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四十六章遇上貴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四十六章遇上貴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久進了陳巨德書記辦公室。陳世德明顯的臉上瘦了不少。

「陳書記,你可得注意身體。」楊省長一邊坐下一邊說道。三人坐在了屋角處的椅子上。

「老楊,你說咱們有這機會嗎?」陳書記嘆了口氣。

「是啊,江華地區首府搬遷這事太大了。就是陳書記你也天天關注著。這事折騰起來的動靜很大,能早一天完工咱們就早一天省心些了。」楊省長說道。

「那這事就得葉凡同志這個主事人多上心些了。」陳書記看了葉凡一眼,說,「對了,葉凡同志,你先跟我們講講京城跑資金的事呢。咱們聊聊這個,你能跑下來多少資金對於我們來講是非常重要的。這關係著首府搬遷的進展。有錢就快一點,沒錢只能一步步來了。當然,省里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我明白,江華地區首府搬遷牽扯著省里上下神經。能早一天辦成當然最好了。

所以,這次到京里我也是跑上竄下的。都快成一猴子了。」葉凡剛講到這裡,陳書記跟楊省長都呵呵笑了起來。

「葉凡同志,你這可是影射埃你這滇南省的省長助理都快成猴子了,哪咱們這些同志豈不都成山大王了。」陳書記笑道。

「咱就一老虎,陳書記獅子了。」楊省長開玩笑道,轉爾問道,「你跟我們詳細談談跑資金的情況,這關係著首府搬遷的大問題。」

「估計上上下下匯總起來會有幾個億,不過。我在京里看見戰司令員了。

他也正在跑軍分區建設那一塊,聽說已經有眉目了,一旦總後能審批下來,地區軍分區跟武裝部那一塊就不用咱們操心了。

可是為咱們省了好幾個億埃戰司令員還真是個人才。」葉凡笑道。為戰一剛『鋪墊』了一下。

「好樣的。」楊省長開心的笑了,轉爾說道,「想不到一剛同志還有如此的能量,呵呵呵。」

「人不可貌相嘛。」葉凡笑道。

「你那邊呢?」楊省長又關心起這些來了。

「有意向的那邊估計有二個億左右了。這二個億把握還較大,估計不光是從財政部要錢了,部門比較發散,這裡要一點,哪裡支持一點,匯聚起來二個億左右。」葉凡說道。

「那得抓緊,部門多的話跑起來更難了。這上上下下跑下來需要的時間可是相當的長。」陳書記點頭道。

「這二個億把握有這麼大,葉凡同志辛苦了。去京城十來天了,收穫還是蠻大的嘛。」楊省長也開心的笑了。「看來。咱們小葉同志的能量不可小覤。經后還得多跑跑了。」

葉老大一聽,臉上頓時爬上了『黑線』。

「楊省長誇過了,我哪有那本事。這次只是運氣好罷了。」葉凡趕緊謙虛道。要是給領導留下一個『能跑』的印象,那今後豈不慘了。還真要干丐幫幫主的活計了不成?

「下階段你駐紮京城,爭取百分之百把這二個億跑下來。這錢沒到口袋裡總是不踏實。這一項工作雖說聽起來不怎麼好聽,但根據實際困難向上級要支持也是理所當然的。咱們沒必要覺得這個丟臉子,沒什麼好丟臉的。」陳書記指示道。

「我明白,這二個億我是說有著六成把握。不過,已經拍板下來的還有三個億。」葉凡突然詭異的一笑。

「三個億已經拍板?」楊省長瞳孔微微一張,就是陳巨德書記都深感意外,笑問道,「那來的,看來,葉凡同志還打得有埋伏埃講吧,看看葉凡同志的埋伏有多深?」

「這事不是打埋伏,是因為還有一點手續沒辦完整,所以,還得請省委省政府給補辦一下。」葉凡說道。

「到底哪裡爭取下來的?」楊省長有些憋不住了,問道。

「說起來真是運氣,兩位領導也曉得,我當年在粵東魚桐工作時擔任的是政法委書記一職。

而當時抓住了魚桐大案的一點眉目。公安部的領導聽說過後很高興,為了儘快破案,所以,給我掛了個銜在部里。

現在還兼著部長助理一職。當然,我小時候也跟一個遊方道士練過幾天拳腳,想不到那道士居然還是武當山來的。

雖說拳腳功夫不是很高,但也湊和著能打上幾趟的太極拳。所以,這次到京里碰上了個貴人。

這貴人已經退休了,那天喝茶時聽他講在北園干休所他們幾個夥計要表演太極拳。

貴人早知道我會幾手,所以就拉我去了。」葉凡說道。

「北園干休所?就是在京城的那個?」楊省長瞳孔這次是睜大了。他看了陳書記一眼,兩人好像還交換了個眼神兒。

「難道其它地方也有北園干休所嗎?」葉凡反問道。

「沒有,只此一家,別無分號。」楊省長點頭道。

「北園干休所能進去的同志級別都不低,雖說是退休的同志了。葉凡同志,你這次機會可是大好。」陳書記說道,「不過,難道你的三個億就是在干休所打拳打出來的。或者說是打拳打得高興了,某位同志點頭給的?」

