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四十八章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四十八章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不是講過,該批評的一定要批評。不過,這事既然已經發生了,即便是咱們扯來扯去的又有什麼意思,更何況,你們省里兩巨頭都不作聲了。

萬升,你可是在滇南省工作。兩位同志的想法你還是要照顧到。

有些事,如果搞得兩巨頭都心長疙瘩的話就很不利了。其實,關於江華地區首府搬遷的事我也聽人講過了。

所以,最近也在關注著搬遷的事。畢竟,那是老白曾經戰鬥過的地方。

我知道你心裡不痛快,其實,這是大局。而且,我覺得這搬過去也沒什麼不好。

你啊,平時總講大局,輪到自己頭上就想不開了是不是?即便是有什麼委屈,慢慢解吧。

你是滇南省的核心班子成員之一,要服從省委的決定。」劉老又語重心長了起來。

白萬升敏銳的感覺到了什麼,到底是什麼使得劉老的說詞發生了一些變化?

難道是葉凡?

怎麼可能?在劉老面前,葉凡只是一小樹苗。

「劉老,這事……我有些想不通。我總是感覺有些奇怪,好像這個葉凡很得寵。

天雲省的寧志和同志寵著他,而滇南省的陳書記跟楊省長兩位同志好像對他也有些上心。

難道是此人人品真的如此能讓人欣賞嗎?我真是沒看出什麼來?」白萬升相當的疑惑。

「呵呵,你有怨氣。我想,他們應該是發現了葉凡的長處,葉凡同志肯定有可取之處。

我給你講個事吧,前幾天我們一夥老傢伙去了北園干休所,說是要互相切磋太極拳的……」劉老把那天的事有選擇的講了出來。

「葉凡是你們的教官?」白萬升感覺好像突然被人捅了一刀似的。嘴裡吶吶道,臉上實在是難以相信這事,「怎麼可能?」

「沒錯,這事是主席親自點的將。葉凡的太極拳的確打得好,聽說還是傳自武當正宗的太極推手。

我們這群老傢伙都學得很帶勁頭。第二天就學了個馬步,葉凡說是要過幾天,讓他整理一下,把太極拳再修改一下傳給我們。呵呵呵,我們這群老學員一個個精神頭十足。好多老同志都把電話留給了葉凡。

今天老宋那傢伙不一直在催問,跟我交流感想。」劉老笑道。

「看不出來,他居然還會打太極拳。劉老,我不打擾你了。你好好休息。」白萬升忍住心裡濤天的憤怒就要掛電話。

「慢著萬升,我想跟你說的是什麼。不是我劉元青怕事。葉凡即便是主席親點的教官。

但是,只要他作了錯事,我照樣子要批評他。不過,這件事上我早就想跟你好生聊聊了。

什麼時候你到京里來,咱們爺倆好生聊聊。你這心結一定要解開,退一步海闊天空嘛。

而且,你這不是退的問題。而是看問題的角度問題罷了。」劉老說道。

「我一定擠出時間到京里來聆聽劉老教誨。」白萬升說道。語氣恭敬著。

「不是聆聽,咱們爺倆交流一下想法罷了。」劉老說道。

第二天上午。

「開成同志,這幾天跟萬升同志聊過沒有?」陳書記打來了電話。

「還沒來得及,事太多。我也想看看情況。不過。好像萬升也沒再提這事了。昨天碰上,他有說是江華地區首府搬走後,而原來的江華市可不能給拋棄了。江華地區不能拋棄了江華市,而對它的支持希望還是保持住原來的水準。」楊省長說道。

「這話根本就不用問。地區首府搬遷走而不是把江華市給扔掉。該給的照樣子要給,而且。還要重點打造江華市。」陳書記笑道。

「這話葉凡也跟我講過,說是以後新的首府將以旅遊為支柱產業。

而江華市將作為環保性很好的工業的聚集之地。一旦首府順種完成搬遷,爾後在建設高速大通道的過程中會首先考慮把首府跟江華市連成一體。

這樣一來,兩地之間只要二十分鐘車程就能到達了。如果城市能發展開去,完全可以二位一體了。」楊省長說道。

「葉凡同志這想法很好,你交待一下,要求他在現在的規劃中就體現出這個特點來。」陳書記說道,轉爾說道,「剛才京里的劉元青同志打來了電話。

說是正想去江華地區駐京辦逛一圈,才發現駐京辦已經給拆了,好像哪裡正在大搞建設。

而我就此事向劉老通報了一下。劉老聽了后也沒說什麼,只是提出了一個小要求。

說這駐京辦當初可是經他跟白老之手弄給江華地區的。而江華市是白老曾經戰鬥過的地方。

所以,希望能把拍賣所得的四個億分拔出兩個億用於江華市公共建設方面。

這事我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了。」

「嗯,劉老這要求很合理。而且,還給我們留了兩個億。不過,聽葉凡彙報說是這四個億中水東集團只拿出了三個億現金,而有一個億是以持有水東集團遊樂場股份的形式確定下來的。

