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四十九章新任書記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四十九章新任書記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關鍵點就是車流量太少。根本就沒人對通天河大橋投資感興趣。商人以贏利為主,沒有了利潤誰還願意來。而且,這二三個億下來,每年收的過橋費夠不夠投資方還貸的利息都難說。」常務副專員武東山說道。

「咱們能不能轉換些思路,這通天河大橋建成后不光是把著眼點盯在通車的收費上,還有沒其它能讓這座橋產生利潤的辦法?」葉凡問道。

「橋除了收過橋費外還有其它什麼辦法讓它增加額外收入?好像,全國都差不多,沒聽說過橋還能產生其它附加的利潤的。」周家生講道。

「浦海市的東方明珠電視塔難道只是一個電視塔嗎?」葉凡講道。

「對呀,東方明珠電視塔每年接收的遊客可是不少。光是這門票收入就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不過,人家東方明珠電視塔有自已獨特的魅力,它以高度自居。而且,造型獨特,讓人有種要上去一觀的**。咱們這大橋能有什麼?」武東山說道。

「大家都可以開動腦筋想想嘛,三個臭皮匠也能抵得上一個諸葛亮是不是?

人家的電視塔能搞得獨特,而通天山景區帶一旦建立完善,將囊括橫空縣跟凌河區兩地。

而作為兩地紐帶的通天河大橋就是其中一景。所以,橋的設計一定要獨特,它不光光是一座橋,而是融人文觀景於一體的一個景點才行。

比如咱們國家壽寧縣的廊橋就相當的特色,它是全木製結構的。

而我們的先輩們在沒有鋼筋水泥的情況下用木頭能像堆積木一樣的巧妙的組合成具有人文觀景價值的古廊橋,這是一個偉大的創舉。

而咱們的通天河大橋就要在設計上面下些功夫。」葉凡啟發大家道。

「葉助理提的這個思路很好。我會跟專家組們好好談談這事兒。其實,咱們省少數民族相當的多。

現在的人都喜歡看少數民族的民族風格。而少數民族們也建造了許多具有民族風情的橋。

能不能借鑒他們的風格,打造一座融現代歷史人文觀景於一體的民族大橋。

當然,投資一塊又要增加一些。不過。一次性投入,可以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從門票上面賺回來。

估計,這設計稿子又得推倒重來了。」武東山點頭說道,轉爾說。「不過,還有一個大問題。就是建橋資金的出資比例問題。

關於這個問題也糾結著橫空縣跟凌河區。雖說可以採取民間融資的方式,但我們政府部門也要佔一定的投資比例。

比如說二個多億,我們政府部門佔一個億或更多一點。這樣子下來便於管理。

如果由民間控股的話就怕今後對於大橋的管理又不好處理了。」

「你們商量后的結果是怎麼樣的出資比例?」葉凡問道。

「橫空縣那邊的意思就是各出一半。」武東山講道。

「那也得五六千萬,不過,凌河區這邊對於這個出資比例有什麼不同看法嗎?」葉凡問道。

「凌河這邊認為,通天山景區帶是以通天山為基石的。而橫空縣在這方面佔了很大的比例。悖我們地區新首府無非就是打了個擦邊球。」武東山講道。

「所以,你們認為打擦邊球的跟主要對象應該出資比例不一樣是不是?是三七開還是四六開。五五開你們肯定覺得很委屈是不是?」葉凡笑道。

「嗯。同志們是有這個相法。認為應該是三七開。橫空縣七我們三才比較合理。不然,我們這些打擦邊球的還得五五分,那的確有些不妥當。」武東山講道。

「廢話!滇南省跟天雲省是以通天河為線的。當然。在北邊那一帶又延伸了過來。

連通天山周遭一帶有許多區域都是滇南省的。就是橫空集團廠房以及辦公大樓所佔的地皮來講,有四成的地皮就屬於滇南省的。

按這個理論來講。滇南這邊已經把觸角延伸過河了。而從這邊這條線路過來。

這一截通天河帶絕大部分都是屬於滇南這邊的。那豈不是講橫空縣三你們要七了。我想,橫空縣那邊是不是也提出了這個?」葉凡哼聲道。

「沒錯,葉助老嗇潛叩娜酚刑崞鴯。可是我們選址的地方卻是沒有體現這個。」周家生講道。

「那也得雙方對半出了是不是?所以,如果把通天河選址再往上一挪一挪,那凌河區這邊將要出七成的比例了。

你們有你們的算盤,他們有他們的打算。所以,我看這事不能太過於計較,不然,一直扯皮下去這通天河大橋就不必動工了。既然選址採取的是折衷的辦法,那出資比例就要趨向合理是不是?更何況,今後發展起來,誰也不敢說借誰的光是不是?

