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四十七章這群敗家子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四十七章這群敗家子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去幹什麼,看姓葉的臉色是不是?周家生這個不爭氣的傢伙。//訪問下載txt小說 //跟華江講一聲,換地兒。江華就不必去了。」白萬升越發的生氣了。

「你真是一根筋,華江也是好意。你不是要建設江華市讓江華人民過上好日子嗎?

讓華江下去豈不是更好。你的兒子,當然會全力把江華市搞好了。這首府搬走了更好。

如果首府還在江華市,華江下去了一抬頭都是地區領導,不好整。

這首府一搬走,華江只要肯下去就是江華市的一把手,該怎麼樣操作還不是由著他來了。」劉青梅這女人還真不簡單,居然還搬出這麼一套理論來。

「不準去,叫我們家兒子去舔他姓葉的冷屁股。咱們老白家丟不起這個人。要建設也要等姓葉的滾蛋后再說。想我們老白家的人為這種人服務,門兒都沒有。」白萬升怒了,手往桌上狠拍了一掌。

「你呀你,還是一根筋埃」劉青梅都氣得上樓去了。

白萬升想了想,手往茶几上重重一磕,再轉了個圈子,最後,拿起了電話拔了起來,笑道:「劉老您好啊,我是萬升埃」

「是萬升啊,好久沒見你到京里來了。咱們爺倆殺幾局痛快。」劉老劉元青呵呵笑道。

如果葉凡看見他的話會吃了一驚,因為,此人就是在北園干休所那個叫好的黑痣老人。

「是啊,以前咱們最喜歡到駐京辦去殺幾局了。」白萬升笑道。

「那地兒不錯,樓雖老。但也能讓我想起筒子樓時代了。以前老白在京里時咱們經常去那地兒殺幾局的。後來就換成你了,唉,要是老白還在,多好埃」劉老嘆了口氣。

「是埃那樓的確不錯。曾經還是解放軍的一個駐地,每次陪劉老您下棋就能接受一次革命的洗禮。不過,現在不成了。」白萬升說道。

「不成了,怎麼不成了。你小子。這是講什麼話?是不是嫌我老了連枚『棋子』都使不動了?」劉老笑罵道。這『棋子』一詞可是喻意雙關埃

「咋能這麼說,萬升我永遠都是劉老您手中的一枚小棋子。」白萬升拍馬道。

「好個小子,現在嘴是越學越溜了。我可是不敢拿你當小棋子。你好歹也是滇南的省委常委,組織部長了。現在都快長成『大炮』了。別把老頭子我給轟了就是了。」劉老笑道。

「我不是指這個,我是想說以後到京里下棋得換地兒了。」白萬升言歸正傳,這鋪墊了這麼久,也該拋出正題了。

「什麼意思,你們江華地區駐京辦那地兒不好嗎?那麼大的地盤,再加上老樓。一邊下棋一邊還能懷舊。多好的地兒。你小子是不是現在腦子活絡了。也想跟上風潮,到什麼茶樓去下棋了。那地兒沒味兒。下不出咱們那地方的味兒來。」劉老哼道。

「不是不好,給賣掉了您老說還怎麼去?」白萬升說道。

「賣掉。哪個傢伙敢把樓賣掉?」白萬升很明顯的聽到了電話那頭的吼聲,好像劉老還拍桌子了。

「是真賣掉了。江華地區一把手把樓賣給了別人搞遊樂城。以後那地兒天天歌舞昇平,沒辦法安靜了。」白萬升說道。

「這群敗家子兒,這麼好的地方居然給賣掉了。在時下的京城,這種地方太難找了。不行不行,我得問問你們滇南的陳巨德同志,這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就把樓給賣掉了。」劉老生氣了。

「不是陳巨德同志賣掉的,因為首府要搬遷嘛,那當然需要錢。

其實,這都是勞民傷財是不是?這首府在江華市多好,還搬來搬去的幹什麼?