如果給江華市專門抽走了二個億,那就剩下一個億用於首府搬遷了。

這樣一來,葉凡忙活了半天,會不會心裡不痛快了。」楊省長說道。

「其實這事可以變通嘛,把持有的那一個億股份給江華市就是了。

水東集團最近的業務搞得很好,上市的股票一直在緩慢增長。持有遊樂城股份二年後估計就收益了。

細水長流,江華市是要眼前的利益還是想細水長流,由他們選擇也行。」陳書記講道。

「嗯,這事,估計還得跟葉凡好好說說。」楊省長說道。

當天晚上,葉凡也回到了江華地區主持工作。聽取了周家生專員關於首府搬遷的彙報。

利用一天時間到新城凌河縣轉悠了一圈子下來,實地了解了各部門反映的情況。

晚上連夜加班,跟搬遷工作小組的各位同志坐一起解決當前比較棘手的一些大問題。

「剛才聽取了你們的彙報,匯總在一起后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扯皮問題。

為什麼扯皮,還不是因為拆遷補償問題罷了。咱們在這個問題上一定要照章程辦事,把人民群眾的利益放在首位。

不是咱們施捨錢給他們,而是他們正常的利益所得。咱們也不是什麼救世祖,這是國家該給他們的補償。

有些同志總認為這是他們好欺負,他們善良。這是很不可取的,沒有群眾哪來的國家。

而有的同志在工作中麻痹大意,倒致惹出了一系列不要必要的麻煩。」葉凡說著看了大家一眼,說,「當然,對於某些群眾胡攪蠻纏咱們要區別對待,不一定要說釘子戶就沒有理由。

在拆遷工作中千頭萬緒的,麻煩事當然不少。咱們每一件都要認真對待,盡量做得讓群眾滿意才是。」

「葉助理,現在最棘手的一個問題就是關於在通天河上建造一座能聯通橫空縣跟我們地區新首府凌河區的大橋。」這時,周家生專員皺眉說道。

「嗯,當初一說要建橋我就知道這相當的棘手。一來,這是橫跨兩省的大橋,二來,通天河水系複雜,河面寬而水很深。建起橋來花錢很大。三來,還要選好地點。而最麻煩的估計就是資金問題的了。」葉凡點頭說道。

「沒錯,通天河太寬了,最窄的地方立橋墩也有近三百多米寬度。

寬的地方更是寬慶五六百米。而水深也是一個大問題。據專家初步的選址來看。

要聯通橫空縣跟凌河區的地方河面寬度接近四百米,水深達到二十米左右。

這樣一來,初步的統計下來。通天河大橋沒有二個億拿不下來。」周家生講道。

「對了,大橋的寬度不能小了。咱們不能只把眼光局限於現在,隨著經濟的增長,橫空集團的倔起。

今後,橫空集團估計更多的會通過這座大橋運送貨物穿過滇南省出口到越南、緬甸,寮國等國去。

一旦跟高速貫通,這就是一條開闢出的新的出口之路。」葉凡說道。

「橋面暫時定的是雙向六車道,加上人行邊道等寬度將達到二十來米。

如果要規劃成雙向八車道,那寬度又得增加,而建橋的經費也是水漲船高。

這對於咱們江華地區跟橫空縣來講都有著不小的壓力。一座橋就砸進去咱們幾個億的資金,這錢哪來埃」周家生嘆了口氣,眉頭緊皺著難解開了。

「合資收費,採取民間融資還貸等辦法。如果全部由兩地政府財政出錢,那根本就是不現實的。」葉凡說道。

「估計是沒有人肯投資了。」地委副書記繆同春同志說道。

「沒錯,按我們目前的車流量來講,從天雲這邊進入滇南的車子並不多。

目前只是一些外地來滇南的旅遊大巴較多,這個數量也是有限的。因為,進入滇南的通道並不止我們這一邊。

而貨運方面並不多。

因為這邊還沒形成一個物流的鏈條。光是靠輪渡就能解決這些問題了。

而要融資達二個多億,光是靠收過橋費,也不曉得要到猴年馬月才能把錢給賺回來。

如果不建橋靠輪渡的話好像也不是長久之計。這個估計會制約了兩地經濟的發展。」周家生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