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五十四章武當駐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五十四章武當駐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醒來。」突然一道喝聲傳來,張天霖嘎然而醒。想起剛才自己的一些行為,張天霖頓時臉騰地就紅到耳根子處了。

「師叔……我……」張天霖吶吶著尷尬極了。

「你這毒我暫時幫你壓制住了,至少,在半年內不會再發作了。不過,要根治的話得找到根由。什麼時候有空時你陪我到鬼哭坡一趟。」葉凡說道。

「謝謝師叔。」張天霖一個深揖,發自內心的感激。從而也明白了師傅張無塵叫自己來的目的了。

這位師叔還真有些本事,居然能暫時解毒,因為張無塵知道葉凡是半毒人,自然想到了徒弟張天霖中毒的事了。

而葉凡對鬼哭坡也相當的感興趣,因為,張天霖提到的蚯蚓使得葉老大想到了在魔林中見到的那個滿臉爬滿蚯蚓的人。

那人雖說消散了,但是,他的蚯蚓卻是全鑽進了血僵嬋媚的身體內。直到現在,葉凡也沒搞清楚這蚯蚓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貌似血僵對這個東西還挺受用的,葉凡是越發的疑惑了。

「師叔,我現在就有空,如果師叔肯去的話我馬上挑出派中高手跟著師叔一起去。這叛徒寧天機的事沒搞清楚,我心裡一刻也不敢有鬆懈。」張天霖說道。

「最近我有些事要忙,都追到腳下了。」葉凡皺了下眉頭。這貨其實是在故意的設套,因為武當作為歷史悠久的大派,派中如果沒些好東西那是絕不可能的。

今天在宴席上露了生命潛力丸,絕大多數人都不明白這是什麼。

但是,總有人會記掛上這個的。到時,如果不能及時的先整出一些來。恐怕沒辦法交待。

如果叫葉老大把烏雲洛基果給磨了配製生命潛力丸的話,葉老大是捨不得的。

而木月兒那邊的承諾還沒完成,也需要這些。所以,葉凡把主意打向了擁有著幾千年歷史的武當大派。相信這些底蘊深厚的大派應該有些好貨的。

「師叔,我能不能替你去做。如果能的話天霖傾全派之力。」張天霖還真是有些急了。

「我欠了人家人情。」葉凡把雲老的事講了一遍,轉爾說道,「聽說韓國有個專門經營高麗參……」

「師叔的意思是只要是高營養價值的藥材都可以配製生命潛力丸了?」張天霖趕緊問道。

「差不多吧,不過,也得看是什麼了。」葉凡點頭道。

「師叔。百年的老山參我們派中有。不過,我擔心效果不好。如果真要效果足的話,派中有一處地方。

我們叫它影樓。當然不是現代電影的攝影樓,而叫它影樓是老祖宗們這樣子一直下來都這樣子叫的。

據說裡面有許多的影子,這樓充滿著神秘跟詭異。如果你運氣好去撞一撞。如果能出來的話也許還能得到一些好東西。

比如,三百年前派中一位前輩從影樓出來就得到過一顆天晶豆。

此物也是高濃縮性藥材,那位前輩給徒弟服下后徒弟是連破三級境界,差點就直接突破到半先天了。」張天霖說道。

「應該有危險吧?」葉凡問道。

「命倒是沒什麼危險,就是人會被整得很慘。百年前有人進去過,後來被打得半死出來后整整三年才恢復了元氣。」張天霖說道。

「裡面難道住得有你們派中的高手不成?」葉凡相當的來了興趣。

「這個就不清楚了,不過。從沒見到高手從裡面出來。也不需要送飯什麼,這影樓我們創派不久后就設立了。

而且,有的弟子進去后還有奇遇。出來后功力居然突破了二階。

當然,到現代社會了。這幾十年內也進去過幾個派中人。但是,全都被打得很慘出來。

而且,其中有兩個腿被打斷接都接不上了。一身功力也廢了。而在最近的二十年內都沒人敢進去了。

誰都不想當殘廢人,雖說知道裡面蘊含著天機。但是,殘廢的威力大過了天機。」張天霖說道。

「會不會是因為近年來你們進去的門人功力不夠高?」葉凡問道。

「不一定。百年前有些低階位者能出來,反倒是高階位者被打得很慘。這其中就是一個機會在作怪。只不過裡頭估計有交待還是什麼,凡是進去過的門人出來后絕口不提裡面的事。就是被打殘廢了的門人也不會講裡面發生的事。」張天霖說道。

