色,但。我相信他會逐步的成長起來的。到那個時候,就不是三家了,而是四家。」藍存鈞說道。

「那是肯定的,你看著吧。你這大哥會越來越吃香的。因為,三家都再乎他,而三家估計都會在關鍵時刻『捧』他的。

因為,三家都需要他,只有他才能完成聯繫三家的使命。他雖說職位並不是很高,能力也不是很大。

但是,他這角色太重要了。有點三省交通樞紐的感覺。」藍平峰笑道,轉爾說道,「所以,存鈞,你要抓住這機會。

反正爸這個圈子你沒有踏足進來。以前我也跟你聊過這個問題,當時我還生氣你居然不聽話。

現在看來,當初你的選擇還真是選對了。所以,爸今後也不會再要求你進入我的圈子了。

你有你的路,緊跟著葉凡的腳步就是了。雖說他現在還很弱,但是,他是一條即將騰飛的巨龍。

到那個時候,能照顧到你們的時候,相信他會伸手的。因為,即便是現在來講,他還沒那個能力照顧你們時已經通過他的關係照顧過你們了。

一旦他擁有了能力,那他將更為堅定。我很羨慕你們這群兄弟,一群不平常,在現代社會很罕見的『兄弟們』了。

現代社會,爾虞我詐充斥其間。很難得再見到像你們這群兄弟般情誼的人了。

好好珍惜吧。其實,人生,也需要真摯。全是勾當。活著也累。」

「我明白,爸。」藍存鈞說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只要有人就有事。

果然,第二天上午。滇南那邊打來電話,叫葉凡回去一趟。葉凡收拾好東西直奔滇南省省城昆德市而去。

葉凡先去了省政府,楊開成省長正好在辦公室,不過。居然還有一個人——白萬升。

「最近你去京里爭取資金爭取得怎麼樣了?」楊省長一邊叫葉凡坐下一邊問道。

「嗯,跑了好多天了,真難埃」葉凡說道。

「難!難就不跑啦?」想不到白萬升插嘴哼了一聲。

「白部長你這話不曉得是什麼意思,能不能解釋一下?」葉凡看了他一眼,問道。

「解釋,還用解釋嗎?無非是你到京里跑支持要錢。而最後遇上事搞不下來。當然。京里的錢不好要,這個眾所周之的。這一點我們也不會怪你的。不過,可是,你也不能把駐京辦給賣了。」白萬升冷哼了一聲,那臉板得快像門板了。

「賣掉駐京辦也是沒辦法的事。」葉凡說道。

「沒辦法,好個說詞,我倒想聽聽有什麼個沒辦法非要你葉凡同志賣掉駐京辦。

江華地區是不是到了沒米下鍋的地步。是不是到了要賣掉政府的地步?

亂彈琴嘛。這駐京辦都好幾十年。你葉凡同志到江華幾個月就要賣掉駐京辦,下一步是不是要輪到江華政府大院了。」白萬升貌似抓住了機會,勢氣高昂著直逼葉凡而來。

「駐京辦賣給了水東集團,因為他們要搞遊樂常而京城德山區也整體規劃了那一帶。

即便是不賣給水東集團,但咱們的駐京辦也在人家的德山區政府執行片區改造的整體規劃之中。

還是要賣掉。這是人家區政府的大局,咱們不可能硬扛著不放。

最多就是人家給些補償罷了。所以,我想,與其等他們的不多的補償。不如轉賣給水東集團。

而且,他們給的價格也不低。這些,從我們身肩著的職務也可以體會得到人家的難處。

總不能叫駐京辦去當京城裡的釘子戶,那有些不地道。」葉凡講道。

「不低,就四個億,這也叫不低?」白萬升哼道。

「按駐京辦那塊地皮即便是掛牌拍賣的話還拍不到四個億的。

我想,駐京辦反正要撤走了。而且。即便是德山區政府沒有整體規劃這件事,我們江華地區也要重新規劃駐京辦了。

駐京辦就幾位同志在工作,搞那麼大片地幹什麼?浪費不說,還白白不能讓駐京辦發揮更大的作用。

而江華地區搬遷正需要錢。為什麼不變廢為寶把賣來的錢用在刀刃上?」葉凡說道。

啪地一聲,茶几居然被白萬升輕啪了一巴掌。楊省長皺了下眉頭,笑道:「白部長,輕點,呵呵。」

「不好意思,一激動,忘了。」白萬升臉微微一紅,說道,轉爾盯著葉凡,哼道,「葉凡同志,你知道不,你這是在犯錯誤。」

「犯錯誤,白部長,我錯在什麼地方,還請指出來。不然,這話可是不能亂講的。說大點,你這就是上綱上線蓋大帽子。」葉凡也火了,口氣犀利了起來。

「亂講,我白萬升幹了多年的組織工作,最懂得話不能亂講的。

可是,這話我白萬升就要講,你的確是犯錯了。你知道不知道這駐京辦怎麼來的。

當初人家白送給咱們的。你居然一聲招呼沒打就給賣掉了。這麼大的事,你向省委省政府了報過了嗎?

你回地區開個黨委會通過了嗎?你太霸道了,獨斷專橫不說,居然一個人說怎麼干就幹了。

你這是無視領導,而且,連駐京辦來歷都沒搞清楚你居然敢賣掉,你膽大包天了是不是?」白萬升那話像刀片一般扎了過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