「還真是,當時叫我上去表演,我可是有些拿不開。後來一狠心,豁出去了,就拉開了拳腳。當時,的確有些趕鴨子上架了。

這一頓下來,後來一打完,一站定,才發現唐主席居然也在一旁觀看。

我當時可是有些慌了神,這個可是獻醜了。哪曉得唐主席卻是哈哈笑著說道:想不到咱們黨校學員中還有會拳腳的。

這趟太極打下來很地道,不錯不錯,有武當太極之風範。「葉凡說道。當然是在編瞎話了。

「黨校,學員?」楊省長估計不曉得這事。

「開成同志,當年葉凡同志在黨校學習時可是唐主席親點的特優學員。這事我們當時在京里也聽說過了。」陳書記笑道。

「還真是碰上貴人了,估計最後你就順竿就爬了。首長一高興,給了三個億是不是?」楊省長笑道。

「還真是這麼個理兒,我碰上的那個貴人也來湊熱鬧。給他一搓和,結果,首長一高興,給了三個億。當場就批了,不過,還得送到政務院去過一下。因為當時手續還不齊全,差了省里這一關,所以,回來補辦一下。」葉凡講道。

「帶來沒有?」楊省長關切的問道。

「就在我包里。」葉凡說著拿了出來,兩位領導只是微微掃了一眼馬上拿筆簽了。

知道兩位領導還有事商量,葉凡知趣的提前走了。

「你說小葉同志遇上的那位貴人是誰?」楊省長笑道。

「應該不會是喬部長,不然,也不會稱之為貴人了。」陳書記笑道。

呵呵呵,兩巨頭都笑了。

「不管這位貴人是誰,對咱們來講都是好事兒。」楊省長笑道,「陳書記,駐京辦的事你看該怎麼樣處理?」

「這事是不是先擱一擱,等萬升同志氣稍稍消些氣后再跟他好好聊聊。雖說葉凡同志處理得欠妥了一點。但是,他的出發點還是好的嘛。就是缺乏了一個勾通罷了。而且,這事說起來只是一尊重問題。」陳書記說道。

「這事,估計不是葉凡同志不想跟萬升同志勾通。一勾通沒準兒葉凡同志擔心這駐京辦就賣不掉了。他這種做法,先斬後奏就是如此理兒。」楊省長說道。

「嗯,也許是吧。首府搬遷需要大筆的錢,葉凡同志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其實,這裡頭只是涉及一個尊重問題罷了。從規矩上來講,江華地區有權利自行處理他們駐京辦的財產而不需要向白家人通報什麼。

這只是一個人情方面沒做到罷了。所以,這事最好是妥善處理一下就是了。

不必要搞得動靜過大。」陳書記皺了下眉頭。

「我知道,過幾天跟萬升同志好好聊聊。這事那就先拖一拖了。」楊省長說道。

「他一時還是沒想開埃」陳書記嘆了口氣。

「五天了,怎麼還沒動靜?」白萬升有些焦燥的在房間里鍍著步子。

「老白,我看這事你就不要管了。天天記掛著也煩人,賣了就賣了吧。你操這閑心幹什麼?」白萬升老婆劉青梅有些心疼的說道。

「婦道人家,你懂得什麼?」白萬升眉毛一豎,兇巴巴的。

「凶什麼,要吃人埃我早就勸過你了,你就是不聽。老爺子走了都幾十年了。

再說了,都是過去的事了。首府要搬就搬吧,這是人家省里的規劃。

而且,搬過去我看也沒什麼不好。江華地區不是照樣子要建設原來的江華市嗎?

人家又沒就此擱下不管了。」劉青梅哼著看了白萬升一眼,說,「最近有些風聲對你也有些不利。」

「風聲,什麼風聲?」白萬升冷哼道。

「說是有人故意在首府搬遷過程中設立人為障礙,要讓省委省政府的決定化為泡影。

還說此人能量很大,這個,是不是暗指你了。」劉青梅有些憂心了起來,「老白,這話要是傳進省里領導耳里,這影響可是相當的不好。

咱們家華江在省里工作也好幾年了。是不是也該下去鍛煉鍛煉了。

華江昨天還跟我講過,說是想回到爺爺曾經戰鬥過的地方去工作,去完成爺爺的遺願。」

白萬升對江華市期望很高,連孩子都取名白華江。其實就是把江華市吊了過頭取的名字。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