「影樓到底什麼樣子的?」葉凡問道。

「一座山,高達七八十米,範圍足有七八里之地。整體看上去像一座樓。有個入口,平時關著的。現在要進去得徵得派中長老會批准才行。因為裡面傳說有影子所以叫影樓。」張天霖說道。

「估計只能允許你們派中人進去吧,外人不能進去的。」葉凡說道。

「師叔有師傅的信物,那可是武當派太上掌門令牌。憑此師叔可以正大光明的進去。派中長老不會阻攔著的,我主要是擔心師叔進去是否會碰上危險。要是如此,我還真是害了師叔。」張天霖說道。

「無妨,我也很感興趣,就進去轉轉吧。」葉凡說道。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帶上車天牛霸二人跟著張天霖直奔武當山而去。

到武當山已經是黃昏了,葉凡也來不及欣賞武當山的風景。在張天霖引路下直奔武當派的駐地而去。

武當派的駐地並不在電視中所演的八宮二觀之地,而那些只是武當派的門臉兒。

現代社會,不管哪個門派要生存下去就要適應現代社會的要求。不改革將難以適應現代了,所以,沒有錢可是不行的。

武當派上上下下弟子加上伙夫清潔工等不下幾百人,一年的開支也是相當巨大的。

而八宮二觀每處都有幾十名道士在駐守著。而這些道士大多數都是普通道士,並不會真正的武當武技。

而門派中往往會派出幾名有武功的弟子到這些道觀去打理,迎接遊客等等。

而這些門臉兒就是用來接待遊客,以武當之技藝來招攬遊客,賺錢的門道罷了。比如表演,臨時頭教一些外國佬學武當武學等等。

而武當派也在山下開得有武館,這也是武當派經濟來源之一。至於說像派中長老跟掌門人以及一些核心弟子,外人是見不到的。

而武當派負責對外的專門有個外事院,有點像是咱們國家的外交部了。只不過他們攤子小罷了。

而武當派中也有俗家弟子,這些弟子允許他們結婚生子。而正式的道士就不行了。

當然,你實在想結婚可以退出武當派。只是,進去難退出更難了。

跟著張天霖繞過幾座山之後見到一塊遊人止步的牌子,面前貌似沒有路了。

而張天霖走了過去,伸手在那塊牌子上面的石頭上摸了一下往裡面一按。

輒輒的機輒機響起過後,石壁打開了,露出一個門洞來。

「掌門,你回來了?」石門裡走出兩個年青的弟子趕緊打招呼道。

宗水宗陽,趕緊見過葉師叔。」張天霖讓出葉凡來說道。

「宗水……見……見過葉師叔。」宗水宗陽兩弟子都說道,不過,兩人估計是見葉凡太年輕了,所以,一時反應不過來,講話有些吞吐不清了。

「幹什麼,你倆個什麼時候變得口吃了。你們是守派中山道的,有外人進來都得經過你們的關口。你們如此的口吃我看是沒辦法守這道了。」張天霖那臉一板,耍起掌門威風來了。

「掌門,我們剛才只是愣神了一下,所以沒反應過來才慢了一點。我們並沒有口吃這毛病,實在是……」宗陽吶吶道為。

「實在是什麼,今天你們不講出個理兒來就回去掃廁所一年。」張天霖臉一板,哼道,嚇得宗水宗陽趕緊半膝跪地,說道,「我們是見葉師叔太年輕了,心裡有疑惑,所以反應慢了點。

掌門可以批評我們,還請別罰我們去掃廁所。我們守這派中之道也有幾年了,可是從沒犯過錯誤的。

今天算是特殊了,掌門就饒我們一次,下不為例怎麼樣?」

「算啦天霖,我們進去吧。」葉凡說道。

「哼,看師叔面上饒過你們。下不為例。」張天霖擺著臉兒,拿捏著領導口吻。

葉凡發現,這條路很險,基本上是從山壁中鑿出來的山路。下邊就是萬丈懸崖。

下邊的山壁光溜溜的,而鑿出來的這條路好像一條水渠似的,僅露出了一尺長的縫隙能看到外邊。

這樣一來,下邊的遊客即便是看過來也很難發現這岩壁上居然還有一條石道。

足足走了半個小時才往下走去。

最後到了一山口子處,其實是兩座山之間的一個峽谷。而這兩山之間的峽谷這邊沒路過來,而那邊居然是懸崖,所以,能有效果的防止外人進入了。

峽谷里倒是長滿了巨大的樹木,種著許多的花,還有相當多的假山,配上小橋水池,這裡的環境非常的優美,給人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

而且,一切好像都渾然天成,並不會給你留下人工雕琢過的痕。估計古代武當高手們要搞出這些來應該不難。