沒準兒到時天雲這邊還要借咱們滇南這邊的通道打通出口的道路。」葉凡講道,給滇南這邊的同志的一種感覺就是這傢伙好像有偏向橫空集團的。只不過,在坐的同志都不敢講出來罷了。

其實,這對於葉老大來講也是一個不爭的現實。儘管現在自己還兼著江華地委書記一職。

但葉凡從來都認為,江華地區都是為了橫空集團而生的。在這邊做的工作也是為了配合橫空集團的。而自己主陣地還是在橫空集團。

葉凡都定了調子,大家還能講什麼。

12月20號當然是藍存鈞同志最鬱悶的時候了。因為,項南市新上任的市委書記楊志升同志在天雲省省委組織部長吉拉阿沙同志親自陪同下到了項南市,可見其人的份量。從中也可以看出天雲的寧書記對吉拉阿沙的重視。

而蓋紹中跟葉凡都接到了邀請。

照例,藍存鈞帶著項南市委市政府四套班子到項南市市境邊迎接。葉凡跟蓋紹中也到了項南市市境邊的雲河鎮。

大人物要來,雲河鎮今天是特別的熱鬧。街道都給沖洗得快一塵不染了。

據說昨天晚上鎮黨委書記佟林格同志,鎮長王大滿同志帶著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以及下屬的各所的工作人員外加上雲河鎮全體教師以及臨時頭雇來的工人,合計五六百人連夜奮戰。愣是用水桶瓜瓢把雲河鎮給清洗了個乾淨。

所以,今天的佟林格跟王大滿兩位同志雖說是滿臉的疲憊,但也難以掩藏內心的激動。作為一個鄉鎮,能見到如此大人物那是極難得的。

如果大人物看到街道如此乾淨一高興,那自己的帽子可是有福氣了。

吉拉部長一行人還沒到,雲河鎮的兩位『巨頭』早就跟蓋紹中藍存鈞套上了近乎。

當然,兩位也不敢冷落了葉凡這個橫空的大老闆,在他們眼中,葉凡就是一財神爺。

隨便往身上一摸就能撒下萬金的主兒。更何況,葉凡還兼著天雲省省委副秘書長一職,在兩位鎮太爺眼中也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蓋老哥,你有沒聽說過楊志升同志未到任前對於皇崗縣搬遷的一些想法?」葉凡問道。

「在圈內聽說過一點,好像是對崗皇縣搬到橫空鎮並且把崗皇縣歸納入橫空集團直管頗有些微詞。呵呵呵,老弟你可能又有搏弈的對象了。」蓋紹中說道,看了葉凡一眼,有些意味深長,「人生啊,如果都沒對手,也太寂寞了。有對手是好事是不是?」

「呵呵呵,我的想法跟蓋老哥差不多。高手寂寞嘛。」葉凡渾沒當回事樣子,倒是令得蓋紹中也有些佩服,笑道,「老弟,你這對手可不簡單。」

「越不簡單越有搞頭是不是?」葉凡還是一臉淡定。

「那當然,對手越強勁就越有味道。不過,據我京里的朋友說,這位同志好像跟省里一號有點小親戚。」蓋紹中這句話出,葉凡恍然大悟了,笑道,「難怪了。」

「難怪什麼?老弟你不是怕了吧,這好像不像是你的風格嘛。想當初,你連我老蓋的脖頸都敢掐,有什麼事你不敢做?」蓋紹中自揭傷疤,居然是一臉的笑眯眯,其中居然還充斥了一點的幸哉樂禍架勢。

「老哥看我笑話了是不是?」葉凡也是笑眯眯的。

「呵呵呵,老哥我想看看你的膽量到底有多大。不然,我還真不值了。」蓋紹中笑道。

「呵呵,我的膽可是藏在深處的。老哥想看清楚,可是有些難度埃」葉凡神秘一笑。

哈哈哈……

兩人都笑了,看得藍存鈞是莫名其妙的。

「兩位領導,笑啥,這麼樂著。」藍存鈞湊了過來。

「你們的書記新上任了,咱們當然樂了。」葉凡笑道。

「原來如此。」藍存鈞若有所思,估計也是揣測到了什麼。

11點,吉部長的車子終於到了。

楊志升中等個子,其人一身標準的黑色西裝。削瘦的臉,不過,骨架還不小,不算那種瘦竹竿型號的身材。

當跟葉凡握手時,楊志升居然停留的時間相當的長。笑道:「早就耳聞葉秘書長大名,今天總算是見到真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