當年劉老您跟我父親下來走了一遭,江華多美。家父一直夢想著把江華建設成一個中等發達城市的。

不過,現在首府一搬走,江華市將降格為一個縣級市。以後江華地區對江華的支持肯定會下調很多的。

這一切的美好都將成為泡影。」白萬升很痛心的說道。

「不是老陳的意思,那是誰的意思?老陳可是知道的,我對你們江華地區駐京辦那樓是很有感情的。去年到京里我們倆個在那地兒還喝過茶水下過棋的。」劉老冷冷哼道。

「這事是江華地區一把手葉凡個人的意思,此人前段時間到京城跑資金。

這京里的錢可是不好跑,京城的衙門都深埃葉凡雖說是江華地區一把手,但在京里能有多大的能量。

結果,自然是沒跑到什麼了。可是回來不好交差,都在京城駐紮了十幾天了,一點錢沒弄到手當然不好意思了。

最後,自然把歪點子打到了江華地區駐京辦這院子上了。他人還沒回來直接就把駐京辦給賣掉了。

聽說連掛牌拍賣都沒執行,直接私底下賣給了人家辦遊樂城。這裡頭涉及到的經額達到四個億。

其中有什麼,還沒調查前我暫時也不好在背後講什麼。」白萬升說道。

「這事你就這麼老實,沒跟省里打聲招呼?」劉老問道。

「講了,省里是說要派調查組。不過,現在都五六天過去了一點動靜都沒有。

我看,估計是想把這事『冷處理』了。劉老您也是知道的,我在省里的位置也不好過於激烈的建議什麼。

到時,就怕把這事牽扯到首府搬遷上頭去就怕人講閑話。這事還沒幹風言風語已經起來了。

有人不痛快,要整人。」白萬升講道。

「整人,那個敢,叫他冒出頭來,我劉老頭這拳頭就要砸趴他。」劉元青也是個豪爽人。

不過,豪爽歸豪爽,但劉老這麼多年風風雨雨下來的人,經驗豐富著,想了想說道,「從你們省里的態度來看,他們是不想派調查組。

這幾天估計也在觀望,看看是否有什麼別的動靜,一旦有動靜他們沒辦法了只好派個調查組下來裝裝樣子。

估計實質性是沒多大的作用。畢竟,樓已經給賣掉了。不過,關於他們要賣樓這一點處理得很不當。

雖說他們需要錢,但也不能如此草率。對了,你說賣樓的叫葉凡是不是?」

「沒錯,葉凡同志不但是江華地區地委書記,而且還兼著滇南省省長助理一職。」白萬升說道。

「就是橫空集團那個葉凡?」劉老問道。

「沒錯,他還兼著橫空集團黨委書記總裁兩個職位。他頭上這帽子倒是戴了不少埃」白萬升說道,「此人在天雲省也折騰出很大的動靜。

那邊項南市下屬的皇崗縣也在搞搬遷,想搬到橫空鎮去。不過,聽說那邊反對的聲音也不校

不過,葉凡這人太霸道,一心想把權力範圍擴大到最大化。把江華首府搬過去,把皇崗縣搬過去。

這樣一來,江華首府跟皇崗縣城只是一河之隔了,全都處於葉凡的眼皮子底下。

此人,權力欲太高了。一個企業老總,居然插手政府的事。他這規劃下來可是企業管起政府來了。

大手筆埃我在懷疑,他是不是想在滇南省天雲兩省之間再創造一個橫空省出來。」

「真有這魄力的話還真稱得上是大手筆了,呵呵,萬升,這麼多年下來了,你還是不能忘了老白的臨終遺言埃」劉老好像口氣緩和了不少,倒是令得白萬升心裡直犯嘀咕。

「家父臨終遺言我哪敢忘了,這是為人子最基本的孝道。」白萬升說道。

「其實,有些事是跟當時的時代以及環境掛勾的。現在的江華市已經發展得不錯了。

其實,你早就完成了老白的遺願。可是你一直活在這遺願里而不能自拔。

你的出發點是好的,想讓江華市更美更富有,但是,你想過沒有。

這是個沒有止境的事業。一山還望著另一山。而且,江華市受地理環境的影響,也不可能能發展到超過沿海同級別市的水準。

有些事,一直糾結著也不大好。萬升,這些年下來,我看你也累了,是不是該歇歇了。」劉老有些語重心長的口吻。

「我會慎重考慮劉老您的話的,不過,剛才我們可是在聊駐京辦的事是不是?」白萬升想解脫出來,轉回原題。

「這其實就是一碼事,為什麼對駐京辦被賣掉如此的惱火,其實,你是在惱火一個人,而不是駐京辦。萬升,你看清了自己沒有?」劉老說道。

「劉老是指葉凡?」白萬升哼道。

「首府搬遷的實際主持人是葉凡,而首府搬遷的目的是為了借橫空集團的東風。

而橫空集團的老總又是葉凡,這麼多事湊在一塊,自然就明了啦。

這事,萬升,葉凡沒通知我們一聲就賣掉駐京辦,這一點要批評。

不過,事已至此,我看就算啦。至於條件嘛,可以提點,比如,把轉賣掉的四個億分出二個億用於江華市的建設上去。

這比阻攔這件事的發生更有意義是不是?不然,駐京辦的事扯皮下來,而江華市實際上並沒得很什麼利益。

這跟老白的遺願又是相違背的,更何況,你們省里的態度好像很明朗了,就是要冷處理這件事。」劉老說道。

「劉老,剛才一聽說這事兒后你是很氣憤的,怎麼這一下子就,莫非咱們的懷舊就此結束了……」白萬升麻著膽子問道,不過,只敢問出半句來。

更新快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